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三章功传童子金刚身

第十三章功传童子金刚身

赵龙文进去时,陈静雅也刚好练完咏春拳,正要去洗澡,赵龙文就把衣服一脱也进了洗澡间,这一个月来,二人每天早上都在一起洗澡的,陈静雅开始还十分的羞涩,洗澡时就眯着眼睛,不敢睁眼乱看,到了后来,也就放开了,任由赵龙文帮她擦洗着身体,她时不时也帮赵龙文擦洗一下。

今天赵龙文帮她擦洗时,好像有点不对劲似的,时不时傻笑一下,慢不经心的帮她洗着胸脯,搓着背脊,十三岁不到的少女已经有了一点小小的骄傲资本,一连多天的坦诚相对,陈静雅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各种不习惯,见到赵龙文傻傻的样子,很自然地拍开他的手臂问:“你今天有点不对劲,碰到什么事了,笑得这么开心。

” 赵龙文继续嘿嘿地笑着,随手又胡乱冲洗了几下,闪到一边找毛巾擦身体去了,陈静雅见状也随便冲了下就关了水,拿起毛巾帮赵龙文擦干身体追问:“什么事呀,快说,不说不给你找衣服了,就让你穿这湿衣服上课。

” 这段时间是南方特有的梅雨季节,龙秀萍就给儿子准备了一套衣服放在陈静雅家,弄湿弄脏了好方便更换。

赵龙文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喜悦了,就转过身一把搂住陈静雅说:“哑哑,我拜了个师傅,我有师傅了,而且我师傅是个绝世高手呢,我以后也会是高手的,我以后一定会保护你。

” 陈静雅赤裸的身体虽然略显青涩,,但是也婉约有致,隐约中有了一股含苞待放的花蕾气质,给赵龙文赤裸裸的搂着,心突然开始咚咚咚咚地跳了起来,只觉得整个人像发了烧的病人,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等到听完赵龙文的话,突然间如给一盆冰水浇了上来,长长地吐出一口大气,推开赵龙文说:“聋聋,你说什么,什么师傅,你慢慢说。

” 赵龙文这才一拍脑袋,想了想把他跑步遇到师傅悟非大师的事,慢慢说了出来。

陈静雅边听边穿好了衣服,红着脸用毛巾帮赵龙文围了一下,拉着还沉浸在喜悦当中的赵龙文穿过客厅,进了自己的闺房,让赵龙文自己去穿好早就放在床上的衣服,自己倚在门边想了下说:“龙文,我也不知道这事是好是坏,不过很替你高兴,学校里和五爷爷一样,现在只能让你不停地学习着基本技巧和基础练习,没有武术套路的练习,就不可能提高你的武术等级,现在在有个师傅教了,你一定要把握机会,学得越多越好呀。

” 赵龙文穿好衣服和陈静雅走进厨房,吃着早点说:“我知道,我明天开始就要在师傅那学习了,就不过来陪你跑步了,你自己在家练习吧,我学会了就教你,行不。

” 陈静雅好笑地说:“等你学会了再说,不过你确定你教我,你师傅不骂你吗?” 赵龙文纯洁的大眼睛眨巴了二下说:“应该不会吧,我们是一家人呢,一家人都不能教吗,我还想到时教给我姐和小妹呢。

” 赵慧妍已经差不多十六了,和他一样也是从小在五爷那里练功的,底子打得很好,学的就是咏春拳,赵龙文和姐姐动手从没有赢过,不过也没输,因为他皮糙肉厚,姐姐赵慧妍手劲不足打不痛他。

就不大爱和他对练了。

妹妹从小体弱多病,对练武就提不起多大兴趣,去了也是摆摆架势,纯粹花架子一个。

陈静雅就说:“那可难说,我听说好多武术门派都有限制的,什么传男不传女呀,传子不传媳之类的。

最好你先问过你师傅再说。

” 赵龙文不解地说:“凭什么呀,帝国体武部早就三令五申说不准私藏和私传,所有武术典籍和功法都应该公平开放,人人可学才行。

只有这样帝国的武术才不会没落的呀。

” 陈静雅就撇了撇嘴说:“这话你最好不要和你师傅说,以后也不要乱说出去,有什么想法,就藏着,自己多想想,实在不行回来和我说,我给你出主意,知道了不,还有你拜师的事也不要说出去,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练武学习。

” 赵龙文嘟着嘴,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陈静雅一把捏住赵龙文耳朵管家婆形象第一次露了出来:“少哆嗦,你给我记住就行了,知道不。

” 赵龙文很少看到陈静雅这样,知道她有点生气了,只好点头说:“行,行,我一定不说,谁我也不说,成不。

” 陈静雅这才松开手,担忧地看着他说:“龙文,我不会害你的,只是我们现在还小,好多事都不懂,多看少说,多做少说,看到了就记在心里,能不说就不乱说,要问也是找自己最信任的人问,不要乱问,长大了知道的事多了我们就懂了的。

这话我爸和我说过,阿姨也一样和我说过,今天说给你听,你就记着就行了。

” 赵龙文略有些狐疑的看了下陈静雅,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陈静雅只比赵龙文小一岁,但她从小就给赵陈二家做为赵龙文的童养媳来培养的,陈赵二家大人说话,做事一般都不瞒着她,二家大人都知道赵龙文的蛮横性子,只有陈静雅能压制住,因此早早的就给她培养出了一些待人处事的小模样出来。

陈静雅还是有些不大放心赵龙文,因此一整天都或远或近的盯着他,生怕他捅什么娄子出来,好在赵龙文可能真给陈静雅吓着了,一整天都不怎么说话,老老实实地上了一天课。

第二天,赵龙文体内象有个钟似的,自然而然地在四点多时就醒了,跑到昨天那个平台下面时刚好五点,时间正是师傅说的寅卯之交。

悟非大师已经在平台上站着了,看到赵龙文爬上来后就说“你每天只有早上这一个时辰练习,少说多做,你那个小媳妇说的哟。

” 赵龙文目瞪口呆地看着师傅。

悟非大师哈哈一笑说:“为师耳朵灵得很的,你那小媳妇不错,以后会是你的好帮手,不过想要学我宗门密传却是不可能的,不过为师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好好练功,我会让你教她一些小把戏的,为师活了一百三十多年,懂得的小把戏可不少呢。

” 赵龙文大喜之下,一时没想明白师傅是如何听到他和陈静雅的对话,扑通就跪了下去:“多谢师傅。

” 悟非大师自然不会告诉赵龙文,大师在和宗门几个师弟商量完事后就一直运地听之术用神念观察着赵龙文,看他的性情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有所改变,赵龙文那时刚进陈静雅家,一高兴把拜师之师老实地和陈静雅说了出来。

差点没给悟非大师赶来一掌把二人拍死。

天台密宗在武林密传一千多年,从不显于人前,不知躲过多少灭门危机,就在一个密字,不想赵龙文一拜师就把宗门给宣泄了出去,好在陈静雅一番话语出口,无形中让悟非大师松了怒火,悟非大师为这事静坐了一天,把这前因后果细细推了一遍,隐约感觉到赵龙文可能就是自己在红尘俗事中的最后一个机缘,决定在今天给赵龙文和陈静雅一个机会。

“起来吧,只要你肯用功,为师会的自然都要传给你的,你只记住,习我密宗法门,终身须护得我天台一宗安危,哪怕身死道消不得后退半步。

” “是,师傅。

” 悟非大师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这个徒弟的心性还是不错的,但远没有他那小媳妇那么心性灵通,不过有他小媳妇在一边盯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最让悟非大师满意的却是他昨天下午发现的事情,赵龙文一身横练功夫,竟打熬得无比结实,差点让他以为赵龙文除他以外,另拜了师傅。

仔细观察后才知道,赵龙文只是基础功扎实罢了,不过这却正好适合他的调教。

“别动,为师看下你的身体。

”悟非大师把左手轻按在赵龙文的肩膀上运起一丝内息,钻进了赵龙文体内。

赵龙文就感到一股清水样的液体穿过服的肩膀,慢慢地渗透在他的身体内,微热,有种酥麻的感觉,这就是内息吗,赵龙文也闭上眼睛,感受起来。

悟非大师的内息一进去,就感应到了赵龙文体内的情况,情不自禁地咦了一声,良久这才收了内息:“好,好一个无漏金身,想不到我天台密宗竟能收到如此传人,祖师爷显灵呀,哪怕不是无漏金身,应该也是不坏金刚身,嗯···嗯最少是不坏金刚,这二种金身我都没见过,只在传说中听过,不过都一样,这样看来只习我密宗小周天心法,却是大材小用了,待为师想下,······慧归祖师的神功最适合这种身体,嗯,就这么定了。

” 师傅的一番低语,赵龙文听了个七晕八素,不过并不妨碍赵龙文把他记在心上。

悟非笑眯眯地说:“心文呀,你的身体为师算是检查过了,为师问你,你是不是从小开始就不怕打呀。

” “是,师傅。

”赵龙文知道师傅要传他功法了,不敢欺瞒半点。

“按世俗的说法,你这是皮厚,结实,痛感神经粗糙反映慢,可是世人哪知,这却是武术界中所有武术大家最希望拥有的金刚身,为师这里有一篇你慧归祖师密传的专为金刚身量身打造的功法《宝相心经》,最是适合于你,你可愿学?”这里和赵龙文说着话,大师的神念却通过身上的玉佩传了出去。

“弟子愿意。

”赵龙文想都不想地说。

“只是学这心经,须得做到一事,不知你能承受不能。

”悟非大师不愿欺瞒这个宝贝徒弟。

“不知何事,请师傅指教。

”赵龙文老实地问。

“学这功法,必须做到第二层功法大成之前不得泄漏元阳,你可愿意。

”悟非大师见到赵龙文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知道这弟子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是元阳,就解释:“元阳就是阳精之气,说白了就是你不能在第二层功法圆满之前行房事。

”赵龙文还是一头雾水地看着师傅,悟非大师老脸都红了,气得手指一动,发出一丝内息弹在赵龙文的小弟弟上说道:“就是不能用你这个小东西去碰女人,也不能让他流出一些白色液体。

” 赵龙文后知后觉的用双手挡着说:“师傅,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行,我答应了。

”想了想忙又问:“第二层功法圆满要多久呀,总不可能几十年吧。

” “难说,反正师傅没有练成过,我密宗十三代以来,一千多年,除了第一代祖师慧归练过没人成功,都是在第一层后就转修别法去了。

” 赵龙文惨叫了一声:“师傅,不带这样玩吧。

” 悟非大师也是好笑起来:“你不同,你这身体很可能是传说中的金刚不坏天然身,这第二层,短则五六年,长则十二三年,必定能成的。

” 赵龙文在心里算了一下,五六年自己可能刚读完高中,十二三年,嗯那时要是一切顺利自己应该找到一份工作了,到时在和小雅在一起好像也不错。

就点了点头和悟非大师说:“师傅,我没问题了,可以练的。

” “那行了,这心经共分三层,第一层童子功,人人可学,第二层金刚体,却非一般人能练,人体有七孔九窍,无数汗毛血管,无时不在对外流通各种气息,唯有汗毛血管天然封闭者能练,第三层无漏身,没练过,不知道,不过口诀到是记得。

”悟非大师飞快地介绍完《宝相心经》 赵龙文就:“呀”地叫了一声,心想,第三层你不知道,我怎么练呀。

悟非大师连忙说:“功到自然成,到时你就知道了,为师现在传第一层的口诀给你,你先记下来,到时为师再和你逐句解释,我天台密宗的这门功法和其他宗门的童子功是有很大差别的,须得配合几种架势来运行,听好了·····平肩收臀气匀长,虚空圆谷足心坠,藏精舐腭须生势,手如玉莲胎内含,佛心坐定意清明······。

” 赵龙文一句一句跟着记下,等师傅悟非大师念完口诀,他的脑海内也记了个八九成了。

悟非大师看他样子在默记也不催他,等了一会后再问时,赵龙文就说记了个七成了吧,悟非大师自然是不信的,让他背出来看看。

赵龙文就背:“身如宝象千般变,心座莲台自生花,······平肩收臀气匀长,虚空圆谷足心坠,藏精舐腭须生势,手如玉莲胎内含,佛心坐定意清明·······”竟真的背了个八九不离十。

悟非大师大是喜出望外,不想收的这个徒弟,不但身是金刚,却也智如天妖,只念了一遍的《宝象心经》他就记成这样,想了想很是干脆的把第二层金刚体的功法和第三层无漏身的口诀一起念了出来先让赵龙文记下在说,这一番记忆下来,一个时辰很快过了一半,悟非大师这才重新纠正了赵龙文第一层口诀的几个错误读音,见赵龙文背对了后,这才对他说:“第一层的童子功,在我密宗有九动三静一行者之说,也就是说这一层的功法每四句可当做一个动作来做而每十二句可以在一个静功里做出来,总的三十六句口诀却只一个行走的步伐就能做到。

”说完念出最先四句,做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马步,只不过他做的马步双手却是绕过二脚,很是夸张的从下面伸出来抓住了几乎贴在档下的脑袋,二手的食指和大拇指还在轻抚着耳朵。

悟非大师示范完后站起来看着目瞪口呆的赵龙文说:“你须记住,我密宗内家拳的基础功法很多和你平时练的基本技能看上去是差不多的,而最重要的就在于口诀,每做一个动作须要在心里默念这个动作的口诀,再加上与众不同的呼吸方法,这便是内家拳法不同于外家拳法之处了。

刚才说的口诀你是要牢牢记住的,动作从明天开始自然会一一传授给你,现在要你改正的就是为师昨天和你说的呼吸法了。

” “师傅,你先等等,徒儿第一次听说有内家和外家之分,他们怎么就分家了,我还没懂呢。

”赵龙文平时练武只顾得爽快了,那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也顾不得什么少说多做了,问了再说吧。

悟非大师气得就是一个糖炒栗子敲了过来:“我打死你这笨小子”好嘛,刚才还智如天妖,现在在就变笨了。

“外家拳只练身体,练皮肤,练骨头,练套路,练器械。

内家拳不但要练这些还要练心,练气,练精,练神,就是练你平常看不到的,但偶尔能感觉到的,懂了不。

” “懂了,外家拳就像我五爷爷,内家拳就是师傅你这样的。

”赵龙文牢牢的记下这话,嘴上却说。

悟非拍了下自己的手说:“好吧,你现在可以这样理解。

”语气一转,很是严厉的对赵龙文说:“我现在在要纠正你的呼吸法,这个很是重要,从现在开始,不要再问问题,有问题明早再说,你现在在只要给我记好,做好就行了,知道不知道。

” “是”赵龙文顿时收起了就要天马行空的问题。

“好,你现在在这平台上做原地跑步,就像你平时跑步那样,对,对就这样跑,原地跑,跑。

”悟非大师开始看着赵龙文跑着,慢慢地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再看了下平台,自嘲地一笑说:“给这小子气糊涂了。

”说完僧袍一挥,就这样平空把赵龙文送下了平台。

赵龙文知道是师傅用内息把自己弄下来的,虽然很是兴奋,却不敢停下来,还是在原地跑着就听到师傅说:“跑呀,朝你们学校跑。

” 赵龙文这才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就听到师傅在耳朵边说:“不对,呼气时拖长一点,拖··吸气慢点,慢慢吸··拖······吸·······呼······” 赵龙文原本跑熟悉了的节奏给师傅这一弄,差点就岔了气,脚步一乱差点就跌地上去了,几个踉跄过去这才重新跑了起来,这一次跑注意力就不得不集中在师傅身上了,悟非大师这时把一缕内息附在他身上,指导着。

自己却很是惬意地盘坐在平台上。

赵龙文跑过学校时,悟非大师还要他继续跑,赵龙文就绕过学校继续朝着阳江大桥那边跑去,他的呼吸不知不觉的开始按师傅教的做了起来,一直跑过了大桥,越过阳江后,师傅也没叫他返回来,赵龙文只好继续跑着,差不多跑到东岭的山坡上了,才听到师傅说:“往回跑吧,加快点节奏,看下你的呼吸频率。

” 赵龙文拼命地跑着耳朵中师傅的话不时传过来,让他修改一下呼气,又让他修正一下吸气。

一直跑到学校才听到师傅说:“好,现在可以去上课了,注意哟,今天一天你就按这个频率呼吸,直到养成习惯。

”赵龙文差点没一个跟斗滚到地上。

于是今天的阳江中学,某个学生就像得了便秘似的,憋得满脸通红的上着课,好一会又如卸重负地吐着气。

搞得好几个和同学过来关心他,让他去校医室看一下,知道内情的陈静雅差点没笑趴了。

好在少年的适应能力确实强大,到了下午,赵龙文就像从小就用这个频率呼吸一样的自如起来。

悟非大师的一缕内息其实并没有能坚持多久,不过他时不时发过来的神念,总能看到赵龙文的坚持。

下午以后,悟非大师也就不再观察他了。

再好的方法,也是需要自觉的,只有持之以恒的练习,才能成就以后非凡人生。

回头再说大师的神念在玉佩内一留言,引得好不容易静下来的几个师弟差点走火入魔。

“天尊呀,无漏金身,宗门一千二百年来,发现的无漏金身不过三到四人,除开山宗祖外无一人练成心经,余者俱身死道消,师兄你真决定要收他做真传吗?慎重啊”无尘子从海中一跃而出,哇哇大叫着。

悟行大师和水心居士也先后传来询问的神念。

悟非大师把昨天观察到的情况和今天用内息探测赵龙文身体的情况一一说明后,师兄弟四人很是认真的探讨了一番,最后一致同意把赵龙文定为密宗真传之一,起真传名:心文,天台密宗第十四代真传第七子。

此事定下来时,赵龙文已经跑过学校,向着东岭跑去了。

晚上,赵龙文把岳父罚写的文章老老实实地写了四遍,他昨天太过高兴,把本应今早上交的文章给忘记了,中午未来岳父要时,拿不出来,于是二遍便变成了四遍。

等他写完,正要洗澡休息时,一回头,就见师傅悟非大师悄无声息地站在身后,吓得他差点大叫起来。

还好少年天生胆粗,悄声问:“师傅,你老人家怎么来了,可是有事交待?” 悟非大师随手丢过来一块玉佩,让赵龙文带到脖子上:“这房间内,为师已布下内息屏障,你就是大声喊叫,也没事,龙文呀,为师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提你为我天台密宗第十四代真传第七弟子,取真传名:心文,这是我天台密宗的传承玉佩又名问名贴,为师已经把你的法号打进贴里,你每日睡前用血温养一次,二十七日后,这贴自会和你气机吻合,日后我自会教你使用的方法。

” 赵龙文听到要用血来温养,忙拿起吊在胸前的玉佩看了下,玉佩不大,约二指宽,呈园形,是一个盘龙咬珠的图案,中间缕空了一些地方,很是方便的穿着一条黑中带红的绳子,看了看,就要说话,悟非大师就笑道:“放心,不是要你用很多血的,一天一滴就够了,记住,要二十七天每天一滴。

” 赵龙文这才放下玉佩,但还是问了个问题:“师傅,没看到我名字呀。

” “为师用内息压进去的,你自然看不到,这是师门密传的法门,以后你练出内息了自然能感应到。

”说完,一挥手压住了赵龙文要说的话:“我密宗门规规定,永远不得把真传身份宣于人前,除你几个师叔外,哪怕就是师兄弟见面也不得在人前相认,同门之间说话交流自有密法,如有人追究,你只说是我记名弟子就行,就是为师自己,纵横帝国一百余年,世人也只知为师绰号,从不知为师出身于天台密宗,你须慎记,便是亲人也不能说得,你那小媳妇知道了也就罢了,怪为师昨天没有和你细说,此事只能到此为止,你可知。

”大师说完一股威压直接罩住赵龙文。

赵龙文只觉得全身如给大山压住,又如在深水,连呼吸都困难起来,身体竟汗如雨下,大脑一阵阵晕眩,感觉随时就要死去,忙大声说:“师傅,手下留情呀,徒儿不敢,哪怕死了,也决不说出自己是天台密宗的真传。

” 悟非大师内息一收:“如此甚好,记得明早过去。

”才说完,一阵风吹过,人已经不见了。

赵龙文呆看着房间里原本师傅所站的位置,心里千万头马匹奔腾而过,却不敢有一字出口,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走到桌前,用刨笔刀把手指划破,挤出一滴血珠抹在玉佩上,看了看血珠在慢慢地浸透着玉佩,也不管它,随手放在书桌上,翻出一条短裤,进了旁边的洗漱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