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十一章生活如水流,平淡即真实

第十一章生活如水流,平淡即真实

校门口,赵龙文和庞泽辉,马仕强他们把喝完了的汽水瓶一一清点完给小卖部的老板,陈静雅负责把账给结清了,把赵龙文的书包挂在马仕强的自行车把上说:“我先回去了,明早跑步时见。

”说完望了望傍晚的天空又对赵龙文说:“你也早点回,天要黑了。

”转身进了学校。

庞泽辉就拍拍赵龙文肩膀说:“有人照顾的感觉真好,要不要坐我车。

”说完拍了下车后的货架。

“不用,我跟着你们跑回去。

”赵龙文说完跑了起来。

“变态呀,还有体力跑步。

”庞泽辉唠叨了一句也不管他,跳上自行车追了上去。

七八个同学踩着车,追在赵龙文后面怪声怪气地帮他喊着加油,一路打闹着向着阳江镇而去。

天边的夕阳已经落到了山后,映照了一天的阳光,还在拼命的发散着余辉,让天空的云彩像受到了感染般燃烧着最后的鲜红。

一群已然精疲力尽的少年追逐着前面同样年轻的身影,兴奋地呼喊着,高兴地大叫着,像要把取得胜利的喜悦尽情地释放在这夕阳下的奇山秀水之间。

赵龙文穿过了晚归的人群,越过了因为失败而踉跄而行的对手,越跑越是舒畅,越跑越是轻快,他跑过了阳江的支流小桥,跑过了父亲上班的单位,跑上了莲峰山边的南山嵴,跑到山坡上后,他这才回头去看伙伴们这时才踩到山坡下面,正吃力的蹬着,他哈哈一笑,顺着下坡的轻快感觉,跑进了镇上的一条小巷子,这条小巷直通县电影院的后面和他家边上的小巷相连,要比走大路回家快多了,而帮他拿着书包的马仕强家就在他家过去不远,无论马仕强走哪条道,总要经过他的家的,年多的默契,马仔自然会把书包放到他家的门面那里。

赵龙文跑出小巷子时,一转上大街刚好看到父亲推着一辆自行车要进家,顿时兴奋地大叫了一声:“爸” 赵龙文的父亲赵全有是一个高大魁梧,满脸刚毅之色的中年大汉,一米八有多的身材在阳江这个小镇上都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父亲赵全有回过头来看到儿子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皱了皱眉头问:“怎么才回来,又跑哪野去了。

” “没有呀,才从学校打球回来。

”赵龙文帮父亲推着车,进了门面,先和陆阿姨打了个招呼,这才问父亲:“爸,你不是说要到明后二天才回的吗?” 赵全有也和陆老板他们打了下招呼后,这才对儿子说:“打球是打球,别忘了你的主业就行。

” 赵龙文把单车推进中门,高喊着:“妈,我爸回来了。

” 坐在客厅的家人已经听到赵全有的说话声,姐姐赵慧妍,妹妹赵雪妍都跑出来高兴地喊着,叫着。

母亲龙秀萍在厨房里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知道是丈夫赵全有回来了,很是平静地端着一杯热水出来,递给丈夫后说:“龙文,你去隔壁糖烟酒商店要二两花生米回来。

” 赵全有挡住儿子说:“不用了,我从外面带了点卤菜回来,家里还有面条吧,再下点面条就行了。

”喝了二口水后,示意赵龙文云他的自行车上取个装菜的袋子,然后很是亲热地和坐着看电视的二老打了个招呼,问候了下二个老人的身体状况,这才从赵龙文手上接过袋子卷起袖子进了厨房。

赵龙文突然想起昨天许爱国和他说的事,也跟着进了厨房,一边帮着姐姐摆放碗筷,一边跟父亲说话。

“爸,问你个事呗。

” “什么事?” “我听许爱国说,市里要在我们县搞个汽车驾驶员培训班,听他们说要调你去负责,是不是有这事呀。

” “你消息还蛮灵通呀,我才从局里听到这个事,你就已经知道了,说吧,你想干嘛。

” “许爱国说,要是真的,能不能给他留个位置,他想报个名。

” “我也不知道这事刚开始要如何定章程,到时再看吧。

”赵全有算是帮儿子答应下来了。

赵龙文只是负责传个信,自然不会要什么别的想法,见父亲已经应允了,也就不再说什么,帮父亲和爷爷倒好酒后,就去客厅喊爷爷爷奶奶进来吃饭了。

龙秀萍因为昨晚发生的大事,以至今天一天就在写信和帮父亲过户田地的事,再说她们教育系统和交通部门实在不搭界,根本不知道有这事就一边和丈夫坐下来,一边问是怎么一回事。

赵全有承包的汽车是他们局里下属一个单位的车子,每次要运货出去都要到单位做个报备,赵全有这次的货是送到省府昆仑关市,送完后,再在昆仑关市等回头货拉回来,一切顺利的话估计也要到明天才能回来的,不想这次送货去到的单位,竟然在接他的货时,要他打个电话回阳江交通局,说局里有事找他,赵全有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打了长途回到局里后才知道,这才知道原来局里准备借调他去搞汽车教练,因为这事比较急,隔壁县听说市里要在阳江县搞教练试点,已开始在市里找关系准备把这试点从阳江抢到荔江县去,局里就要他尽快赶回阳江,好把这事定下来。

赵全有交接完货物后,只好空车从昆仑关赶了回来。

龙秀萍听完这事后,就和赵全有分析起这事的利弊来,毕竟承包汽车后家里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如果去做教练而放弃承包,会不会影响到家里的生活这事现在在谁也说不定,夫妻俩就一边吃饭一边低声的讨论着方方面面的影响。

赵龙文自然不会去关心这种事,也轮不到他关心,老实地吃完饭,就上楼洗澡去了,而他的母亲却是笑眯眯地拉着赵全有看电影去了。

等到赵全有看完电影后,也惊讶于这事的传奇性,不过他看问题更是全面,指着电影院外的海报对妻子说:“最大的可能是老人家估计也在找我们。

” 龙秀萍有点讶异地问:“怎么说” “你知道帝国在一九三五年封勋十大元帅和一百多将军时,共有多少个名字是用代号的吗。

”赵全有慢条斯理的说。

“多少?” “一共十四人,向外界发表了姓,而没有说出名字,或是说出的名字用的都是部队代号,其中女性是五人,你知道是哪五个不?” 而龙秀萍一下反映了过来说:“莲花部队白莲花,彩虹部队唐彩虹,龙泉部队秋龙泉,海棠部队杨海棠。

以及···以及” 赵全有知道妻子有点为长者讳的意思笑了笑说:“还有这个玫瑰部队龙玫瑰,你应该知道,帝国这么多年来,唯一会保密的姓名只有皇室方姓和一些比较传统的女性”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姑姑是真的,她一定是嫁到了皇家去了,一定是的,你看导演名字是方正。

”龙秀萍也看出了点什么。

“是呀,出于保密的需要,这些是不能说的。

而最后电影上是用文字的方式打了出来,你说是为什么。

” “是,是姑姑实在忍不住了,她也想找到我们。

”龙秀萍已经在心里把玫瑰伯爵认定为自己的亲姑姑了。

“不错,按年龄来看,她要比爸大二到三岁,也就是说她现在应该是八十五左右,老人家肯定想亲人了,所以才不管不顾的让导演在后面打了那行字出来。

”赵全有其实想到了更多,不过也没必要全说出来给妻子听,比如老人可能已经秘密的寻找了多年了,可是帝国的彊域实在宽广,用有限的人手来找寻一个名字,没有五六十年的时间,别想把帝国翻过个,大海捞针呀赵全有在心里也为老人叹气。

“那你说爸要我写信的事,你看行不行。

”龙秀萍想听下丈夫的意见。

“写是肯定没问题的,但一定要斟酌好才行。

”赵全有很是深思了一会才说:“我们虽然不是太富裕的人家,但也没必要低声下气去求人,相信我,我一定会让家里过得越来越好的,所以你写的时候应该把握好一个度,要不卑不亢,有礼有节,有亲情也要有自己的态度。

”赵全有傲气的说。

龙秀萍就嗯了一声,答应了下来。

二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租门面的陆老板他们正在清点着货物,赵全有二人就不在说起这个话题了,进得客厅后,赵全有欲有所思地看着中门外的门面说:“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从门口隔一条走道出来,要不进进出出老走人家店里也不大好,给人的感觉好像陆老板他们在帮我们看家一样,陆老板他们也不好做生意,你认为呢。

” “是呀,我一直也觉得老走门面进来不是个事,看来真应该隔条路才行,这事还得和爸他们商量一下才行。

”二人说完穿过天井,去和在客厅看电视的二老商量家事去了。

日子就是这样平淡的家长里短中缓缓地过着,赵龙文的父亲把手上的汽车转包给了一个朋友,接过了汽车教练的职务,开始忙碌起来,忙着三天二头的往市里跑各种手续和执照,以及招聘一些必要的工作人员,想尽快地搭起一个正规的汽车驾驶培训基地来,期间还抽空和妻子带小女儿赵雪妍去了一趟市里的医院,帮女儿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检查完后的结果就是父亲高兴地难得喝醉了一次酒,这也让全家人高兴了好几天,而在不久后,龙秀萍也终于把写好的信通过大学时的朋友的渠道转了出去。

家里门面也正式隔了一条通道出来,方便陆老板他们自由地开关门面了,也方便了家里人的进出。

赵龙文的爷爷奶奶好像也想通了一些事,不在像刚得到姐姐消息时那么迫切和期待了,每日里就是出门伺候一下田地,到了中午就回来休息,晚上看看电视,生活过得规律而节奏,或许是干了农活的关系二个八十岁的老人却一点也看不出老态脓肿的样子,反到给人一种老当益壮的感觉。

赵龙文的妹妹已经确认软骨病是确切的治好了的,开始呈现在出一种健康的肤色了,而可能是在治愈期间吃了太多的补品,让她的皮肤越发的细腻白嫩,配上父母亲给她买的漂亮衣服,竟有一种小公主的感觉。

赵龙文和姐姐赵慧妍从小就心痛这个妹妹,对她总是千依百顺的,哪怕妹妹的病好了,二人也没有半点违逆过她的说话和想法,久而久之,竟把妹妹培养出了一股高冷的气质出来。

时间如水流过,父亲的培训中心也在这二天开始招收第一期的驾驶学员,镇上很是热闹了一阵,毕竟这个时代的汽车驾驶员还是一个很吃香的行业,一些有远见的家庭,挤破了门槛的来帮家里的亲人报名,交钱,许爱国也顺利地挤了进去,赵龙文算是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走后门的任务,但是许爱国要想拿到驾驶执照必须等到二年后了,帝国对驾驶车辆还很是严格,要求学员必须学满一年,才能发给实习执照,实习一年后,才能正式转为合格执照。

赵龙文在五月底的月考中取得了一个让家人非常高兴的名次,他这一次的月考竟然冲进了班里的第五名,排在了陈静雅的后面,这让同桌庞泽辉高呼看不懂,一个上课时老在看课外书的人竟有这么好的成绩,实在让他大为讶异,虽然这课外书只是初一的课本,当毕竟也是课外书不是。

班主任白的评价就很中肯了,说是赵龙文心窍已开,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了,这让赵龙文的父母亲开始放松了对他的监管。

赵龙文如同往常一样的早早出了门,看看灰蒙蒙的天,很是无奈地皱了下眉头,这几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早上老是下雨,赵龙文的早锻炼成了习惯了,到点就起,所以下雨他也是要跑的,倒是陈静雅给他劝住了,下雨就不出门,在家里锻炼一种武术。

是赵龙文带她去武馆里找五爷爷磨了半天求来的《咏春拳》,这套拳法帝国还在大方王朝时期,由长驻gd省的方郡王女儿方咏春所创,二百多年来,由于帝国皇室的大力推广,民间很多地方的武馆都有这套拳法的各种版本,五爷爷这一套是从hn省带过来的,据他说应该很全面了。

在说这一套拳法比较适合她们女孩练习。

而赵龙文因为骨架大,皮肉粗糙,对咏春那种灵活如兔闪鼠突,发力时如蛇黏鹤锥的用力方式总是把握不到位,五爷爷就一直没有传给他。

而赵龙文到现在一直练的是南拳和长拳中的刚猛路子,基础打得很是扎实却一直没有学过系统的拳法,用五爷的说法就是:你小子就是一堵墙,一块铁,学什么学,遇着打架一路推过去就行了,有基本功就够了,其实是五爷爷也不是什么拳法大家,哪找得出那么多适合他们练的拳来。

赵龙文看着渐渐落下来的雨丝,稍微活动了一下,就朝着码头跑去,这一个月来,他也习惯了朝这个方向跑步,鉴山寺这段时间烧香的人似乎多了一些,从早到晚都的一股檀香味从寺庙里传散出来,赵龙文对这味道很是喜欢,跑到那后总是对着寺庙大门合什作揖,然后才跑走。

一个月来风雨无阻地合什作揖,这一次也没有例外,微微细雨中,他很自然地作了个揖后就要跑开时,就听到一声如暮鼓晨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弥陀佛” 赵龙文一怔,转头寻找时就看到寺院边的小路上站着一个壮实却老态毕现的白眉和尚,赵龙文忙恭恭敬敬地说了声:“大师,早上好”说完就要跑开。

那老和尚已是轻声细语地说了句:“小施主,早上好,还请留步。

” 赵龙文只好停了下来,不明所以地忐忑地看着面前的老和尚。

“小施主好毅力呀,风雨无阻地这样跑步,竟没有一天停息,小施主就不贪睡的吗。

”老和尚似乎带着好奇的问。

赵龙文不好意思地抓了下头发说:“起成习惯了吧,再想睡也睡不成了,就跑呗,不动下一天都不舒服。

” 老和尚就笑了起来:“阿弥陀佛,好一个习惯,我寺里那个小沙弥就没你这习惯,这习惯好,得让我那小沙弥学学才行,只是老纳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下小施主,不知可否?” 赵龙文更是迷惘了,这老和尚无缘无故地拦着他,还要请教他问题,他一个小小的中学生,能有什么值得老和尚请教的,不会是怪他每天早上来打扰老和尚休息吧,可他每天早上过来都不说话的呀,就是念书也是跑过去了后,到了风景楼那边才开始的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