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九章田园农舍也修行

第十九章田园农舍也修行

阳江镇地处阳江的下游,而白沙镇则位于阳江上游,只是白沙镇中心并不处于阳江边上,而是位于阳江的一条支流遇龙河边,这就形成了阳江地势低,白沙地势力高的格局,因此从阳江去白沙也叫上白沙,阳江城北有一条高高的陡坡,爬上这高高的陡坡再向前几公里就是白沙镇了。

赵龙文推着一辆粗壮结实的自行车,后座绑着二个大大的布袋,轻松地向坡顶走着,他的后面,陈静雅也推着一辆车,不紧不慢地跟着。

“龙文,跑那么快干嘛,等下我。

”陈静雅娇嗔地喘着气说。

“上个坡都这样,你过几天还要跑那么多地方,岂不是更累,要不别去了。

”赵龙文就笑嘻嘻地说。

“我又没说累,就叫你等等我。

”陈静雅一气推着车子跑了起来。

赵龙文就停下来,等陈静雅跑上来后,指了指自行车后座上一根备用的绑带,问:“要不要我拉着你上去。

” “才不要呢,没多远了。

”陈静雅看了看不远的坡顶说。

“再说,现在在车子多了,绑着不安全。

”陈静雅看了看身旁不断喘着老气呼啸着冲坡的汽车说。

阳江到白沙的路属于香桂市到阳江县的唯一公路,也叫香阳公路,这条公路也把西桂省最北面的香桂市和省内其他几个市连在了一起,属于省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自从帝国开放后,在这条路上行驶的汽车越来越多,每日里各种汽车呼啸而过,让阳江镇也繁华了许多,其实这也是县城把政府移到阳江的主要原因。

“是呀,灰尘也多了。

”赵龙文应了一句,继续推着车爬着坡。

好一会,二人爬上坡顶,赵龙文就让陈静雅骑到了前面,他在后面跟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陈静雅说着话。

七月的南方,天气已经很是炎热了,火辣的太阳直在赵龙文身上很是炙人,赵龙文就从车前的货物框中拿起一瓶水喝了起来,喝完紧踩几脚,把水递给陈静雅。

陈静雅就问:“龙文,你真的把《孟子》给记下来了呀”从家里出来时候,陈静雅看到《孟子》一书给赵龙文很随意地丢在客厅,就提醒他拿好,赵龙文当时候就指着自己脑袋说记在脑子里了。

赵龙文就点点头说:“要不要我背你听。

”他现在有意识地向陈静雅灌输自己有个好记性的事,以免一个不好露出什么马脚来。

“你这段时间记性越来越好了,是不是练习内家拳引起的。

”陈静雅帮他想了个理由。

“不知道,可能是吧。

”赵龙文心里有点惭愧,连说话声音都小了点。

“不知道我能不能练内家心法,要是能练应该会好点吧。

”陈静雅自言自语地说。

赵龙文知道她说的是记忆可能会好点的意思,就说:“到时候我问下师傅,不过按师傅说的,内家心法是练精,练气,练神练体内的一切,应该有帮助的。

” “不管它了,你背《孟子》我听”陈静雅一甩头说。

告子曰:“性犹杞柳也,义犹杯半桊也。

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杯桊。

” 孟子曰:“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杯桊乎?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杯桊也?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杯桊,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率天下这人而祸仁义者,必子之言夫!······” 赵龙文读完后,想了想顺便把译文一起说给陈静雅听,就这样一边念着古文,一边翻译,二人沿着公路向陈静雅家骑去。

今天是七月四日,按阳江县各乡镇轮流办圩日的俗定规则,正好轮到白沙镇的圩日,二人穿过热闹的镇上街道,街道上人流摩肩接踵,车水马龙,鸡鸣狗吠,鸭嘶猪哼,叫卖的,还价的,寻人的,争吵的,各种声调轰轰烈烈地冲进赵龙文耳朵,很是让他一番享受,赵龙文以前陪父母,姐妹,以及和陈静雅一起赶过几次乡镇上的圩日,对这种闹哄哄,热腾腾的画面很是兴味盎然,还饶有兴趣地买了点马蹄糕,牛皮糖和陈静雅一边嚼舌着一边推着车子,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头大汗的穿出了街道。

继续骑了一段时间后,赵龙文随着陈静雅拐到了一条乡村小路,小路的二边是略显金黄的稻田,和一些参插其中的青菜,树苗,稍远处是一片片赵龙文叫不出名字的树木,小路的尽头,有一片零落参差的土坯房屋,配上远处的葱茏群山,赵龙文仿佛闻到了一阵阵草木清香,心情为之一荡,精神都好了许多似的。

这就是陈静雅的老家白沙遇龙村,陈静雅一到村子就遇到了好几个村民在各自的晒坪上摆弄着果子,花生之类的农作物,看到陈静雅后,村民都停下手中的活计,打起了招呼,陈静雅也是热情的叫着。

“小叔好,晒花生呢” “伯公好,吃饭了没。

” “伯伯好,去哪摘的山梨呀,一会我来吃点行不。

” “是呀,刚放假。

” “我爸要过二天吧,你知道的学校事情就是多。

” ······ 赵龙文看着陈静雅落落大方,有条不紊地和长辈进行着拉家常一样的对话,很是佩服,这一点赵龙文自问是做不到的,于是就只好像个狗腿子一般地跟在陈静雅后面一步步向前挪着,还不时候的跟着陈静雅喊着一些长辈。

遇龙村赵龙文是从去年开始来的,来了有三次了,只是这人有一点小高傲,不大愿记人名,所以来了好几次了都叫不出名字来,不过这一次赵龙文却是有备而来,陈静雅在那叫一声长辈,赵龙文就用心文给对方拍一个照,心说:这是大伯公,好了记下。

再拍一个这是小叔,记下,就这样一路招呼一路拍照,等到了陈静雅家门前,竟拍下了十多个长辈了。

陈静雅的母亲就坐在门前的条凳上给一个小换着裤子,看到陈静雅和赵龙文老远地推着车过来,手忙脚乱的就要站起来,陈静雅忙示意赵龙文接过自行车,自己跑了上去:“妈,给娟子换尿布呢,你慢点,别摔着娟子。

” 赵龙文一手推一个车,走上去也叫了声:“婶婶” “龙文也来了呀,坐,坐”陈静雅母亲约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适中,脸色很是和善,她对赵龙文这个未来的女婿可说最是满意的,按他们村子里的说法,赵龙文家是城里人,而且还是很有钱的那一类,对于陈静雅家这种家道中落的家族来说算是高攀了的。

只是赵龙文实在喜欢陈静雅得狠了,在当时的宴会上死活拉不走,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他父亲几乎把他当时的小屁屁打红了都不行,还是边上的亲朋开玩笑地说了句。

要不给他定个娃娃亲吧,父母这才哄骗的问他,谁知他就点着小脑袋开心的笑了。

把一众亲朋好友震得个里焦外嫩,引为当时阳江镇的奇谈。

好在赵龙文父母却也不是那种势利之人,就顺势把这陈家当作亲戚常走了起来,时间一长,二小却越走越近,期间还很是闹了一些二小谁也离不开谁的笑话,二家大人一合计,娃娃亲就真的给定了下来。

“还尿布呢,人家娟子都能走路了,哪还要换尿布,这是开裆裤。

”陈妈一巴掌打掉陈静雅伸过来的手说。

小孩是陈静雅哥哥陈宏业的女儿陈文娟,哥哥陈宏业比妹妹静雅大五岁,才是十八岁的年龄,却已经是一个父亲了,赵龙文曾为了这事问陈静雅,陈静雅就告诉他说这种事在农村很普遍,让赵龙文不要有意识的去问,要不很可能会得罪人,赵龙文也就只好不去想这事了。

赵龙文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后,就摸出一个拨浪鼓,摇着吸引着侄女娟儿的注意,让陈静雅有机会把他们拉回来的东西,一一展示给她母亲看。

“这件,这件是给你买的,妈你看好看不······” “这件,给嫂嫂买的,好看吗,······” “还有这件······这件······” 陈静雅兴高采烈地介绍着,如同一只花孔雀,向同类展示着自己的漂亮羽毛。

陈母就微笑着附合,不时看一下赵龙文,见到他很是配合的用拨浪鼓带着娟儿玩耍,更是满意了。

陈静雅的嫂嫂这时在厨房里出来也看到了他们二人很是高兴地说:“小雅回来了呀,龙文也来了,我去割二点腊肉,一会就吃饭。

” “不忙的,有啥就吃啥,辣椒也能送饭的。

”赵龙文跟着陈静牙叫了声嫂嫂后说。

“就是,他这人大白饭也能吃二碗。

”陈静雅跟着说。

“大白饭给你吃,说出去就丢人。

”陈母生气地对着阵静雅说。

陈静雅就呵呵笑,眼珠一转又拿起衣服去嫂嫂面前炫耀去了。

“婶婶,我带娟儿去河边走走”赵龙文不好跟进去,就对陈母说。

“河边这几天水比较大,别去太远了。

”陈母去年见过赵龙文的水性,但还是不大放心的说了一句。

“哦,知道了,一会就回。

”赵龙文牵着娟儿的小手,带着刚学走路的小孩,一手摇着小鼓,向着村子后面的小河走去。

遇龙河发源于远方的莽莽群山,由十多条小溪在前面不远处汇合成清澈透绿,水流缓慢的遇龙河,陈静雅家的村子正好是遇龙河的边上,极目所见沿河两岸山峰清秀迤逦,连绵起伏,形态万千,每一座山峰都极富特色,可说各有千秋,河的二边绿草如茵,树木繁荣,翠竹葱茏,虽是正午,阳光炙热,但河上微风掠来,经过树林的遮掩,却清凉宜人,让人心旷神怡,赵龙文手摇着拨浪鼓,单调的鼓声,多变的鼓点,配上这风光无限的田园景色,让他一时间心神俱醉,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在这原始,古朴,纯净的大自然里了。

倏然之间,赵龙文觉得自己就像那股徐徐远去的清风,自然地吹过,轻轻地吻过树木,花草,庄稼,河水,却没有带走一点尘埃,又像一只翱翔天际的雄鹰,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守护着这青山绿水,幸福家园······。

“呀,呀,哇,呀”刚开始学说话的娟儿扯了扯他的手,把赵龙文从沉迷中拉了出来,定睛看过去时,就见到一只老鹰从天边俯冲而下,在河上一划,又冲天而起,鹰的爪子上牢牢的抓着一条挣扎的鱼。

赵龙文就蹲了下来,用手护着娟儿说:“我也看到了呢,怕不怕呀,娟儿。

” 娟儿的小脸上露出一丝惊骇,更多的却是好奇和兴趣。

赵龙文拉着娟儿的小手,蹲在河边,极有耐心地和娟儿玩起了水。

河水轻柔地浸泡着娟儿的小脚,引得小孩一阵阵欢快地笑声,胆小的小鱼在河底的鹅卵石之中疯狂逃串,一会儿就游得不见踪影,更是引得娟儿一阵阵欢叫,清脆的童音回荡在山水间,宁和而悠远,让人一时间心怡神旷。

玩了好一会儿,赵龙文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拉着娟儿的小手慢慢往回走,才走了几步就看到遇龙河下游处走来几个青年,当先一个身量不算太高,却身材壮实的青年正是陈静雅的哥哥陈宏业。

赵龙文就站着等陈宏业他们走上来,娟儿看到父亲走过来就咿咿呀呀地喊着,很是欢快地样子。

赵龙文和陈宏业见过几次面了,过年时还被灌了几口酒,陈宏业身边的几个青年也认识赵龙文,都是同村人,不是叔伯兄弟就是小叔小舅子之类的亲戚,赵龙文也就亲热地打起了招呼。

陈宏业就抱起女儿,亲热地问赵龙文:“龙文来了呀,吃过饭了没。

” “还没,正要回去吃呢,宏哥,你们呢。

” “在街上吃过了,回来有点事,走吧。

”陈宏业说完和赵龙文一起走回了村子,一进村里,一行人就散入了各自的家。

赵龙文和陈宏业回到家时,厨房里刚摆好了菜,陈静雅看到他哥回来,就喊她哥一起吃,陈宏业说在外面吃过了,把女儿交给母亲后,拉着还没来得及吃饭的妻子黄美兰,匆匆忙忙走到外面晒坪说话去了。

陈母就唠叨了几句,不务正业,就知道搞歪门邪道之类的,不过她就这么一个儿子,着实心痛得不得了,要不也不会这么早让儿子结婚生子。

赵龙文知道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不好多嘴的,就老实地和陈静雅吃起饭来。

三人吃得差不多时,陈宏业夫妇俩就走了进来,黄美兰自去盛饭,陈宏业就笑嘻嘻地坐在母亲边上,说出一番话来。

白沙镇土质非常适合种各种南方特有的水果,几乎家家都种有一些果树,拿来做自家食用和送客人之类的。

而自从帝国开始改革开放后,阳江县的人流量是越来越多了,白沙镇又地处省道要害,车流量也是遂渐增多,路过的司机看到村民们屋前屋后的果树上挂满香甜诱人的水果后,几乎都会停下车来向村民们购买一些果子,而村民们都会很大方的或白送,或收点小钱把水果卖出去,却从没人意识到这其中的商机,结婚后又不愿待在家里的陈宏业本就是白沙镇上的一个混混,没事就纠集一班狐朋狗友在镇上乱窜,无意识中多次看到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今天却是灵光一闪,想出了做水果生意的路子来,跟几个兄弟一商量,几乎个个拍手叫好,于是兄弟几个就在白沙街上的小饭店里边吃边聊,竟策划出了一个比较正规的水果收购和批发贩卖的方案出来,只是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还只能算脑海中的蓝图罢了,没有起步资金一切都是空话,几兄弟一合计,就决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动员起家里人来。

陈母听完后,很是纠结了一阵,赵龙文在一旁听了后心里也是盘算了一下,想了想说:“宏哥,这事搞得,我不懂生意,但看电视也知道,国家现在正在大力提倡各种各样的经营模式,要求各级政府和部门不得打压和挤兑,并且还有一定的政策扶持,要不你找陈叔让他去问下我全民小叔,找一下帝国在这方面有什么扶持政策,说不定能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呢。

” 陈宏业一拍赵龙文肩膀乐道:“好兄弟,我怎么没想到呢,成,赶明儿我就到县里去,要真有这种好事,等我们的摊子搞起来了,算你大功一件。

” 陈母本就有些意动,听完赵龙文说后,一咬牙问:“你们打算要多少钱才行。

” “不多,刚开始搞,肯定大不了,六个人,一人凑个三五百的,有个二三千元起步也就差不多了。

”陈宏业大咧咧地说。

陈母倒吸一口大气:“还不多,全家所有能动的钱合起来才三百来元,给了你,让我们喝西北风去呀,最多二百,家里总要留点备用才行的。

” 陈宏业为难的说:“小兰那里只有不到一百,加起来才三百左右,垫底够了,想要有话语权不行呀。

” 赵龙文有些吃惊地看了看陈宏业说:“宏哥,你估计要多少才够你说的话语权。

” “起码六百。

”陈宏业脱口而出,看了看赵龙文。

赵龙文就从口袋里摸出爷爷给的一把钱说:“加上这,你还差二百七左右,我回去找下家里面,我爸肯定支持的,明天给你成不。

” “我擦,果然是富家子弟,口袋里随便就有这么多钱,中午我们几个七块钱吃个饭还是凑起吃的呢,你这随手就是好几拾呀。

”陈宏业感慨地说。

陈母和黄美兰一左一右抬起手就打了下陈宏业的头。

陈母还要拦着赵龙文让他把钱收回去,赵龙文就笑着说,没事,就一点零花钱,搁自己身上就是乱买乱用,也没一个正经用法,给了宏哥还能支持一下他的创业呢。

争持了好一会,陈宏业这才让妻子收了起来,这才对赵龙文说:“这些钱算你们家入了一股,不过只给你分红不算你管事,以后做大了,再给你算钱吧。

” 赵龙文就笑了笑说:“本来想算做给你的,你非要这样算,那行你把这股算到静雅头上吧,别记我这,我从不过问钱的事的。

” 陈静雅一直没说话,看着赵龙文和哥哥谈论着事情,这时听到赵龙文这样说,心里甜得如同吃了蜜一样,很自然地就掐了赵龙文一下说:“我才不要呢,不过我可以帮你管着,省得你乱用。

” 一家人顿时都笑了起来。

······ 吃过饭,赵龙文和陈静雅又跑到河边坐了一会,二人很是腻歪了一会,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直到下午四后赵龙文这才骑上车在陈静雅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遇龙村。

四点多,赵龙文回到县城时顺手就拐到城边的一处空地上,找到在那训练着学员的父亲,把陈静雅哥哥要创业的事一五一十的和父亲一说,走南闯北多年的赵全有对陈静雅这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哥哥自然是熟悉的,知道他虽然读书不行,但一肚子的鬼马六道,做其他事却是一把好手,听完后,很是赞同他们的想法,就让儿子放心,他明天正好计划要带学员往白沙那边训练,会把钱交给陈静雅,让她转给他哥哥。

赵龙文这才放心地回家读他的《孟子,告子》去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