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三节部落里的莽撞少年

第三节部落里的莽撞少年

“鼎龙,醒来。

”呼喊声,越发的尖锐,刺激得他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咚”的一声闷响,头似乎和什么东西撞在了一起,摸了摸脑门,还没等睁开眼睛,他的周围已经是一片疯狂地暴笑声。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 “笑死个人呢,全部落二十几个进行唤血大法的小子,哪个不是一喊就醒,唯有这个傻笨的鼎龙竟然睡着了,笑死我了。

” “呵呵,也不知他在梦里得了什么能力,不会是睡觉神功吧。

” “哈哈哈哈······” “难说,他阿大可是部落里的勇士,阿姆更是方圆千里内的唯一一个敢和勇士打架的女人,说不定这睡觉神功能超过他的阿大阿姆呢。

” “哈······” 人群中笑得更是大声了。

“嘘,别乱说,没看巫公给他撞到到现在还没起来,小心巫公怪罪你们。

” 这时的他睁开了眼睛,面前是一个老得满脸皱纹,满头银灰色头发的老人正用一只浑浊的眼睛看着他,为什么是一只眼睛呢,因为面前老人的另一个眼睛只剩下一个黑乎乎的孔洞,深陷的眼眶已经能看到那黑得发灰的骨头,空洞的眼睑旁,干巴巴的皮肉僵的延伸到了嘴角,看到这样的一对让人害怕的眼睛就在面前,他的脑袋轰然一炸,一股记忆从灵魂深处如洪水般袭来,嘴一张不由自主地开口喊道:“秸醮阿公,你,你没事吧。

” “还不拉我起来,鼎龙,你是不是走魂了。

”巫公伸出一只老得只剩下骨头和皮的手掌要他拉起来。

记忆翻涌,他想了起来,他叫鼎龙,是火蛇部落铁甲勇士杕过的第三个儿子,这是部落里在举行唤血仪式,他刚好跨进最低的年龄限制,幸运地挤了进来,要知道部落里每举行一次唤血仪式,需要七百个太阳日的炎火贮备,还要准备许许多多的药材和能量石,最后还要看仪式的头三天连续是晴朗的天气才行,本来部落这一次的唤血仪式是在十个太阳日前就要举行了的,可是老天不配合,连续地下了四五天的暴雨,唤血仪式不得不一推再推,一直给推到了现在,按照他的年龄如果在十天前举行是不够条件参加的,他的父母也正是看到了他的条件不到,这才带着二个哥哥,报了狩猎组,跟着部落的人出去打猎了,只留下了他和另外二个更小的在家。

谁都没有想到,因为天气的原因,唤血仪式会推迟到现在才举行,而面前的秸醮阿公可是掌握着部落里所有人的真实年龄记录的大巫,在举行仪式前最后一次核对名单中,发现了他刚好进入最低限制,就把本来准备在人群中看热闹的他给抓了进来。

于是,刚到十二岁的鼎龙成了部落有记录以来年龄最小的唤血者(好吧,根据他的记忆,我们从现在开始就叫他鼎龙)。

“嗯,噢”鼎龙忙笨手笨脚的爬了起来,刚才那一撞把秸醮阿公撞到了地上的同时,他自己也给撞得滚回了地上,而且在他的记忆中可是在黑暗中走了很久很久的,久得手脚都麻了呢,连自己是谁都要想好久才能想起来,这时能笨拙地拉起阿公还是他那粗大的神经在起作用呢。

阿公站起来,一只独眼还是牢牢地看着他问:“鼎龙,你是不是走魂了?” “走魂?”鼎龙蓦然地想起仪式前秸醮阿公跟他说的话: 唤血仪式是部落里的适龄少年为了唤醒血脉里祖先留下的传承从而举行的一种仪式,因为血脉长河里的神秘和伟大,部落的大巫们祖辈相传下来的规矩是从不建议们在血脉长河里乱走的,而是要他们坐下来,不停地对着祖先祷告,凭借着对血脉先祖的虔诚,从而让先祖从血脉长河里赐予一种技能,而走魂则是在血脉长河里胡乱的走动,要知道血脉长河是无穷的宽阔和黑暗,很容易让人迷失在血脉长河里,从而消失方向,走不出来,只有用部落的灵石,通过特定咒语的呼唤在进入血脉长河的地方打开空间,把部落少年的魂魄吸出来才行。

所以部落里是从不号召进行仪式的在血脉长河里走动的。

“是呀,阿公,里面好黑的,我就试着走了走,谁知道越走越远,差点就出不来了,要不是听到阿公的喊声,我还在里面走呢。

”鼎龙老实地说。

“好险,幸好你出来了,你知道你在里面呆了多少天吗,整整三天呢,太阳落山之前你要是在不醒来,阿公只好放弃你了。

”秸醮大巫摸了摸鼎龙的头庆幸地说。

部落不大,准备地物资自然没有那些大部落那么丰富,对迷失在血脉长河的,部落的规定就是三天的灵石召唤,三天后召唤不回的魂魄,只能放弃,不像一些大部落,准备地足够丰富,能进行十七八天的唤魂大法,鼎龙曾经听走商的部落说过,遥远的大部落,那些资源丰富的能进行整整三四十天的唤魂仪式,听说唤回来的好多都成了部落的英雄,最差的也是一个银甲勇士,鼎龙他们的火蛇部落到现在也只有一个银甲勇士,就是面前这个即将老去的秸醮大巫。

鼎龙吐了吐舌头,向着秸醮大巫鞠躬说:“谢谢阿公。

” “嗯,不忙说这些,你先说说,你在里面得了什么传承?”秸醮大巫问,部落每一次唤血仪式后都要把从血脉长河里带出来的技能做好登记,以便更加合理的安排唤血者的传授和工作。

“是一条小蛇,嗯是力大无穷。

”鼎龙很是认真地回想了一下,临出来前,当时他的手抓了一条蛇来着。

“什么,你说什么,?”秸醮大巫一把抓着他的手,声音都急促了许多。

“是真的呢,是力大无穷。

”鼎龙很是肯定的说。

“你来”秸醮大巫一把拖着他走向了祭台的更上一层,鼎龙这才有空看清楚,他和秸醮大巫两个人都站在部落里最是庄严和神圣的祭台上,五层的祭台上只有他和秸醮大巫二个人,部落的其他人都围绕着祭台站着,没有人敢上前一步,唤血仪式在部落里是神圣的,除了大巫和唤血者外,没有人能走上来,只能远远地在祭台下等着,而三天的唤魂仪式,早在鼎龙前醒来的部落少年都做了登记后下了祭台。

“看看,能举起来吗?”秸醮大巫指着第五层上的一块巨大的青石说。

那是一块足足需要七八个壮汉才能合抱起来的大石,石头的中间虽然是凿空成了一个天然般的大盆,但也不是人多就能抬起来的,鼎龙记得唤血仪式时大盆里曾经堆满了献祭的物品,最后被秸醮大巫用灵石点燃,献给了血脉里的先祖。

“我试试”鼎龙毕恭毕敬地向着大石鞠了一躬后说着走了上去。

部落的人对大巫最是尊敬,只要是大巫说出的话,哪怕是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的,何况只是让他试一下能抬起巨石这样的小事。

部落里除了出去狩猎的人外,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祭台四周,在鼎龙醒来时,人群中曾经暴发过笑声外,到了现在,没有人敢说一句话,无数次的唤血仪式让他们知道,这一刻,大巫一定是让鼎龙实验他新得的技能,会是什么呢,无数人翘首以盼? 鼎龙走上第五层的祭台,绕着巨大的青石走了一圈后,看着明显是个把手的孔洞,向着秸醮大巫点了点头,把手伸了过去。

这个孔洞般的把手很大,大到足够鼎龙把头伸进去,对现在还是的鼎龙来说,哪怕他把整个胳膊放过去也只能搂着那个把手吧了。

鼎龙试了试,知道一只手是握不住后,这才伸出双手牢牢地抱住了那石柱子一般的把手,双脚马步一扎,吐气开声,发出一声大喊,双手用力一抬,他体内此刻自然流转出一股内劲,就听得巨石发出“咔咔”的响声,缓慢地脱离了祭台。

人群中暴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秸醮大巫更是直接地跪拜在第四层的祭台上念起了无人能懂的咒语和祷文。

“龙之力,这是龙之力。

” “天哪,金甲勇士,部落的第一个金甲勇士” 人群欢呼着,向着祭台跪拜起来。

鼎龙这时双手青筋暴露,吃力的呼吸着,这是真正的力量,他这样想着,只是我感觉应该还能举得更高,他深呼一口大气,用力一吸,体内突然冒出一股巨大的力量来,双手缓慢向上伸直,重约小山的巨石就这样被他举了起来。

人群的欢呼嘎然而止,所有人都呆呆地跪拜在祭台下的地上,看着祭台上那个宛如天神的少年。

秸醮大巫已经念完了咒语和祷文,颤颤微微地站了起来,示意鼎龙放下青石,转过头来,高举双手,枯瘦如柴的手臂同样是青筋毕露,大巫这时在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喊起来:“火蛇部落的先祖们,感谢你们把这样的勇士交还给了部落,部落有了这样的勇士守护,必将更加强大,火蛇部落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正是你们无私的奉献,才让部落从刀山火海中,腥风血雨里闯了出来,我秸醮大巫在这里向部落所有人宣布,三天后,祭祖大典,甲等规模。

” 人群中再一次暴发疯狂的欢呼声,议论声。

鼎龙放下青石后,揉着发酸的手臂,走到秸醮大巫身后,悄悄说:“阿公,青石下好多东西呢?” “我知道,,我知道”大巫低声说道:“这是先祖们祖祖辈辈收集起来放进去的,是祭祖和唤血用来做祭品的,只是从上一个金甲勇士战死在战场上后,部落已经足足有二百多个祭祖时间没人能举起这巨石了,这些祭品就这样一代代的传到了现在,三天后,我们再把它取出来,好好地祭拜一下先祖吧。

” “是,阿公。

”鼎龙应了声,毕恭毕敬地站在了秸醮大巫身后。

秸醮大巫微笑着看着祭台下的族人,等着人群慢慢的平复那激动的心情,又看了看身后的鼎龙,想了想说:“,你不是一直想问为什么要叫你鼎龙吗?” “你阿姆生你那天,阿公正带着她们在山里辨识草药,谁知从大山里窜出了一只巨大的的豪彘,那豪彘见人就踩,还不时发出身上的骨刺,阿公虽然是银甲勇士,却也只能到他的肚子那样高,可打不过那只豪彘,只好带着你阿姆她们艰难地躲避着,谁知那豪彘发了什么疯,我们逃到哪,它就追到哪,一连踩踏了好些族人,眼看你阿姆也要躲不过去时,天上飞来了一只应龙,只是朝那豪彘一扑,便把它给抓死了,那应龙却并不理会我们,抓死豪彘后就飞走了,倒像专门飞来搭救我们一般,你阿姆因此惊动了胎气,就在山里生下了你,阿公为了感谢那只应龙,就给你取名叫了鼎龙,意思是你头顶上有龙守护呢。

”说到这里秸醮大巫自己都笑了起来。

“回来后,族里好些人都嘲笑你阿姆竟敢让自己的取了个带龙的名字,也不怕神龙怪罪,只是后来知道是阿公取的后,就没人敢说怪话了。

” “后来,你一路路长大,行事又是莽撞冲动,听不得劝,族里同龄的小孩,你全都得罪了个遍,阿公就想着是不是当初给你取错了名,原本想等这次唤血仪式结束后,你要是再不长进,阿公就要给你改名了,却不想先祖保佑,竟让你真正有了巨龙之力,看来阿公这名字还真没取错呢。

” “谢谢阿公。

”鼎龙无奈地笑了笑。

“呵呵,你这,今天都是比以往有礼多了,看来这一趟走魂没白挨呢,不但有了传承,还学会礼貌了。

”秸醮大巫欣慰地说,鼎龙可是他在大山里接生的,看着鼎龙的成长就如同自家一般。

这时祭台下,族人们的喜悦渐渐过去,看到巫公还站在台上,知道他有事要说,都静了下来。

祭台下,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体态魁梧,壮实如山岳般的大汉,这是火蛇部的族长牧颏,这时的他正伸长着脖子,两眼如饿狼般盯着鼎龙,他在琢磨如何把这个族里的未来金甲勇士弄到自己的特别狩猎组里去。

许是他想得太过入神,秸醮大巫喊了他二次都没听到,旁边的汉子不得不轻推了他一下,牧颏这才看到秸醮大巫正奇怪的看着他,就很是尴尬地笑了下,好在他参加了多次的唤血仪式,知道接下来是觉醒者的成人仪式和图腾授予,他是一早就安排好了的,就一连串的吩咐了下去。

火蛇部落在远古时期可是大部落来的,是天庭火部正神祝融的嫡系部落之一,只是无数年的部落间争夺资源,使其一路衰败了下来,部落虽然是衰落了,但唤血仪式的祷文和图腾授予还很是正统, 牧颏族长一条条命令传了下去,早有准备的族人执行得有条不紊,祭祀用的活兽,燃灵用的灵石,刺图用的草药,请神用的大鼓,点醮用的面傩,一箩箩,一担担的抬了上来。

鼎龙饶有兴趣地看着,这时他的身边陆续走来了好些和他一样的少年,其中一个少年推了推他说:“鼎龙,想不到你还能醒来,竟然还得到了部落最为有用的力大无穷,这下子,你一定会成为铁甲勇士了,我们还要从见习勇士做起呢。

” 鼎龙回头看了看,记忆涌现,笑了笑说:“牧仑,你从长河里得了什么传承?” “投掷专精,狩猎倒是不错了,不过投掷部落人人都会,作用不大,我最想的就是你这个力大无穷,阿大和我说了,部落有二百个祭祖时间没有力大无穷出现了,好些放在祭台里的宝贝都拿不出来,历代大巫公就规定了只要部落有人传承到了力大无穷,举得起那青石,就授予他铁甲勇士,所以你现在是铁甲勇士了呢。

”牧仑的阿大是族长牧颏。

部落里的一些小道消息,牧仑总是最先知道的一个,在他们这群小伙伴中凭着消息的灵通,成了领头人之一,鼎龙从小最爱撞祸,又不服管,常跟族里的小伙伴打架,一直就没几个合得来的朋友,而牧仑是从小立志要做族长的,很能容忍鼎龙的祸祸,久而久之竟成了族里唯一能和鼎龙多说几句的同龄人。

“他们呢?谁的最好?”鼎龙笑得见眉不见眼。

“都差不多,坷莽的最是搞笑,他得了个敏捷,想到这个粗壮的大个子像山猴一样跳来跳去,兄弟们都笑了几天了。

”牧仑倒也不急着说族里兄弟的传承,却轻点了坷莽出来。

鼎龙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在血脉长河那恐怖的黑暗是真正磨练了他的心智,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在心里替坷莽默哀了一下就过去了。

“咳,咳”站在祭台最高层的秸醮大巫轻咳了二声,示意族人集中精神后,念起了神秘的祷文,奇特的音节,古怪的韵律,空气中都开始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

所有的族人都敛息静声恭敬地站立着,大巫的声音越发高吭,最后一声长长的哟呵竟然把停歇在寨子外的无数鸟类都惊得不停的乱飞乱舞起来。

早有准备的牧颏族长等到大巫的祷文一结束手起刀落,只是一刀就把准备好了的祭兽脑袋砍了下来,那是一条约十丈长的巨大巴蛇,蛇血飞溅,喷着落在了青石的凹坑里,跟在族长后面的族人,纷纷跟着砍下了手中祭兽脑袋,凹坑里鲜血渐渐地增长,形成了混合着各种兽血的血池,提着药草的族人也跟着把药草丢了进去。

大巫秸醮举起手中的灵石,双手摩擦着念了好一会咒语,手一掷,那灵石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竟然处行燃烧起来,落进了凹坑里,紧接着整个血池都燃烧起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醉人的药香。

鼎龙这时已经不再去关心这成人仪式了,他的心神在秸醮阿公拿出那灵石时就已经被吸引了过去,秸醮大巫离他很近,那灵石从大巫腰间袋子里一出来,就散发着一股清爽的淡香,那香味极淡极淡,和青石坑里的药香比起来,差了许多,可是鼎龙只是轻轻一嗅,他体内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气流就自主的游动起来,循着他一时间还没有想明白的线路,飞快地流动着。

“这是灵气,奇怪我怎么知道这是灵气,体内的是什么,像水又像气,没有灵气那么轻盈,却又能自行移动,是了,这是《大天龙身》一篇运行在体内的心法,我怎么会知道,谁传给我的,是鼎龙,鼎龙传的,不对呀,我就是鼎龙,不,我不是鼎龙,我应该是另一个人,我是谁,我应该叫什么来着,不,我就是鼎龙,我应该是鼎龙呀,旁边这些人我都认得呀,我怎么不是鼎龙。

” 鼎龙越想越是混乱,越想越是迷茫,体内气息流传越来越是快速,恰在这时,青石的血池里燃烧起大火来,火气夹杂着燃烧的药材香味,一股脑的冲进了鼎龙体内,自行运转的内息给这混杂着药味的火气牵引,顿时乱串起来,鼎龙大叫一声,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和他站在一起的少年们差一点就要吓得四散躲避起来,站在前面的秸醮大巫淡淡地回头看了一眼,少年们立刻老实的低下了头,不敢移动分亳。

“没事,这是走魂时间过久,引发的身体不适,我先用灵石镇压下去,一会仪式结束再治。

”秸醮大巫用他那浑浊的独眼看了一会鼎龙后说。

说完从腰上袋子里又拿出了一块灵石,放在鼎龙胸口,随手沾着鼎龙吐在地上的鲜血,在他胸口划了个符号,就站了起来,继续组织着仪式。

那奇异的灵石一放到鼎龙胸口,他体内的内息神奇地平稳了下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