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八章学习的是知识,校正的是人生

第八章学习的是知识,校正的是人生

赵龙文和陈静雅走进教室时候,早读的铃声刚好响起,班上的同学大多都坐在了座位上,陈静雅的个子在班上不算高,排座位时候就给班主任白安排在了前排,赵龙文是班上几个高个子中的一个,就坐在最后面。

他从教室的前面进去的,一路从前排走到后排,就一路和几个坐在前面的好友拍着手,一路说着话。

“龙文,下午我们有场篮球赛。

”第三排的谢国森说,别看他个子不高,在班里打篮球却是一把好手,弹跳惊人,能立定跳高摸到篮板,因为住在学校的关系,从早到晚几乎都混在球场上,认得许多高年级的运动生,他这么一说,第四排的马仕强就插上来说:“小鸟昨天和初三的打了一箱子汽水的赌,说下午要跟他们比篮球。

” 小鸟是谢国森的绰号,形容他在球场上能象鸟一样的飞着走,是个合格的得分后卫。

他们班上好多个合得来的同学都互相取有绰号,赵龙文的绰号就是疯子,因为他打球时候象疯子一样横冲直撞,主打中峰。

而马仕强就叫马仔,他打球时中规中矩,是一个工兵型的小前峰,另一个控球后卫叫黎可信,绰号教头,也是住在学校里的,是他们班上的体育组织部长,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因为他不在赵龙文走的这一边,就只是朝赵龙文挥了挥手:“下午最后一节课,我找好裁判了,到时候别迟到了。

” 赵龙文就一一点头应了:“行,我上完音乐课就过去。

” 说完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又和同桌庞泽辉,绰号阳光的大前峰进行了一次友好的拍手招呼,这才坐了下来。

同时从桌子上的书包里找出晨读的语文书:“是初三的哪个班?”他问。

“是初三三班,他们上个礼拜足球输给了一班,篮球赢了一班,一班说他们篮球打不过我们,昨天跑过来和我们约战了。

” “哈,有人送死,不过一箱汽水才二十四瓶可不够分,怎么不多赌二箱。

”赵龙文大气地说。

“帮你出一箱吧,不过赢了的话,要一箱哟。

”后面一个老沉威严的声音响起,赵龙文的座们是最后一排,后面是教室的小活动空间,连通着一个教室后门,说话的正是从后门进来的班主任白卓超。

白因为教的是语言文学,文学修养很高,总是显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很少发脾气,深得他们班上同学的喜爱。

学校也从来不会禁止同学之间这种有益团结和凝聚精神的小小赌注,只要是正面的,甚至还偶尔主动提倡一下,去年市里举行的一场篮球赛,学校还和市里的一个中学赌了一个教室的桌椅。

赵龙文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白进来了,就笑着回头应道:“不用出钱的,到时您就多让几个同学去做啦啦队就行了,赢了的话我就扛一箱送去你办公室。

” 白就笑着拍了下他的头说:“马屁精,不要你送。

”说完就走上了讲台。

班长姚红叫了声:“起立” 全班同学就站起来喊:“,早上好!” 白挥挥手,示意同学们坐正下后说:“同学们,早上好!刚才呢我也听到了,初三的同学过来和你们约定了下午的球赛,还赌起了一箱汽水,有的同学就不服气了,说一箱汽水完全不够喝吗,是呀,我们班有四十八个学生,完全应该赌二箱呀,至少保证每个同学有一瓶才行哟。

”同学们就在下面大笑起来,白继续说:“不服气,就去比比看吗,这是应该的,输什么都行,人不能输了骨气,骨气没有了,人就不再是人了。

”白说这话时候,顺手就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人字。

“在我看来,人是由二股气组成的。

”白指着左边那长长的一撇说:“这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骨气,,所谓的人无刚骨,安身不牢,有这根骨气在,人就可以称之为人了,而这一根。

”白就指着人字的那一捺说:“这是正气,堂堂正正的正。

宋,文天祥有诗正气歌上说的,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指的就是这股气,正气。

” “有了这二股气,你们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个有理想,有追求,有品味的人,而正气的体现就在于做人要光明磊落,刚正不阿,宁可直中取,决不弯中求。

体现在做事上就是不走邪门歪道,不参与违法乱纪,比如说。

”说到是白就看着班上几个下午要打球的男生,吓得几个人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

白就笑了笑说:“当然,是反对的,不过小赌怡情,国家的法律也规定了赌的范围,以后你们学到法规课时就知道了,向这种赌汽水之类的事吗,还在可以允许的范围内,这就不能叫了,可以以叫奖品嘛,谁赢了谁就领奖,班长一会记得把这个奖品记入班费的账上,下午全班没事的就去球场上帮喊下加油,这也算是班上的正常活动吧。

” 同学们就大声喊着:“白英明,白万岁。

”一片哄叫声。

白就摆摆手,敲打完不安份的学生后,白拿出课本说:“下面早读,翻开大宋篇,作者文天详,《正气歌》。

” 班长姚红带起了头:“余囚北庭,坐一土室。

室广八尺,深可四寻。

” 同学们就跟着读了起来,白这时候就在上面把《正气歌》里好几个难读,容易读错的字在黑板上写了出来,拼了音又在后面写上了同读音的简易字。

早读课就这样简单而充满了教学氛围的情况下开始了。

帝国的教育是很有特色的,无论小学,中学,大学,每年分为下,上二个学期,而每个学期只有四个月,从每年的三月一日开始,到六月三十号结束,是为该年级的上学期,而七,八二个月就是所谓的署假,到了九月一日就开始了同年级的下学期,也是四个月时间,要一直上到十二月三十一号,寒假就从一月一日到二月的二十八或者二十九号。

一周上六天课,没有任何节假日,只休周末一天,每天的早上是四节正课,下午就是体育课和兴趣课,早上的课一般来说,学校是很安静的,同学就在本班上课,并不会走动,而到了下午,就会看到一大班的学生,穿梭在几个综合楼之间,不是去上音乐,就是去学美术,要不就是去物理,化学实验楼,做着各种实验,还有一些体育类的武术,器械,手工,生物等等,只要你想学整个下午都能排得满满的,让你抽不出一点的空闲。

而下午这些兴趣课是有特长分加的,一个学期下来,你只有修够学分,才能进入正常一个学期的正常学习,修不够,对不起,你的下个学期会非常地忙,忙着补够你欠的学分,也忙着追上你的学业。

帝国的教育理念是非常注重学生的天分的,三百多年前,帝国的缔造者方之敏方太祖在建国后就十分注重教育的投资,太祖多次在各种重要场合提及教育的重要性,他曾说:“国家可能会被人灭亡,土地可能会被强盗掠夺,唯有知识和文明才能永远传承,只要我们还有文明,还有知识,失去的就可以拿回来。

” 他曾说过:“每一个学生都是上天给我们的财富,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

” 他也曾说过:“每一种职业,都有其存在的意义,都应该纳入教育的范畴。

” 他更说过:“所谓的学校,并不是强行灌输相同的知识给每一个学生,那样出来的学生是傀儡,是提线的木偶,那样的知识只是单一的继承,而不是发扬光大,我们不需要。

学校应该是因才施教,因人而教,人不同,教育的目的就不同,而学校应该是这样的,学是指学习知识,是学生进入社会求生存,求发展的知识,而校指的是调校,校正一个学生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学校的意义就是学习的是知识,校正的是人生。

” 三百多年来,帝国的教育正是在他强行的推动下,变得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富有生气,也正是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下,帝国的道路才越打越宽广,帝国的财富才越打越富有,帝国的文明才越打越厚重,才有了让世界列强为之避让和崇拜的帝国。

今天是五月九日,周一,上午的四节课只有语文和数学,赵龙文和前段时间一样,一边听着白深入浅出的讲课,一边拿出初一的语文书来默读,他要把脑海中的小书包建全起来,近一个月来,小书包中的初一语文,就是在他见缝插针的默读中逐渐的补全了。

白曾发现赵龙文在下面写写划划的,下来几次发现他只是在看初一的语文和做语文习题,也就不去管他了,毕竟能把以前的知识完善和加深这是任何一个都喜闻乐见的。

两节语文课后是两节数学课,中间的长达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是给学生转换脑筋用的,学生们就会利用这个时间,上个厕所,串联一下感情,更有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会趁这个时间,交流下上两节课的一些学习心得。

赵龙文就和庞泽辉,马仕强,黎可信,谢国森还有六七个经常一起打球,做各种体育运动的同学浩浩荡荡组队上厕所去了。

一边走一边说着下午比赛的战术安排,这个时候一般都是教头黎可信在说,小鸟谢国森做着各种补充。

这二人都是住在学校的教工子弟,成天混在球场上,对篮球很有一番自己的见解,一路讨论一路争辩,很是热火朝天的样子,谢国森父亲是学校的正校长,而他的母亲却是赵龙文父亲的远房姐姐,他也只比赵龙文大二个月,论关系赵龙文要叫他一声表哥的,可是赵龙文却总是说自己个子高,应该是表哥才对,二人经常为了这个互相叫着对方表弟,这时候二人争论到下午的比赛应该是以防为主,还是以攻为主时候,谢国森就叫:“表弟,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打人盯人防守。

” 赵龙文这时候刚好看到前面的一群人,就指着那伙人说:“表弟呀,别问我,知已知彼,百战百胜呀,问他们去。

” 前面一群人是他们隔壁一班的男生,经常和他们进行各类体育运动的比赛,武术对练,器械比武,长跑,游泳,篮球,排球,足球,等等,除了足球他们赢多输少外,没有一样运动能赢过赵龙文他们二班。

这样一班的女生对他们班的男生十分不满,一到下午的体育活动期间,十有八九都会跑到赵龙文他们班,十分自觉的做了二班的啦啦队员。

搞到现在一班的男生见到他们都恨不得绕道走。

黎可信也看到了前面的人,做为班里的体育部长,十分自觉地冲了上去,准备去打探下下午比赛对手的情报了。

前面一班的人估计也是发现了他们,见到黎可信上来后,居然不约而同的转向去了另外一座厕所。

二班的一群人发现一班在躲他们后,都纷纷笑骂了起来,阳光庞泽辉想了一下说:“看来一班很想我们输呀,估计教头是问不出什么了的。

” 赵龙文就说:“怕什么,我们打我们的,管他什么来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庞泽辉打的是大前峰位置,和赵龙文一样,二人的身材在十三岁的少年里都是比较高大类型,而且他打球很是灵活,总会出现在十分合适的位置上,不像赵龙文喜欢用身体去扛对手,所以班里给他的外号就叫阳光,意指阳光普照球场,哪里都能找到他。

几个下午要上场的同学就互相看了看后,一一拍手鼓着掌说:“见机行事,以已之长,攻敌之短。

”说完哈哈大笑着,也不理追着一班进了另一个厕所的体育部长了,都一窝蜂地拥进了这边的厕所。

果然,等赵龙文他们回到教室的好一会的时候,教头就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等黎可信来找他们几个说话时候,大伙儿都很有默契地各自找着话题,像是讨论得非常热闹的样子,纷纷不理他,把个堂堂教头给弄得摸头不知脑起来。

最后惹得他火起,一把搂紧谢国森的脖子,一定要谢国森给个说法时,谢国森这才把大伙的打算说了出来。

一番打闹后,第三节数学课的上课铃声也响了起来,大伙这才回到各自座位安静下来。

他们的数学姓曾叫曾智能,一个任教有六七年了的青年,同时兼任一班的数学,除了数学外,同时也是下午兴趣班的音乐,还是校组的篮球主力,可以说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全才,又长得十分俊秀,是他们二个班一些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类型,赵龙文他们一伙就眼热地给这个数学偷偷起了个绰号叫真是能。

曾上课还是比较风趣幽默的,只不过在辅导作业时候总喜欢在女生边上逗留,而女生问问题时候,他又总是很有耐心地详细讲解,到了男生问时候却总是一笔带过,久而久之,男生们都不喜欢问他问题了。

赵龙文上数学课时候同样是见缝插针地学着初一的数学,好在数学只要记好公式,做起来问题都不是很大,又有标准答案附在课本的最后,做得不对就重做,赵龙文做起习题后基本上连头都不大抬起来了,耳朵听着的课,眼里对照着课本上的公式,手上却是做着初一的数学,一时间,竟一心多用起来。

曾上课是不会管下面一些同学的小动作的,赵龙文做题入了心后,时间过得飞快,连是什么时候下的课,同桌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到,二节课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当赵龙文做完一道初一的数学题,面前的小书包的数学课本把做对了的题目变黑后,才发现教室里很是安静,抬起头来就看到陈静雅就坐在他前面的座位上低头看着一本书,赵龙文做怪的嗷地叫了一声倒把陈静雅给吓了一跳。

陈静雅抬起头问:“做完了没有,吃饭去了?” “嗯,做完了,走吧。

”赵龙文收拾好书包,跟几个在学校内宿的外地学生打了招呼后,就和陈静雅并肩出了教室。

赵龙文上学时,中午是不回家吃的,不是在学校吃食堂,就是去陈静雅家吃午饭,不过大多数时间二人都是去吃食堂饭,陈静雅父亲毕竟是管理一个学校的副校长,没有什么时间给他们做饭。

二人去食堂时,就已经有三三俩俩的学生从食堂打了饭回来,边走边吃着。

赵龙文不由加快了脚步,去慢了食堂的菜可选择的就不多了。

赵龙文跑进食堂去排队时,陈静雅就走到食堂门口的一排货架处,找到二人存放在那儿的饭盒,去水池那重新清洗了后,这才进了食堂。

等她看到赵龙文时,发现赵龙文就排在一班的几个女生后面,边和她们说话,边慢慢地向前移动。

那是昨晚和他们一起看电影的许诺,李娜,以及几个不大熟悉的女生。

陈静雅就微嘟了下嘴唇,还是很平静地走了过去。

赵龙文似乎正在向几个女同学打听她们班上个礼拜输给初四年级的一场球赛。

陈静雅过去时正好听到许诺说:“不告诉你,你们自己打去。

” 赵龙文就笑着说:“你们班输得那么惨,告诉了我们,我们好去帮你们报仇呀。

” “凭你们,差得远呢。

”许诺嗤之以鼻地说。

赵龙文就大惊失色起来:“不是吧,他们有哪么厉害,那还打什么,趁着阳江河上还没有盖盖子,我们看来只好集体跳河了。

” 几个女同学就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许诺也掩了掩嘴唇,没有答他的话。

赵龙文见到许诺不理他了,就转向李娜说:“我猜呀,你们都没有去看那场球赛,就听你们班的人乱说的,估计是输得太惨了,所以呀就把人家往高了吹呗。

” “你才没去看呢,我们是从头看到尾的。

” “就是,就是,我们全去看了的。

” 几个女同学就七嘴八舌地冲赵龙文喷了过来。

赵龙文就笑眯眯地看着几个同学:“哟,真去看了呀,那你说,最后比分是多少呀,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 “八十四比六十一。

”一女孩脱口而出。

许诺在一旁想挡都没挡住,只好继续不说话,就拿眼瞪着赵龙文。

“哟。

哟。

哟。

输得真惨,我算算啊,看来老廖没去,容大个子没去,要不不会输这么惨,你说是不是。

”这时的赵龙文就像一个诱人犯罪的坏蛋。

老廖叫廖建平,是赵龙文小学同学,初中后才分到一班的。

容大个子叫容国庆,是一班最高的人,才十三岁就有一米七七左右,在整个年级也是第一高度,可惜打球的水平不大高,赵龙文他们都经常说这样的人要是在他们二班早给培养出来了。

“才不是呢,他们都去了的,连小勇和小峰都去了,可是还是输了。

”那个嘴上欠把锁的女孩抢着说。

说到输了的时候眼睛居然都红了。

赵龙文眼睛转了几转继续着嘲讽大业:“看看,看看,连踢足球的都跑去帮忙了,他们二个踢踢足球就行了,打篮球我让他们一只手,估计他们连篮板都抢不到几个吧。

” 许丽这时拉住了多嘴女孩,女孩下意识地停了下,这时旁边一个女孩也插上嘴说:“谁说的,我们抢到的比他们多多了。

” “哦,那就是说,你们投篮比不过人家哟,我记得老廖的远投还是不错的呀,不会连远投都给挡回来了吧。

” 这时李娜已经打了饭,从窗口转过身来,也拉了拉那个女孩,抢先开了口:“龙文,你们有本事就自己打,我们班的男生给我们说了不让我们告诉你们的。

” 几个女这时也反映过来了,纷纷朝赵龙文呸了一声,一起把他给远远地挤出了排着的队伍,说什么也不给他进队伍里来。

赵龙文就尴尬地笑了笑说:“对不起呀,害你们泄露了军情,要不下午打球时,我请你们吃汽水吧。

” 现在的物质还是比较贫瘠的,许多学生吃个饭都要精打细算,听说请吃汽水,几个女就回过头来看着他。

许诺就撇了撇嘴说:“没诚意,要就现在请。

” 赵龙文忙说:“行呀,现在请也行。

”说完拉着一直站旁边偷笑地陈静雅又站回了队伍里。

李娜打完饭后一直站边上等着几个同学,这时也紧紧盯着赵龙文说:“现在请了下午还要请,要请二次才行。

” “行,行,都行,请多少都行。

”赵龙文开始许诺。

陈静雅这时就圆场说:“干脆,我让龙文现在去给你们要过来,省得跑外面去要,你们说行不行。

” 一群女就说好,好。

这个马上提出我要喝桔子味,那个就说要橙汁,李娜和许丽二人也就不好再挡着了,就让陈静雅排着队,要赵龙文去买汽水。

等赵龙文提着一大袋子汽水回来时,陈静雅和许丽她们已经打好饭,坐在了食堂的餐桌前,各自扒拉着,一边叽叽喳喳讨论着女们感兴趣的事情。

赵龙文就把汽水往桌上一放说:“自己选吧,都有份。

”说完就坐在陈静雅边上吃着帮他打好的饭。

一群女们还是很有礼貌的,谢过了赵龙文后,拿好各自定好的汽水后,有的就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