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七章心文原来是幻境

第十七章心文原来是幻境

赵龙文早上醒来时,自然是要开灯穿衣的,有什么动静三楼的姐姐妹妹也听不到,今天他一打开房门就给吓了一跳,他对门的房间也开着灯,一个瘦小的身影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他这才想起,对门的房间从昨晚开始多了一个人,小姑娘香烟。

“嘘,你怎么不睡觉。

”赵龙文举起一指手在嘴边说。

“我睡了的,听到动静才起来,少爷这么早起来干什么,要我帮忙吗。

”香烟很是惊讶这个好说话的少爷起来得这么早。

“不早了,我去跑步,你不用管我,进去睡吧,哦,对了,我以后每天都会起这么早的,你不要理会就是了。

”赵龙文说完下楼出门去了。

香烟看了下自己手上的电子表,四点四拾五分,这个农村出来的小姑娘现在满满的幸福,从昨天进门一直到现在香烟就感觉踩在云端一般,那么的不真实,一晚上她都在提醒自己不是做梦,迷迷糊糊的,生怕一觉醒来又回到了那个冰冷的破砖窑中,直到赵龙文起床的动静惊动了她后,香烟以为出了什么事,也跟着出来了,看到是少爷这么早就出门跑步,一颗忐忑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听少爷的意思,他每天都是早早起床的,不禁大为佩服起来,在农村这么早起床的也是上田干活的大人才有,这城里人连小孩都起这么早,难怪人家是城里人呢,香烟胡思乱想着,又躺回了床上,摸了摸床上的毛毯,再一次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赵龙文在学校和陈静雅说起家里请了个佣人,是个差不多十六岁的小姑娘,名字叫香烟,陈静雅开始还笑着说一个小女孩怎么取了个这么可笑的名字,后来听到赵龙文说起香烟的家庭和请她的原因后,也跟着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聋聋,香烟好可怜呀,以后你不要欺负她,行不行。

”陈静雅流着泪说。

赵龙文终于发怒了:“你们怎么每一个人都和我说一样的话,好像我只会欺负人似的,你见过我欺负哪个人了么,不对,你见过我无缘无故欺负人了么。

” 陈静雅抓着赵龙文一只手臂撒娇地摇了起来说:“我不管,反正你答应我,不要欺负香烟就行了。

” 赵龙文无奈地说:“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了,行不行,再说我也没欺负她,我还给了她一只手表呢。

” “什么手表?”陈静雅问。

“就是上次老爸去gd省那边带回来的电子表呀,粗粗的,黑黑的那个,我打球时带着它还刮伤了阳光那个,后来我嫌它碍事,就一直丢在家里没用,香烟因为要做事,老妈又规定了要几点钟做这个,几点钟做那个,没个表在身上总不好,我就把它给她了。

” “你那表太大了,她戴着不好看的,要不我把我这个给她吧。

”陈静雅脑补着画面说。

“你也要用的,有一个看时间就行了,要什么好看。

”赵龙文不肖地说。

“你懂什么,一个女家家的,戴着个大大的黑手表,难看死了。

”陈静雅顶着赵龙文地话说。

“懒得理你,要给你去给。

”赵龙文说完走进了教室,赵龙文这个六月才开始就发生了太多的事,又是拜师学艺,又是给三个伯爷守灵,忙得是糊里糊涂,学习上的事就给拉下了不少,这时自然想抓紧时间把落下的功课拉上来,毕竟修不够学分可是自己的事。

到了晚上放学时,陈静雅背着一个小包,推出一辆自行车让赵龙文骑上带着她,说是要去认认那个新来的佣人香烟。

在赵龙文家,二个小姑娘经过赵龙文的介绍,算是互相认识了,大方的陈静雅就在厨房里一边帮着香烟做事,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赵龙文全家人的喜好,这让一直到现在都有点忐忑不安的香烟奇异地平静了下来。

香烟其实早上就从赵龙文奶奶那儿知道了少爷赵龙文从小就订了一门亲事,对于那个命运比她好的小姑娘她也一直想见一见的,因为她知道,如果她要想在赵家一直做下去,这个未来的女主人,应该是最关键的一个。

看着一直在她身边提点着她的少女,香烟哽咽着说:“谢谢你,你真好,我知道了,少···少夫人。

” 陈静雅红着脸说:“叫我静雅吧,不要叫那个,好···好难听呢。

” 煮着菜的龙秀萍一直没参与二人的谈话,其实她也需要有一个不算外人的人来提点一下香烟,而做为未来儿子媳妇的陈静雅就是最好的那个。

赵龙文如果今天不带陈静雅回来,过二天她也会让赵慧妍去学校捍提醒一下陈静雅的。

陈静雅能在今天过来,特别是能在不看她眼色的情况下就这么灵珑剔透地把一家人的喜好憎恶通过聊天传给了香烟。

这让龙秀萍很是欣慰,她的宝贝儿子果然没有挑错媳妇。

龙秀萍听到这话就笑了起来说:“你这丫头,心里怕是高兴地紧呢,还害什么羞。

好了香烟,以后你就叫她静雅吧,那个称呼以后进门了再叫也不迟。

” 陈静雅更是害羞了,娇羞地说:“阿姨,人家还小呢,说哪些干什么。

” “好,好,都小,不过时间可是很快的哟,阿姨呀,就盼着你们个个都好,快点长大呢,省得老替你们心。

” “不用呀,龙文现在懂事多了,一进教室就知道看书了,也不怎么吵事”陈静雅借机转移了话题。

“哦,他现在有这么能干嘛,不会是你在替他吹牛吧”龙秀萍就笑着打趣。

“阿姨,这真不是吹的,他现在上课,都能举手回复问题了,不像以前,问他他都不答呢。

” 未来的婆媳二个开始愉快地围绕着共同的目标交流起来。

·················· 晚上九点后,赵龙文踩着自行车,陈静雅坐在后座,一只手搂着赵龙文地腰,喜悦地哼着一支不成文的小调。

“有这么高兴吗,还唱起了歌。

”赵龙文不解地说。

“我高兴,不行呀。

”陈静雅吐着可爱的小舌头,可惜大晚上的,赵龙文又在前头踩着车没人看到。

“行,什么好事呀,也让我分享一下呗”赵龙文笑着说。

陈静雅举着左手在赵龙文眼前晃悠着,她的手上戴着一块黑色的电子表,正是赵龙文给香烟的那块表。

“你把你的表给香烟了呀。

” “是呀,那块她戴着好看,而且她手小,正好合适,你这块太大,她戴着不合,容易掉。

”陈静雅嘴里说着,心里却在想:谁让你乱送东西给人了,而且还是送给女人。

小心眼的女孩不好惹呀。

“那你戴这块也不好看呀。

” “先用着呗,反正我戴表的时间少。

” “要不我偷偷攒些钱,到时帮你买一块。

”赵龙文冲口而出。

“嗯”陈静雅不说话了,心里却在嗔怪着这个大笨蛋,哪有攒钱帮女朋友买东西之前先说出来的,一点情调都不懂,但是整个身心却是甜蜜蜜的,自己不就是喜欢他这一点吗,在自己面前从不藏私,虽然没有什么情调,却很舒心不是吗?陈静雅这样想着,贴在赵龙文背上又轻轻地哼起歌来。

赵龙文就在这样甜蜜幸福的日子里练着功,读着书,学着音乐,偶尔打打球,师傅传的童子功第二招《立地托天》同样用了五天,《百鸟穿林》他用了四天学会,后面《长虹倒海》《凤起云开》《龙盘玉柱》都是用了三天, 昨天才把第七招《马踏群雄》练会,用时是四天,今天师傅应该教他第八招《虎啸高岗》了,上到平台时,悟非大师却没有急着教他,反而让他把问名贴拿了出来。

赵龙文这才想起胸前的玉佩已经给他用血温养了二十多天了。

悟非大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问名贴后说:“不错,你温养得很好,现在问名贴已经全是你的气息了,这是问名帖温养关键时期。

这帖子能不能接受你的气血就看这二十七天,剩下的就是血气沟连的事了。

为师让你见识一下问名贴的用法,等你以后有了内息,为师再传你用它的密法。

”说完让赵龙文一手托着问名贴,悟非大师用手合着赵龙文手掌,慢慢地渡过一丝内息到赵龙文手上,通过他的手掌,传到了问名贴上。

奇怪地一幕出现在了,问名贴的上方出现在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方框,赫然就是心文的模样,赵龙文吓了一跳“呀”地大叫了一声,差点把手上的问名贴丢在了地上,好在他的手还给悟非大师抓着的,身子动了,手却没动一下。

悟非大师笑道:“看到了吗,师傅以前第一次看也是吓了一跳呢。

” “看,看到了,师傅你能看到吗。

”赵龙文确实给吓得不轻。

“师傅看不到你的,每个人的问名贴因为用的是自己的血温养的只有自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

”悟非大师解释着。

赵龙文心里松了一口大气,差点没给师傅吓死呀! “那这个,这个怎么用呀。

” “很简单的,你在心里默念几个字,这样吧,你就念,小师弟心文初次见识问名贴,给各位师兄师姐请安问好。

”悟非大师也顽心渐起。

赵龙文跟着念完,就见到方杠里出现在了他念的字,这不是和心文一模一样吗。

跟着赵龙文就感到手臂上传过来师傅的一丝内息,这道内息却不像刚才那样平静的穿过来,而是像一道湍急的小溪流,依着不明的频率,冲进了问名贴里,就看到方框那里一阵闪动,赵龙文刚才念的几个字,就这样慢慢变小,向着方框深处一闪不见了。

“字是不是不见了。

”悟非大师问 “是”赵龙文很是讶异,心文还能这样用吗。

“等一下,应该很快的。

”大师笑眯眯地说。

“嗯,咦,有字出现了。

”赵龙文惊奇地说。

“什么字,念出来。

”悟非大师也是好奇,现在才五点多呀,谁这么早。

“阿弥陀佛,心文师弟早上好,代问悟非师伯好。

老纳慧行,请问师伯几时回山” “原来是这个小···和尚,这是天台掌门慧行。

他不在我密宗真传七子之内,你须记住了,我密宗的存在就是要守护天台的声誉和典籍,还有这个帝国的安全,关于这个为师以后会和你详细说的,你记住就行。

” “嗯,师傅,又来了一个,小师弟早上好,刚到机场,准备去非洲,代向师伯问好,我是心广。

” “这是你大师兄心广,还有一个心慈的是你五师姐,都是你二师叔的徒弟。

” “又来一个,小师弟好,正无聊的执行任务呢,没想到就看到小师弟的字了,是了小师弟这么早就练出内息了呀,好了不起,我记得我练出内息用了三个月呢,先恭喜小师弟了,对了,对了,代姐姐向师伯问个好呀,祝师伯长命万岁。

我是心蕊” “哦,这是你七师叔收的双胞胎中的碎嘴丫头,你四师姐,还有一个老三心花。

”悟非大师提起花蕊就笑,想起老七收下这一对双胞胎后,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的样子,就更乐了。

“又来一个,小师弟好,我是心天,代问大师伯好。

”赵龙文又念了一条。

“哦,是你四师叔的徒弟,你六师兄。

” 这几条信息轮番出现在面前,每一次出现在都引起问名贴一阵轻轻的震颤,赵龙文这才知道,原来问名贴可以象警察用的对讲机一样,进行通话的,只不过一个是语音,一个是文字吧了。

“好了,先这样吧,收好它。

你还有个二师兄叫心雄,是为师亲传大弟子,现在应该在国外,那边因为地缘关系,问名贴是联系不上的。

”悟非大师把手放开,让赵龙文戴好问名贴后说出了一番话来: 这玉佩是第一代祖师慧归大师传下来的,一共十五块,一块在天台历代掌门手上传承,剩下十四块就在他们师徒十四人手上传承,因为这玉佩能千里传信,交流,如同几人当面讲话一般,至于为什么能千里传音,密宗一门研究了几百年也研究不出来,只是知道有寺庙的地方传音质量就非常地好,而离寺庙越远就越差,又因为能在上面写字传出去,并且能传一些简单的画面,让人如梦似幻。

密宗就一直把它称为幻境,而密宗一门平时联系就少,又总是在收徒弟时会互相询问,或弟子间沟通信息所用,所以玉佩也叫问名贴。

而使用问名贴进入幻境的先决条件就是要用血温养三九二十七天,让自己的气息包裹着问名贴,使问名贴能随自己所用,如要发送消息出去,就要用内息用一定的频率,波动在幻境里激发文字,这就是师门密法了,需要赵龙文首先有内息才行,而今天刚好是赵龙文温养完问名贴的时间,这才有了悟非大师察看并激发问名贴的情况。

赵龙文心里嘀咕:原来我的心文,在师门里早就用过了的,得空要好好研究下,看看还有什么用途。

不过心文是怎么到他身体里去的呢,赵龙文想破脑袋都想不起来,听到师傅说起内息,赵龙文就问师傅,他什么时候能够修练出内息。

悟非大师就笑:“其实你一直在修练呀,你练的呼吸法,童子功,就是为了修练内息做准备的,只有等你把童子功的九动招式学会,运用自如后,再学会三静功,等你感应到天降雷音,震荡血气时,内息就算入门了,那时候再传你内功心法,有了这内功心法,再学一行者,童子功就算成了,以后再学金刚身,也就简单了。

” 赵龙文就心急火撩的让师傅教起了第八招《虎啸高岗》。

悟非大师就喧了一句:“阿弥陀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声音带着一股直指心灵的力量,让赵龙文浑身都颤抖起来,一颗心却奇异地平静了下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