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九章练的是体魄

第九章练的是体魄

赵龙文和陈静雅吃完饭后,把一群女吃完了的汽水瓶收拢起来,准备还给小卖部的老板,顺便把下午要的汽水给订好,到时让老板给直接送球场上去,这是上午时大伙儿就说好了的,班长姚红已经把一箱汽水的班费钱交给了赵龙文他们,大伙儿算了一下,一箱汽水根本不够喝的,最后是这个凑五毛,那个凑一块,又多凑出了二箱汽水来,赵龙文请一班女们吃的汽水自然不算在内的。

赵龙文等陈静雅把饭盒洗好放回食堂外面的架子上后,二人和一班的女们就分开了,陈静雅和他去学校外面的小卖部退瓶子时就问:“你们下午的球赛情报分析出来了没?” 赵龙文就看着许丽她们一群人的背影笑了起来:“几瓶汽水能搞到这些情报,对下午的比赛很有用呢。

” 陈静雅继续问:“我怎么没听出有用的东西来?” 赵龙文说:“你不打球,不知道也很正常,我问比分,她们说是八十四比六十一,说明初三的人比他们得分高得多,不外乎初三的人比他们厉害和一班容大个子他们阵容不整齐,打得不齐心,我就接着问,老廖他们去了没,她们说去了,那就不存在阵容不齐的原因,说明初三那班人比他们要打得好。

我又问抢篮板的问题,她们又说抢得差不多,说明对方高度和技术就和他们差不多,那就只有投篮比他们厉害了,看来初三这阵子肯定转来了一二个投篮的高手,但是技术嘛还很粗糙,我们打一班从来没少过十分以下,他们能打出二十分以上,说明投球水平要比我们较高一点,但技术水平可就不如教头他们了。

反正这场球有得打,限制他们的投篮就好打了。

”赵龙文分析得头头是道,他知道他的篮球整体水平还是比不过教头和小鸟的,但他胜在长得高大粗壮,抢篮板还是不错的,用身体就能扛起一道墙。

他给自己在球场上的定位就是清道夫,这也是教头和小鸟要他做的。

陈静雅和他讨论着下午的比赛,不知不觉二人就走到了校门外的小卖部,小卖部的老板是学校的教职工家属,自然是认得陈静雅的,连带着也认识总是粘在一起的赵龙文。

二人和老板打过招呼后,陈静雅就把这几瓶汽水的账给结了,刚才赵龙文可是赊账的,他身上基本不带钱,管账的事一向是陈静雅在做。

结完账又和老板定好了下午的汽水,这一次一共给定了四箱,一箱做为奖品,二箱是大伙凑钱买的,最后一箱却是赵龙文答应给一班女孩们的赔罪礼。

二人回到陈静雅的家时,陈静雅的父亲陈民生已经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报纸了,陈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瘦高个子的儒雅中年人,可能是心的原因,头上已有了一些白发,看到女儿和赵龙文开门进来,就随口问了下吃饭没有,又关心的问了下二人学习上的问题后,让二人早点休息便起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前文说过帝国虽然在世纪之初就决定了走君主立宪,资本立国的道路,但几千年的封建思想流传下来,儒家的男尊女卑其实早已深入人心了,虽然帝国的各种法律法规对女性的地位和尊严有了一些强行的规定和改善,但对于以诗书传家的老牌地主陈家来说,女性的地位其实还不能提高到与男人平等的地位的,要不是帝国规定了九年免费教育(启蒙班一年,小学五年,初中三年)制度,陈静雅可能连小学都不会上完就给丢进赵家做童养媳去了。

陈民生虽然是受过帝国现代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但儒家的男尊女卑思想对他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女儿从小就订了亲了,他就抱着读得去就给她读下去,读不了就丢到赵家去,反正迟早是赵家的人,所以他对于女儿现在能和赵龙文很是亲昵地走在一起并不反对,在他看来至少他的女儿目前是幸福的就行了。

赵龙文因为从小就在陈家走动,从心里上也一直把陈民生当着一个长辈来看的,所以在陈民生进房休息后,也是很自然地就进了陈静雅的闺房。

陈静雅的闺房并不大,拥挤地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张行军床,书桌就只能委屈地放放在了床尾,一个单薄却高大的老式衣柜立在门边和行军床紧紧挨着。

赵龙文进去后就把鞋子一脱,转身就躺在了行军床上。

陈静雅跟在后面进来,帮他把鞋子放好,又从床上拿了条薄毡丢他身上说:“你睡吧,我去把衣服洗了,到时间我叫你。

” 赵龙文就嗯了声,闭上眼休息起来。

其实他现在已经基本养成了习惯,睡觉前总会调出小书包,读几篇在他看来比较高深的课文,读着读着他就会慢慢睡过去。

一觉睡醒时,刚好是下午二点左右,赵龙文张开眼睛时就看到陈静雅已经在她的小床上睡着了。

赵龙文睡起来时,放在书桌上的闹钟刚好敲响,他一伸手把闹钟按住了,抬头就看到陈静雅躺在旁边的小床上歪着头看着他,二人就笑了笑,同时说:“醒了呀。

”又都不说话了,就这样互相看着。

看着看着二人又都笑了起来,就后还是陈静雅崩不住了说道:“起了吧,你下午要上国术基础和音乐,早做准备好点。

” “嗯,你是美术和音乐吧,要不要我帮你把画板拿过去。

”赵龙文就起身问。

“不用了,国术和美术又不在同一幢楼,再说画板也不重,记着上完国术课早点过来,我给你占位子。

”陈静雅也起身整了下睡皱了的衣服和赵龙文一起出了房间。

赵龙文耳尖听到大房间陈民生好像也要起来了,就叫了二声:“陈叔,我们上课去了,你继续睡吧。

” 陈静雅看了下,知道这个时间也是父亲要起来的时间,跟着喊了声,就拿起早就准备好了的画板背上和赵龙文一起出了门。

陈家所住教师宿舍楼是在进校大门的左边,和左边教师楼紧挨着的是高中部和理科综合楼,在这二幢楼后面就是艺术大楼和文科综合楼,最后才是赵龙文他们们的初中部大楼,而陈静雅的美术兴趣班就在艺术大楼里,赵龙文就陪着陈静雅悠哉悠哉地穿过前面二幢大楼间的小树林向艺术楼踱了过去。

一路上,三三俩俩的学生从学校大门,初中,高中部大楼走了出来,在小树林小路上交汇,又错开走入各自的目标大楼,认识和不认识的都互相礼貌地让着路。

赵龙文陪着陈静雅走到艺术楼后,就让她自己进去了,赵龙文转身就要穿过文综楼时,就看到一班的许诺和几个他们班的同学从初中部那边的小路走了过来,显然也是要同他一样穿过文综楼的。

赵龙文想了想就停了一下,等他们一群人走过来后,就率先打起了招呼:“下午好,小峰,小勇,哈,老廖也在呢,怎么,你们什么时候报的国术呀。

” 他知道覃登峰,许诺和他一样下午第一节都是国术基础,只是从没看到过曾小勇和廖建平也上国术课,因此才会这样问。

“龙文,下午好呀。

”一班有几个和他打小就认识,也纷纷互相招呼起来。

覃登峰就说:“小勇和老廖他们前段时间才把上学期欠的学分修完,这星期才转修国术基础,龙文你是国术二组的组长,要是他们分到你那组,你给照顾下呀。

” 帝国的民风在几百年前的方大帝言传身教和帝国皇室的重推下,早早的形成了文武并举,并重的情况。

而帝国的国术或者叫武术多年来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深入人心的标准,分为轻,重,器械,拳术,身法和套路三路六门,都有一定的学分修成标准,赵龙文修的就是重量级拳术是初中部国术二组的组长。

赵龙文听了就笑了起来说:“小勇要是修国术可能分不到我这二组吧,到是老廖有可能。

” 曾小勇听了也笑着说:“是呀,我最大的可能就是去一组和小峰一起吧,不过也有可能是去三组,五组,我喜欢用器械,可能会去三组,三组的组长是你们班的吴南春,你跟他说下让他手下留情哟。

” 几人就一起笑了起来,吴南春是赵龙文他们班少有的老实人,班上人送绰号吴大妹子。

也是街上长大的,只是因为家里是银行系统的,住在银行大院里很少出来玩,因此和一班几个在街上长大的并不是很熟。

几个人说说笑笑间穿过了文综楼和学校正中央的大型球场,赵龙文就指着远处的几个篮球场说:“小峰,你们上礼拜是不是输给了初三的人呀,是哪个班。

” 覃登峰就笑:“怎么,你赵疯子也要开始打探敌情了呀。

” 赵龙文一把搂着覃登峰的脖子说:“我是大疯,你叫小峰,正好我们疯做一对,你要不说我就拖你去二组,让你去当下拳靶。

” 覃登峰顿时色变急忙叫道:“哥,我错了行不,不是不告诉你,是三一班的和我们讲好了的不能说呀。

” 赵龙文一笑这才松开他说:“你小子不地道,输给人家了就想让我们给你报仇,......不对是想让我们和你一起陪葬呢。

” “说,是不是他们班又有新人来了,三一班我们上个学期好像和他们做过一场的,水平也不怎样呀,喂,喂喂,跑什么呀,老子又不会吃人。

”赵龙文抬头看时,几个一班的大男孩早跑开了。

他旁边就只有许诺和一班的另二个学国术的女生在。

几个女生就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赵龙文也笑嘻嘻地看着她们说:“看看,你们一班的好胆小,自己跑了就不管你们了。

” 许诺一挺胸,挡在赵龙文和几个女生中间说:“你还想勒索我们呀。

” 赵龙文就摇着手说:“哪能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许同学,我郑重地邀请你们班的女生下午去球场上看我们打篮球,看我们给你们班的男生报仇吧。

” 许诺又是一挺胸说:“赵同学,我们接受你的邀请,不过你必须给我们备好饮料才行。

” 赵龙文看了许诺一眼后,淡淡地笑了下说:“行,饮料会有的,那么,篮球场上见。

”说完一转身追着小峰他们跑进了国术一部大楼。

许丽一直盯着他跑进大楼,这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收拾起酸酸地小心事,和班上二个女同学商量着进了大楼,她们女生在国术部学的基本都是身法,在最高的六楼,而赵龙文是初中部重量级拳术组的,在一楼,这和她当初报国术时的想法实在重合不起来,只好把她的小心事一直藏着。

赵龙文跑进去后,先去更衣室里换了身武术服,这才进了他们国术二组的训练场, 训练场上,只有教他们国术的莫在,其他同学还没有到,赵龙文就叫了声好,见莫示意他去做好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只好老老实实地去了。

他是二组的组长,一般情况下要比其他同学要早来五到十分钟,好协助摆放好器材之类的东西。

等他把拳套,拳靶,拳桩和一些必要的器材以及垫子弄好后,他们组的人也陆续地换好衣服进来了。

赵龙文他们这一组是初中部的重量级拳术组,组员有他们班的庞泽辉,宾涛,一班的容国庆,三班的赵信,虽然也姓赵却和赵龙文不是一个地方的,以及初三的七个高大的学生,还有才进来的初一的二个大个子学生。

原本赵龙文并不是组长的,但是他们这国术小组的特点就是比较能抗揍,谁最能挨打谁就是组长,赵龙文仗着皮糙肉厚,是在这学期开学时挺过了小组十一个人的拳脚,抢到了这个组的组长。

要知道组长可是有加分的,只要你当满一个学期。

莫看到学员们都来齐了后,这才收起本子,拍了拍手说:“好了,还是那句老话,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按照以前的顺序,先从基本功练起吧。

” 学员们于是刚排好的队就又一一散开各自按自己的习惯练练习起了基本功,赵龙文在刚才就把自己腿上绑上了好几个铁沙袋,足有四十公斤的重量,这时又给自己手臂套上了二个,这才慢慢地走到垫子上站在一个拳桩前,马步一扎,对着桩子一拳一拳地打了起来。

这时他的腿上手上共有八十公斤的重量压着,只是短短地几分钟后,身上就开始出汗了,不一会儿身上的练功服就给汗水侵湿完了,赵龙文还是一丝不荀的打着拳,马步也还是那样的扎实,纹丝不动的样子,只是嘴角却紧紧地咬着,显然也开始吃力了。

初三三班的李伟,给赵龙文抢了组长后一直不服气,这二个月来拼了命地练习,准备找个机会再抢回来,现在一看赵龙文的样子,只好在心里面骂了一句:这个疯子,妈的,老子才上到六个沙袋,他就到八个了,还抢个毛呀。

老实地在另一块垫子上压着腿。

庞泽辉和宾涛二人也套好了拳套和沙袋站在赵龙文边上打起了桩。

二人的个子和赵龙文一样的高大,但却并没有赵龙文那从小就锻炼出来的底子,只是在身上绑了四。

五个沙袋,打拳的频率也要比赵龙文差一点,只是一会儿二人就开始显得有些慢了下来,莫这时一边纠正着一些学员的动作,一边向这边走了过来,看到二人的样子后就让他们先别急着出拳,要二人先把马步扎稳了先,不要急于求成,又重新给二人做了扎马步时的呼吸示范,这才让二人练习起来。

而赵龙文的马步是从小就在他五爷爷教导下学习的,从步法到架子到呼吸都让莫挑不出什么毛病,所以莫一惯以来都是由他自己练习的。

赵龙文的扎马冲拳是一直含着一口气打的,气不能歇,力不能少,一口气之内打得越快,出拳越多,效果越好。

赵龙文练习完五组冲拳后已经是大汗淋漓了,他不敢也不会松懈,又一口气做了几组铁板桥,拉了好几个一字马这才慢慢地停了下来。

等他解下手上的沙袋后,莫那边也让学员们停了下来,让大家开始分组对练起来。

赵龙文伸手套上二个拳靶,示意跟他一组的庞泽辉和宾涛一左一右站在侧前方,让他们戴好拳套后开始对他手臂上的拳靶进行攻击。

赵龙文一边调整着自己的步伐,不停地用手臂冲撞着二人的拳头,一边开始出声指点着二个同学的力度。

“不行呀,这一拳力量差了点,小妹再用力点。

你没吃饭呀。

”赵龙文对着宾涛大喊。

宾涛在他们班有个外号叫宾小妹,和吴南春的大妹是一对儿,二人在班上都是有名的腼腆人,温柔得让伙伴们老说二人应该是女儿身才对。

也因为二人的性格问题,所以赵龙文他们班上的篮球赛都只能打替补,做不了主力。

“阳光这一拳,好,就这样打” “再来,用力,用力。

” 赵龙文不停地大呼小叫着,或主动,或被动的用拳靶接着二人的拳头,并且不时的松开绷紧的双臂,用身体,背部去主动接二人的拳头,他的步伐不时地变换着,却始终保持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双腿上的沙袋明显地看出已经对他没有了一丁点的负担。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个月来,赵龙文开始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享受着这种程度的冲击了,阳光和小妹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让他全身的皮肤,细胞,血液都在呐喊,欢呼,他能感觉到身体的酸麻,舒畅,血液的沸腾,甚至他还怀疑自己能听到细胞分解重组的声音,却唯独没有痛的感觉。

赵龙文还没习惯在练习国术时调出小书包来,要不然他会发现小书包的四条边框在一闪一闪的振动,颜色在缓慢地变化着。

庞泽辉和宾涛二人已经打得气喘吁吁了,而赵龙文还在大呼小叫地让二人用力,二人一打眼色,大喊一声,急风骤雨般打出了一连串的组合拳。

赵龙文哈哈大笑着,神情欢愉地用拳靶,用身体迎接着二人的拳头,只一会二人就给累得瘫在了地上。

赵龙文却给打出了兴头儿,那肯停下,几个箭步冲到初三组那边,一连几拳把初三组的几个做拳靶的人打开说:“来,来,来。

来打我,我做你们的拳靶。

” 初三组的人早有点看不惯他的嚣张气焰,也不等莫同意,就一窝蜂地围着他打了起来。

莫还在指导着初一组的几个新人,看到这一幕时,几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又见赵龙文还在大呼小叫地让他们用力点,这时也是好笑起来,干脆一挥手,让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几个初一的新学员和初二的容国庆他们也一起上去了。

赵龙文越打越是兴奋,见到人越来越多后,也不再只是防守和招架了,时不时的用拳靶攻击起来,一边还大呼小叫地招呼着:“李哥,小心哟。

” “嘭”地撞开李伟,又挡住了另一个学员的攻击。

“哟,打我头呀,好,再来。

”却时另一个学员一拳打过来时,赵龙文用头锤顶了过去,转身一个滑步,用腰力把学员顶得在垫子上打了个滚。

一时间,除了累得坐在地上看戏的庞泽辉和宾涛外,所有学员都围着赵龙文狂风骤雨般地攻击着。

“这个疯子。

”庞泽辉赞赏地说。

“是呀,我要有他的体质就好了。

”宾涛在一边羡慕地说。

“就你,给了你,你也不敢上去像他这样打。

”庞泽辉毫不留情的说。

“唉”宾涛老实地叹了一口气。

莫在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几个学员的动作,趁他们退出来时,就趁机指导着他们的步伐和出拳的时机,对赵龙文却是放任不管的。

他曾经跟赵龙文的五爷爷交流过,知道赵龙文从小跟五爷爷练习,连五爷都对赵龙文的抗打击能力感到惊讶,是以一点也不对这样程度的攻击担心。

莫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见时间差不多也到了,就吹响了停止的哨音,一众学员这才气喘吁吁地慢慢停了下来。

赵龙文还在嚷嚷着舒服舒服的,又自己狠打了几下拳桩,这才站好,等着莫训话。

莫拍拍手说:“很好,今天赵龙文同学给我打开了一个新思路,单调的训练并不能让你们有多大的进步,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像今天这样训练了,我会在训练中指出你们的各种错误和不足。

只要你们能够将赵龙文同学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我就会在你们中间重新选一个组长,并且会在你们的学分上给予一定的加分,加油吧,少年们。

” 一群热血少年嗷嗷地叫了起来,火辣辣地目光凶残地盯着赵龙文,似乎狠不得现在在就再一次冲上来打倒赵龙文。

赵龙文的大心脏再次发挥了作用,毫不在意的挥了挥还没解下的拳靶,笑眯眯地看了众多学员一眼,几个刚才给他撞击过的学员心虚地低下了头。

莫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好了,还有几分钟时间,大家稍稍走动一下,让身体放松放松,去准备你们的下一节课吧。

”说完指挥几个一年级的学员开始清理各种器材。

赵龙文把拳靶取下来,随手递给走过旁边的初一学员,示意庞泽辉和宾涛二人一起围绕着训练场散起了步。

赵龙文一边慢慢地活动着身体一边把中午打听到的消息告诉给二人听了,最后说:“你们等会和教头他们在理综大楼那边碰头时说一下,看教头和小鸟有什么想法,我一会要上音乐课,没空和你们碰头了,到时球场上在说了。

” 三人又讨论了下这个消息的准确信后,等赵龙文又解下了腿上的沙袋后就一起去洗澡间冲洗起来。

他们的洗澡房是在更衣室的里面,一共二十几个喷头,每个喷头间又有一块不大不小的挡板,没有人看到赵龙文在洗澡时身上时不时地会流出一丝丝地黑色垢污,赵龙文自己更是只顾眯着眼擦洗着香皂,更不会看到自己的身体上的异常。

等赵龙文洗好出到更衣室时,他们这一组的学员都走得差不多了,赵龙文把武术服放进装脏衣服的框子里,在上面的签字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后,这才穿好自己的衣服,和一直在门口等着他的庞泽辉,宾涛二人出了国术大楼。

三人胡扯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不知不觉穿过球场,走到了文综楼和理综楼的岔路口,就各自分开,庞泽辉和宾涛二人要去理综楼学习机械的手工课,赵龙文则独自去艺术楼那边学音乐。

小径上赵龙文边走边活动着手脚,手一伸差点打到从后边走上来的一个同学就听到:“从小就这么好动,你还是别去学音乐了,去体育组吧。

”声音嘲讽又轻脆。

听声音赵龙文知道是老同学许诺,毫不犹豫地还嘴:“从小就这么牙尖嘴利,你应该去学律师。

” “学律师也比你学音乐强,那么粗的手,你说你到现在弹得出几首曲谱了:”许诺还嘴道。

二人也是从小玩大的伙伴,许诺打小就爱和赵龙文斗嘴,可说是从小学一直斗到了现在,不过赵龙文从没赢过,每次吵到后面赵龙文就举手投降,要不就是陈静雅在一边做和事佬。

“哈,不好意思,许同学让你失望了,吕现在在开始教我新曲了哟,要不要我露二手给你看看。

”赵龙文这段时间似乎开了窕,手灵活多了,能弹出好多基础技法了,一些简单的曲谱也能弹出来,这让一直教他的音乐的吕松了好大一口气。

赵龙文说这话时就像一只高傲的小公鸡,昂着头看都没看许诺,因此也没有看到许诺那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

许诺表情一变,云淡风轻地说:“会弹就行了吗,唱呢,还是鸭公嗓在乱叫吧。

” 赵龙文脸色立即跨了下来,忘了和许诺斗嘴,其实在他心里也从没有在意和许丽的斗嘴,一直把这当做二个好朋友的打打闹闹。

“吕说我现在在正在变声期,不要乱唱,容易唱坏嗓子,现在在只要我每天练下气腔就行了,你们女的变声期比我们的短,而且快,是了,你们的变声期有什么和我们不一样的呀,为什么变声期不能大声唱歌。

”赵龙文谦虚地问许丽。

许诺脸色一变,冲口而出:“问你老婆去。

”蹭蹭快走几步,越过赵龙文,当先进了艺术大楼。

赵龙文望着许诺秀气的背影,摸头不知脑地说:“问了呀,她也不说。

” 赵龙文走进音乐一号教室时,上音乐课的韦已经坐在钢琴前,优雅地弹着一首曲调悠扬,让人心旷神怡的音乐,十多个要上课的学生围坐在各自要学的乐器前,静静地听着,眼里全是崇拜之色。

赵龙文的音乐姓韦单名唯,长得十分之艳丽,高挑,高挺的鼻梁,小麦色的皮肤,加上一套从不离身的少数民族服装,让人看上去总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韦是帝国八十一个民族中的壮族人,二十五六左右的年纪,在阳江中学教音乐已有四年时间,是阳江全县闻名的歌仙。

赵龙文进来后,听到音乐声时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踮起脚尖轻手轻脚地挪到陈静雅身边,坐下来时还向在另一边坐着的许诺嘿嘿笑了下,算是打了个招呼,许诺横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他。

在赵龙文后面又陆陆续续地进来了几个学生后,韦也结束了她的钢琴演奏。

“好了,同学们都坐好了,先调整好你们各自的乐器。

”韦站起来,走到同学们前面,看到大家都在调整乐器后,这才慢慢说道:“这段时间的学习,同学们都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各种简谱的读法和一些基础技巧,相信大家都能看懂自己书上的简谱了,同学们把手上的书打开,找到《大海》这个曲谱,我们今天就练习这首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