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一节鼎龙说鼎

第一节鼎龙说鼎

巍巍雪山,皑皑白雪,这里是世界的屋脊,星球的最高峰,终日狂风呼啸,冰雪飞舞,是生命的禁区,红尘的地狱,没有人能上得来,连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都要在这里低下高贵的头颅,封闭自己那灵敏的感官。

一个年约六旬的老人却是身穿一件单薄的夹克,简单的胶鞋,就这样闲庭信步般走了上来,狂暴的罡风吹打在他的身上,却连夹克的一丝折皱都引不起来。

老人就这样站在山顶,看着眼前的无尽白雪,一时间心绪万千,感慨地说道:“鼎爷,你我在一起有多少年了。

” 他的眼前,一个金色的透明方框飞舞着,方框里无数的人影景物晃动着如走马灯一般的旋转,竟然是一个这世界最流行的光脑屏幕,只是这世界的光脑屏幕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生命的禁区呢。

那屏幕竟然一张一合地说起了话来:“小子,别和我说时间,不知道在鼎爷面前时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吗。

” “知道你牛,也没必要要我面前显摆吧,这里就是我们二个,一会我就要在这里坐化了,还不兴聊聊天了呀。

” “要聊你也聊聊你的儿女,你的孙子们,聊聊你的国家都好,聊什么时间,鼎爷最烦的就是时间。

”方框变化,出现的竟然是雪山脚下那个雄霸全球的大方中华文明帝国的红尘俗世。

随着景物的变幻,如同高空视物,只是短短的十多秒,已经把整个帝国鸟瞰了一遍。

“帝国很好,他们也很好,只是天气却越来越不好了,全球都这样,也没什么看头。

”老人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就转过头看向了茫茫雪海。

“有,小子你没发现这个星球就是一个大型的四维紫微迷垣阵吗,镇压阵眼的大鼎消失了个无影无踪,紫微失垣,星球倾覆,四季失常,天地反转,阳错乱,大祸就在眼前,你还有空聊天呀。

” “鼎爷,你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你都提了好几次大鼎了,这鼎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到是和我说说呀?” “赵龙文呀,赵龙文,六十年来,鼎爷什么时候骗过你了,从你十三岁开始,整整六十年,鼎爷帮你调理身体,修改法诀,陪你闯荡天涯,出生入死,助你清奸除恶,整肃世界,让你富可敌国,无敌天下,你说说,鼎爷那一点对不起你,只是要你帮鼎爷寻根溯源,血脉觅踪,而且这功法能助你返祖滌尘,正本清源,功成后就算不能白日飞升,却也能让你举手投足间移山倒海,翻云覆雨,更能时空纵横,来去自如,你却偏偏推三阻四了,真以为鼎爷要害你不成。

” “鼎爷这话却是说错了,赵龙文跟你情份之厚无以论比,便是鼎爷让赵龙文去死,龙文也是绝不皱半点眉头的,只是你也说过,这功法一经运转,不到血脉之源绝不罢休,而龙文的功力虽然红尘无敌,但运转这功法时却是力不擒虎,需要你舍弃灵思血神,介核魂精从旁相助才行,那时的你已经口不能言,心不能思,却又如何在龙文的血脉里寻找那一点真灵,赵龙文又如何认得出大鼎的来龙去脉。

” “我倒,你小子原来是这意思,亏鼎爷还以为你小子要罢工呢,不是不告诉你真正的原因,是鼎爷当年答应了一个人,发下了天地大誓,以不入轮回,不在五行,永坠红尘为代价,替他保守这恒古以来的第一秘密。

” “鼎爷呀鼎爷,你看这天地都要失常了,四季都要颠倒了,这秘密只怕早就被某些你我都不知道的人或者物体所知,你确定还有保守的必要吗?”赵龙文大笑着指着雪山下面那无垠的远方,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他此时的心在滴着血,跟鼎龙融合的六十年来,他出生入死了无数次危险的境地,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看看鼎龙追究的真相吗,可这老而弥坚的鼎龙每一次都跟他打哑谜,话说到一半就断了,让他苦苦地闷在心里六十年,然而六十年来,他早就从鼎龙的无数次只言片语中了解了一些情况,知道鼎龙十有八九是做为这个星球的守望者而存在的一个异类。

他同样是无比的热爱着这颗星球,并为之奋斗了一生。

现在眼看着这个星球出现了无数的异常现象,而他却无能为力,此时的他狠不能撬开鼎龙那方形的大嘴,挖掘出历史的真相,找出根治这星球的最好办法。

哪怕为此献出生命。

鼎龙给赵龙文这一说,整个光屏都抖动起来,雪山顶上的罡风更是呼啸地越发激烈了,围绕着赵龙文和鼎龙不停地转起了圈子,四周越发的沉,雪山顶上,原本一直是蔚蓝的天空,连云层都不敢辗压过来的雪山天顶,此刻竟是乌云密布,闷雷声声,似乎要把这敢于窥天之迷的小小凡人劈了一般。

“好”鼎龙尖啸一声,斩钉截铁地说到:“也罢,看来当年的秘密只怕早就透了出去,鼎爷就拼着这介核永失,灵神粉碎,也要跟你说清楚,你进入血脉之源后要追究的究竟是什么?” 狂风暴虐,电闪雷鸣,鼎龙看着沉的天空嗤笑一声,窜进了赵龙文脑海,缓缓地问: 天地初开之时,衍生万物,又有易经上说的,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知道衍这个字的正确解释吗? 这应该是个会意字,指的是大水包裹在行字里面,应该有万流归宗的意思,不过我看过《说文解字》上面说,衍水朝宗于海貌也,现在的解释应该是推算,变化的意思。

赵龙文在脑海中和鼎龙说。

嘿嘿,在远古那个时代,人们可没有那么多想法,他们敬畏水,依赖水,认为水是有生命的,看到水朝大海流动,会认为水是向大海臣服,在心里面就会产生对大海更加的敬意。

他们依赖树木花草,看到树向天空生长,会认为天空是无限的宽广包容万物,他们把一切自己不能理解,却应该满含敬意的一切称之为衍,连神都要排在衍的下面。

赵龙文此刻的脑海中轰然炸响,除了鼎龙的话,连外面狂暴的罡风的越来越寒冷的冰雪都不能令他动容半分了。

鼎龙继续说:在那个神话中的人物随时都能移山倒海的时代,衍就是全知全能全智慧的大贤者大圣人,超越神仙的生物,不错就是生物,衍可以是人,可以是神,也可以是山精海怪,更可以是某一个无所不能的物体。

这样的衍在那个时代,足足有五十个之多,对,就是天地初开,衍生万物,这五十个衍,凭借着各自的本能,化生了近万种生物,这近万物种靠着各自衍血脉里就传授的本事在这新开的天地里争夺着生存的资源,有的被打败了,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有的被打得躲了起来,藏在了不知名的时空之中,这就是远古时期的万族争霸。

争霸的万族为这片空旷的天地留下了丰富多彩的物种,从而形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独一无二的星球。

而其中的一个衍只诞生一个种族,那就是人族,人族成了万族的霸主,为了区别于其他的衍,他们给自己的衍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就叫女娲,给开劈天地的那个衍起名盘古。

可是盘古开了天地后,并没有参与到万族争霸里面去,因为他全身的精气神都散布在这天地里,为万族撑起了一片天地,他可以说是最没有用的衍,却也可以说是最为厉害的衍,而他开劈天地时手上的大斧,是他的伴生斧,因为盘古气血的原因也成了其中的一个衍,但是这个衍天生就是一把斧头,而它存在的目的就守护着盘古的心血之作,这片天地。

这样的一把衍斧自然成了其他衍追逐的目标。

只是数十万年来,没有任何一个衍能得到它,并拥有它。

这一场万族争霸天地的战争打了很多年,打到没有人能记得清准确的时间,最后五十个衍们不得不坐下来,商量一个和平解决的办法,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以这片天地为蓝本,制定出了维度这个概念,他们围绕着这片天地,划分出了无数的维度,战败的衍们,带着自己仅存的族群,到了自己的维度生存着。

只是这些衍们并不会甘心失败,一定会在某个时间里卷土重来。

而留下来的人族带着愿意留下来的物种,开始了繁衍生息。

说到这里,鼎龙冷笑起来,赵龙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给鼎龙的笑声叫得立了起来。

你要知道,人这个种族,只要一多,就会产生种种问题,于是战争来临,部落与部落之间,部落与留下来的物种之间,这一仗同样打了很多年,打得万物凋零,群仙退避,而我。

说到这里鼎龙迟钝了一下,赵龙文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是鼎龙第一次在他面前称自己为我,以前都是鼎爷鼎爷的自称,要不就叫本龙,或者本鼎。

而我,就在这时无意中融合了一个衍,或者说我融合了一个人,最后经过冶炼化成了一只大鼎。

我就成了现在的鼎龙,不过鼎爷可是牢牢记着要守护这片天地的,成了鼎龙后也没有忘记,知道鼎爷的本来面目了吧,不错鼎爷前身就是盘古斧,不过给某个家伙炼成了大鼎。

说是这样才能避开衍们的追究和探测。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后面应该还有二个字,遁一。

鼎爷就是哪遁去的一。

那家伙把我炼成鼎后,用天地易数隐藏了起来,还流传了很多似真实假,似假却真的话,还布下了无数的迷心迷踪迷神的阵法,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鼎爷融合了人的魂魄和肉体,又拥有衍的本能,更有斧的无坚不摧,竟奇特有了许多没人能想象的本领,鼎爷就靠着这些本领脱离了大鼎的限制,炼出了无数的分身,把自己隐藏在时空之中,穿梭于维度之间,纵观着这宇宙的无穷变化。

只是鼎爷再是厉害,分身无数,却因为融合了人的魂魄和肉体的关系,拥有了能随时和人体融合的古怪本事。

而且一经融合,鼎爷就能增强融合部位的力量或者感官。

要不是你小子古怪,竟然融合到了体内脑户,鼎爷还真不知道这融合人体的本事竟然是鼎爷的命门,你那年一融合,鼎爷就不由自主地从时空之中穿越到了你的身边,从此再也没能离开。

你小子别笑,也不知是你命好还是命歹,鼎爷是个乐天知命的,融合就融合了快快乐乐的生活就是了,等你小子翘辫子了,鼎爷再重回时空就是了,谁知你小子偏偏练出了内息还无意中闯破了几千年留下来的好些秘密,最后还发现了阵眼中消失的大鼎,要知道那鼎经过炼化后虽只有茶杯大小,却重若泰山,可不是一般人能拿走的。

没了这大鼎的守护,这星球就会暴露在衍的面前,到时只怕又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

以现在星球上人族的水平,你确定能打得过衍的族群吗? 赵龙文这时已经越听越是胆颤心惊,他虽然可以不惜性命,但其他人呢,这个命题太过于庞大,他回答不了。

所以,小子,行动吧,只有鼎爷的血脉溯源之法,才能找出大鼎最后消失的时间和地方,鼎爷才能凭借和大鼎的天然联系追查出它的下落,这个星球才能走回正轨。

“谢谢”赵龙文难得地对鼎龙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后,睁开锐利的双目,看着已经越来越是昏暗的天空,神思穿越这茫茫雪山,望着自己深爱的帝国,电光石火般回忆完自己在帝国的一生,双肩一抖,似乎要把红尘俗事的重担全都丢在这皑皑白雪的群山之巅,返身朝山顶又走了两步,身子一矮,就这么坐了下去,先把自己盘坐成最为正宗的打坐之法后,长吟道:“生当做人杰, 死亦为鬼雄, 从此寻龙去, 推衍时空中。

” 吟完,双目一闭,先运起鼎龙传授的《大天龙身心法》全身冒出腾腾的火气,飞速的融化着身下的冰雪,向着雪中沉了进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