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八章署假好修行

第十八章署假好修行

赵龙文是在六月二十六号这天首次知道了问名贴的用法,晚上回到家后就无数次拿心文来做试验,可能是没有内息的原因,心文并没有一点动静,他不死心的去看问名贴,同样不见动静,只好老实地作罢,三天后赵龙文成功的学会《虎啸高岗》。

七月一号学校放了暑假,赵龙文连散学典礼都没去,跟着师傅躲在平台上缠着师傅学完第九招《金刚不倒》。

悟非大师并没有马上教他童子三静功,而是用了三天时间,让他反复练习九招动作,一直练到赵龙文无论正做反做,颠来倒去,都是熟悉无比,没有一丝错误后,这才对他说可以教他童子三静功了。

“练这三静功,最开始需要极静之地才行,这平台接近山道,不利于你修练,为师看这莲花山上,山顶有一处平地,且早晨时分游人极少,最是适宜不过,你学校已经开始放署假,正好练功,你可于明早五点上山顶,为师自会在那等你。

”悟非大师知道他们学校要到九月一日才开始上课。

而修练静功,需要长时间的入定,静心,不是短短一个时辰能做到的,正好适合署假练习。

赵龙文听到师傅说要练童子三静功,必须要静坐至少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才行时,就有点提心自己抵不了饿,就问师傅能不能带早餐来吃,悟非大师啼笑皆非地看了看他,脸一板说:“每日清晨正是紫气东来,灵珠初结之时,修练之人恨不能五蕴皆空,六根清净,你还要将那污物带来,信不信我一掌将你打下这阳江去。

”说完指了下山脚的清澈江水。

赵龙文吓得说不出话来,只好老实跪下连称弟子不敢,再也不敢了。

悟非大师看着这俗家弟子想了想说:“你即是读书之人当读过孟子地《告子》一文,回去把这文章找出来给我读上十遍。

” 赵龙文老实地应了声是,跑下平台,朝学校走去。

学校在前二天放了假后,几乎是空空如也,只有高三的人还在抓紧时间备战即将到来的高考,赵龙文今天过来却是要送陈静雅回白沙,暑假开始后,陈静雅就和班上几个要好的女生约了,要轮流去各自的家里玩耍,因此趁着刚放假的头几天,陈静雅要把她和父亲在学校的家都彻底打扫一遍,这二天,连来帮忙的赵龙文都给弄了个够呛,好在一翻辛苦总算没有白费,二人在昨天把所有卫生都搞了一遍,只等着开学前再把被子之类的清洗一下就行了。

进了陈家,赵龙文就在书柜上翻找起来,陈静雅好奇地问他找什么书,赵龙文老实地把早上和师傅的对话说了出来,惹得陈静雅一阵大笑,笑完后还是好心地帮他一起找了本《孟子》,确认上面的要读的内容后,这才递给他还好心提醒了一句:“你确信,早上上山就只要准备吃的吗。

”赵龙文一时候给整晕了,听不懂陈静雅的意思,就拿眼瞪着,陈静雅好笑地说:“你想下,早上四点多点就要上山,那时候天还没亮吧,你确信你能看得清路。

” 赵龙文一拍脑袋说:“手电筒” 陈静雅就说:“知道了吧,这才是你要准备的,要不要去买一个。

” 赵龙文想了想说:“手电筒家里倒是有,就是不好老拿来自己用,放学后我去买一个吧。

” “你身上的钱够不,我同你一起去吧,你还有零花钱在我这,到时候一起给回你,下午我要回白沙去了,顺便买些东西回去给我妈和侄女。

”陈静雅说。

赵龙文就说:“行呀,到时候一起去买,多买点回去,陈叔今天不回吗。

”见到陈静雅点头,赵龙文想了想说:“要不我还是踩个自行车送你回去吧,我也去看下小侄女,差不多一岁多了,你说她能吃东西了没,要不我们买点糖果吧。

” 看到陈静雅在整理着要带回白沙的衣服,赵龙文就坐在客厅里翻起了《孟子》,发现在单是《告子》命名的篇幅就有三十篇之多,他并不知道师傅要他读的具体是哪一篇,想了想就从头读了起来。

告子曰:“性犹杞柳也,义犹杯半桊也。

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杯桊。

” 孟子曰:“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杯桊乎?······” ······ 赵龙文才读到《孟子.告子》第七篇时,就听到陈静雅轻拍着桌子说捡完了,准备回家吧,二人这才提着东西下了楼。

陈静雅翻着手上的《孟子》,看了下对推着车的赵龙文说:“龙文,我觉得你要读的可能是这二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鱼,我所欲也》,其他的好像不适合当时候你师傅说你的心情。

” 赵龙文想了下说:“无所谓了,多读几篇只有好处。

” 赵龙文他们去年就学过孟子的二篇文章《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鱼,我所欲也》,悟非大师的本意也是要他读这二篇就够了的。

陈静雅就嗯嗯一下,帮赵龙文收好书,等赵龙文骑上车这才从后面跳到车后座坐下,搂着赵龙文的腰说:“现在在才十点不到,去街上买完东西,我们还是骑车回去吧,到时去翠云,彩虹,金华她们家好骑车去。

”陈静雅说的是班上和她要好的几个姐妹,她们约好了署假休息几天后的互相拜访活动。

当时班上的好些同学也想约赵龙文一起去,只是赵龙文要跟师傅练功,全给推辞了。

赵龙文就说:“她们家你知道在哪吗,别到时骑错了找不到地方。

” “都写好地址了,另外都约好时间在她们的乡镇府门口等,会合后再统一行动。

”陈静雅平静地说。

“那就行,小心点乡镇上的小偷,听癫子狗的几个兄弟说,一到乡镇上的圩日,小偷就特别多。

”赵龙文提醒陈静雅说。

“不怕,到时候让他们尝尝我的咏春拳的厉害。

”陈静雅举起小拳头,做了几个咏春拳的动作。

赵龙文就淡淡一笑,也不管她了,继续骑着车。

帝国几百年来一直是文武并重,早养成了帝国民间崇文尊武的习惯,文还好说,只要是个人去得学校学过几年,都能习文断句,而武术一道并没有那么简单了,帝国虽然有许多的大路功法免费在全帝国开放,但武术一道却是需要师傅真正在一旁指点喂招,耳提命面,言传身教的。

没有师傅的指导,只凭一本书想练出绝世武功,那只有脑洞大开的武侠小说里才能出现。

在帝国这个现实世界里是万万不可能的,实在要练也只能练出一个从书本上学来的套路招式,生死板,学不来半点灵活变化的。

从实战上看好处并不多,不过从书上学的却也能强身健体,老人练来尤为益寿。

赵龙文五爷爷开的武馆,真正能坚持下来在里面学得到东西的人到现在也不过十多人,大多都是在混个身份,花拳绣腿者多有,真材实料就稀少了,这其实也是全帝国境内所有武馆的通病。

而那些小偷混混们本身就是好吃懒做的人,又怎么能练出需要大毅力大恒心来坚持修练的武术来。

赵龙文这几天跟陈静雅过招时发现她的咏春拳打得很是不错了,按帝国的标准划分应该在二星下级左右,比他姐姐赵慧妍的二星中级差了一点,这样的水平在阳江县境内应该也算不错了的,毕竟他们这小县城里等级最高的也才是三星下级,虽然帝国民间多有卧虎藏龙之人,但那些卧虎藏龙们想来自然不会没事去欺负小女孩们,所以赵龙文很是放心地决定让陈静雅一个人去乡镇上找同学玩。

陈静雅在自行车后座上比划了几下手势后,突然想起一事问:“龙文,你说师傅什么时候让你传些我能学的功夫给我呀。

” “不知道呀,应该不远了吧,可能在我练出内息后吧。

”赵龙文心里同样没底。

“为什么不能提前教给你呀” “师傅说,内家拳和外家拳不同之处就在于内家拳法须以心法带动拳法的施展,这样打出来的拳才真正有浑然天成,前后连惯,上下一体之感,算是最适合自己的拳,而外家拳法则是先练拳后练心,必须要用身体去适合拳法,容易练是容易练了,但往往会把身体练成固定套路,定式,如果这时再练内息容易被固定了的拳法带动内息走向,一个不好轻则损伤筋脉,重则走火入魔,吐血而亡。

所以师傅的意思就是要我练成内息了后才能教我别的。

” 陈静雅就担心地问:“龙文,那你说我练不练得成内功心法。

” “没问题,我问过师傅了,他说太师祖在世时曾经和方咏春师祖就咏春拳的内功心法探讨过很多次,知道咏春拳的好多衍生变化,这一切都写在了师祖的回忆录上了,到时他会根据回忆录的推衍,推算出一套最适合你们练的心法来。

”赵龙文想起前几天和师傅的对话来。

陈静雅这才笑了起来,很是亲昵地用手紧了紧赵龙文的腰,头靠在赵龙文背上,眼神飘忽地看着天边的流云,幸福地笑着。

随着电影和电视的流行,每一个少年都有一个武侠梦,无论男女都希望能手提三尺青锋,除暴安良,仗剑天涯,陈静雅也不例外。

赵龙文把自行车放回家里的小过道上时候,姐姐赵慧妍也骑着自行车骑驮着一捆书回来了,看到赵龙文二人就让弟弟帮她把书放回三楼她房间去,然后不由分说地拉过陈静雅问起了二人六月月考的成绩来。

赵龙文只好把姐姐的书给扛上了三楼,等他下来时候,妹妹赵雪妍也在香烟的陪伴下回来了,香烟肩上还背着妹妹的书包,明显是香烟去小学接妹妹去了。

香烟不知不觉已经在赵龙文他们家做了十多天了,由于家里四个长辈都不是那种挑剔,小心眼的人,赵龙文三姐弟又都性格开朗,香烟很容易地就融入了这个家庭,半个月下来,人也变得精神起来,原本干瘦的身材也变得丰满多了,黯黑枯黄的肤色也白了许多。

四个女孩很是兴奋地讨论了一下放假的事,听到陈静雅要去买一些带回白沙的礼物,而赵龙文也要去时,姐姐赵慧妍就一摆手说:“一起去,到时帮你们选东西,让赵龙文付钱。

” 赵龙文气得直翻白眼,知道这哪是买礼物呀,纯粹是那他当冤大头呢,也怪赵龙文这二个月表现在太好了,在班里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家里大人一高兴,每月零花钱都多给了许多,爷爷和父亲怕他不够用,还时不时地塞点零钱给他,偏偏赵龙文这二个月都在忙着看书练武,竟没有时间去玩别的,手上的零花钱就一直没怎么用,除了给了一些让陈静雅拿着外,其他的全丢在房间里放着,赵龙文对这些零花钱也不上心,随手乱放,香烟帮他收拾了好几次,最后没办法了,就找了个铁盒子来,全帮他放盒子里了,时间一长,香烟就知道这个少爷属于不关心钱的那一类人,就私下提醒了他几次让他不要乱丢钱,不用就放铁盒子里去,不想这事给妹妹雪妍无意中知道了,就和姐姐提了一下,现在在二姐妹都关心着赵龙文的铁盒子呢。

看到妹妹希冀的目光,赵龙文无奈地说:“好吧,我去拿给你们,不过你们女逛街,我就不陪你们去了,我在家看书等你们。

”说完转身上楼去把铁盒给拿了下来,看也不看直接交给了陈静雅。

陈静雅接过铁盒子后对赵龙文说:“你这里面有多少钱呀,除了电筒,还要买什么。

” “没数过,买电筒肯定够了,对了有多余的话帮我买双鞋,结实点的,爬山用呢,剩下的你们随便了,我在家看书等你们。

”说完接过陈静雅从包里翻出来的《孟子》。

陈静雅打开铁盒看了下,三个女就发出一阵高兴地欢呼声,赵龙文傲然地笑了笑,他刚才下楼时就打开来看了,知道差不多有四十多元的样子,足够他买手电筒和鞋子了,剩下的应该能买一些糖果之类的礼物的,姐姐和妹妹二个虽然眼红他存了这么多钱,但二人都是知道分寸的,特别是姐姐说不定还能帮他想到买什么东西去白沙才是最好的,毕竟白沙算起来应该是她弟弟的外家呢。

赵龙文转身回到客厅,很是舒服地躺在沙发上读起书来。

他们家对面就是百货商场,土产商场,帝国书店,照相馆,食品店,日用杂货,整个县城最大的商店就在对面一字排开,要买什么直接穿过街道就行,三姐妹兴高采烈就拿起钱出门采购去了。

香烟这时在天井里陪着赵龙文爷爷清理着一些杂物,见到自家少爷躺在沙发上看书,就跑去厨房帮赵龙文沏了一杯茶出来。

赵龙文就这样一边看书,一边喝着茶等着逛街采购的三姐妹们。

爷爷清理完天井中的宝贝也拍着手上的灰尘坐了过来:“龙文呀,是不是放假了。

” “是,爷爷” “嗯,那行,下午没事和爷爷去地里扯点花生回来。

” “呀,爷爷你真种出花生来了。

”赵龙文知道爷爷买地的事,不过还真没想到爷爷真在地里种了花生,而且还这么快就长出来了。

爷爷就笑着敲了下他的头:“什么话,说得好像爷爷不会种地一样。

” “不是呀,我是奇怪花生好像才种下去没几个月吧,就有了。

”赵龙文摸了摸头说。

“花生本来就长得快,今年雨水又足,天气也好,自然就长势好了。

”爷爷笑眯眯地说。

“可是,爷爷我下午要送小雅回白沙,没时间去扯花生呀。

”赵龙文无奈地说。

“老太爷,我陪你去就行了,我还能挑箩筐呢,要不要挑一箩回来。

”香烟坐在一旁一直听爷孙两说话,这时候插了嘴。

爷爷就笑:“那用挑箩,就吃多少扯多少,找个布袋,扯个几斤回来就行了,自己的地,又不用它来求钱,随它长去,爷爷还跟你伯爷他们说了,想吃就自己去地里扯去。

” 赵龙文就说:“爷爷,你看让香烟陪你去吧,我要去白沙呢。

” 爷爷知道白沙陈家算得上自家孙子的外家了的,长久不去也不是个理儿,就问:“去白沙是正事,爷爷自然不会挡你,你就这样空手去白沙呀,不带点礼去,那不显得我们没家教了?” 赵龙文就尴尬地笑:“姐和小妹还有小雅她们就在外面买东西呢,等她们买好了就去,哪敢少了礼呀。

” 爷爷这才笑了起来说:“这才像话,可不能给外人说我们没家教。

”顿了顿,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钱来,也不数了,直接就放到赵龙文手上说:“出去走亲的人呀,手上要提着礼,身上也要装着钱才行,拿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叫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 赵龙文顿时就哽咽了,喃喃嚅嗫地说:“爷爷,我不要了,我还有呢。

” “爷爷还没老糊涂,给你你就拿着,爷爷拿在手上也没用,拿着。

”爷爷不由分说地把钱拍在赵龙文书上,站起身来,气势十足地穿过天井,登上了属于老二口专用的前屋二楼,临上楼时候才后过头来对香烟说:“我上楼眯下眼,吃饭时候叫我就行了。

” 香烟还在感慨老太爷的大气,忙站起身来应道:“是,老太爷。

” 赵龙文看着书上的钱,叹了口气,想了想把钱划了一半收进口袋,对香烟说:“剩下的你帮我放我房间去,嗯,这回别找盒子装了,你找本书夹书里吧,嗯,看我房间哪本书最厚就夹哪本。

” 香烟就应了声是,帮赵龙文收起钱,上楼去了。

等他把《孟子,告子》三十六篇都读完了,三姐妹也还没回来,赵龙文却读上了心,就把译文都看了一遍。

等赵龙文把香烟沏的茶都喝到第三泡时,才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阵欢快的笑闹声。

逛街的三姐妹终于回来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