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二章原来缘份天注定从此江湖有潜龙

第十二章原来缘份天注定从此江湖有潜龙

赵龙文只好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学着大人的对话:“大师,请问。

” 老和尚就笑了笑说:“老纳释悟非,原天台寺僧,游历世间二十有余年,前时携小徒于此地修行,得见此联。

”说着指了下寺庙门口那幅“亦镜亦菩提,照混沌寰宇,英雄豪杰倶伏首,一花一世界,鉴古往今来,青山绿水不回头。

”的对联继续说:“由此大悟,逐决定修缮此庙,于此终老,老纳早年间颇习得一点拳脚功夫,是以每日早间必起而温习,连日来,总见小施主于此时晨练而过,是以颇是注意了一段时间,发现小施主在奔跑时的呼吸方法与常人不同,不知小施主从何处习得,可肯赐教。

”说完又是宣了一句阿弥陀佛。

原来赵龙文每天跑步时经过风景楼后因为要念小书包里的课本,总会自然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而悟非大师每日必在峭壁边练功,开始时还不以为意地看着赵龙文跑过,后来看得多了,就注意起来,发现在赵龙文跑步时用的呼吸方法竟然有点像他天台宗秘传的一些小窍门,却又似是而非,按大师早年的脾气可能根本不会加以理会,只是在这一方山水之间悟得大道,更想以此山终老,佛门讲究的就是一个缘,他须得想法把这缘法还给这一方山水之间才行,开始他是打算重修佛门,重塑佛身,可是却总觉得差点什么,后来看到了赵龙文每日的跑步,以他耳目之灵敏,自然知道赵龙文在经过寺门时总会合什作揖,就觉得缘份可能就在赵龙文身上,等他查觉赵龙文的呼吸法和他天台秘传有一定纠葛时,更是认定了这个缘分,是以才有了今天早上拦路的事。

赵龙文开始还听得云山雾罩的,好在他这段时间很是用功的看了一些古文,总算明白老和尚这半古半白的话了,也笑了笑说:“原来是悟非大师,学生只是从五爷爷那里学来的一个跑步时的小窍门,是专门用来调整跑步时呼吸用的,大师看上了,学生一定坦诚相告。

”赵龙文说完这话时,自己就对自己呸了一声,觉得自己好奴颜婢膝,可他一看到悟非大师那真诚而威严的眼睛时,却老老实实地把五爷告诉自己的呼吸方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阿弥陀佛。

”悟非大师当先宣了一句佛号,接着说:“恕老纳直言,小施主的法门好是很好的,可这法门按小施主这样练习下去,却有一个毛病不得不防。

” 赵龙文给吓了一跳,老实地问:“什么毛病呀?”见到悟非大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心念百转间,想起偷看的一些武侠小说,灵机一动的跪了下来:“师傅,救我。

” 老和尚装神弄鬼了这么久,就是要他这一跪,跪才有缘呀,不跪就不是他的缘分了。

“阿弥陀佛,施主请起。

”悟非大师脚步一动,已经站到了赵龙文面前,坦然地受了赵龙文一跪后,这才僧袍一拂,搭在赵龙文手臂上就这样把赵龙文扯得站了起来,嘴里却说:“小小法门,当不得施主一拜。

” 赵龙文心中大是惊奇,根本没感觉到老和尚的手指作用在他的身上,就这样给扯了起来,更是认定了这个老和尚就是他以前认定了的高人,嘴里越发的恭敬了:“当得的,当得的,大师能救小子一命,多跪拜几下也是应该的。

” “阿弥陀佛”悟非大师僧袍一拂,转过身慢慢向风景楼那边走去,赵龙文老实地跟在后面。

“小施主这法门从何人处习得”悟非问。

“我五爷爷教的呀” “小施主的五爷爷姓方,还是姓李,姓龙,或是姓叶。

”悟非老和尚一连点了几个姓出来 赵龙文心里知道,有门儿了,忙说:“姓龙,叫龙东福。

” “不知小施主,祖籍何处?” “是湘江省潭头市龙公村那边过来的”赵龙文还是这几天听爷爷奶奶讲古时记下来的,老人只从知道姐姐还活着后,就逐渐放开了心事,讲起古来,条理也清晰多了 “阿弥陀佛,果然是湘江人氏,想来也是你家长辈为了躲避战乱而打散逃出来的分家支脉了。

”悟非大师问道. “是逃出来的,不过不是什么分家支脉,是主家,我听我爷爷说那时太爷爷在时家里老有钱了,是村里的第一大户。

”赵龙文有点小自豪 “既然是主家出来的,为什么学的小周天呼吸法,学得颠三倒四的,不伦不类之极。

”悟非大师就笑了。

“原来这法子叫小周天呀,我爷爷小时不爱学这个,自然不会,我学的是我五爷爷教的,听爷爷说五爷爷家在老家时是我们的护院教头那一支的后代,逃出来时他不过比爷爷大点吧了,能记得这么多就已经很好了,后来他们一路去了很多地方,只有五爷爷喜欢武术,东学一点,西学一点就成了现在这样子了。

”赵龙文辨解起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悟非大师口宣了一个佛号。

“大师,为什么一定说我们是姓龙或者姓哪几个姓呀?”赵龙文搓了搓头不解的问。

悟非大师想了想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这套小周天呼吸法,是天台宗的入室弟子的入门必修课程,是为调理身体,内息的基础心法,从不轻易外传,这几百年来,这门心法也只是传给了于天台宗有过大恩的几个外人,分别是龙氏,方氏,李氏,叶氏四家,这在天台宗都有过记录的,而这四家习得这法门以来,基本也不敢外传,只在家族内部传承下来,只是天长日久,四家口口相传,每代对心法的理解都不一样自然就有了各种变化,而赵龙文习得的就是变化了的小周天呼吸法。

而这种变化了的内息呼吸法,因修练起来没有天台宗秘传的手势和身法辅助引导,刚开始还好,如没有药物调理长久下去必然会引发身体机能的变化,轻则引发咳嗽,体弱,重则引发呼吸道感染,器官病变,甚至长期咳血。

赵龙文听了这次是真正给吓了个半死,“啪”地就跪在了悟非大师面前,“咚咚咚”就磕了三个响头:“请师傅救我。

” 悟非大师这次没有拉他起来,由得他磕完了头这才说:“起来吧,我既然说了出来,就是要教你正确的法门的,更何况你龙氏于我天台宗有大恩,我天台历代都有训诲下来,于世俗中见你四姓之人必倾力相助,你既磕头于我,老纳便收下你这俗家弟子。

” 赵龙文突然想起一事,忙说:“师傅,你等等,我·我并不姓龙,我姓赵,龙姓是我外公的姓氏,我们这里叫外公都是称呼爷爷的,你看······。

”他不敢说下去了,只好忐忑地看着悟非大师。

悟非一怔,几乎一口老血就要吐了出来,他两眼看着赵龙文,时而透露出一股凶煞之色,时而又是一股精光闪烁,天空的雨丝缓慢地飘落,似乎并不在意悟非的心情,而这时的东边天空已经开始出现在了一抹鱼肚白,隐隐透着一丝红霞,就连太阳似乎也想冒个头出来,与这雨天气争个长短。

悟非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天边,看着云翻雾涌,看得赵龙文心情都摇曳不定时,突然口占一谒:“云涛聚散留天定,金乌雨露枯幻生。

缘起缘灭自有机,大道分明性须真。

”谒完对赵龙文说道:“老纳差点又着相了,你既然已经磕了头,不管你是姓赵也罢,姓龙也好,老纳既受了你三个响头,自是与你有缘,在老纳这里你便是老纳的俗家弟子,老纳自会传你真的小***门。

” 赵龙文大喜,忙又重新跪了下来,重重地磕起了头,悟非大师这时也在心里松了一口长气好险又进入一重知见障里,还好这些日子观流水东去,见云霞明灭,心性远比以前平和了,所练密传,也有了松动进步的感觉,今日里给赵龙文这么一激,竟豁然开朗了,想来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更进一步,修练到八星上级并不是难事。

悟非大师等赵龙文叩首九响之后,这才僧袍一挥,拉起了赵龙文说:“阿弥陀佛,行了,你已三跪九叩首,算是行了正式拜师之礼,我天台佛门讲究随缘随性,对你等俗家子弟更无强制约束,唯记不得欺师灭祖,不得残害良善,其他自然随性而为,你自记住,日后如有天怒人怨之事,自有无穷孽障在前路等你。

” 赵龙文站起来后恭敬地应了声:“徒弟赵龙文一定牢记师傅教侮,永不敢忘。

”这却是他聪明之处了,他知道这个新拜的师傅,还没正式问过他的名字,此时自然地把名字报了上去,让师傅有个印象就行,日后久了,师傅自然就记得了。

悟非大师近一月来每日见赵龙文早起锻炼,风雨无阻早知他是个心性坚韧的了,刚又经历一番心性磨砺,所习密传眼看破关在即,知道自己百年来的机缘很有可能就在眼前,就点了点头说:“阿弥陀佛,你即入我门下,当知我天台密传之缘由。

”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心知还有些时间,正好对赵龙文说一下天台密宗之事,便走到他每日里练功的平台之下,双脚微动,只一闪人已经站在了峭壁上的平台上,对着下面的赵龙文说:“你且上来。

” 赵龙文此时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师傅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见到师傅如飞般上到了平台上,只好老老实实地抓着峭壁上几个突起的石块爬了上去。

悟非见他上来后,示意他盘腿坐好,这才又说出一番话来: 从汉而三国以来,中华佛道二门便缕次受到朝代更迭,世俗战火的波及,无数珍贵典籍毁灭于战争,消逝于世间,有感于这些典籍的不断流失,唐时天台宗二祖慧文便于宣扬修行之要外,立下了这一支专门保护典籍的护道密宗,护道密宗创宗之祖是为慧归祖师,从慧归祖师开始,他们这一支的谱系就独立于天台宗之外了,只有在天台宗主继位后,如发现有些典籍丢失须要核对和查找时,以密法发出问道贴后,护道密宗的人才会现身为宗主寻找和解答问题,平时就如苦行僧一般游走于大江南北,滚滚红尘之中,从第二代护道密宗弟子起,每代弟子最多只能有七人,刚开始时还只是和尚,到后来因护法需要逐渐转变为可以收俗家居士,更可以是女人或者道士。

但人数却不能更多,取七星护法华之意。

每一个弟子要收真传弟子时,都须以密法询问或知会同代的师兄弟们,如果其他的师兄弟有多收了的,或者师兄弟们已经收够七个了,那么他就不能再收弟子,只能以记名弟子方式传授功法,而这样的传功最高也只能传到入室弟子的基础功法为止了,这也是赵龙文刚才得知的龙氏,方氏,李氏,叶氏四家功法的由来,并不真的是他们四家都有恩于天台密宗。

悟非大师有选择的说完这些后见到天色也差不多大亮了,就对赵龙文说:“为师给你说的这些你记住就行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还要上课,你且先去,记得明早寅卯之交时到这平台上来,为师在这等你,到时传你真正的功法。

” 赵龙文一时还算不清寅卯之交是什么时候,抓抓头发问:“寅卯之交” 悟非失声笑道:“好吧,你记住明早五点到这就行了,记住,以后都是五点这个时间来这。

” 赵龙文就唔了一声,向师傅拜了一拜就要跳下平台。

赵龙文自然不知道,在他和悟非大师靠近后,特别是一番跪拜,大师与他十分接近之时他的脑海中那不时闪现在的方框,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悟非大师身上也传出一阵肉眼不可见的光波,与赵龙文身上的光波交相缠绕,如同二个久不相见的伙伴,兄弟。

空间中这光波是乎在交流沟通,而平台上老和尚与少年也完成了第一次的交谈。

悟非大师闭上眼,神念却注视着赵龙文越跑越远,嘴角浮现一层浅淡的微笑。

想了想从袍袖中摸出一块碧绿的玉佩,玉佩看上云成色一般,却又古韵溢然,佛气缭绕,大师把神念从赵龙文身上收回,转向手上的玉佩,倾时,悟非大师的身前出现在了一个和赵龙文身上一样的方框。

随着悟非大师神念击发,方框中的界面上出现了一行字:“阿弥陀佛,师弟们近来可好?”这行字,闪动着明的光芒,一闪一闪向虚空中发着不可测的波动。

同一时间,遥远的五台山的一个无名山峰下,一座普通得几乎让人勿视的小庙,庙后一个小小的岩洞里,一个独臂老迈的和尚,睁开了微闭的双眼,看向洞外的云海,伸手从破旧得几乎看不出颜色的僧袍里掏出一块青色的玉诀来。

碧波万倾的大洋中一座无名小岛,一个做道士打扮的老汉:“哇”地怪叫一声,丢下刚刚烤熟的肉蚌,同样摸出一块玉诀来。

帝国北方边界的加贝湖边,一个鹤发童颜的女居士静立在黑暗中,神念从远处的加贝湖内收回,同样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玉诀来。

立刻,悟非大师眼前的界面上跟着出现在了一行字:“阿弥陀佛,悟行见过大师兄。

”这是悟非的二师弟,从五台山传来的一股神念。

“阿弥你个头,不好,一点也不好,师兄呀,老道卡在六星和七星之间都十多年了,什么法门都试了,屁用都没,大师兄给个招来呀,都呼了你十多年了,怎么现在在才回话?”这是悟非大师的四师弟,海岛上的无尘子发出的神念。

“闭嘴,大师兄不用理他,我和二师兄让他去海上静心去了,静到现在都没半点长进,小妹看他永远都那样了,不用管他呢。

大师兄,你这一去海外都十七年了,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在哪呀,可要我们去找你。

”小师妹老七水心居士从加贝湖边也发了神念上来。

“阿弥陀佛,老纳已回到西桂省,宗内暂无大事,一些重要事项为兄也做了安排,均封在问名帖上层,师弟们如有疑问可去帖上查阅,就不用过来了。

”悟非大师神情庄严起来。

“师兄,出什么事了吗,怎么不要我们过去?”水心居士神念传来。

“大师兄,我在hn这边,离你好近哟,要不我去一趟······”无尘子神念在玉上留言。

“不用,几位师弟都不用过来,为兄近日上感天关,处理完手上一些俗事,就要闭死关了,过来也没用的。

”悟非大师想到早上那一层心情,知道破关在即,决定长话短话。

“啊,恭喜大师兄,大师兄这是破密传的第几层了,七层还是八层,小妹还在第六层呢,二师兄好像也是,无尘连第六都进不去。

”水心的神念飞快地传来。

“阿弥陀佛,恭喜师兄,为兄在第七层四年了,师兄应该是准备破第八层了。

”悟行的神念也传了过来。

“阿弥陀佛,是第九层,见物知性,已身他身,只是这关却涉及老纳大限,须得安排好红尘俗事,闭关坐身,见物忘事才行,这才与几位师弟通传一下,做个安排。

”悟非渐渐地宝象庄严起来。

“无量天尊,八星啊,那可是武林中第一人了,老道还在六星上级呢,啥时候才到七星下啊。

”无尘无限怨念的神念传来。

“阿弥陀佛,师兄请说”悟行大师也正色起来。

“为兄年前从海外归来,已收回三师弟悟虎的问名贴,杀师弟的几个洋人也被老纳取了项上人头,此事已了,尔等也须放下才行,为兄今日联系你们只欲再收一俗家弟子,做记名弟子,以便辅助心广他们,帮他了确些红尘俗事,几位师弟意下如何。

”悟非大事说道。

“师兄,为什么不是真传弟子,下一代真传还差一人呢。

”水心居士问。

悟非大师想了下说:“此子老纳还是初步接触,须考察一段时间再说,宗内现在真传六子,记名十二,几位师弟可曾发现有能传心经之人。

” ······ 不说悟非大师与几位师弟妹神念传递宗门各种情况。

赵龙文下得石台,一路跑到陈静雅家时,刚好碰到陈民生出门,差点一头撞到了他泰山大人的身上。

好在他反映快,忙一个闪身转到一边,这才没撞倒未来岳父。

陈民生吓了一跳,看成清是赵龙文时,这才笑骂道:“毛毛糙糙的,你就不能稳重一点呀,回头给我把宋。

苏洵的心术一节用毛笔写二遍,明天给我,否则有你好看。

” 赵龙文哭丧着脸说:“陈叔,为什么不是孟子的《生于忧患》呀,改一改吧。

” “那就二篇一起,明天给我。

”陈民生笑得是那么畅快,转身走了出去。

“呀”赵龙文对着未来岳父的背后做了个鬼脸,无奈地走了进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