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五章风云起,触手隐!

第二十五章风云起,触手隐!

时间向前推移一天,方家老三方碧销把妻子和父母送上去西桂省的飞机后,回到家才小睡了一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不得不坐上来接他的轿车,风驰电掣地穿越了几乎整个首都,才在郊区七弯八拐地钻进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楼里。

一阵轰隆隆的响声后,房间停了下来,方碧销这才开口说:“叶座,知道是什么事吗?” 二人出了房间,穿过几条走廊,空旷无人的走廊只有二人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平空多出了一阵神秘的感觉。

走到一间没有标号的大门,大门上画着几个神话传说中的凶猛巨兽,却是山海经中的虎蛟,凤凰,蛊雕,谛听,方碧销在凤凰的翅膀上移动了几下,像是在整理凤凰的翅膀。

门缓解地打开来。

方碧销苦笑说:“我这叔爷,从小就离家学武,脾气爆燥,动不动就是打架,外号怒火天龙,就是因为不满悟非大师的屠龙手称号,这才和他斗了这么多年,只是听琴衣姑姑说好像从没赢过,这已经成了他的心魔,只要听到悟非大师的消息,哪怕相隔万里,他也是立马赶去的,只是从皇家多年收集来的二人动手过程来看,悟非大师一直不愿和他动手,能让则让,只怕他一到,悟非大师就要走了,就怕高棋和天画二位叔叔跟着去,防御才会空虚。

不过有琴衣姑姑在,应该能压住书仙和画圣叔叔吧。

”说完也是唏嘘不止,对后面的发展他也是愁眉不展的。

······ 寿阳酒店是阳江县最好的酒店了,虽然在方江楠的眼里实在不够看,但赵龙文还是第一次到这个饭店来,才走到门口,就看到他的小叔赵全民从酒店里迎了出来,先是对着方江楠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这才一手抓着赵龙文说:“龙文,你怎么才来。

” “叔,你也在呀,我洗了个澡,早上锻炼去了,一身臭汗呢。

”赵龙文解释道,看了看方江楠,见她并不插话,就问赵全民:“叔,看到我爸他们了吗?” “在里面呢,我看你还没来,就出来看看。

”赵全民并没有说里面人多,他一个小小的镇长,实在不够看,要不是他是赵全有的弟弟,估计连进来的资格都没。

赵龙文奇怪地看了看酒店,和叔叔跟在方江楠后面走了进去。

“熊强诧异地看了过来,容姨解释道:“我跟在小郡主后面出来,当时就注意到他全身一震,那感觉就像远处有人向他了一发子弹,他中弹了一样,可是明明没有人打他呀,当时他还奇怪地四处看了下,我顺着他眼光看过去,就发现那木屋有光一闪,所以立即通知你过去看一下,不过从他四处张望的样子看,好像他也没发现什么,这可能就是师傅她们常说的第六感吧。

” 熊强又问:“师姐,你说龙文那小子是不是会内功,只有有内息的人感应才会这样强烈。

?” “不知道,这穷乡僻壤的,能有什么高手,会教一个小孩学上层武学,应该不会的。

”容姨想了一会才说。

贺华雄这会得意地笑了起来:“师姐,你一直跟在小郡主旁边不知道,这地方虽小,却是真正有高手的呢,只怕这赵家小子真有可能是他的徒弟。

” “哦,是哪位高人隐居在这?”容姨饶有兴趣的问。

赵龙文和表姐跟着叔叔进去时,发现爷爷爷奶奶和姑奶奶他们坐在一个大圆桌边喝着茶水,小声的聊着天,父母亲和新认的舅舅,舅妈拉着姐姐妹妹在大厅的一边陪着几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也是小声的交谈着,从侧面看那几人应该是阳江县的父母官,赵龙文曾经远远的在县政府门口见过几次,赵龙文自然不会去父母那边凑热闹,陪着方江楠走到爷爷奶奶这边,先是毕恭毕敬的问了声好,看到表姐坐在了最下首,他老实的和香烟站在了爷爷奶奶的后面。

叔叔赵全民看到赵龙文懂事的站着,笑了笑就走到哥哥赵全有边上,低声告诉他,龙文来了。

方正谈笑风生的应对着县里的一众大佬,他本身就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导演,平时去全国各地拍戏,应酬这些官员自是不在话下,赵全有却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八面玲珑的人物,加上胸有才华,更是应对自如,龙秀萍只认了几个嫂嫂后,就一直和嫂嫂们说着悄悄话,由得他们几个大男人在那谈笑风生,只是苦了赵龙文的姐妹二人,赵慧妍还好,毕竟年纪渐长,身材也渐渐长开来了,这时站在一旁,做出淑女样来,立即显得亭亭玉立,娥娜多姿,顾盼生辉起来,小妹赵雪妍却有点站不住了,扭扭捏捏中看到哥哥赵龙文进来了,就扯了扯母亲的衣角。

方正也听到了赵全民的话,就笑着对大家说:“诸位,今天是我方家家宴,实在不好打扰各位雅兴,改日方某必摆酒陪罪,还请诸位放心,方某说到做到,下一部电影一定在这拍的,方某已经有了几个大纲,过几天取景组和创作组来了,就展开工作,必定让阳江的美丽风景传遍整个帝国。

” 一众阳江的大佬们这才讪笑着谢了又谢的告辞,远远地对着方亿均行了几个大礼,这才全部退了出去,赵全民也想走时,却给他哥赵全有一把拉住,对方正说:“正哥,这是我弟,赵全民,常来家里的,老人家一直把他当儿子看,算得上是一家人了。

” 方正昨晚到达香桂市时,自然有人帮他收集了阳江的情报,知道这个阳江镇的父母官,很是大方的和赵全民握着手说:“你好,早听说过你,赵营长,七零年入伍,八零年因伤退伍,南海步兵十二师八团出来的,到地方后勤政为民,阳江能有今天可得好好感谢你呢。

” 赵全民讪笑着正要说话,赵全有在一边可不干了,一把抓着弟弟问:“你是受伤退伍的,伤在哪了?为什么一直不说?” 赵全民满嘴苦涩地说:“小伤,小伤,不值一提呀,这不,没事了的。

” 赵全有还是不肯放过弟弟,拉着他不停的问,赵全民只好小声的扯着不着边际的话,方正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只好一边打着圆场,一边拉着大伙儿坐了过来。

这一餐酒,吃得是满桌尽欢,方家找到娘家亲人,高兴自然是不说了的,龙家姐弟六十多年才重新见面,自然更有说不尽的话语,赵龙文又在今天练出了内息,从此人生大不同,更是说不出的高兴,一时间插科打诨,惹得满席笑语,连父亲赵全有因为挂心赵全民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席间,赵龙文问:“姑奶奶呀,别怪孙子多嘴哟,你跟我爷爷都好多年没见了,是怎么一见面就确认出来的呢。

” 龙雅韵笑咪咪地说:“乖孙子哟,你爷爷小时有个浑名,你问你爷爷吧。

”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龙德源就说:“大姐呀,都知道是小时候的事了还说那做啥。

”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一桌了的人除了方家因为一起来的,知道玫瑰伯爵一看到龙德源就脱口而出的那个浑名外,赵龙文父母和姐妹四人都是后来回来时认的,也就没人提过爷爷小时候的外号,自然是一头雾水,都好奇,这二长辈是如何一眼就看出来了的。

只有香烟闭着嘴唇,在后面扯着嘴角想笑不敢笑,赵龙文坐在最下首,一眼看到了香烟的样子,知道香烟当时一定在场,肯定知道爷爷的浑名,准备事后再问,不想奶奶在一旁看得高兴说了出来:“呵呵呵,这事还是我来说吧,龙文,你看你爷爷下巴左边不是有一颗小小的肉痣,上面是不是有三根胡子。

”赵龙文就点着头说:“是呀,小时和爷爷睡还老扯着玩呢。

”一家人就笑。

“那是你爷爷胎里带出来的,那小肉痣永远长着三根黄毛,从不多,也不少,家里人呀从小就叫他三毛,小时你爷爷嫌难看还想割掉呢,好在老爷那时说,这痣是福痣,没给他割,就一直留到现在了,你姑奶奶一眼就看到了,自然认出了你爷爷呀。

”赵龙文三姐妹就嘿嘿嘿地傻笑起来,实在不好做出什么评价呀。

老爷子不干了,嘟囔道:“家里叫我三毛是因为在家里男的我行三,好不好,胡扯什么,你不是还有个小名叫小珍珠吗,我都没说你。

” 龙雅韵坐在弟弟边上,听到二人斗嘴,想起往事,也是呵呵地笑了起来,一时间,满桌就是爷爷爷奶奶们互相揭着老底的批斗大会,一群晚辈们只好陪着笑脸,插科打诨地附合着。

方公爵喝了一口酒笑着对赵龙文说:“其实呀,要说好认还是从你母亲这边来说呢,”见几个小鬼都专注的看着他就继续说:“你妈妈和你姑奶奶年青时是真一样呀,她一进屋我就感觉像看到了玫瑰年青那时的样子。

” 龙雅韵拍了拍杨贞的手说:“弟妹呀,感谢你生了个好闺女呀,秀萍一进屋我就感觉象自己的女儿一样,我就生了几个小子,没女儿,没说的,从今以后秀萍就是我女儿了。

” “姐,看你说的,侄女不就是女儿吗。

”杨贞含着泪说。

“奶奶,原来你年青时可真漂亮。

”方江楠看看龙秀萍又看看龙雅韵俏皮的说。

她这一番话,直接夸了二个人,羞得赵龙文母亲脸都红了起来,却引得一席长辈大笑起来。

方亿均笑颤微微地从胸口的内口袋里摸出一个皮夹来:“来,来给你们看看是不是一样。

”打开皮夹,从里面拿出一张相片。

“哟,老头子,这个你还收着呀。

”龙雅韵一见那泛黄的样子,就想了起来。

“留着呢,你那时总不肯照相,好不容易有一张,自然留着。

”方公爵笑眯眯的说,顺手把相片递给边上的妻弟龙德源,示意他们传看一下。

照片在一桌子上传了一圈,看过的都惊呼着不可思议,赵龙文拿到手中也觉得惊讶极了。

那是一张泛黄带着许多皱褶的相片,显得古老阵旧:相片里是一个身穿阵旧军装,英姿飒爽的女军人,左手倒提一个剑匣,右手举着一只手枪,清秀的相貌中透露出一股妩媚,刚毅,背景中有一面帝国龙旗,旗帜已经给战火熏得斑驳破损,旗帜却还在飘扬,一面大红的星旗,四颗小星围饶着一颗大星,取星火救援的意思,也有人说是四方救援,正是当年的护国军战旗。

赵龙文细看相片时发现相片里的女军官居然和母亲十分相像,如果给外人看了,十有八九可能都会认为是同一个人。

“这张相片是二三年还是二四年来着,我和亿均刚参加完tj战役,那场战我们也就赶了个尾巴,军力还算保存得完好,上面要求我们率部清剿济南一带敌军,这张照片就是在济南城外照的,那以后在济南一带呆了一年多,最后从威海带兵渡海去了高丽······直到高丽臣服,最后转战长崎,广岛,亿均差一点在那边回不来了,好在他身边一直跟着荣华富贵二人,富贵舍命相救,这才捡了一条命,一晃好多年了。

”龙雅韵最后接过相片,不舍的递还给伸手的方亿均满怀深情的说。

方江楠坐在赵龙文边上解释:“荣华富贵爷爷是我爷爷的二个保镖,富贵爷爷就是在那边断了一只手和一条腿,以后你到了bj我带你去看二个爷爷。

” 赵龙文就点头应了,他现在听得热血翻湧,战栗不止,追着问:“后来呢,后来呢?” 引得一家人大笑不止,方亿均见他想听就笑问:“这么想听,要不以后到部队去吧,丢去你大舅那,让你大舅训训,包你做条好汉。

” 赵龙文想点头看了看母亲嚅嚅的却不好说话的样子,引得众人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因为是家宴,说的就是方龙家往事,谈着谈着,老公爵方亿均也谈起了他率军救援湘南省时,无意中救下龙雅韵的往事,赵龙文一家人这才知道电影中龙梅被救的情节就来自于姑公的那一次英雄救美,只是因为政治上的某些原因,不好过多描写老公爵的英雄事迹,这才淡化处理了。

随着酒席的继续,二家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方江楠因为年纪只比赵慧妍大了不到三四岁,整个方家皇室竟找不出第二个和她差不多的少女,因此第一次的赵家姐妹见面她就开始喜欢起来,毕竟做姐姐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而赵慧妍更是性格开朗,可说是女侠一般的人物,小小年纪就敢做敢为,从不知权贵为何物,带着弟弟不知在阳江闯了多少祸事出来,二女迅速找到了共同的话题,聊得不亦乐乎,连带着妹妹雪妍也参与了进来。

三个女孩聊得时不时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

方正和妹夫赵全有都是走南闯北的风云人物,俩人也聊得让人插不上话来。

一时间,各人都找到了谈话的对象,只有赵龙文埋头大嚼着,他今天才学会运行内息,早上经过内息的冲刷,身内的各种毒素和病源体都被内息冲了出来,此时的身体及需各种营养的补充和加强,而这一餐酒席,恰好是方家要宴请自己的娘家人,连厨师都是从京城跟过来的,各种食材也跟着空运过来,只是借用了酒店的名头罢了。

赵龙文自然吃得大快朵颐,全身的汗毛血孔都张开了似的,欢呼着,嚎叫着。

这一餐饭直吃了二个多小时,这才做罢,不知赵龙文爷爷他们说了什么,吃完饭后,赵龙文爷爷爷奶奶就回家收拾好行李,带着香烟,跟着老公爵,玫瑰伯爵夫妇,坐上车很是洒脱的走了,只有方正父女留了下来。

赵龙文后来才知道,爷爷和奶奶这次是要回老家去祭祖,顺便到京城去住几天。

爷爷奶奶他们走了后,赵龙文趁空跑去电影院广场找到张韶强他们一问,知道总共十二辆要出租的自行车一经推出,生意竟然出其的好,到中午时就租完了,下午还有人来问有车没有,甚至有外国人预定了明天的用车,张韶强和许守国商量了后,决定找些亲戚朋友租借一些他们暂时不用的自行车来充数,如果租的出去,就和车主对半分成,赵龙文认为这主意很好,也就不去指手划脚了,再和几个混混们侃了一会大山后,把家里来亲戚的事应付了过去,眼看天色渐晚,这才回家和父母陪着留下的四舅和表姐吃了一餐正常的家晏。

······ 赵龙文他们一家人在吃得开开心心的时候, 方碧销把几个电话汇总后的情况就是: 阳江县十点时分,方怀养赶到,二话不说冲上莲山欲和悟非大师比试,大师却不战而退,引着方怀养往东南方向去了,二人都是一等一的功夫,没人能跟得上,谁都不知会跑到哪里。

十一点过后,阳江多个方向出现敌情,好在方琴衣带着随后过来的方高棋和方天画,三人坐镇莲山上,联手催动内息,强行提升到七星上级,用天视地听之术,神念布罩整个阳江, 下午四点多,阳江传来消息,元帅夫妇带着弟弟弟媳二人及二个儿媳,一行离开阳江,转道去了湘江省,说是要回老家祭祖,祭完祖后会直飞京城。

到了晚上,却是从西桂昆仑关那边传来消息,有特工接到怒火天龙的传讯,让他去处理某地的善后工作,那特工带着人赶到地方时发现,一地的死尸和一些信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