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一章财运欲起先定基

第二十一章财运欲起先定基

第二天早上,赵龙文同样在太阳初升时候吸入了一口紫气,全身的剧震和发热比昨天还要强,同样被师傅的二声木鱼声给镇了下去,等到赵龙文禅坐完后,发现在他现在在站起来再没有双腿麻木,难过的感觉了,情况在一天天好转呀,就是不知这内息什么时候能生成。

赵龙文下山时还在乱七八糟的想着。

回到家后,也就抛开了这乱七八糟的念头,一头扎进了他自创音乐的世界里去了。

下午,赵龙文心里像有一个钟摆似的,准时在约好的时间去了照相馆。

查理和许丽已经在里面了,二人正在看着相片,许诺见到赵龙文进来,很自然地用手盖住了她单独放在一边的相片,赵龙文也没在意,就问查理:“你好,查理先生,相片洗出来了吗。

” “hello,mr dragon,这位美丽的小姐已经把它挑出来了。

”查理指了下许诺说。

“哦,我看看”赵龙文说完就要伸手去拿许诺盖着的相片。

许诺一巴掌打开他的手说:“不给,就不给你看。

”说完把相片装进了边上的小包里。

赵龙文就讪讪地笑下,对许诺说:“小气鬼,不看就不看,肯定照得很难看,你不好意思给我看。

” “你才难看呢,你才难看。

”许丽顶着嘴说,却死死护住包包。

“好,好不看。

”赵龙文转身对查理说:“查理先生,能看下你其他的相片吗?” “ok,这是我的荣幸,请看。

”查理一直在旁边微笑地看着二人吵嘴,这时见赵龙文问他,很大方地把手上一叠相片递了过来。

临了还对许诺眨了一下眼,许诺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赵龙文没有看到二人的小动作,他的注意力已经被查理的相片吸引了, “咦,这是桂花井······这是马仔他们胡同······这是街上的······这是码头······这是师···寺庙,鉴山寺。

”赵龙文一边看一边发出赞叹的声音。

“查理先生,你拍得可真好,我们这县城给你一拍,变得很美了呢。

”赵龙文说,一直在边上看着查理的许诺也给吸引过来,和他一起看了起来。

“哈哈,谢谢,主要还是你们这里太美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拍出好看的图像。

”查理笑着说。

“查理先生,你这相片不知能不能多洗一套出来给我,我出钱,可不可以。

”赵龙文看着相片希冀地说。

查理笑着说:“mr dragon,这些相片就是送给你的,我只要底片就行了。

”说完接过工作人员递给他的一卷胶片扬了扬。

许诺这时也伸手接过了几张底片,很是小心的收进了她的小包里,赵龙文就说:“那可不行,这相片你是花了钱洗出来的,我可不能白要,高师傅,这相片一起多少钱?我出了。

” “这个,一共也就十六块。

”照相馆的高师傅说。

赵龙文从口袋里摸出二十元钱,递过去,一边伸手拦住了想要交钱的查理说:“这相片我要的,就应该我付钱才对,这是我们的规矩,可不能让你付钱,按说我应该再给你工钱的,估计你不会要,我钱不多也就不给你了。

” 啰啰嗦嗦一大堆话机关枪子弹一般放了出来,根本不给查理说话的机会,估计查理也听不懂,赵龙文心里这样想着,一边感谢着亲爱的妈妈,要不是昨天他母亲给毛笔给他时,顺手给了二十元钱给他,说是他六月底的月考成绩奖励,他今天可拿不出钱来交相片钱。

查理虽然没听明白他的话,却从他行动上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就苦笑着摆了摆手说:“ok,ok这是你要的相片,不是我送你的,你们汉人真是一个讲规矩,又神奇的种族。

”说完不停的揉着自己的手,查理的心里很是吃惊,他在南美帝国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在他看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如何是他的对手,不想刚才赵龙文一手抓着他的手腕后,他竟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得,看赵龙文的样子竟是尤有余力一般。

赵龙文示意许诺把相片先收好,不好意思地看着查理说:“sorry;excuse me;i am sorry,我忘了你只是个普通人,不好意思把你弄痛了。

” 许诺在一旁卟地笑了出来,忙伸出小手掩住了小嘴。

查理快哭了,心想我可不是普通人,不过这话却不好说出来,只好说:“never mind,是我一时没注意,你们国家的人都像你这般有力量吗?”心想这可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许诺刚想插嘴,赵龙文已经抢先一步说了:“差不多吧,我也不知道。

”说完看了许丽一眼,许诺就嘟了下嘴,决定继续做淑女。

赵龙文指了指许诺抓在手上的相片说:“查理先生,你拍的风景照片十分漂亮,拍了这么多,是准备拿去发表的吗。

” “是呀,我是一个摄影家,受雇于世界地理杂志社,拍照是我的工作。

”查理小心翼翼地点明了自己的身份。

“一个幸福的工作,能走遍全世界的工作可不多。

”赵龙文想起在莲山上查理说的大海,草原之类的词汇,话风一转问:“查理先生准备在我们这里住多久呢?” “过二天就走,准确地说应该是七八号吧,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太多值得拍下的风景了,可惜我的鉴证就要到期了,真想多住几天。

”查理遗憾的说。

“那可真遗憾,你不是在这住了好几天了的吗,为什么还没照完呢?”赵龙文说 “哈哈,那是你们这地方的风景太分散了,不,不能说太分散,应该是交通还不太发达。

”查理拉着赵龙文走到照相馆一边挂着阳江县地图的墙下,指着地图说了起来,这里,走路用了几个小时,照相才花了一小时不到,那里,那里他坐车去的,然后走了几个小时,照了几卷胶卷。

赵龙文看那地图,发现在查理指的全是阳江附近乡镇,而且好几个地方赵龙文跟父亲寒署假去装货送货时都去过,知道那些地方确实有一些很好看的景色,只是没查理去得那么多吧了。

赵龙文就在一旁点头指着地图上说,这是兴坪镇,这是白沙,那是马尾,福义,高庄,等等,这些地方确实有好多好看的景点,值得拍照的。

查理听完,就一摆手说,可惜你们这没地方租车,要是能租一辆车,他一定能照更多相片。

这些遗憾只能留到下次有机会再来才行了。

赵龙文嘴上和他打着哈哈,心里却是灵光一闪,隐约中想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又聊了一会,二个各怀心事的人这才互相道了再见。

赵龙文把查理送出照相馆后,又走回来看着阳江县地图沉默起来。

许诺一直在旁边看着赵龙文和查理谈笑风生地胡吹海侃,心里早泛起一阵阵酸楚,看赵龙文一回头就盯着地图看也不理她,就扁了扁嘴走到赵龙文身边悄悄地问:“看什么呢?” “看地图呀。

”赵龙文很自然地回道。

“我知道是地图,问你看着地图,想什么呢?”许诺气得伸出手掐了赵龙文一下。

赵龙文一把抓住许诺的手说:“别吵,我在想一件事,一件大事。

”说完又回头看起地图来。

手还抓着许诺没放。

许诺的脸刷地就红了起来,想说话,却没说出来,红着脸看了看赵龙文,见他专注的样子,一时不好打扰,只好站着不动,只一会却浑身难受起来,用力挣了挣手,赵龙文看着地图,手却抓得更紧了。

高师傅坐在柜台里好笑地看着这一对少男少女,许诺似乎感受到了高师傅的眼神,挣扎得更用力了,最后还是忍不住叫道:“赵龙文,你还不放手呀,呀” 赵龙文似乎刚好想完事了,很自然地松开了手,对许诺说:“喊什么,没看我在想事呀,好了,松开了。

”说完,看了看许诺又问:“你二哥,晚上回家吃饭没?” 许诺委屈得差不多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心想我站在这,却问我哥,这个没良心的抓痛我也不道赚,顶道:“回不回关你什么事。

” “别闹,有正事找他,他回来你就说我晚上在电影院等他。

”赵龙文一本正经地说。

许诺眼珠一转说:“除非你晚上请我看电影。

” 赵龙文摸了下口袋,里面是刚才高师傅找的零钱,无奈地说:“行,记得告诉你哥,我晚上找他有事,是正事。

” 许诺展颜一笑,如小花初放,动人心魂,赵龙文却是看惯了的无动如衷。

“嗯,我晚上和哥哥一起过来,你不准耍赖。

”许诺说完跑出了照相馆。

“等等,把相片给我呀。

”赵龙文在后面喊。

“看完电影再给。

”许诺兴奋的声音传来。

“什么人啊。

”赵龙文无奈地说,高师傅在后面呵呵地笑着。

赵龙文走出照相馆,看了看街上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慢慢地走回了家。

······ 傍晚,赵龙文吃完了饭,抄着手踱着王八步,一摇三晃的去了电影院。

随着帝国的改革开放越来越深入,逐渐的惠及县城,农村,傍晚的电影院现在更是热闹多了,两边的小店铺开了好几家电子游戏机室和桌球室还有一些小吃店,赵龙文的堂姐夫因为做得最早,生意也是最大的,人流量比旁边几家强了许多,赵龙文就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姐夫说着话。

不一会,许爱国就和妹妹许诺远远地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张韶强以及几个街上的小混混。

赵龙文就示意几人一起走到僻静处后,当先问了起来:“许哥现在跟我爸学车,我是知道的,强哥现在在做什么?” 许爱国就说:“韶强现在搞了点小物件,天天追着游客叫卖呢。

” 赵龙文就诧异地看着张韶强几人。

张韶强就解释:“这段时间来旅游的人不是越来越多了吗,兄弟几个看到那些人比较喜欢在街上淘些铜钱,光洋,银豪,玉器之类的老古董,就去下面农村收了点上来,还别说,得了蛮多钱呢。

” 赵龙文就说:“倒也是个生意,就是这事估计你们做不长久,再说了老古董这东西不好估价,到时可别卖亏了。

” 许爱国和张韶强都知道赵龙文父亲属于县里的风云人物,算得上最见多识广的了,赵龙文以前一放假就跟父亲出去跑车,倒也见了一些世面,因此几人都喜欢听赵龙文提些建议,用来参考他们的行动。

许爱国和张韶强几个就点点头没有说话。

赵龙文继续说:“前个月你们不是说让帮想些发财的路子吗,今天到是想了一个,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

” 几人一时兴趣大增,吩吩叫着让赵龙文说出来,赵龙文也不藏着掖着,就说起了和查理的认识,以及在照相馆里的对话,估计许爱国来之前就向妹妹打听清楚了,就在一旁点着头,证明赵龙文没有掺假。

赵龙文就说:“查理说完后,我就在想,我们这能不能搞个出租的行业出来,专门对来旅游的人,汽车是不用想了,没那本事也没钱,要搞就搞自行车出租,你们看行不行。

” 许爱国和张韶强听了之后都是喜出望外,连一旁几个一起的混混们都高兴起来,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赵龙文就站在一边等着,看他们吵着嘴,笑眯眯的脸上露出胸有成竹的样子。

许诺在一旁听着赵龙文的法子后,心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在照相馆时就在想这个了,难怪不理我呢,好吧原谅他了。

想起一会能一起看电影了,这时的心也是甜滋滋的。

许爱国和大伙商量了一会后对赵龙文说:“好吧,我们决定了,怎么干,龙文你说过章程出来。

” 赵龙文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纸说:“具体的东西我都写在上面了,你们看下。

”交给许爱国后又解释道:“其实这事说起来也简单,大伙儿凑钱买些自行车,然后成立一个公司啊,车队什么的,由专人管理,或者轮流看管也行,早上就出租一下自行车,晚上收回来,做好统一结算,记账什么的就行了,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结哪么一次账都行,到时候谁出钱多就分得多,谁出钱少就分得少,如果要细分还可以做成股份,依据一些正规管理方法来做,总之方法多多,只要肯做,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妥妥地等着发财吧。

” 赵龙文花了一下午时间,靠着从父母亲书房里找出来的《帝国现阶段的发展纲要》《多种经济经营的利与弊》《各种合同的书写格式》等几本专业类书籍,绞尽脑汁写成了一篇《做自行车出租业的一些思路》就是许爱国现在看的那张纸。

赵龙文三言二语说完了《思路》的上面的想法后,牛逼哄哄的拍了拍许爱国肩膀说:“你们慢慢看,我回家看书去了,看完哥几个都想一下,商量商量,想好了,明晚在告诉我,到时再细说。

”说完转身就想走。

许爱国张韶强看着赵龙文写的东西一时没回过神来,就随便点了点头,几个一起的兄弟平时就不会说话,这时也不好多嘴,就感激的看着赵龙文,一旁的许诺可不干了,一把抓住赵龙文的手说:“走什么走,你说了要请我看电影的,不许跑。

” 赵龙文一拍脑袋说:“呀,我给忘了,没带钱出来呢,下次吧。

” 许诺脸色一变,委屈地噘着嘴:“赵龙文,你···你···。

” 赵龙文哈哈一笑说:“骗你的呀,瞧,票都买了。

走吧,不就是场电影吗,我还请得起的。

”变戏法般从口袋里拿出二张电影票来,再许诺面前晃了晃,当先向电影院走去。

“你···你混蛋”许诺破泣为笑,噘着嘴追上赵龙文狠狠的掐起了他的手臂。

这场电影赵龙文倒是看得有滋有味,因为这是时下最流行的武侠电影,男主角是谁赵龙文不太关心,女主角正是演赵龙文姑奶奶龙雅韵的女演员刘海棠,这回赵龙文算是记住她的名字了,他是看得爽了,许诺却话多了起来:这女的不就是上次演女将军那个吗,上次我记得你看到一半就跑出去了,为什么呀,她演得好好的,我记得她演过什么什么,一大堆问题砸了过来,还不时掐一下赵龙文,赵龙文没法了,只好抓着她手不放,许诺这才安静下来看完了一场电影。

电影散场后,赵龙文陪许诺走过家门口时对她说:“这一路回去路灯都很亮,你家也不远,我就不送你了,相片给我吧。

” 许诺现在还回味在电影院里的独有氛围中,很是听话地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赵龙文说:“给你,要不要检查下。

” “不用,我只是觉得这相片很有保存价值,才问查理要的。

”赵龙文挥了挥手就要进屋。

许诺在后面说:“那你回家后一定看看呀,到时漏了再找我不算了的哟。

” “漏了算送你了。

”赵龙文回头笑笑,转身进了家。

许诺跺了跺脚,走进了街里。

赵龙文回到房里后随手在信封上写下日期和拍照片的人后就把信封丢进了抽屉里,没有再看一眼的打算,自然也就忽略了一个少女的良苦用心。

第二天早上从莲山上下来后,赵龙文还在想着师傅的话,修练内功心法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每天早上太阳初升的那一口紫气,他从没漏过,可却总不能把它成功转化这自己的初引内息,按师傅的说法是自己还没有做到内心的平静,没有大自在心,心不静自然内息不起,但如何心静却是要靠自己的,这个师傅可是没办法帮忙了。

赵龙文长叹了一口气,抛开心里的胡思乱想,翻出那本《多种经济经营的利与弊》看了起来。

晚上,不出赵龙文所料,许爱国和张韶强他们一致选择了按股份投资来分成的方式运作,以帝国现在的经济条件,购买一辆自行车不过一百元左右,一伙兄弟经过商量决定一人算一股,因为是赵龙文提议的,八个兄弟一商量估计这事以后少不了要找他的,很是干脆的算了他二股,最后决定先投十辆自行车看下,每辆车出租一天算二元,做得好一天就是二十元的进账,一个月妥妥的六百元,这样一算还是很划算的。

等他们和赵龙文一说,赵龙文看着他们说:“许哥,可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租放车辆的地方要想好了,看守车子的人可以轮流,做账的人可不能只有一个人呀,另外车子跑到乡镇下面,下面的小偷小摸比我们这可多多了,要不要提前打好关系,车子有了损伤,找谁维修,各种备件要不要准备一些,别到时来个临时抱佛脚,搞到第二天没车用,还有最重要的,没客源时要不要找几个托之类的,客人坐我们的车,要不要给他准备些路线图,或者他们要不要导游呢,车子出租时是收押金还是收证件,你想过了吗。

” “我擦。

”许爱国差点骂了出来,做个这种芝麻小事,还要准备这么多呀,想想好像还真是,还来不及说话呢,赵龙文又说:“这事看起来小,要是一不小心搞大了呢,要不要去商业局搞个营业牌照,税务那边会不会查,这些可不是小事。

” 许爱国一拍巴掌:“搞吧,越大越好,几个大老爷们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趁早收工,继续吃家里面算了。

” 几个兄弟们给他这么一激,全都嗷嗷地叫了起来,这个说我去税务打听打听,那个说我家有人在商业局,另几个就说我去乡下找几个人,把路打通先,顺便查下有什么好景点,到时好推荐推荐。

只有说到车子维修时都看着赵龙文。

“就知道你们要找我,好吧,车子维修我来负责,另外,白沙那边我可以找下我宏业哥,兴坪镇找我几个堂叔,行了吧。

”赵龙文笑骂。

众人就一阵起哄,吩吩大笑起来。

赵龙文提笔在入股的合同上签了字,交给许爱国说:“都签完后,找点关系把它油印几份,复写也行呀,到时一人一份,免得到时讲不清,还有,这事呀,没干成之前不要太过张扬,免得漏了风声给别人抢了先手,至于钱,我后天给你,还得找老爸说清楚呢,要不我可拿不出二百来块钱。

剩下的事,你们心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潇洒地走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