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二章太君出京

第二十二章太君出京

赵龙文回家后,老老实实地跑房间里窝着了,他还没那胆子敢在全家面前说出他雄心勃勃的计划,只好等明天找机会和父亲单独聊了再说。

第二天早上,赵龙文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比昨天天心情好多了,他现在隐隐约约明白了如何让自己心灵静下来的方法,再有二到三天的锻炼应该可以了,他这样给自己打着气,下山时就跑得飞快,等他跑回家一问香烟,知道父亲和姐姐才出去一会,早点也来不及吃了,飞快地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就追了出去。

赵龙文追到汽车训练场时,刚好看到父亲在召集学员布置着当天的任务,几个助理教练站在一旁,姐姐也站在学员里面认真的听着,许爱国就站在他姐姐边上,他是从父亲侧后面过去的,只有眼尖的姐姐和一直东张西望的许爱国看到他了,说着话时赵全有还是从女儿的眼神从发现在了什么,这才转头看到了宝贝儿子的到来,于是匆匆结束了他的演讲,示意助理教练过来分布任务,这才走到赵龙文面前问:“龙文,你怎么跑来了,有事吗。

” “爸,找你说个事,就占用你一点时间。

”赵龙文直爽地说。

“不会是又和人打架了吧。

”赵全有猜测地说。

赵龙文就噘起了嘴:“老爸,我都好久没惹事了好吧,真有正事和你说的。

” “好,好,我儿子长大了,不打架了,你说我听。

”赵全有笑呵呵地,这段时间儿子的表现,实在让他大涨脸面,因此零花钱现在都是翻倍的给着,就是不想儿子出去惹事生非。

只是儿子长久以来每天大清早都出门去锻炼这事让家里四个大人都捉摸不透了,好在多方打听得来的都是儿子在学校的优越表现,几个大人这才稍微放了点心。

赵龙文可不知道他早上出门早的事大人一直作心呢,因为记挂着自行车出租的事,想了想,拉着父亲走到一边,一五一十地把查理和许丽发生冲突,他去调解,然后在照相馆发现商机,最后和许爱国商量准备一起合伙干大买卖的事,竹筒倒豆子般地说了出来。

父亲赵全有还在沉吟着,“好呀,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叫我,我也要入股,我要占一股。

”一个声音在父子俩后面响起,把赵龙文吓了个蹦天高。

回头看时却是姐姐赵慧妍在后面竖着耳朵偷听来着:“姐,你要吓死我呀,,占什么股,没你的事,一边去。

”赵龙文很不客气地说。

“本来没我的事,可我听到了就有了,再说你不是没钱吗,姐姐我有呀,,实在不行姐姐我出台自行车,加入你们呀。

”赵慧妍毫不客气地说。

“就你哪车,踩乡下去,不出五公里就得推着走,你也好意思入股,不批,一边去。

”赵龙文小大人一般地指手划脚起来。

“那是你不懂,爷爷早帮调好了,再说女式车比你们的好踩,轻便着呢,一辆车,一笔钱,我入定了,不要你批,我找许爱国去。

”赵慧妍理都不理弟弟,转身就走。

赵龙文吓个半死,一把拉着姐姐说:“姐,我的好姐姐,这事我们就不准备大张旗鼓,你这一去,岂不是要闹得天下皆知吗,到时搞个屁呀。

” “那你说给不给我入股。

”赵慧妍发现了弟弟的软肋,说话更加不客气了。

“给,给行了吧,你不是我姐,你是我克星。

”赵龙文呢喃地说。

赵全有一直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二姐弟吵嘴,这时见他们吵完了,哈哈一笑,转身就走,赵龙文一把又拉住父亲说:“老爸,你还没给个答复呢。

” “答复什么,你姐都要入股了我还用答复吗,你姐有钱有车,应该够了吧,不过龙文呀,我可提醒你,姐姐要入了股,妹妹要不要入呢,别到时让雪儿找你麻烦哟,有了姐姐妹妹,小雅那你要不要通知下。

”说完转过身,背着手,慢悠悠地走了。

赵龙文一拍自己嘴巴,恶狠狠地瞪了姐姐一眼:“算你行。

” 赵慧妍可不怕这个弟弟,笑嘻嘻地看着弟弟骑着车跑了后,这才追上父亲问:“爸,这事你怎么看。

” “你都看好了,老爸我还不如你们吗,几百块的事,小事一件,重要的是,你弟弟现在在长大了哟,会想问题了,这件事就考虑得不错,虽然有点小暇疵,但无关大局,到时你帮他盯着点吧。

”赵全有傲气地说。

“嗯”赵慧妍乖乖地点着头。

赵龙文骑着车往家跑,边踩边想着这事,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按姐姐的想法是不错的选择,把各自多余的自行车拿出来算着股份的话,这样岂不是多出好大一部分资金了吗,到时可以扩大到一定规模了,越想越觉得不错,回到家,抓着妹妹,一边吃饭一边对妹妹说起出租的事,妹妹雪妍一听姐姐也要入股,很是干脆地上楼抱起自己的贮钱罐,交给了哥哥。

赵龙文干脆一不做干不休,收好妹妹的贮钱罐,踩着自行车就去了白沙。

他知道陈静雅的钱前几天全买了礼物去了,去也只是向她通过气吧了,反正姐姐妹妹全要入股,也就不差静雅一个人了,加上他每个人零点五一股,正好平均分配,你好我好大家好,不争不吵。

赵龙文从白沙回来时,心情是十分的愉悦的,他和陈静雅说了这事后,静雅表示了理解,不过并没有占点好处的意思,毕竟一来没钱,二来已经占了他哥陈宏业的水果生意的便宜了,不能一下全占完吧。

就表示让赵龙文自己处理,陈宏业听了赵龙文的生意经后拍胸口表示会和白沙街上的其他混混打好招呼,让他们不要乱来,保证赵龙文他们的自行车及游客在这里不会受到搔扰。

不过陈宏业提了个建议,要想区分赵龙文他们的自行车和别的不一样最好在车上做标记,这样街上的混混们才能区别对待,毕竟小偷们也要生活的不是。

赵龙文自然不会去管小偷们要不要生活,但陈宏业提的那个给自行车做标志的事却让他上了心,一路用心思考,越想越觉得可行,看来这事晚上要和许爱国他们通过气才行,给自行车正规化,总比散兵游勇一样乱七八糟的自行车看上去要强不是吗。

晚上,赵龙文把姐妹二人凑起来的钱交给许爱国后,就和他说了自行车标准化一事,许爱国也很是赞同,于是几个人又埋头讨论起来,最后一致决定给自行车涂上统一的颜色,再加一杆旗子,旗子的主意是几个年青人的最爱,毕竟看上去显得威风凛凛了一些的。

赵龙文把剩下的一些琐碎事全丢给许爱国他们处理,安安然回家休息去了。

七月十号,赵龙文把这几天的第六口初阳紫气纳入体内时,或许是把心里面的某些负面影响在昨天全部了结了的原因,心情很是平和的自然运起了师傅传授的内功心法。

初始时只觉得头顶天门一炸,一股极细小的气流从百会位串了进来,这气流游走的极是缓慢,好一会才走过后顶,风府,进了师傅说的哑门,完骨二。

赵龙文不敢多想,只一门心思的默念着心法,让自己尽量放空身心。

就在气流进入风池,天柱二时,“帮”的一声震响,竟生生打散了那气流,赵龙文全身一震,只感觉气流在不受心法控制,在体内乱串起来,一口心血就要喷出,背心处一只大手紧按了过来,从手心渡了过来,一入体内就散了开去,镇压着他全身的血气,体内激荡的气血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赵龙文惊讶地睁开眼睛,回头不解地看着师傅。

悟非大师喧了一句佛号后说:“别多想,为师只是不忍,一个上好的金刚不漏身,因为贪一时之快,以至不能登顶巅峰,故而出手将它打散,慧归祖师曾有诗云:人体有秘藏,龙躯卧虎骨。

天地纳心内,金刚不恸身。

又在成佛之前说:一条大龙藏身内,九气朝阳吐故新。

他日欲登大道巅,始信天外还有天。

为师这几日看你练功,到现在你已经吸入了六口初升的东来紫气,如你和为师一般的身体,为师自会助你早日练成内气周天。

只是你极有可能是罕见的金刚不漏身,为师自然希望你能有更高的成就,这才打断你的修练,三天后如你能有大毅力自然明白为师一番苦心。

” “师傅,你老要打断就打断了呗,现在告诉我三天后要做的事,不怕徒儿到时因压力太大失败吗。

”赵龙文苦笑。

“阿弥陀佛,痴儿,须知人世有大恐怖,也有大智慧,欲度此苦厄,却须看破,心本无生因境有。

回去好好体悟吧,明日再来。

”悟非大师已不欲多说,坐在大石上,念起了佛经。

赵龙文深深施了一礼,下山去了。

帝国京城城西郊石景山树木繁茂,花草丛杂,林间纵横着无数小径,小径的尽头俱是各式各样的别墅庭院,这里是帝国划给皇族的专属领地,其中一座庭院的大厅里,一个鹤发童颜,龟龄福备的老太太坐在大堂主位中靠右的太师椅上,手拿着一封书信,破口大骂着跪在堂中的一个中年男子。

“二个月,这信从写出来到现在整整二个月了,到现在老娘才看到,要不是江楠拿来给我,老娘都还蒙在鼓里呢,正经儿,我看你一点都不正经呀,是不是要老娘我死了才准备烧给我。

啊,说话呀,老娘问你话呢。

” “母亲,孩儿该死,孩儿万万不敢做那不孝之事,只是这信中所说的一些事情,孩儿正寻人调查,原本是想查访确实了才报给母亲知晓的。

”跪着的中年男子,想来应是见多了母亲那怒如雷霆的模样,回起话来还是不慌不忙的。

却不想这次母亲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只见老人紧攥着手中的信纸,几步走到男子跟前,狠狠地朝男子踢了几脚说:“查,查,查什么查,老娘早告诉过你们兄弟几个了的,我那些兄弟排的是德字辈,德源,德清,德芳,德正,妹妹们都随我的雅字,雅倩,雅兰,见到有这名字的就应该告诉老娘,老娘还没老糊涂呢,谁有哪狗胆敢来老娘这行骗,要骗也就骗你这小兔崽子。

”说完又踢了几脚。

男子一边嚷嚷着:“痛痛···呀,好痛。

”一边说:“是,是母亲,我是小兔崽子,你老消气,消气。

” 老人一想不对:“滚你的蛋,你是小兔崽子老娘是什么。

”忍不住又踢了男子几脚,这才重新坐回太师椅上。

又一次仔细地看着信纸。

男子这次知道母亲算是消了气了,嘻皮笑脸地站了起来,从边上站着偷笑的丫鬟手上接过一杯茶水走到母亲身边:“母亲,我接到这信时也就是一个多月前,当时还在大别山里拍摄外景,根本就出不来,正好方九要代我去给大哥拜寿,我就让他回来时转到西桂省走访一下。

这不前二天人才回来,调查得来的到是和信上写的基本一致,而且比信上写的还稍好那么一点,你老就放宽心吧。

” 母亲龙雅韵没有理自己的儿子。

随手拿过茶几上的老花眼镜,优雅地戴好,又一次看起了信:“尊敬的方正导演,展信佳。

你好! 我叫龙秀萍,一个普通的教育工作者,很冒昧地给你写信,请原谅,近日看了阁下拍的《战火玫瑰》一片,很是感人,对于帝国那段烽火连天,万里漂杵的岁月,在很多年青人的心里已经成了传闻和传说,帝国的未来们正远离前辈们那高贵的,勇敢顽强,大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而阁下的电影正好激励着这些远离战火,在和平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青少年,让他们知道没有前辈们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救帝国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奉献精神,就没有他们的今天和明天。

再次感谢阁下的电影。

在阁下的电影中说到了将军的奋斗经历和战斗历程,现在看来依然是那样的激动人心,和父母讨论时,二老都说这样的事情在他们那个年代,就是一个平常生活的缩影,我的父母就出生于湘江省一个叫龙公寨的地方,战争没有来临之前,那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他们村庄后面有个叫雷公崖的山岭,小时的父亲一到雨后就会和他的姐姐灵姑跑去山上采摘一种叫雷公菌的植物,那一年战争来临,父亲带着母亲从雷公崖后山的河边永远的离开了家乡。

············(此处多提及龙公寨风景,老太太已看过一次,略去不提) 啰嗦了这么多,给你添麻烦了,最后祝你拍的电影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另:父亲龙德源,母亲杨贞,看了你的电影后也是赞不绝口,知道我在给你写感谢信后,也要代向您及您全家问声好,谢谢! 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写于西桂省阳江县家内。

老太太把信一拍又骂了起来:“看看,这信里说的好多东西,都是老娘和你们几兄弟说过了的,竟然还敢瞒着老娘,还要查,查个屁呀。

给老娘安排下去,立即马上去西桂阳江,知道不,立即马上。

” 老太太话音才落,后堂就涌出一大堆人来,老中青少,形形色色足有十多号,七嘴八舌地叫开了。

这个叫声:“奶奶。

”那边叫:“婆婆”还有几个叫“母亲大人好。

”“给母亲请安”······ 整一个乱哄哄的,吵得老人大叫一声:“闭嘴” 刷地一声,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就听“咳咳咳”几声,后堂又转出几个人来,当中一个须眉发俱白的老人一手撑着一个侍女,一手拄着一根拐杖走得缓慢却坚定。

后面跟着一个中年大汉,一身戎装,虎步龙形的跟在老人后面,看上去虽煞气逼人,威武夺目,却也夺不去身前那老人的半分风采。

老太太眉头一皱,迎了上去:“你身体不好,不在后院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还坐得住吗,不出来看看,放心不下呀,怎么,你要去西桂。

”老人姓方,大名亿均,帝国皇家子弟,帝国十大公爵也是十大元帅之一的龙威公爵,现任皇帝方磐钰的亲叔叔。

老太太自然就是八十多岁的玫瑰伯爵龙雅韵了。

“这算什么大事,不过是去找回我自己的弟弟,就是一件家事罢了。

”老太太龙雅韵气魄豪迈地说。

“母亲,在您老看来是认回亲人,可是这却事关帝国皇室的亲眷录呀,这是要录入宗亲谱的,可不是小事。

”一身戎装的军人正色的说。

“方碚钟,你不在南海军区守家卫国,跑回来做什么。

”老太太看着大儿子一身军服的样子,显然才从军区过来,还没有换上家居服呢。

“军委召开年中通情会,这才回来的,顺便回来给母亲大人请安。

”方碚钟一榜一眼地说。

“社沪和祀法在你那还好吧,祀法是不是又给我添了个重孙子了。

”龙雅韵看到大儿子的一身军装就想起了在六二年的三宝海峡边境冲突战光荣牺牲的二儿子方硼铰来,方硼铰牺牲时年方二十七,时任南海军区陆战大队大队长,牺牲后留下二子,方社沪,方祀法,时任南海军区驱逐舰舰长的方碚钟一直认为弟弟方硼铰的死跟他有很大责任,所以在弟弟牺牲后就一直把这二个侄儿留在身边亲自教导和培养着。

“母亲,哪有那样快呀,年前祀法才结婚,估计要生也要等到明年吧。

”一直在国外的三儿子方碧销插嘴了。

“老三,你消息好灵通呀,我也是要回来前问祀法才知道的,你这就有消息了。

不愧是手眼通天的帝国特工部要员。

”方碚钟就看着弟弟方碧销说。

老三方方碧销在国家安全部的海外特工处工作,分管特工四五六三个小组,是竞争处长的热门人选之一,长年在海外工作,也是这几天回来的。

“嗯,要到明年呀,老爷,看来我们还要多活几年才行喽,祀法生完就到视洁,祈润,祝浩,然后是老四的祖淳,还有江楠要出嫁,再过去是小玉的几个,嗯嗯。

”龙雅韵扳着指头算了一遍,连方亿均的小妾连诚玉生的几个都算了进去,算来算去最后对着坐在边上的大公爵方亿均说:“老爷呀,我们要活过一百岁才看得完这些重孙子哟。

” “好好,好就活他一百岁。

”今年刚满九十的大公爵开心地笑了起来,一家人就嘻嘻哈哈地笑闹着。

过了好一会,还是军人出身的方碚钟止住了一家人的玩笑,正容地说:“母亲我们找回娘家人这件事还是要通报一下宗人堂那边的,到时宗人堂也要派人跟着过去调查和核实的,这事可马虎不得,只是你老年纪大了,实在不宜多走动,再说你老一动,那可是京城和皇室的大事,搞得不好帝国国安局都要出来,我看这事还是让老四去一下才行,老四就一个导演,走遍天下都没人关心,说不定不声不响就能走过来回,等老四和宗人堂那边核实了,再把舅舅他们一家人接来就是了。

” “这事不急。

”老公爵挥了挥手,止住了老伴龙雅韵要说的话,接着说:“正儿不是派方九去了一趟嘛,让他进来说下那边的情况先,就根据实际情况再定。

” “对呀,我怎么把这忘了,让方九进来。

”老太太一拍手喊道。

大厅外的走道二边一字排开的站着十多个彪形大汉,是帝国皇室特配给各家子弟的贴身保镖,从皇室子弟幼时起就一直是形影不离的,最是忠心耿耿。

方八,方九二个就是龙雅韵第四个儿子也是最小的儿子方硭锭又名方正的保镖。

其中方八圆滑而和善,方九却是灵跳的性子,时间一久二人一个成了方正的外事管家,一个成了方正的贴身保镖兼内务总管。

方正在大哥方碚钟五十五岁过寿时就派了方九去南海军区祝寿,回来后这才拐去西桂省调查了一下娘家来信的事。

方九进来后,依着从大到小的顺序,一一给几位主人施了礼后,这才对着老公爵夫妇二人把去西桂省阳江看到和打听到的龙德源一家的事说了出来。

听到龙家在阳江生活的很好,而且算得上是县里的风云人物,首富一般的存在一样,方家的一群子弟家眷们都长出了一口气,看来不像是前几年那些送上门来找死的骗子呀,好几个人心里面都是这样想着。

听到自己的弟弟一家生活得很好,龙雅韵心里也是很高兴的,可是越听越不对味,一抬手禁止了方九的话问道:“你等等,怎么听来听去好像只讲了小弟一个女儿和女婿的家事呀,他没儿子吗?” 龙九一直低着的头微微抬了一下,看了眼老夫人,又瞟了一下大公子方碚钟,轻轻吐了一口气小声地说:“这个,舅老爷曾经有二个儿子的,只是···只是。

”话到这里却再也不肯说出来了。

方正一看,气得走上前去踢了方九一下说:“是什么是,昨天你就不肯说给我听,今天当着老太君的面也不说,信不信我让人关你几天,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快说。

” 老公爵方亿均只是冷冷一哼,一拍身边的茶几,简简单单一个字吐了出来:“说”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无形的威压弥漫整个大厅,好几个本想插话的小辈也老实的低下了头。

方九一咬牙说:“舅老爷在秀萍小姐之前曾有二个儿子,只是因为参军,在六二年的三宝战役中都牺牲了。

” 一句话说出来,满堂响起一片呀的惊吓声,老人身后的丫鬟手上的茶盘更是失手打落到了地上,发出咣当的碎裂声。

没人去理会地上的碎片,老太太早一步窜了过来,抓着方九的肩膀追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 方九心里实在是惊讶老太君手上的力道竟丝毫不像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但是已经说到这了,逐也不迟疑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一边说:“舅老爷在一九三三年生下表少爷龙启承,又在一九三八生二表少爷龙启润,二位少爷先后入伍,进的军队都是南海军区陆军直战队,一个在三分队,一个在五分队,启承少爷更是从一个列兵一直升到中尉,一直到六二年三宝反击战时,俩,俩人跟着二少爷在海峡登陆时一起,一起牺牲了。

”说完不敢看直眼了的老太太,把手上纸条递给走过来的方碚钟说:“这是小的昨晚拉着荣华叔去军部抄来的六二年南海三宝海峡反击战牺牲名单。

” 方荣华是老公爵方亿均的贴身保镖,一生都跟着老公爵,参加过卫国战,护国战争,一直到建国战,风雨三十多年,可说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物,军部近半大佬都受过他的活命之恩,方九拉着他去军部抄下来的名单自然不会有假。

方碚钟接过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名字就是他的二弟方硼铰,上面写着军职是上校,卒岁二十八,心中就是一痛,咬了咬牙一目十行的扫了下去,就看到第三分队长名字写着龙启承,军职中尉,卒岁二十九,越过一大排不熟悉的名字后,在第五分队名单上就看到龙启润,军职上士,卒岁二十四。

方碚钟看完就是心中一沉,只着得胸口隐隐做痛,脑海中却电光石火般想起一件事来,哽咽着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呀。

” 方碧销和弟弟方正在大哥边上歪着头看着名单,听到大哥的自言自语后,俱讶异地问道:“大哥,你知道什么了?” 方碚钟看了一眼二个弟弟,又看了看二老,见他们边上各站着老三媳妇和老四媳妇,都是伸手扶着二个摇摇欲坠的老人,这才放下心来说:“听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战士说,硼铰在临去之前嘴里一直说,对不起母亲,对不起母亲的话,我以前一直疑惑于这句话的意思,总以为是他不能为母亲尽孝,感到难过,不过以硼铰的性格看来应该不是这样的,现在才知道应该是他在战场上发现了启承和启润的真实身份,知道了这二人是他的血表至亲,没能为龙家留下一丝血脉,这才觉得对不起母亲呀。

”方碚钟一口气说完后,就像放下了千钧重担般,全身都松软下来,呆滞地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哪还有半点指挥千军万马,纵横捭阖的司令模样。

龙雅韵闭着眼,微抖着身躯,好一会才平伏下来,睁开眼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吩咐下去,我明晚要在西桂省过夜,最迟后天要到阳江,马上给我去安排。

”说完,转身就走进了后堂。

方亿均拍了下手示意几个儿子和媳妇以及一群后辈注意后也跟着说:“安排下去吧,我跟着一起去。

”说完不理几个儿子媳妇的诧异眼神,追着龙雅韵进去了。

方正一巴掌拍在边上的龙九肩上说:“得,越不想搞大,越搞越大,连老爷子都要跟着去凑热闹了。

” 方碚钟想了一下说:“迟早的事呀,不过能降低点影响就尽量降低点吧,老三,你动用一下关系把这事的影响尽量压一压,你们几个小辈不准出去乱说,否则家法侍候,这事还得老四陪着一起去,再去几个女眷侍奉二老就行了,我这就去宗人堂做个报备,你们商量一下让哪几个女眷跟着去,搞清楚后,你们就去申请调驾飞机吧。

”方碚钟说完站起身就要出去。

“去哪,去哪,我也要去,算我一个。

”一个娇嫩的声音从大厅外传了进来,大厅里原本沉重的气氛因为这一句话顿时就活了过来。

一道火红的身影随着话音冲了进来,一群至始至终只能做背景的小辈吩吩叫了起来:“小妹回来了。

” “小妹今天去哪玩了。

” “小妹出去玩也不带我呀。

” ······ 进来的是一个约二十左右的女郎长得亭亭玉立,身材适中,肤白貌美,笑靥如花,身穿一件大红长裙,往厅中一站,一股火热的青春气息就撒满了整个大厅。

方正脸色一沉,还没开口,他的夫人许云婵已经骂了起来:“疯丫头,就知道玩,玩,一天到晚都不务正业,要不是你把信给老太君,能有这么多事情么,害得你大伯他们要帮你扫尾。

” 进来的女郎是方正的女儿方江楠,也是他们这一代唯一的女子,方亿均一妻一妾,为他生了七子二女,结果到了第三代,七个儿子二个女儿生下的几乎全是儿子,唯一的孙女就只有方江楠一个,把二个老人喜欢得什么似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骄惯得跟宝贝一样,从小就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只有她这样的性格才敢把父亲偷藏起来的信摸出来给奶奶看。

方江楠听到母亲说她后,吐了吐舌头,先跟大伯方碚钟见了个礼,她最怕的长辈就是这个大伯,这礼施得也就正规正矩的,然后跟三伯方碧销笑着打了个招呼,这才笑嘻嘻地摇着母亲的手撒起娇来。

方碚钟拍了下老四方正的手说:“这事怪不得小楠的,迟早的事吧了,她回来得倒好,就算她一个吧,有这开心果跟着去,母亲的心情也会好点的。

”说完转身走出了大厅。

方江楠顿时一声欢呼冲着大伯的背影就叫:“谢谢大伯,我晚上偷瓶爷爷的好酒给你喝啊。

” 一群年青人都大笑起来,一时间大厅欢声笑语不断传出,响彻了整个院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