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四章亲人会,风云起!

第二十四章亲人会,风云起!

赵龙文远远地就看到家门口站着一个中年汉子,神情慵懒地靠在墙边,无聊地数着地上的蚂蚁,就像一个走累了的游客,倚着墙角休息的样子。

等他走近了,那大汉却神情开始变得有点严肃起来,赵龙文装着不知的样子走到他面前问:“你是谁?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大汉一怔,神情立即轻松下来,微低着头说:“原来是龙文少爷回来了,你进去吧,进去就知道了。

” 赵龙文点点头也不问他,直接就进了门,才走到走廊,赵龙文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阵哽咽的哭泣声,心里就是一怔,什么时候耳朵这么灵了,这离客厅还有十米多呢,就能听到里面的声音了,转眼明白这是修练出内息的附带好处,一时也没机会去思索能听多远,就高声地叫了起来:“香烟,香烟,我回来了,有饭没,跑了一早上,饿死我了。

”他这是打招呼让里面的人不要哭了呢。

果然里面的哭泣声小了许多,还听到了一声卟哧地娇笑。

香烟从客厅里走了出来,迎着赵龙文说:“少爷回来了呀,我去热饭。

”说话时眼眶还是红的,显然她也哭过。

赵龙文点点头跟着走进客厅,就看到还算宽敞的客厅里满满当当全是人,沙发上爷爷奶奶边上坐着一对满头银发的老人,父母亲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陪着一个中年汉子和二个差不多年龄的妇女,一个丰满的青年女郎站在他们身后,姐姐赵慧妍和妹妹雪妍坐在父母边上一样通红的眼睑,几个仆妇打扮的妇女站在通往厨房的过道边。

看到赵龙文进来,爷爷笑笑骄傲地对着二个老人说:“这是我孙子,龙文。

” 又对着赵龙文说:“过来,给你姑奶奶和姑公磕个头。

” 赵龙文很是直接地走到老人面前问:“您老是雅韵姑奶奶?” 老人慈祥地看着他笑了起来,赵龙文就跪到老人面前说:“给姑奶奶和姑公请安,祝姑公和姑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话说得不卑不亢,神态从容之极。

方家一群人看得大是讶异,老公爵方亿均伸出手杖,满意地顿了顿地,呵呵地大笑着说:“好,好,想不到龙家还有这等奇妙的,比我家里那群不成器的孙子们强太多了,哈哈哈,实在是好。

” 老太君龙雅韵也是眉开眼笑地伸出手拉起赵龙文说:“好,起来吧,长得可真是俊呀,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

源弟呀,你们教育得真好。

” 赵龙文站起身来:“谢谢姑公,谢谢姑奶奶,晚辈做得还不够,以后一定努力。

” 几个老人又是一阵大笑,母亲龙秀萍就叫了下,让赵龙文到她边上说:“这是你四表舅方正,三舅妈,四舅妈和小表姐。

” 赵龙文很是干脆地又跪了下来:“祝表舅鹏程万里,心想事成,拍的电影叫好又叫座,祝三舅妈,四舅妈事事如意,子孙满堂,祝小表姐······咦,不对。

”赵龙文站起身来看着方江楠说:“你我平级,不用跪的。

也祝你永远年轻,万事如意。

”说完老实的站到了父亲身后。

方正大笑着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金笔和一支华丽豪气的手表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第一次见面,舅舅就收了你的礼仪了,以后不用动不动就跪哟,来来来,舅舅给你的一点小礼物,好好拿着,也希望你快长快大,鹏程万里。

早日成为帝国的栋梁之材” 赵龙文看到父亲点了点头,就双手接了过来说:“男儿满腔热血情,上报家国下安民。

龙文必不敢忘舅舅教侮。

” 方亿均就赞许的点了点头,方正又是一阵爽朗地大笑说:“好,好,看来这书没白读,长大了一定是个了不起的。

”一屋子的人即欣慰又高兴地看着赵龙文。

三舅妈和四舅妈这时也递过来二个大大的红包,说是给赵龙文的见面礼,赵龙文推了几次后,也接了过来,正闹腾着,肚子不合适宜地叫唤起来,围在一起的几个人都听见了,方江楠再一次发出了卟哧地娇笑。

赵龙文皮在厚此时也觉得脸上肯定红得不得了了,就求助地看着母亲,方正就在旁边抢着说:“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让人把县里的寿阳饭店包了下来,要不我们移到那里边吃边说吧,母亲,舅舅你们看怎么样?” “行,就这么办吧。

”龙雅韵点着头站起来说,又对着自己的弟弟龙德源道:“小弟呀,你我姐弟六十多年没见了,姐姐心里难过呀,姐姐也找了你们差不多有四十年了,得好好和你叙下旧才行。

” 赵龙文爷爷就点着头站起来说:“姐,我也想你呀,那年逃出来后,我和阿贞算是命大,跟着村里一伙人结伴跑出了生天,德芳小哥和雅兰做一路,结果给洋鬼子的大炮一炸,连根骨头都找不到了,德清在福州那边得病也去了,德正跑到了gz也没躲过鬼子的枪呀,只有雅倩一点消息都没有。

”说着又哽咽起来,几个大人陪着一起流下了眼泪。

赵龙文感触没有那么深,就对母亲悄悄地说:“妈,我先在家吃点饭先,饿死我了,一会我在过去。

” 那边方亿均叹了口气说:“一场大战,多少家庭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国破山河泪,英雄怒披衣。

寄语炎黄子,横刀补金瓯呀。

” 一家人还在感慨着家国情仇时,赵龙文得到母亲批准,忙跑进了厨房。

香烟还在热着菜,赵龙文已经等不及了,装了一大碗饭,伸筷子到锅里挟起菜来。

“少爷,你慢点呀,也不怕烫到手。

”香烟吓了一跳,忙用锅铲帮他铲了一些菜出来。

“卟哧”后面又是一阵笑声,听声音赵龙文知道是那个爱笑的表姐方江楠来了,头也不回的说:“我从进屋到现在就听你傻笑了,你不会说话吗。

” 方江楠就在后面瞪着大眼睛,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赵龙文,她从小到大就是家里的天之娇女,从没人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好一会才反映过来,气势汹汹地说:“你才不会说话呢,不对,你这样子是才从牢里放出来吗,几天没吃饭了是不是。

” 赵龙文边扒拉着饭边说:“瞧瞧,果然不会说话,牢里也要管饭的懂不懂,你应该这样说,你饿死鬼投胎呀,呸呸呸,我这是教你说我自己呢。

” 方江楠一听又是一阵爽快地大笑,心里只觉得这个表弟好玩极了,就问:“你们这地方不吃早饭的吗?” 赵龙文见到这个新认的表姐没有生他的气,也松了口气说:“吃的,只是我大清早出去锻炼,现在才回来,养成习惯了现在才吃罢了。

” 方江楠吃惊地说:“哇,你这习惯和怀养太爷爷,还有书画爷爷他们一样呢,你也是内家功夫传人吗?” 赵龙文大吃一惊,嘴里却说:“什么内家,外家的,没听过,我就是去跑步或在武馆里打拳。

是了,内家是什么家?” 方江楠很是自然地回答:“内家功夫就是修练内力的功夫呀,比外面那些武馆教的功夫要厉害好多的,书画爷爷他们一拳打出来,能隔着这堵墙打到外面的人,而且墙还不倒呢。

”方江楠羡慕地说,看了下赵龙文还在吃饭就接着说:“可惜我练了好几年都没练成,要不我就打一拳给你看了。

” “有这么难练吗。

”赵龙文装着吃惊地样子说,心里却笑开了花,我是天才呀,才几天就练出来了,他却没有把前些日子练呼吸的时间一起算进去,不过哪怕是加上去,赵龙文也确实算得上一个天才了,这也是悟非大师发现他的体质后如获至宝的一个原因。

“是呀,很难很难的,我十二个哥哥,只有三个哥哥练成了,其他的都没有练成呢。

”方江楠单纯地说。

“呀,你有这么多哥哥呀,舅舅真能生。

”赵龙文饭都忘吃了。

方江楠又是卟哧卟哧地笑了起来说:“不是的,我爸在家里排第四,只有我哥和我二个,前面几个伯伯一起加起来才是十一个。

”说完很是认真地搬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大伯家大伯娘生了二个,礼汶,祁沣,小妾生了一个,祥汗,二伯家只有二个:社沪,祀法,三伯家三伯娘生了三个:视洁,祈润,祝浩,小妾也生了二个:禄沛,禧涛。

还有我哥,祖淳。

嗯,还有些不是同一个奶奶生的不算在内,要是算了还不只这些呢。

赵龙文等她数完心里一算,这才十一个呀,她怎么说是十二个哥哥,不过现在和这表姐还没熟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也就不好去追问了。

他却不知,还有一个哥哥正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儿子太子方袆汤 “江楠,走呀。

”外面传来方正的喊声,方江楠就回头冲着客厅说:“你们先走,我和表弟说话呢,到时我和他一起过去。

” “那也行,容姐,你留下陪着小姐。

”方正在客厅回到,顺便让一个仆妇打扮的中年妇女也留了下来。

赵龙文母亲也走进厨房先是交待了儿子一番,让他不要欺负表姐,跟着对香烟说,让她也顺便把中午饭一起吃了,到时跟着赵龙文过去,要伺候爷爷爷奶奶,怕是没时间吃饭了的。

说完上楼换了件衣服赴宴去了。

方江楠看到赵龙文在吃第二碗饭了咋舌道:“一会要吃大餐的,你现在吃这么多,等会吃得下吗?” 赵龙文还没说话,香烟在边上就笑着说:“表小姐不知道,少爷好能吃的,一餐差不多要吃四碗饭。

这些只算个半饱。

” 赵龙文咽着饭菜吐出一句:“三分饱。

”又引得方江楠一阵娇笑。

飞快地吃了二碗饭后,赵龙文就对方江楠说:“你是先过去,还是一会和我一起去,我现在要上楼换件衣服先。

”他刚才吃饭时发现衣服上也有一些黑色的污渍,隐隐有一股酸臭味,自然要去换了才行。

方江楠就说:“就你事多,去吧,我和这个香烟说会话。

”自去找吃饭的香烟说话去了,赵龙文跑回楼上想换了衣服直接下去的,等要穿衣服时发现身上还是有股子味道,干脆飞快地洗了个澡,这才换好衣服下楼。

方江楠嘟着嘴说:“小表弟呀,你怎么比女人家还要麻烦。

” 赵龙文干笑着解释:“早上运动时搞得太脏了,去那么高级的饭店吃饭,不弄得干净点,不好意思呀。

” 方江楠扁了下嘴说:“就这小地方,算高级,在首都,连人都不愿进。

,装修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好意思叫高级吗。

” 赵龙文不理她,看到香烟收拾好厨房了,就和方江楠说:“快走吧,要不他们不等我们了。

” “早呢,现在才十一点多。

”方江楠跟着赵龙文一边走一边说。

才出门口,赵龙文全身就是一个激灵,汗毛都差一点要竖了起来,他奇怪地摸了下手臂,没感觉到冷,自然地看了下四周,发现陪着出来的容姨手指奇怪地动了几下,然后自然地站到了方江楠的外侧。

赵龙文一时没有多想,示意香烟锁好了门,这才陪着表姐一起向县政府那边走去。

他的后面,容姨也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背着手打了好几个手势,这才不紧不慢地守在方江楠边上。

远处一栋二层楼的破烂木屋,一个浓眉高鼻的精瘦汉子,收回手上的一个单筒望远镜,摸了摸边上的一支长枪,想了一会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飞快地写了几行字,就要收起时,“嘭”地一声,他边上的木板墙平空破出一个大洞,赵龙文曾经见过的蹲在墙角的大汉从洞外灵猴一样穿了进来,对着那汉子就是一拳,汉子一惊,想也不想一个翻滚,跳起来就想从窗户冲出。

“走得了吗。

”大汉这时才大笑着说,随手一扔,一根木条从他手上笔直出,生生击穿了汉子的支撑腿弯。

精瘦汉子惨叫一声到在了地上,大汉走上前去,就要提起他时,那汉子对着他说了一句古怪地语言,头一歪闭上了眼,他的嘴角慢慢地流出一丝污血,明显是嘴里含着毒药,吞毒自尽了。

大汉骂了一句话,伸手在死尸身上摸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出来,只好捡起地上的本子和笔,一脚把枪踩断,从打烂的洞口跳了出去。

不远的地方,县百货大楼二楼的一个小阳台上,一个匍匐在地上的汉子还没有起身,同样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魁梧大汉一脚踩断了背脊, 胡同里和靠近赵龙文家的小巷里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了相同的一幕。

一个丰腴绰约的妇人站在鉴山寺庙门前,背着手欣赏着寺庙大门的对联,如同一个远游而来的观光客。

“师伯,要不要进去看看。

”才在木屋那杀了人的大汉匆匆走了过来,看着妇人的背影,低眉说道。

“里面是悟非大师的居所,你胆不小呀,敢就这样冲进去。

”妇人浅笑了一声。

“他不是给师祖撵走了吗,里面说不定有什么武学秘籍呢。

”大汉眼里流出一股兴奋之色。

“放肆,你真以为大师是怕你师祖吗,那是大师不想和你师祖打,这才引走你师祖的。

再说无论什么武学秘籍,能写出来的只是套路和大路货,真正的秘籍永远只在这里。

”妇人指了指大汉的脑袋说。

“师伯你老的意思是说师祖他老人家······打不过···悟非吗?哪以前怎么听师傅说每次都是···悟非···不行呀。

”大汉惊讶地叫了起来。

“方高棋呀,方高棋,原来就是这样教徒弟的,教育出来的全是又笨又蠢又冲动的,琵琶,你们几个可不要学他们。

”妇人转头对着刚从墙角转出的一个妩媚少妇说。

叫琵琶的少妇嬉笑了一下说:“是,师傅,师叔教徒弟不行,但本身功夫却是很厉害的。

”算是小小的捧了一下师叔的场。

“琴衣师伯,师伯呀,这这···这个。

”大汉急得面红耳赤,想说却不知如何说的样子。

方琴衣忍住怒气,皱眉道:“贺华雄,要不看在你爷爷份上我大耳括子早打上去了······”说话间,妇人正好看到大汉的后方,阳江上一条水线远远的冲上江对岸边,一个人影如受惊的兔子般窜进了树林。

“好,又一条漏网之鱼,我看你往哪跑。

”方琴衣弹身而起,几个箭步就窜到了码头上,脚下一用劲,人再次腾空,向一艘竹排上落了下去,素手一挥,打出一把小刀,直接割断了系着竹排的绳子,才落下竹排,劲气发出,竹排已如箭般冲向了对岸,引得在河边洗衣的小镇居民一阵阵惊呼纳喊。

方琴衣哪有空理会这些居民的诧异声,传音给徒弟方琵琶说:为师去追那个光头,估计是藏独的喇嘛,你和贺华雄在仔细搜索一下,别漏了什么地方。

另外给华雄说下别乱嚷嚷师祖和大师的事,免得搞出大乱子来。

”说话间,人已经等不及竹排到对岸了,看看河岸不远,再次腾空而起,只在水面上点了一下,跟着就窜进了树林。

河这边,方琴衣的徒弟琵琶和贺华雄才跑到码头,后面不知从哪也跟出几个大汉来。

见追不过去了,琵琶和贺华雄只好作罢,示意跟上来的人员安抚好居民和善后,二人这才重新走回寺庙前。

“小雄,你那边处理清楚了吗?”琵琶问 “师姐,已经搞好了,容姐陪小郡主去酒店了,我灭了个暗探,其他的都有人跟着,就是没抓到活口。

那边不用心,就过来看看师伯这边有什么要做的,要帮忙不?”贺华雄老实地说。

琵琶就笑了起来说:“帮忙,你能帮什么忙,别捣乱就行了。

” “哪不一定,再说悟非躲在这还是我的人发现的呢。

”贺华雄梗着脖子说。

“住嘴”琵琶喝道:“跟你说过无数次了,见到和师祖一样级别的人一定要加上尊称,何况,你刚才说的悟非大师比师祖几乎还要大上一辈,连师傅见了都不敢不敬,你算什么东西。

”琵琶骂起来不给丝毫情面。

“师姐,我···我”贺华雄傻了眼 “小雄呀,你知不知道,师祖今年多大了?” “师祖呀,高寿八十吧。

” “八十,哼,师祖今年高寿九十有六,看来师叔从来没和你说过师祖的事,是不是?“见到贺华雄拼命地点着头,琵琶想了想说:”师祖他老人家幼年修道于武夷山,六十年前京都大乱,国外联军会师于京津一带,师祖匆匆赶回,和一众武林好手夜闯军营,以火龙爪,怒龙拳连毙七名指挥官,生生拖住了敌军一天一夜,直到护国军赶来,这才有了后来的血战tj战役。

师祖可说一夜成名,武林恭送绰号:怒火天龙。

那时的悟非大师就已经成名多年,江湖号称佛门屠龙手,师祖不满悟非大师绰号,找到大师,要大师公示天下,取消绰号,大师自然不肯,师祖他老人家悍然宣战。

咳”琵琶说道这一声长叹。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贺华雄从没听过师门长辈说过这事,自然听得津津有味,追问到。

“后来,师祖输了,六十年来,师祖在大师这就从没赢过。

”琵琶坦然地说。

“呀,师祖他老人家怎么会输。

”贺华雄不可置信地说。

“是人就会有输赢,师祖就不能输了吗,谁说的?”琵琶怒问。

“不是啊,是师傅····不是是师祖,····不对,是师伯······”贺华雄嚅嚅起来。

琵琶又叹了口气看着他说:“我知道你意思,你是说师叔他在你们面前总是说师祖如何如何厉害,从没输过是不是,为什么我师傅又告诉我们是这样呢。

你们呀······那是师叔历来最是崇拜师祖,听不进任何人说师祖的坏话,所以师叔从不再你们面前说师祖他老人家的事,这才造成了你们的目中无人。

”琵琶一针见血地说了出来。

贺华雄老实地低下了头:“师姐,我···我错了。

” “你们呀,都不知道,师祖他老人家从不忌讳得失,他老人家每次和大师比武后,回来都会和师傅师叔说起比武的过程,一起检讨得失,一起推敲各种技巧,有时几天几夜都舍不得睡,我那时还小,就在旁边端茶送水,师祖他老人家的武功就是这样一点点打磨上来的。

其实呀,听师傅说悟非大师等同于师祖他老人家的半个师傅,只不过大师不会承认,师祖也不说罢了,你说你有什么资格悟非悟非的叫。

”琵琶干脆利落的说了出来。

“啊,那,那大师岂不是神仙一样的人了吗。

”贺华雄这次是真正的傻眼了。

琵琶卟的笑了起来说:“神仙,差不多吧,大师估计的一百二三了,你刚才没看到他老人家如轻烟般的飞逝而去,那身法和神仙也差不多了。

师弟呀,以后招子放亮点吧。

”琵琶再次告诫。

“是,是,小弟一定谨记。

”贺华雄这次是真正的老实了。

······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