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六章神鼎出,一生随!

第二十六章神鼎出,一生随!

赵龙文第一次靠自己打开问名贴,心情很是激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盘坐着,双手握着问名贴,默念师傅传授的方式,运起内息,激发起玉贴来,随着一阵只有赵龙文能看到的白光闪过,和心文一样的方框跳到了赵龙文眼前。

方框内只有一封信和二本书,赵龙文看了看,发现书名都是《潜踪匿息》,只是一个是上篇,一个是下篇,想了想,赵龙文像看心文一样先点开了那封信,信是师傅写的。

如同聊天一般,师傅的声音直接传到了他的脑海,方框里的信随之消失:师傅说他现在正引着方不养往昆仑关方向去了让赵龙文不用挂心,还告诉赵龙文,师徒俩在莲山顶时,悟非大师就发现了一个观察他家的反帝组织的成员,估计这个反帝份子在方不养的徒弟关照下肯定活不了的,悟非大师也就没去打草惊蛇,只是这反帝份子着实聪明,竟然第一时间就把观察到的情况记了下来,藏在一只信鸽身上,让信鸽先行飞走了,方不养的徒弟没师傅的本事,还不能天视地听,悟非大师正好借这机会引着方不养跟在信鸽后面一路追过去,好帮赵龙文他们一家解决后顾之忧。

悟非大师还在信里说了赵龙文家里的亲戚是皇室方家,他的姑公是帝国十大元帅中的龙威元帅,这却是悟非都没有想到的,不过从此赵龙文只怕会多出好多事来,让赵龙文一定要学好武功,不要因此而自满。

不过却也让赵龙文不要忌惮太过,真要说起来我悟非的徒弟那可是武林中太子爷一般的人物,等同于皇家太子了的。

又说了他和方不养的多年恩怨,俩人其实并没有深仇大恨,只是因为方不养不满他的外号叫屠龙手,而方不养偏偏就叫怒火天龙,这才找上门来的事情。

赵龙文看到这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赵龙文看完信后,这才知道师傅虽是出家人,但脾气却是爽朗直肠的武林性格,一身傲气只怕并不输给怒火天龙那样的人物。

想了想,用师傅教的法门,给师傅写了一封信。

感谢师傅的教侮,赵龙文一生必不负师傅所传,表了下决心后,又说了姑公一行的事,最后问师傅还有什么要他去做的,这才把信按师傅说的方法发了出去。

好一番内力运用,发完信后,赵龙文竟出了一身大汗,虚弱得好一阵子动弹不得,就在他要重新运行内息时,却凭空听到一个声音响起:“你小子想死了不成,体内一点内息俱无,还敢强运内息激发玉贴,要死也别拖上我。

” 赵龙文吓了一跳,问道:“谁?是谁在说话?” “是你鼎爷我。

” “你是谁?你在哪?出来?”赵龙文东张西望着,他房间就这么点大,那看得到半个人影。

“说了是鼎爷我,在你脑袋里,偏不出来。

”声音继续响起。

“呀!你怎么会在我脑袋里,快出来!”赵龙文惊慌叫起来。

“笨死了,别说出声来,想和鼎爷说话,在脑袋里想就成了,鼎爷就是这样子,你说出来就出来呀,鼎爷多没面子。

”话落,心文从赵龙文脑海中自动跳了出来。

“你,你是心文。

”赵龙文捂着嘴在心里念到。

“你才是心文,鼎爷只有一个名字,就叫鼎,也叫鼎爷,鼎龙,龙鼎,还有人称我祖鼎,神鼎,就是不叫心文。

”心文的方框迅速出现一排字,同样的声音也出现在赵龙文脑海中。

赵龙文翻着白眼,你这都好几个名字了,还只有一个呢,这什么鸟鼎。

鼎龙(从现在起就叫鼎龙吧)似乎知道他的想法,迅速的道:“鼎,就这名字知道不,不过鼎爷年纪太大了,大到鼎爷自己都不知道多少岁了,你叫我鼎爷就行了。

” 赵龙文知道是心文后,放下心来,问:“你在我脑袋好久了,怎么突然会说话了。

” “好久,你知道是多久吗,鼎爷给你老娘一棍子打进来,到现在整整一百天了,你那老娘也是好本事,一棍子刚好把鼎爷打到脑户,这位却正好是鼎爷的命门,千万年来,无数人拥有过鼎爷的亿万分身,从没一人能成功启动过鼎爷,不是疯了就是承受不起走火入魔了,要不就是像你那傻瓜祖师一样用来做通讯用。

生生废了鼎爷无数分身,只有你这小子命大,生生让鼎爷留了下来。

” 赵龙文讶异地看着鼎龙(心文),想起一百天前,不正是他跳崖寻仙的日子吗,没想到仙没寻到,却寻来这样一个东西。

那一棍子,现在想来应该刚好是他回来时,母亲狠铁不成钢打他时,失手打在脑后的那一棍了,当时他可是痛得晕了过去,好一会才醒来的。

想来就是这一棍成就了他原先的心文,现在的鼎龙。

鼎龙似乎知道他的想法骂道:“你才是东西呢,鼎爷不是东西,呸呸呸呸,鼎爷就是鼎爷,神鼎知道不。

” “你为什么会说话了,原先怎么不说?”赵龙文不理他的怒气,继续问。

“为什么会说话,只能说你小子命好,拜了个好师傅,学会了内功,这个世界上能让鼎爷开口说话的先决条件,一是鼎爷必须落在人体脑户**,这样连通脑内各处神经,才能在人的视网膜上留下影像,条件二就是必须修成内功,学会运用内息,你小子今天刚好达到,条件三就是鼎爷必须在人体内呆到一定时间,让鼎爷能充分运用人体内的神经做到共振,借用内息,形成声音。

条件四就是须得鼎爷自己愿意说话才行。

”鼎龙解释得很是透彻,似乎好久不说话了,能说话让他兴奋不已。

“能说话也好,对了你刚才说我想死是什么意思。

”赵龙文毕竟用了心文很久了,现在心文变成了鼎龙,而且能说话了,他骨子里早就形成了对心文的信任,自然而然地转到了鼎龙身上。

“笨死了”鼎龙对着他一撞一撞的似乎在敲他的脑袋,“你今天才学会内功的运行,全身的内力就那么一点点,不一点点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丝丝,写完信就用光了,你还想再运用他来看书,自然等于强提本命元气,到时候元气浮动,早晚要吐血而亡,鼎爷不出来打断你,就会跟你一起死,明白吗?” 赵龙文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了,但为什么我死了你就死呀,你不是说你活了好多年吗。

” “呀,呀,呀”鼎龙大叫起来,摇滚了好一阵才说:“都怪你,怪你妈妈,我要是没进你的脑户,自然没事,但一进去,就和你融为一体了,再也不分彼此,分也分不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说你死了鼎爷死不死。

” 赵龙文摸着头说“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我们俩个其实就是一个,对吧。

”鼎龙一阵乱摇,显然在赞同赵龙文的说法。

“那你让我叫你鼎爷,也就是说你也在叫我鼎爷了。

”赵龙文想了想说。

鼎龙一阵哑口无言,呀呀呀了半天,再也不说话在了,突地消失在赵龙文眼前。

赵龙文哈哈大笑起来,过了好一阵子,知道鼎龙还没想明白,也就不理它,平静了一下心情,这才按师傅教的打起坐来。

这一次的打坐,因为时间还早,赵龙文准备按照禅定的方法来,如丝的内息在体内缓缓流走,赵龙文心中一片清明,无思无想,无物无己,又一次的进入了深层入定中。

第二天,赵龙文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平躺在床上的,内息仍在缓慢地游走着,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以卧养之法运行着时,鼎龙跳了出来说:“不用谢我,是鼎爷做的。

”洋洋得意的样子让赵龙文一阵无语。

赵龙文问它:“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鼎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要你管。

” “哪你走呀。

”赵龙文好笑地看着它在空中飘来飘去,随意地说。

“鼎爷偏不走,鼎爷就喜欢这样。

” 赵龙文习惯性的穿好衣服,轻手轻脚地洗漱了一下,就要下楼,突然一呆,想起师傅说不用上山了,从此后只能自己修炼,而且师傅现在不知跑哪去了,不由的一阵茫然,无神地又坐回了床上。

“喂,喂鼎爷还在呢,你发什么呆。

”鼎龙不乐意了,在他面前飘来飘去。

赵龙文看到它这样,想起问名贴来,忙伸手摸到玉贴,就要运气打开,鼎龙又跑到他面前一阵乱舞说:“等等,等等,不知道鼎爷比它厉害吗,他有的功能鼎爷一样有,而且鼎爷早把它复制过来了,它里面所有的东西鼎爷这里都有,老和尚写的信也在这呢。

”说完得意洋洋的展开面板,面板上,一个小小的文件夹发着淡淡的光,朝赵龙文面前飞来。

赵龙文不敢置信的点开文件夹,果然看到里面二本《潜踪匿息》和二封信,一封上面还标记了一个悟非一的字体,打开看时,是昨天看过的师傅写的信,另一封没做标记,赵龙文打开看后,才知这是师傅昨天接到他的信后,回复过来的,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要赵龙文这段时间好好用功,他要拉着方不养去几个地方,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到时再考查他的进展。

赵龙文看完信后,也不理会一直在他边上蹦来跳去的鼎龙,还是运气打开了玉贴,见二本书还在,原先读过的信也在一旁,边上多了一封信,重打开看时,发现果然和鼎龙面板上的一模一样。

赵龙文这才正容地问:你这样弄,会不会让师傅发现呢? 鼎龙的面板一张一合的如同一个巨大的口器,清晰的声音传到赵龙文脑海里:“哼,凭老和尚的本事,再练二百年也发现不了,老和尚有一点没说错,想看到玉贴,不是本人用血温养,别人再大的本事也看不到,我就是站在他面前他都不可能发现,再说,鼎爷可是独一无二的,只有我看到别人的份,想看到鼎爷,除了你,这世界找不出第二个。

” 赵龙文放下心来继续问:也就是说我以后不用拿玉贴出来了,只要一有消息,你就能知道,到时直接在你这看和回复就行了,是不是? “当然,现在在那玉贴只是你身份的象征罢了,用不用都一样,所有的功能鼎爷这全有,而且他没有的鼎爷也有,比他厉害多了。

” “你昨晚不是说,这玉贴是你的分身吗,你能不能把他修得和你一样厉害。

” “你想干什么?”鼎龙警惕地问。

赵龙文认真地看着鼎龙说:“修好了,把它放进静雅的脑袋里,让她和我一样厉害呀。

” 鼎龙吓了一跳说:“你小子疯了,那么大一块玉,放进去不死也残了,再说鼎爷也没本事弄成和我一样。

” “它不是你的分身吗,给分身一点权力都不行,算什么分身。

”赵龙文嗤之以鼻。

“你懂个屁,这分身你以为是鼎爷自己定的吗,那是大人强行剥出去的,而且给他用法则定死了,只要有人能唤醒鼎爷,鼎爷才能收回分身,而且鼎爷只有一个,在你这里出来了,别的分身就在也成不了鼎爷,只能是分身,再说鼎爷可没有本事给分身法则。

”鼎龙大叫起来。

赵龙文张大了嘴看着鼎龙说:“大人,唤醒,法则。

你在说什么” “你小子本事差得远呢,还没够格知道这些事,等你有本事了,鼎爷自然会和你说,好好修炼吧小子。

”鼎龙洋洋得意地说。

见赵龙文还没死心的样子,面板一阵翻转说:“鼎爷想起来了,你昨晚说是你也叫鼎爷,呸,美不死你,鼎爷知道你的事,你知道鼎爷的事吗,你会的鼎爷全会鼎爷会的你会吗,鼎爷会的东西多着呢,说出来吓死你。

所以呀鼎爷就是鼎爷,你还是你” 赵龙文嗤之以鼻的说:“不就会个复制吗,顶了天多个传信的功能,哦还有照相。

” “切,你说得只是一些低级功能,鼎爷还会贮存,会收集,会整理,会推测,会计算,最最重要要的是是鼎爷会会···会。

” “会什么?” “不能说,现在,不能说说了你也不信。

你只要相信鼎爷会的东西比这世上任何人都多就行了。

”鼎龙有点沮丧语音传进赵龙文脑海,赵龙文莫名的心疼起来,总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心情,似乎鼎龙的事就是他的事一般。

赵龙文就岔开了话题:“那你会什么?举个例子来看。

” “鼎爷会,······会,对了你那首《男儿当自强》觉得怎么样。

”鼎龙跳着说。

“那是我做的,不会是你的吧。

”赵龙文想起那天早上突如其来的歌词,当时感觉就像这歌如印在他脑海中一般,几乎不加思索就唱了出来,还以为是灵感来了呢,这时听鼎龙这样说,有点不自信了。

“自然是鼎爷的,你听”鼎龙洋洋得意了,先是一阵单纯的鼓点响起,接着节奏开始激烈,让人一听就有种心也要跟着跳起来的感觉,接着杨琴,笛子,唢呐的声音跟了进来。

鼎爷高声地唱了起来: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热血男子热胜红日光,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 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 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即是男儿当自强, 强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

······” 歌声浑厚,高吭有力,同时响起的与赵龙文后来加上的曲谱不同的音乐,同样的振奋人心,让人更加热血澎湃,远比赵龙文唱得要好得多了。

赵龙文激动地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要不是怕吵醒楼上的父母,他狠不得现在就跟着一起唱了。

唱到第二遍时,鼎龙的语音一转竟然用粤语唱了下去,粤语的语调似乎更适合这首歌。

赵龙文泄气了,等鼎龙唱完说道:“好吧我承认了这歌是你的,你不会是从那偷来的吧,为什么会有俩种唱法。

” “偷,你有本事去偷一个我看,在这个时空,你听别人唱过吗。

”鼎龙不屑地说。

“没有。

”赵龙文瑞心情很沮丧,竟没有听出鼎龙说的时空与他原先说的世界的区别来。

“这不就结了,告诉你哟,小子,像这样的歌,鼎爷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吓不死你。

你说鼎龙能一样吗,鼎爷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所以鼎爷可以是你,你却不一定能是鼎爷呢”鼎龙终于抓着赵龙文的短处了,狠狠地批着。

赵龙文突然脸色大变,看着鼎龙,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鼎龙奇怪的在赵龙文面前飘动着:“你怎么了,不会是傻了吧。

” 好一会,赵龙文颤抖的声音响起:“你,你不会杀了我,然后,然后扮着我吧。

” 鼎龙一顿,突然面板上下起伏着,似乎给一件极为好笑的事搞得要笑疯了一样,好一会鼎龙才说:“你小子要笑死我了,鼎爷就是一股气,一股与众不同的灵魂气,也可以叫做灵气,哪有本事杀人呀,鼎爷只能依赖一个小小的晶体才能生存,要不是你的血气和肉体的存在激活并吸收了鼎爷,鼎爷现在还不知在哪个时空躲着呢。

”停了下,继续说:“放心吧,鼎爷昨晚就和你说了,你死我才死,你活我就能活,不是骗你的,是真的,你要真死了,鼎爷就只能重新飘回我自己的空间去了,等着下一个像你一样的傻小子来激活鼎爷的分身,鼎爷才能重新回来。

这不就等于你死了我也死一样了。

” 赵龙文全身一松,不好意思地笑了,想了想说:“要是现在有人像我一样激活你的分身了呢。

” “那也没用了的,鼎爷是唯一的,只能存在一个地方,谁第一个激活了鼎爷,所有时空里的分身都只能接受那个人的体征,用你们的话说就是细胞,血脉,肉体,气息,都作用在一个人身上了。

哪怕别人激活了十个分身也没用,分身永远只能是分身了。

鼎爷现在在这里,以后在这里,永远就在这里。

”鼎龙的面板不停地撞着赵龙文脑袋,似乎是说只会呆在赵龙文的脑袋里。

“想跑也跑不了了”说完鼎龙一付沮丧的样子。

赵龙文这才完全放下了心,看着鼎龙久久没有说话,想了好一会才说:“鼎爷呀,你老说你年纪大,有多大呀?” 鼎龙听到赵龙文叫他鼎爷了估计是高兴,整个面板又是一阵乱晃,好一会才说:“反正,比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要大,具体的年纪鼎爷都忘了,记得大人治完天灾和水患后,把我收进鼎里到现在就有八千多年了,你说我年纪大不大。

” 赵龙文嘿嘿地笑了一下,也不管他是不是吹牛,想起他唱的歌来又问:“你除了这首歌,还有别的歌吗?唱几首来听。

” “多着呢,唱歌要讲心情的,鼎爷现在不想唱。

不唱。

” “你是不会了吧,估计就这一首了,好吧不逼你了,天要亮了我还是去跑下步吧。

”赵龙文跟鼎龙聊了一下后,心情好了很多,就准备出门去跑一下步。

鼎龙呵呵在笑了起来,赵龙文一边下楼,一边问:“笑啥?” “笨死了,你现在已经修炼了内功,算得上内家传人了,那还用去搞那些外家皮肉的勾当,没事就修炼内息呀,内息一强,再厉害的外家功夫,对你都没用了的。

” “修炼内息不是应该劳逸结合吗,刚炼完呢,浑身皮肤发痒,不跑一下不舒服。

”赵龙文边说边走出了家。

“呀,呀,气死我了,你这是金刚无漏身引起的皮肤爆炸,用你们生物学的角度解释叫细胞裂变,跑步不顶用的,老和尚也真是的,应该在这几天守着你,让他用内力拍打你全身筋膜关节,帮你活血推瘀,这才能成就金刚无漏。

不过这门功法早失传几百年了,老和尚估计也是不清楚,只是根据书上的传你,自然有误差了,还好有鼎爷在,要不你小子死定了。

”鼎龙不愧自称千年老古董,一语道出了赵龙文全身发痒的内情。

赵龙文吓了一跳,问:“要不要把师傅叫回来,跟他说好一点。

” “不用,有鼎爷在呢,你想死都难,再说鼎爷传你的法子可比老和尚的推宫活血强一万倍,炼成了才叫真正的金刚无漏,老和尚那个只能叫伪金刚。

”说完,迅速地传了一道功法进赵龙文脑海,并且在面板上自动生成了一篇名为《大天龙身》的法诀。

这是一篇专门介绍如何修炼身体的内功心法,可以用赵龙文刚练成的《宝相心经》内息用《大天龙身》的法诀运转不同的经脉刺激全身肉体,内脏,血脉,达到完美无缺的真正金刚体质。

赵龙文一时也没看得太明白,只记住了第一步要找一个外力来冲刷身体,想了想记起阳江边上就有这么一个地方,就朝那跑了过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