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二十章男儿当自强

第二十章男儿当自强

赵龙文早上出门时候又比往日早了半小时,阳江镇后面的莲山,他爬过几次,但凌晨四点起床去爬山,这还是第一次,天都没亮,四周一片漆黑,山脚下自然不会有路灯的,好在有陈静雅的提醒,赵龙文打着手电,心里又一次感谢起陈静雅,望着乱草丛生的陡峭山路,听着草丛里各种虫叫蝉鸣,感受着吹过身上的山风,清凉湿润,再看看如群魔乱舞的树影草飞,这一切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赵龙文向来胆大,但在这四周漆黑的凌晨还是觉得有点胆寒的,只好一边踩着沙沙作响的落叶,一边用手电乱照着,嘴里还唱着歌: “······ 战刀已擦亮, 战马也披上了鞍, 年青的勇士, 帝国的荣耀就在前方。

家人在祈盼, 亲人在呐喊, 让我们把子弹推进枪膛。

···········” 这是一首卫国战争时期最著名的军歌,赵龙文唱着却感到和眼前的场境不大合拍,脑袋里乱转着一些能提升胆气的曲子,脚步却是越走越快。

或许是身体的自然反映,或许是胆气渐消,赵龙文只觉得连心跳都有要加快的节奏,嘭嘭的心跳声似乎也有越来越快的感觉,就像鼓点敲打在赵龙文的心上,疾骤而有力,这让赵龙文的一种热血上涌的兴奋,脑海中的心文像是受到了感染,兴奋地抖动着,传过来一股信息,赵龙文像是受了刺激,冲口而出: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做好汉,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热血男子热胜红日光,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 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 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即是男儿当自强, 强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

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 做个好汉子, 热血热肠热, 热胜红日光。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 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 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 赵龙文越唱越有感觉,空着的右手还打出一些铿锵有力的鼓点来配拿着节奏,歌词在脑海中随口而出,竟不加思索,好像这首歌天生就在他脑海中存在一样,一时间只觉得血气发散,漆黑的夜在不能阻碍他的脚步,在手电筒的照下,踩着依稀裸露的山道,不断重复着雄壮的歌曲,竟让他像白天一样快速地登到了山顶。

“阿弥陀佛,竟知道借助歌曲的力量这么快登了上来,善哉,善哉,只是你这歌给你如此吼出却会大伤元气,你现在正处在养气练体的初步阶段,还是少唱为妙。

”赵龙文手电筒照过去发现在悟非大师站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面说话。

“师傅,唱歌也会伤元气吗。

”赵龙文走到石头下面问。

“那要看你如何唱,你上来时候因心内胆怯,强提中气以声壮胆,牵动五脏六腑,气血翻涌,如唱得太过急躁自然会伤及元气。

” “呀,那我以后是不能唱歌了。

” “善哉,善哉,你此时正是养气之时,只能低吟浅唱,以后养气成了,有了内息,自能高哼嚎吼,只是到了那时你的声音如以内气推送,容易伤人伤已,以后为师自会教你运用内息的方法,现在不用多想。

”说完示意赵龙文爬上大石头上来,并关上手电筒。

“此处是这莲山最高处,你可面朝东方盘膝坐好,为师现在传你三静功之修练法门。

”说完悟非大师指点着赵龙文坐了下来,然后侧坐在赵龙文边上,为赵龙文讲起了天台童子功中的三静功法门。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我天台密宗的童子三静功法讲究的是静心,静思,静神此为三静,从行动上也分卧修正坐禅坐三静。

”悟非大师先把三静功的修练心法说了一遍后,解释起何为三静来:“心静则身不动,神静则意安宁,心神皆静宜,童身藏龙虎,在佛则闭目拈花,在僧则是怒目金刚,练身当如山如松,静心便守空守虚,气息如海如渊,内精似藏似封,呼吸如风随意走,双手有万法相合,吸紫气东来灌顶,纳长虹吞噬天地。

” 赵龙文听得云山雾罩,却也知道这是宗门心法的高深处了,用心文牢牢记了下来,想日后好好琢磨琢磨,眼睛却看着师傅的一举一动,此时候已近凌晨,东边的天空开始泛起一丝鱼肚白,悟非大师这时候也是闭目盘坐着,双手搁在两边膝上,摆出不动金刚印法,嘴里缓缓说着三静功的呼吸和吐纳的注意事项。

赵龙文照着师傅样子做了起来,耳中听着师傅的话,脑海中一遍遍地闪现着内功心法。

只是他初习内功,一时间身体要摆正到和心法相合的地步却是万难,只坐了一会,他便觉得有如万蚁噬身,浑身上下难受得很,他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那敢乱动,唯有咬牙苦苦支撑,思潮中却渐渐就脱离心法的内容了。

“咚”一声木鱼声沉重地传来,赵龙文就觉得身体一沉,紧接着一轻,莫名的心灵静了下来。

“阿弥陀佛,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悟非大师不知从哪拿出一只木鱼来,放在身前,念完这举世闻名的佛谒后,又是屈指一弹,一道内劲打出,击在木鱼上,又发出一道沉闷的声音来。

赵龙文给师傅这二道直击心灵的木鱼声和师傅的佛谒击得身心俱舒,一时间想动一下身体的想法早给抛弃到九霄云外云了,又安宁地定下心来。

就这样,赵龙文只要觉得身体发麻,心神不定之时候,悟非大师的木鱼声就及时的传了过来,时不时还有一二句佛谒或经文在耳朵旁响起,赵龙文这才能安心的坐了下去。

初升的太阳渐渐从远方的群山中喷薄欲出,朝霞向着天空不断扩散,由最开始的深红色慢慢地变淡变白,莲山上的天空也在这一刻不时地变化着颜色,等到太阳终于从山峰中跳了出来,一道阳光便直在赵龙文身上。

赵龙文只感到身心一暖,隐隐约约一股气机从头顶灌脑而入,向着全身散去,赵龙文不名所以,只是不停地回想着内功心法,双手不由自主的摆动着。

悟非大师一直注意着赵龙文,见到赵龙文已经吸入了第一口东来的紫气,就欣慰的点了点头,轻轻地念起了经文。

·················· 不知过了多久,赵龙文只觉得全身开始发热,身体也开始有热汗流了下来,肚子也在这时不合适宜地叫了几下。

“咄”一声佛宣传来,打断了赵龙文的静坐,睁开眼就看到师傅悟非大师,已经站了起来。

忙跟着要站起来,却发现在双腿又酸又麻,竟动也动不得半点。

悟非大师一袍袖拂在徒弟身上,让他躺倒在地,手缓缓扶着赵龙文双脚帮他放平后说:“阿弥陀佛,今日便到此为止,你且慢慢活动一下后,便下山去吧,明日再来就是了。

”说完,又打出一道内劲,传到赵龙文身上,帮他舒缓着身体的酸涨感后,身体向后一退,竟平空消失在赵龙文面前。

赵龙文早见惯不怪了,知道师傅不欲外人知道教他练功一事,猜到是有人来爬山,就要到了,忙活动起手脚来。

果然,只是一会,就听到山道那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高大的金发碧眼的洋人从山道那转了出来。

那洋人一出来就看到赵龙文正站在大石头上,看着他,洋人没想到还有人比他来得早,也是一怔,二人再一细看,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咦”的声音来。

这洋人赵龙文昨天才见过的,他和陈静雅在遇龙河边坐着聊天时,这洋人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双方还互相点了下头呢。

那洋人这时主动打起了招呼:“hello” 赵龙文也打了声招呼:“hello,how are you” 那洋人青年见赵龙文用英语在和他交流很是高兴的走了过来:“你毫,my republic is not very good,do you speak english.” 赵龙文见他用英语在和他说话,又说汉语得不大好,就用英语说:“i can only speak little well我只会一点,说得不好)。

” 那青年高兴起来:“you speak very good english nice to know you me name is charlie what is your name young chap?你的英语说得真好,认识你很高兴,我叫查理,你叫什么名字小伙子。

)” 赵龙文见他有和自己认真交流的意思,这才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并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说:“charlie know you are very happy me name is dragon 。

(查理,认识你我也很高兴,我的英文名叫dragon)” 查理大笑起来:“不,不,你可不象凶恶的人,更不是恶劣的女人,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伙子。

”查理说这话时竟是用汉语说的,生却流利。

赵龙文也笑了:“我知道,我的外语说过dragon的另一解释,可你知道这个词语在我国的解释中就是龙的意思,腾飞的龙,飞扬在天空的龙,是我们民族的图腾,帝国的旗帜”说。

他这话夹带着多半的汉语,中间偶尔有一二个英语单词,说得也是结巴之极。

好在查理似乎听懂了“抱歉,我也是来到你们的国家后才重新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查理,乔斯奈,你叫我查理就行。

”查理诚恳地说。

赵龙文并不知道这是外国人表示认可你这朋友的一种方式,只是按着说的方式交流起来:“我叫赵龙文,你可以叫我dragon” “mr dragon,你来得真早呀。

”查理就说。

赵龙文看着升到天空的太阳说:“要看日出,不起早点可不行。

” “看日出吗,我在大海上看过日出,在雪山顶上看过日出,在草原上看过日出,日出是大自然中最美丽的景观。

”查理说。

“你到过的地方真多,不过现在上来可没日出给你看了,但我们县城的风景在这看也是很好的。

”赵龙文指了指远处那奇峰林立的群山和蜿蜒如带的河水以及山脚下渐渐炊烟凫凫的小镇。

“哈哈,我就是这样想的,这是我见过最漂亮诱人的风景,如同一个美女,需要我们慢慢揭开那诱人的面纱。

”查理大笑着说。

赵龙文笑了笑说:“好吧,查理先生,你在这慢慢看美女吧,我要下去了。

”说完向查理做了个要去吃东西的动作,转身走到了山道那边。

“那么,再见。

”查理笑着向赵龙文挥了挥手说。

“再见,有缘再见。

”赵龙文也挥了下手,转身下山去了。

“有缘再见,有缘,这是有趣的汉语,一个有趣的少年,值得观察。

”查理自言自语地说,说完后,从胸前拿起吊着的相机,像一个旅游人士一样照起相来。

赵龙文下山走得很快,他实在是饿了,半小时不到的山路,他十多分钟就跑了下来,等冲回家在厨房里狼吞虎咽的吃了几碗饭后,这才有了点饱腹的感觉,香烟在天井那和爷爷他们清洗着昨天摘回来的花生,看到赵龙文回来,跟着走进厨房,见到他狼吞的样子,很是好心的给他倒了一杯水:“少爷,要不我炒个菜给你吧,这样吃冷饭冷菜容易伤胃的。

” “不用,一会就要吃中午了,我就随便吃点垫底。

”赵龙文说着,飞快地扒完二碗饭,问:“香烟,我爸他们呢。

” “老爷说中午在白沙那边吃,不用管他了,大小姐也和老爷一起出去了,听说是要教她学车。

三小姐在楼上看书。

” “哦,那行,我也上楼看下书。

”赵龙文知道父亲在做昨天应允他的事,就是羡慕姐姐可以去学开车了,可惜他年龄没到,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想了下,进了自己的房间。

赵龙文坐在椅子上,怔怔地想起了心事,他从早上莫名其妙地唱起了一首从没听过的歌开始,一步步回忆着,把早上师傅教他的内功心法到最后和查理的谈话全都回忆了一遍,又查看了下心文的记录,见没有做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后,最后回到了那首莫名其妙跳出来的歌上面,仔细想了一下后,拿出钢笔,把歌词一字一句地在纸上写了下来。

赵龙文一边写一边轻声地唱着,写完后,想了想又在歌词上面画下那他心目中的简谱,手上还配合着打起了拍子,就这样修修改改,一首歌总算写完了,又从头到尾唱了几遍,觉得可以了,最后在歌词的上方写下:男儿当自强,做为歌名,又写作者:赵龙文,写于一九八三年七月五日,因清晨登莲山有感而作,第一稿。

这是我写的吗,应该是了,我有这么厉害呀,竟然写出了一首这么牛逼的歌。

”赵龙文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上的纸,自言自语了好一会,最后一拍桌子说:“赵龙文呀赵龙文,我很佩服你呀,竟然这么牛逼了。

”说完哧哧哧哧地傻笑了好一阵。

“这么好的歌,应该用毛笔写下来,裱好才行,这可是我的第一首自创歌曲呢。

”赵龙文一阵翻箱倒柜,找出好一些小学时用的宣纸,和许久没用的毛笔,皱着眉头,看了看皱巴巴的宣纸和干枯的笔,转身上了三楼。

好一会,赵龙文下来时手上拿着一叠平整的宣纸和一支小号毛笔,这是他在妹妹房间里软磨泡了许久才讨来的,帝国的小学要求是很严格的,要求懂各种生活常识,礼仪,知道一定的法律法规外还必须学会用毛笔写字。

因此所有小学生最常备的笔就是毛笔,一个优秀的小学生,能写出好几种毛笔字体来。

赵龙文的毛笔字并不算很好,只会写正楷和草书二种,属于勉强合格一类,所以他上楼找妹妹要纸和笔时,妹妹雪妍就认为他是瞎胡闹,勉勉强强的给了点。

用毛笔把歌词誉抄好,看了看,只觉得正楷写得不是很有感觉,就丢在一旁,用草书写了一遍,这才有了点小小的男儿当自强的豪迈感,可又觉得字不够大,就想重写一遍时,香烟这时到了门口说太太要少爷下去吃饭了。

吃饭时赵龙文就和母亲说要写毛笔字,可是他的笔全坏了,妹妹给的毛笔又是小号的写不出感觉来,母亲龙秀萍很是高兴儿子能重拾毛笔,吃完饭就上楼去自己的书房,拿了二枝上品的狼豪下来给儿子用,并再三交待要保养好这二只笔。

于是,一个下午和晚上就听到赵龙文在房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男儿当自强,惹得妹妹都跑下楼来听了好一会,到了晚上就是姐姐赵慧妍也在他房门停了许久。

第二天早上,赵龙文是唱着男儿当自强上山的,只不过这次没有唱得太大声,以免像师傅说的那样唱得伤了元气。

禅坐时,赵龙文的表现比昨天强了一些,师傅的木鱼声和佛号也少了一点,太阳出来后的第一口紫气同样令赵龙文浑身发热,全身俱震,差一点给弄岔了气,好在给师傅用二声木鱼的声音镇压了下去。

下午,赵龙文按行程是要去吕家学音乐的,陈静雅因为回白沙的原因,这个署假就没有报名,在吕家赵龙文看到比他早一个小时学习的许诺还在家里坐着。

“好,许同学好。

”赵龙文很平静地打起了招呼。

“龙文来了呀,从今天开始,许诺和你一起学习,你们要互相帮助才行哟,对了,许诺古乐器和吉他差点,龙文你带下,你钢琴和提琴不行,要多向许丽同学学习才行呀。

”吕接过赵龙文交来的学费,随手丢进一边的抽屉里说。

赵龙文本来兴致勃勃地想向吕说出他自己写出的歌曲,好让评审评审的,一听要和许诺一起学习,不知怎么就没有说出来,转而老实地说了:“是,,” 许诺不知在想什么,低着头不说话。

赵龙文也不管她,向吕请教起锣鼓和唢呐的一些打击技巧来,他学习音乐也有半年多了,对帝国的古乐器的各种用法也知道了一点皮毛,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向请教,吕见他能主动学习了自然高兴,就跟他解释了一些常用乐器的手法和技巧,等他用乐器打击出男儿当自强的几个关键音乐时,吕很是震惊地看着他说:“龙文,你这几个鼓点打得真不错,看来你到是有一些用我们民族乐器的天赋,要不你干脆主修民乐吧了,西洋乐器实在不大适合你。

”指了指一排整齐放在墙边的乐器说:“我这有民乐中的四大类别的各种乐器,琴,筝,箫,笛,鼓,二胡,琵琶,那边房里还有一些不常用的钟,埙,笙,钹,板,只要你肯学,一定会把这些民乐的基础都教给你,凭你的体质,用民乐中的重器一定会举重若轻,再加上你的天赋,民乐中你绝对是一把好手。

” 赵龙文苦笑着说:“,你的意思我除了体力好,就没别的了,学吉他,钢琴就一笨蛋。

” “胡说,在看来,乐器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合和不适合的区别,西洋乐器传到帝国也有百多年了,国内早把它们研究的比较圆满了,还创出了诸多技巧和流派,只是西洋乐器多以指法多变,灵巧署名,你骨节粗壮,心思憨厚,学西洋乐器就有一定的困难,学起来也是事倍功半,可是你刚才打鼓时,却浑然天成,手到心到,这样看来学民乐就有一定天赋,学起来就能事半功倍,所以看来,你学民乐比要学吉他钢琴强了不止一倍,这才建议你把主要精力用在民乐上。

” “哦,可是,我还是想学吉他。

”赵龙文犹豫了一下。

“随你吧,反正你现在是学基础的时候,把基础学好了,到时想主攻哪个都行,到是你这民乐的天赋着实不错,你刚才打的鼓点在用其他乐器配合一下,说不定就是一首好曲谱,很有点震撼人心的力量。

”吕看出赵龙文在民乐上的天赋比西洋乐器要好得多了,一时起意想引导他往民乐上走,就有意识的表扬起来。

赵龙文偷着在心里笑,表面却严肃地说:“是,吕,我这二天就无意中想到这个,试了一下,等我弄好,请你给个意见呀。

” 吕就说:“行呀,音乐这东西是很讲天份的,有时候你苦思冥想也想不出点什么来,但有的时候呀,它就是灵光一现的产物,最重要的就是打好基础,只要你有基础在,写出来的东西至少不会是狗屁不通之物。

好好努力吧。

” 赵龙文就应了声是,看了许诺一眼,刚好许诺也抬头看向他,二人眼光一碰,互相点了下头,赵龙文想了下,还是不愿在许诺面前打出完整的曲调来,就转身学起了钢琴。

吕叹了口气,知道急不来,也不去逼他,认真地教起二人的音乐基础。

二人从吕家出来时,赵龙文问许诺怎么调到这个时间来了,许诺白了他一眼,气嘟嘟地快步走了出去。

赵龙文摸着脑袋莫名其妙地走出胡同,就看到那个金发碧眼的查理正举着相机,向边上一个少女解释着什么,仔细一看时,发现在那少女就是走在他前面的许诺,赵龙文一惊,忙跑了过去。

原来,许诺出来时刚好看到查理在拍着胡同口,她一出来,正好被拍了进去,许诺自然不干了,就走上去要求查理把拍了她的底片交出来,或者直接给爆光了。

查理的汉语说得结结巴巴,听却是没问题的,而许诺和赵龙文都属于会一点简单对话的,三人一番比手划脚的交谈,最后达成共识,查理保证一会去县里的照相馆洗底片,明天中午在照相馆里把底片和相片交给许诺,许诺这才放过了查理。

“mr dragon,我们又见面了,这是不是你们说的有缘呢。

”查理等许诺走了后对赵龙文后。

“查理先生,你好,我只能说这县城太小了。

”赵龙文看着查理说。

他很好奇这个金发碧眼的洋人真跟他有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哈哈,县城不小呀,我到这个地方七天了,才走了几个地方,听说还有很多风景好的地方没走过。

”查理大笑。

“七天了呀,你是哪里人,查理。

”赵龙文问。

“美国,我是南美联邦公民,三个月前从美国纽约坐飞机到你们帝国的首都bj,一路旅游过来的,准备过几天从这去gd省从那边回国。

”查理很干脆地把行程都说了出来。

“哪你行程可真远,横穿了大半个帝国了。

”赵龙文继续问:“怎么样,对我们国家有什么看法吗?” “一个伟大神奇的国家,拿破仑说过,这是一只沉睡中的雄狮,一旦他醒来,全世界都将感到震惊。

”查理说。

赵龙文知道那个差一点统一欧洲的法国皇帝,是方朝开国大帝方大祖的狂热崇拜者,却不知道他说过这样一句名言,想也不想地说:“真正的狮子从不睡觉,哪怕打盹也要睁着一只眼。

” 查理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眼珠一转说:“不,不狮子也要睡觉的,我在非洲大草原上见过睡觉的狮子。

”说完做了个闭眼的动作。

“查理先生,我说的是我的国家,国家的军队就是他的眼睛和利爪,大脑可以休息,军队却决不会闭上眼睛。

”赵龙文义正言辞地说。

查理有限的汉语词汇很难理解赵龙文这句全汉语的话,不过这不烦使他从赵龙文的语气中猜懂这话的意思。

想了想查理说:“mr dragon,你说得很对,这只狮子是醒着的,而且他已经醒来一次了。

” 赵龙文立刻理解了查理说的是帝国在本世纪初那几十年惊天动地的全国抗战。

“谢谢你的理解,查理先生。

”赵龙文骄傲地说。

二人边走边说,这时候已经走到县城唯一的照相馆门口,赵龙文就示意查理一起进去。

照相馆的工作人员自然是认识赵龙文的,见到赵龙文和一个外国人进来,很是热情的站了起来,等听完赵龙文的解释后,说拍胸打肚的保证连夜加班把相片洗出来,明天中午一定会做完。

等查理从相机里取出胶卷交给工作人员后,赵龙文留下查理和对方办交接,打了声招呼,回家去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