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三章功成师傅化云飞

第二十三章功成师傅化云飞

远在西桂省阳江的赵龙文家里自然不知道京城发生的事,一如平常的生活着,他这二天很是开心,昨晚照相馆的高师傅到他家来找他,给了他一叠相片,说是那个外国人叫什么查理的临走时,又洗了些相片,从中挑出来给他的,还套用了一句帝国的古语,什么有缘再会,把个赵龙文笑了个前扒,心想我跟你男的对男的有什么缘呀,不过看相片时却发现第一张就是他和陈静雅在遇龙河边相依而坐的背景,照片照得很是绚丽,赵龙文这才知道查理在那时就偷拍了他好几张相片,看到相片拍得很好看,想了下也就算了,自然不知道这是光影结合的效果,只是知道照得很好,其它的都是遇龙河以及阳江几个别的乡镇中的一些景色,赵龙文翻了下就一起丢进上次许丽给他的那一堆相片里去了,只是把他和陈静雅的拿了出来,放在了书桌上。

这天晚上,许爱国跑来找他,神神秘秘的拉着他到电影院后面的一个小巷子里,一转进去,就看到依着墙角一字排开十多辆明的自行车,几个兄弟站在边上抽着烟,唾沫横飞地聊着天,见到赵龙文过来都笑着打了招呼。

“龙文,看看怎么样。

”许爱国指着自行车说。

“真不错,真是不错,也亏你们找人来涂成一样的颜色,这样看上去好看多了,也整齐显眼。

”赵龙文摸了几辆车后说。

一个兄弟从后面又拿出一块红布来,在赵龙文面前抖开,一块大红的小旗子出现在赵龙文面前,旗子上用青色颜料写着(阳江自行车游)六个大字。

又随手接过一根竹杆,把小旗套了进去,插在自行车后面的一个小铁管里,小旗迎着晚风徐徐飘飞,煞是好看。

赵龙文拍着手掌大笑:“许哥,行呀,搞得这么漂亮,厉害哟。

” 许爱国就笑:“看看,还漏了什么没有。

明天就要动手了呢,可不要到时补火。

” “做这个还真没人有经验,走一步算一步吧,到时慢慢补吧,久了自然会正规了的。

”赵龙文想了半天还真没想出什么来,只好这样说了。

“那行,就按原先商量好的做,明天早上就把车子全推到电影院那里,让小志负责收押金和证件,皮皮狗负责管车,发车,多多仔在一边协助一下,剩下的兄弟和韶强踩几个车子去码头溜达溜达,拉拉活广告。

”许守国开始布置明天的任务,吩咐着一众兄弟,一群兄弟哄叫着答应下来。

“韶强人呢?”赵龙文才发现少了个主力呢。

“他去找人画路线图去了,一会就来。

”许守国说,他们说的路线图还是赵龙文建议去书店找来阳江地图,照猫画虎做的,让张韶强去找印刷厂的关系印刷出来的。

“那行,应该没什么要注意的了。

”赵龙文就点头说。

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觉得方方面面都打点到了,也没什么要值得特别关注的了,就一人推着一辆车,钻进了小巷深处。

二三分钟后,从小巷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里走出二个中年汉子,其中一个赫然是方正的保镖方九,方家是皇室子弟,自然不能像普通人家那样说走就走,报备,调车,调机,调安保人员,调前期保卫,等等一大堆手续办下来直到昨天一大家子才到了省首府昆仑关市,方九因为来过,就做为前期安保抢在前面,从昆仑关坐军机先行过来了。

另一个人如果赵龙文他们在这一定认识,竟然是整天在街上走家串户收破烂的白捡王白五。

“好小子,年纪轻轻,就知道赚钱了,长大还了得。

”方九望着小巷深处感叹道。

“方大人,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在镇里有个绰号叫疯子文,打起架来整一个不要命的主,和刚刚那个许爱国,外号毒老鼠,还有一个癫子狗三个人号称阳江三恶,不过这个赵龙文这半年来架是打得少了,听说读书也越来越厉害了。

现在才知道脑袋也是这么好使呢。

”白五讨好地说。

“嘿嘿,你才知道呀。

”方九骄傲地说,心里想道:这可是老太君的龙家血脉呢,能不厉害吗。

想了想对白五说:“以后你在街上注意点,不要让别人对这一家乱来,知道不。

” “是,是方大人放心,我一定吩咐下去,让手下注意点。

”白五从早上接到上司的命令,要全程听命,不得有半点违忤,早就在心里乍舌了,不知这一家子交了哪来的好运,竟然让他的上司都全程配合。

却也知道他的好运可能就要来了,所以从中午接到方九后,就鞍前马后地伺候起来。

方九想了想说:“你今晚上就给我把镇上那些小混混,偷鸡摸狗之流,还有一些大舌根,喜欢乱嚼嘴巴子的全给我请进局里去,明晚之前不要让他们出来。

” “呀,这,这,好,白五拼着这一身暗服不要了,一定按大人的意思办。

”白五一咬牙说。

“行,这事办好,少不得你的好处。

”方九拍了拍白五的肩,背着手走出了小巷。

白五追了出来问:“大人,大人,那个许守国他们呢?” 方九一脚踢了过来:“笨呀,他们和···赵龙文一起做事,抓了你找人帮做呀。

” “是,是小的明白了。

”白五差点抽自己的大嘴巴了,真是,这话也问得出,怎么不过下脑呢。

屁颠屁颠跟在后头走了。

第二天早上,赵龙文坐在大石头上修练心法时,心情很难平静下来,因为许爱国他们天亮后就要开始经营他们的出租大业了,成败就看今天能不能一炮打响了,要不是师傅在旁边用佛谒当头棒喝了二次他差点就要放弃了,好不容易静下心来,默念到第二遍心法时,东边的骄阳猛地从山的那边窜了出来,一缕金黄的光线直照在赵龙文身上,顿时全身一震,一股热气从头顶灌入,和前二天一样的顺着他身上的脉络窍缓慢地游走着,赵龙文努力地回想着师傅教的心法,尽量把身心放空,用意志力不停地引导着气流按心法上的脉络运动。

师傅的禅语适时的在耳边响起:“我有一善法,济度于众生。

轮回六趣中,非受诸苦毒。

若忘失章句,只守一心得。

一心既已现,三观复分明。

诸法空为座,观空亦得智。

知假若恒沙,种智亦复智。

持中有法身,佛自入吾心。

浊劫恶世里,多有大恐怖。

非不受身命,但求无上道。

是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 禅语似从云中而来,随阳光入心而去,赵龙文仿佛间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火球,灼烧着大地,大地开始干裂,枯燥,慢慢地水气升腾而去,地上的植物开始枯萎,断裂,温度持续升高,植物开始自燃,土地也逐渐萎缩开裂,起伏,土地中深藏的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在烈阳的灼烧下,化着一股股黑烟,哀嚎着,消散在高温中,九头火光沸腾的火龙从大地深处冲了出来,在干裂的大地上飞舞,咆哮,追逐着残余的黑丝,土地深处的岩浆也咆哮着涌泉般冲了出来,在干裂的大地上流动,奔腾,渐渐地火龙吞噬完所有的黑丝后,各自找了一条岩浆奔泻的河流,伏了下来,随着岩浆的奔流,消融着枯死的地皮,火球开始消散,大地开始出现高低不一的山脉,岩浆朝着大地的裂缝慢慢地涌进了地下,九头火龙发出舒服地长嚎,跟着钻进了地下。

火气升腾而去,天空中一朵朵白云自发的聚集而来,雨开始降了下来,大地欢呼着伸出绿色的小草,迎接着从天而降的甘霖,渐渐地一些小草成长起来,化为大树,努力地向着天空伸展着,长长的枝干,翠绿碧玉般的树叶吸引着天边飞舞的鸟群呼啸而来,招朋引伴的落巢做窝。

河流出现了,大地开始有了生气,一切都欣欣向荣起来。

“心本无生因境有,除痴须着色蕴灭。

”谒落,赵龙文浑身一震,从禅定中醒了过来,他不敢乱动,仍然闭着双眼,只是一心默念着内功心法,感觉体内一股内气圆润如意的随着心法的走向流动着,赵龙文欣喜地运转着这股内力走了一个周天,又走了一个周天,乐此不疲。

“痴儿,可以了,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悟非大师的声音适时地在赵龙文耳边响起,赵龙文这才睁开眼来,就看到师傅苍老的脸庞上笑意盈盈。

赵龙文双膝一并,化禅坐为跪,向师傅磕了一个响头语带哽咽地说:“多谢师傅成全。

” 悟非大师当之无愧地受了一礼说:“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有此内息,这《宝相心经》第一层算是练成了,从今日开始,才算是我密宗真传弟子。

” “师傅,难道我以前不是吗。

”赵龙文有点急眼了。

“善哉,善哉,你以前只能算弟子,做不得真传。

只有修练成这《宝相心经》第一层后,才能算亲传弟子,以后你若修成第二层,便是自大唐以来的唯一真传弟子。

自有天大的好处等着你,徒儿万不可懈待哟。

” “是,弟子明白了,决不敢辜负师傅的教导。

”赵龙文正容地说。

“徒儿呀,你既然修成了内息,这三静法的禅定也就算练成了,现在为师便教你三静法中的正坐和卧养之法,有此三法后,只要勤勉修练,等内息能自如流走全身,便可修最后的一动功了,动功若成,内息如意,再回头修练拳脚功夫,那时才可算是四星级武术大家。

”悟非大师说到这时,微皱了一下眉头,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山下,想了想说:“你且附耳过来。

”说完竟以传音入密的功夫,把正坐和卧养的方法传入了赵龙文耳内,赵龙文讶异地看了一眼师傅,牢牢记下了师傅传的功法,正要说话就听师傅在他耳边说:“你不要说话,有高人已到了在山下,此人等级虽不如为师,却也相差不多,应该在六星之间,想着因是顾虑为师在这,不好上来查看,就在山下守着,嗯,等等,阳江此时必有大事发生,竟来了好些高手,你先记忆一下三静法门,看看可有遗漏,为师要观察下阳江。

”说完闭目打坐,开始以神念观察整个阳江。

赵龙文不敢多嘴,只好开始记忆师傅传的三静功法。

好一会后,悟非大师睁开眼来,很是诧异地看了一眼赵龙文,脑海内如电光石火般转动起来,最后对赵龙文说:“你家有客人来了,不过不是坏事,只是这人来头太大,竟请动了皇家三供奉中的道门弃徒方不养,为师和他有点过节,不欲与他见面,一会就走。

好在他此时还在香桂那边,并不知我在这里,不过山下的那人是他徒弟,已从寺庙那查到了我的根脚,和他通了电话,估计一会就要过来,为师就在这里长话短说了,好在你现在已经可运用内息,为师这便传你如何使用问名贴和为师,以及宗门其他师兄们通话的法门,以后你就可以用这玉贴和师傅直接通话了,为师要传授给你的各种功夫和法门也会在玉贴里说出,你现在且记好了。

”悟非大师一直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和赵龙文说着,等他飞快的把问名贴的各种使用方法说了一遍后,见到赵龙文点着头表示记下来了,这才站起身来对赵龙文说:“好徒弟,从今日起,这山上就不用上来了,只要在家勤苦修习这三静功就行,还有你随我习武一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就算是山下这寺庙里随我来的和尚也不可说。

”说完一挥手,竟把赵龙文直接移到了山下寺庙边的小道上。

赵龙文惊讶得差点大叫起来,想起师傅的话,忙紧紧地闭上了嘴,就听师傅在耳边说:“为师刚才一直用气罩着山顶,山下的人并不知道你的事,不过你身怀内息,明眼如方不养之流很容易一眼看穿,他虽不会为难小辈,但难保他不会从你处追问为师的下落,玉贴里我刚传了一篇潜踪匿息的法门,只是一时半刻你却难以学会,他若找你,你就把口袋里的纸条交给他就行了。

”赵龙文依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条出来,心想师傅好快的手法呀,什么时候写好了一张纸,放进他口袋的,打开看时就见上面很是平淡地写着:“方不养,这是我刚收的徒弟,十年后可让你徒弟和他一战,看看谁教得好。

” 才刚看过,就听天边一声龙吟般的长啸,抬头看时,只见北边的天空中跳出一道弹丸般的黑点,从阳江上游直窜过来,几个起伏间就弹上了莲山上,赵龙文耳朵一热,想来是师傅把一股内息渡进了他的耳内,增强着他的听力,就听见一声雄厚的声音响起:“佛门败类悟是非,别跑,来打一架,试试老子的新功夫。

” “阿弥陀佛,道门弃徒方不养,老纳可没空理你,走也。

”一道白气从山顶一闪而逝,远远地向着东边去了,弹丸般的黑点跟着从山上跳了下来,落在阳江上只是一弹,也追着往东边去了。

阳江镇上的居民们却只听到了一声霹雳般的闷雷声,都好奇地看着天空,以为要下雨了,可天空还是那么明亮,太阳还是那么的光辉夺目,除了有心的赵龙文外,没人能看到那丝白气和黑色的弹丸样的人影。

赵龙文叹了口气,知道这段时间一直尽心尽力教导他的师傅已经走了,估计有好长一段时间是见不到师傅的了,好在还有这个神奇的玉贴可以和师傅通话,倒也没什么遗憾,想到这里就想伸手拿出胸前的玉贴来看一看,好在他知道这山道就在寺庙边上,经常有人从这过往,寺庙里烧香的人也常从这进出,老实的收了手,等把纸条收好时,这猛然间发觉不对,忙打量起自己来,身上一层油腻,黑中带黄,很是难闻,脸上应该更是一片污渍,抓得手上也有了,赵龙文赶忙跑到河边,想也不想地脱下衣服和鞋子,一个猛子扎进了河里。

赵龙文闭着气在河里清洗了好一会,这才浮出来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又清洗了好些个一时没注意到的地方后,这才不紧不慢地装模作样土游了几下上岸穿好衣服,好在这山道虽有人走过,却没人去注意一个光屁股的少年游泳。

赵龙文从寺庙走过时,只觉得一身神清气爽。

肚子虽饿得呱呱叫唤,却精神饱满,神完意足,对着寺庙默默地合什行了个标准的礼仪,这才转身走出了山道。

下到码头的小广场时就看到,张韶强带着二个兄弟骑着三辆的自行车,很是威风的转着圈子,坐在后面的兄弟还拿着昨天他见过的小旗子兴奋地挥舞着。

张韶强看到他从山道上过来,老远就打着招呼骑了过来问:“龙文,跑步回来了呀。

”昨晚,几个兄弟让赵龙文一早过来帮忙时,赵龙文就说了他要去锻炼,要晨跑的,跑完再说。

“是呀,刚回来,白天看这车比晚上看要好看,显眼多了,很醒目呢。

”赵龙文指着车子说。

“就是,刚才几个街上的看到了都差点吓掉了下巴。

”几个兄弟大笑起来,一付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样。

赵龙文就问:“出来多久了?有人租车了吗?” “应该有了吧,刚才有几个外地人来问价了,我告诉他们去电影院那有车,不知道去了没有。

”张韶强不确定的说。

赵龙文想了想说:“码头这边游客少了点,来这照相的都趁早上江水清澈,晨雾还没消散时拍了照就闪人了,我看最好就是你们去几个大点的旅店,或者去车站转转,搞成流动广告的样子,效果应该很好,还要及时和电影院那边通气,要是车子不够,又找不到你们就麻烦了。

” 张韶强一拍脑门说:“对呀,是要到处跑一下才行,放心,这事交给我了,我知道哪儿人多。

” 赵龙文这才想起,几个兄弟前段时间为了卖铜钱,光洋和一些古玩一直追着游客跑,自然知道哪儿游客多。

张韶强领着兄弟们就要走,想起一事回过头来跟赵龙文说:“我看到你家来了好多外地人,你回去看下吧。

”说完,骑着车跑了。

赵龙文想起师傅也说家里来人了,想起以前看电影那个事,急忙朝家里小跑着去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