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六章从来纨绔少伟男

第十六章从来纨绔少伟男

赵龙文扶着爷爷和奶奶一起走出胡同后,爷爷这才让赵龙文松开了手:“行了,爷爷还没老得走不动” 赵龙文就嚅嗫着叫了声:“爷爷,我······” “那年,我和你奶奶一起跑出来后,没几天就和老大他们陆续会合了,那时老大才十七岁多点,几个同村人一合计,就干脆地拜了把子,”爷爷打断了赵龙文的话,继续说:“那时爷爷才十六岁,你奶奶也就象你这么大,我和你奶奶都没出过村子,哪分得出个东南西北来,要不是你大爷爷他们带着一起跑,估计早死了几次了,这一出来,东南西北的跑了个遍,去过hb,那边打得比湘江还厉害,到过福州,同样也不好过,后来又去gd,gz,这一跑就跑了八九年,最后几个人一合计,就到了这里,你大爷爷那时家里是村里的铁匠,他出来时就带了个大铁锤,二爷爷和你七爷是亲亲二兄弟,家里会点弹棉花手艺,三爷爷家那时是村里教书的,从小学的就是毛笔字,写得比爷爷都强,五爷爷你也知道从小跟村里保安队习武,和你八爷爷一起算得上我们几兄弟的保镖了,只有你四爷,六爷爷,九爷爷和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懂,要不是几个兄弟互相拉扯着,都要饿死几次了。

” 赵龙文奶奶在一边不愿意了插话说:“别听你爷爷的,要不是你爷爷跑出来时挑了半担银元和粮食,给大家做了启动基本,饿死的可不是我们。

”又对着赵龙文爷爷说:“再说你不是和九哥后来学会修车了吗,我和八哥还学会补鞋和做衣服了呢,你怎么不说。

” “那不是后来吗,前二年不是什么都不懂,那年在湘北的时候你生病了,要不是大哥和五哥跑好远去要药,你以为还有呀。

”爷爷不高兴了顶起了嘴。

奶奶和爷爷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吵着嘴,向家走去,赵龙文从小就听二个长辈争吵,习惯了的,也不多嘴,就在后面慢慢地跟着。

二老吵架从来是想到哪儿就吵到哪儿,一会说四爷爷害得大家吃了好多天的野菜,一会说大爷爷帮人打铁,主家不放心守在一边结果给飞出来的铁水烫伤,白打不算还赔了一大笔钱,,扯着扯着,就扯到爷爷刚学修车,结果把人家的自行车修坏的事,奶奶做的衣服,主家也不满意,总之就是各种战乱时期的艰难困苦,压迫和反抗,却也有一定的欢声笑语。

赵龙文听得是心潮澎湃,心里充满了对二老那种在逆境里也不悲观,总是向前看,总是不停地奋斗心情的佩服和敬仰,却是慢慢地对堂哥龙开发的恨意淡了许多。

到了家里二老还在小声的争吵着,赵龙文就跑回房间休息去了,他的精神其实并没有恢复得太多,中午那一觉,只是让他见底的精神勉强有了点起色,四爷爷的离去对他的打击虽然不大,却让他很是自责,回到房间草草检查了一遍学习情况就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赵龙文出门时精神已经大好,跑过四爷爷住的胡同时先去上了几柱香,守灵的是堂哥龙开发和几个不大熟悉的堂兄,他的几个堂兄年龄都要比他大,实在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可聊,记挂着等在平台的师傅,赵龙文匆匆打过招呼,就跑了。

这一天,悟非大师传授了童子功的第二式《立地托天》,可能是已经悟通第一式了,赵龙文学起来很快,临到要上学了,架子摆得就似模似样。

悟非大师纠正了他几个动作后,照例念起了金刚经。

到了下午,赵龙文放学后就跑到四爷爷那帮着守起了灵,他们这儿的风俗,就是这样,不是直系亲戚,并不要一天到晚守着归山的长辈,得空你就来,没空就去做你的事就行了,小镇不大,这种白事,有街上专门的工作人员,俗称《食友社》来负责的,只要家属推出一到二个总监督就行了。

赵龙文的父亲就是总监督之一。

四爷爷的灵枢要摆三天,第三天上山时,他们这一辈的像赵龙文这样要上课的不多,除了他们三姐弟,也就小姨龙玉萍的二个,长辈们一商量干脆就不让他们送上山了,赵龙文也就清早去上几柱香后,就跑去跟师傅学武去了。

送完四爷爷后,赵龙文以为可以正常一段时间了的,不想七爷爷和四爷爷的感情很深,本来身体就差,这二年一直卧病在床,听到四爷爷去了后,在家长吁短叹了几天,一口气没上来,跟着去了。

紧接着就是赵龙文二爷爷,他跟七爷可是亲亲兄弟,在七爷爷的灵堂上拍着七爷的棺木大骂起来,情绪一激动,回到家门口时,一脚没踩好,跌在地上,就这样追着自己的弟弟去了。

就这样,十天不到,赵龙文一家送走了三个伯爷,赵龙文父母顿时紧张起来,生怕家里二个老人情绪不稳定,很是不放心的守了几天,可是二人都要上班,赵龙文父亲的工作现在已经走正轨,工作弹性很大,虽然可以时不时回家来看一下,可终究不是一个事,干脆一合计,反正家里不差那点钱,就托人给请了个全职保姆。

这一年的六月十五日,赵龙文回到家时,就看到家里多了一个人,是一个和姐姐差不多大的姑娘,只是身材瘦瘦的,个子不高,比陈静雅矮了小半个头,穿着一件姐姐以前的衣服,很是拘谨地站在天井里,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扫帚,吃力的扫着屋檐边的蜘蛛网。

姑娘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就看到赵龙文正讶异地看着她,脸一红,知道进来的必定是这家的少爷赵龙文了,就放下长扫帚,低眉顺眼地说了声:“少爷好。

” 赵龙文吓了一跳,他这几天知道父母亲正在托人给爷爷奶奶请个保姆,不想来的是个和姐姐差不多大的姑娘家,胡乱地说了句:“你好”不敢多看就跑进了客厅。

母亲龙秀萍在厨房忙活着,听到赵龙文进屋的声音,就叫了一声,让他进了厨房:“龙文,你爸从杨堤镇那边托人找了个保姆,人家小姑娘家的,就比你姐大点,你别仗着是主人家就欺负她,听到没。

” “妈,我是那种人吗,”赵龙文就撇了撇嘴说。

姐姐在一旁帮母亲炒着菜听了就嘲讽地说:“难说呀,他力气大,香胭可不够他一个拳头的。

” 赵龙文示威地务姐姐挥了挥拳头,不去理会她,很奇怪地问母亲:“她名字叫香烟吗,怎么起这名。

” 姐姐赵慧妍拿起锅铲,向他点了点说:“人家那是胭脂的胭,你以为是烟火的烟呀。

” “本来是胭脂的胭的,老爷接我过来时说,胭脂的胭不好,给改成了烟火的烟。

”一个声音在厨房外响起,却是小姑娘香烟进来了。

赵龙文就向香烟点了下头:“香烟姐。

”想了下轻吟起来:“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吟罢摇头晃脑地地上楼去了。

姐姐卟啧一笑说:“装神弄鬼。

” 母亲龙秀萍好笑地看了眼儿子,转头对女儿说:“你还别说他,他现在的学习成绩大有长进,能随便背首诗出来了,这诗是唐朝哪个做的了?” 赵慧妍就笑着说:“好像是王维的作品吧,我忘了,回头翻翻。

”不服气地说:“我这也有呀,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母亲就笑:“龙文说的那个香烟是连在一起的,你这是把人家给拆开了呀。

” 母女二说说笑笑地做着菜。

小姑娘香烟却对赵龙文佩服起来,心想这家的少爷好有文彩呀,随口就能念诗呢,想起自己的身世,越发坚定了下来。

赵龙文这几天上课时,白正好教到唐朝王维的几首名篇,什么: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等,顺便就介绍了这首《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赵龙文最是喜欢里面那句: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读了几遍,顺便就把它给记下来了。

晚上吃饭时,香烟还很拘束,想一个人在厨房吃,却给母亲龙秀萍拉着一起坐了下来。

吃着吃着,香烟的泪就悄悄地流了下来,只是她自己以为掩饰地很好,悄悄地擦了擦,又没事似的吃了起来。

三二下吃完就躲进洗漱间,洗起了大家的衣服。

父亲赵全有就叹了口气简单地说了下香烟地身世: 香烟姓贺,原名叫香胭,是阳江县下面最穷乡镇马尾镇小沟村人,在家里排七,前面五个姐姐,一个哥,上过小学,到了初中家里打死也不给她读了,十三岁就把她许给了同村一户人家,还没过门,男方就在阳江游泳给淹死了,紧接着家里又把她许给了隔村的人,谁想那男人家住在山脚,一夜暴雨,山体滑坡,全家除了大人出去放田水,跑脱外,没一个活下来。

,连许二户人家二户人家都死了,村里就传她是扫把星,专克男人,家里也是怕了,本来就穷,干脆就把她给赶了出去,一个人住在村里的烂砖窑里,她就东家借点米,西家求点粮,有好心人就给点吃的,穿的,到农忙时节就去打点短工,农闲就去找野菜,却绝不去偷去抢,好几次差点饿死在砖窑里。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赵全有托人找保姆的消息传了开后,好多人挤破了头想进来,毕竟赵家在县里算得上比较富裕的,给的工钱也较高,一个月还有几天的假。

但是赵全有考察了几个人都不太满意,他的一个学驾驶的学员就把香烟的情况和他说了下,赵全有就让学员带着专门跑了一趟,对这个心底善良的小姑娘很是满意,和贺家好一阵谈判,又去走访了香烟前头的二个夫家,这才把香烟带了回来。

这事发生前,赵全有就和妻子父母通过了气了的,家里的大人们通情达理,也没有那么迷信,一致同意就雇佣香烟了,现在再说一遍,自然是说给三个小孩听的,要他们不要欺负香烟。

姐姐赵慧妍听得眼泪都下来了,妹妹赵雪妍听得似懂非懂的,却也知道新来的香烟姐以前过得非常不好,也替她难过起来,只有赵龙文听完后默不作声,却是沉下了脸,心里面早痛骂贺家几百次了。

赵全有就对儿子说:“现在香烟来我们家做事,但是要给你规定几条才行,第一不准你欺负她,第二不准你指挥她做这做哪的,你自己的事自己做,实在要人帮忙另说。

第三,从现在开始,你衣服要自己洗,不准让香烟帮你洗。

其他的想好再加,知道了不。

” 赵龙文瞠目结舌地看着父亲,又望了望母亲,无可奈何刚要点头,忽然想起不对:“等等,老爸,我们家是请了个人来,但我怎么感觉我过得比以前还不如了呀,而且还是地位最底下那种,再说我从小到大没洗过衣服呀,你也不怕我把衣服洗烂。

” 家里一群人就哈哈笑了起来,母亲龙秀萍想了下说:“算了也别难为他了,衣服可以不用他洗,但你自己的却是要自己洗的知道不,毕竟人家香烟还是个姑娘家,不好洗你的的。

” 赵龙文想了下,点头说:“好吧,我自己洗。

” 父亲赵全有就叹了一口气看着赵龙文说:“儿子,你记住这话;平静的湖面练不出精焊的水手。

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

” 赵龙文再一次沉默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