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七章少壮须努力,风雨一肩挑

第七章少壮须努力,风雨一肩挑

第二天,赵龙文醒来的时候正好是凌晨五点半,这段时间,他身体里就像有个钟表一样,根本不用床头的闹钟叫了,自然而然就起来了,这是他要起来晨跑的时间,他没有耽搁,很快就穿好衣服,拿起昨晚睡觉前收拾好的书包,静静地下了楼,熟练地走到天井,把手上的书包随手挂到姐姐的自行车上,又摸黑走过店铺,打开小门,走上了街道。

这时的天还是乌蒙蒙的,只有东边的天空已经露出一点粉红的亮光,显示出又是一个好天气的预兆。

赵龙文就站在门口活动了一下身体,顺手把门关上后,想了下,慢慢地向码头方向跑了起来。

他昨晚送陈静雅发现寺庙修好后,给他的感觉很是舒服,而且从码头这边跑步去学校那边的空气比他跑莲峰sx边要好,所以他决定这几天就从码头这边开始他的晨跑了。

这一个月赵龙文的晨跑比以前提前了半个小时,因为他现在要来回跑差不多十公里的路程,比以前要多跑二三公里了。

等他跑完步回到学校时刚好在七点左右,在学校陈静雅家吃过早点洗过澡,正好赶上第一节的晨读课,至于上课的书包,姐姐赵慧妍会帮他拿到学校的,当然赵龙文为此也负出了一点点代价。

赵龙文慢慢地跑着,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这是他五爷爷告诉他的一种运动时的呼吸方法,说是能很好地锻炼他的身体,赵龙文经过实验发现还是有点用处的也就坚持了下来,等他跑到鉴山寺时,呼吸也稳定下来了,这才抬头看向鉴山寺的庙门,庙门虚掩着,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绝世高人,世外高僧在门口等着他样子,连昨晚听到的木鱼声也没有了,赵龙文有点失望地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向寺庙大门挥了挥手,跑进了山道。

跑过风景楼后,赵龙文习惯性地调出了他的小书包,顺手点开了外语书,边跑边念起了单词,因为初中他们修的是学分制,每月进行一次月考,一个学期四个月,就要考四次,每次考试记一分,四个月就是四分,平时表现记一分,总分就是五分,一个学期下来,只要你每一科修够三分就算合格,修到五分可以说是优秀了,而赵龙文去年一年的所有学分总在二点五到三点五之间晃悠,家里面这才替他但心起来,好在这学期有个音乐课,赵龙文比较喜欢,父母亲这才起心让他去学习音乐的,准备实在不行时,就让他去考个艺术学校之类的,总强过那些初中毕业后考职校的吧。

好在对于外语,整个帝国的教育体系都不是很重视,毕竟帝国才是这个世界的第一大国,只有别人学**国的语言,没有帝国人去强制学习外语的紧迫感,在帝国教育部看来,又不是专门的人才,只要你会点日常用语就够了,这才有了一次只用考一百个单词的月考。

当然专业人士除外。

四月的月考,对赵龙文来说不是很难,毕竟他发现了小书包的妙用,实在写不出时用了小书包来作弊,轻松的过了关,但在这少年的心里在却是不太好受的,从小到大他就没做过这种投机取巧的事,好几天都受着良心的折磨,直到这几天才恢复过来,决心一定要认真的读书学习,再也不干这种受良心折磨的事了,这也是他在这几天拼命读书和学习的原因。

帝国的教育对初中的学生来说最是自由,除了三门必学的主科外,其他的科目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安排学习,而外语就是这样,初中时会提供十多种国外语言给学生自行选择,赵龙文选的语言是法语和英语和西班牙,这是陈静雅帮他定的,等他发现了小书包的功能后又自主加了个德语,对于初中生来说,要一下子掌握四门外语的基础知识点,那是朝着初中优等生的目标去的了,要是他的同学发现了赵龙文雄心壮志,估计一定会吓傻一大片。

只有陈静雅悄悄地鼓励相信着他。

无论法语,英语和德语都是印欧语系,只是法语是其中的拉丁语第,而英语和德语是日耳曼语系,吴教过他们的发音,赵龙文现在边跑边念起德语来虽然有些坷坷绊绊,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

就这样他跑过了山道的最高处,在他头顶上有一个巨大的悬崖石刻,那是一个草书的带字,带字的旁边一个微微突出的石台上站着一个微胖的老和尚,和尚面朝东方,摆着一个奇怪的姿势,似乎在运行着某种功法,赵龙文的脚步声和念单词的声音惊动到了神秘的老和尚,老和尚不满地看了下面一眼,见到是一个少年在旁若无人的晨跑,就拿眼看着,直到少年跑过了山到的转角,在也看不到人了,这才点了点头,重新练起了他的功法。

赵龙文跑过学校门口时,已经把单词都念了一遍,就调出语文书来,准备把要求背诵的几个古文也读一下,才刚读了二句就听后面一个轻柔的声音跟着读道:“环滁皆山也。

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玡也。

”赵龙文听到声音觉得很是奇怪,就慢了下来,等后面的人跑上来后问:“你今天发什么疯了,怎么想起来跑步了。

” 跑上来的人正是陈静雅,少女就嘟着嘴说:“什么叫发疯,许你跑,不许我也跑呀,我来监督你不行吗。

” “行,怎么不行,就看你跑不跑得动罢了。

” “你要跑多久呀。

”陈静雅就有点怕了。

“跑到东岭那边,等太阳差不多出来完了就回。

”赵龙文计算了一下时间说。

陈静雅看了看微微发亮的天,有了点打退堂鼓的想法,最后咬了咬牙:“那你跑慢点,带着我跑。

” “嗯,跑吧,要不时间不够了。

”赵龙文带头跑了起来。

沉默地跑了一会,陈静雅就喘着粗气说:“龙文,你不念书了吗,你一边跑一边念我觉得这方法很好呀。

” “怕你跟不上来,不念了。

”赵龙文说。

“你念吧,我不跟着念了,就听着。

”陈静雅又喘了二口大气。

“嗯。

你跟着我的呼吸来跑吧,照我的样子做就行,这样能调整你的体力,这法子是五爷爷教我的,听爷爷说做得好了还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陈静雅就跟着点了点头,赵龙文想了想,就重新念起了《醉翁亭记》。

“......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

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

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

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 赵龙文一边跑一边念着欧阳修的名篇《醉翁亭记》,这时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东边的山头已经拘掩不住窜升的初阳,菊红的火球顽强地从群山中露出了小半张脸,一时间天边的云彩也显得明快起来,山林里,云雾开始飞腾而去,露珠儿也越发的晶亮了,开始从叶片上滚落下来,有些就弹到一些躲在草丛里的小虫子身上,惊动着小虫飞了起来,深藏在树林里的小鸟就欢乐的冲了出来,啄食着暴露出来的早餐。

一时间嗡嗡的虫叫,啾啾地鸟鸣,哗哗的树叶·草梢,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让这样的一个清晨显得充满了生机。

二人回过头来再次品味《醉翁亭记》里的“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

......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竟然都深有同感,不约而同的又把这一段念了出来,念完一起笑了起来。

二人这时也刚好跑到了东岭的山坡上,赵龙文就问:“还能跑不。

” 香汗淋漓的陈静雅,喘着大气坚定的点了点头。

赵龙文就指着阳江河对岸的学校说:“目标,回校。

跑。

” 带着陈静雅就跑了回去,特殊的呼吸法和持之以恒的锻炼让他跑提是舒服极了,长达四公里多的路,他只是出了一点微汗,要不是陈静雅跟着,他这次说不定会多跑二三公里才返回学校。

等陈静雅调整好步伐跟上来后,赵龙文已经从小书包里翻到了要念的课文:“北宋,欧阳修,朋党论,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

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

”他念得很慢,这篇课文才刚学没有多久,白只是要求读熟就行了的,可是他读了后觉得很有点意思,就想把它记下来,最好是不用小书包也能背出来。

他这边是念了出来,陈静雅却以为他是背下来的,很是惊讶于他能把这不要背诵的课文背了出来,不过她现地是一边跑步,一边用心去吟听赵龙文的声音,也就不是很在意他是如何记下来的了。

赵龙文一边跑一边念着,开始有意识地调整着呼吸和念出的课文,慢慢地“......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

其.故.何.哉?小.人.所.好.者.禄.利.也,所.贪.者.财.货.也。

当.其.同.利.之.时,暂.相.党.引.以.为.朋.者,伪.也;及.其.见.利.而.争.先,或.利.尽.而.交.疏,则.反.相.贼.害,虽.其.兄.弟.亲.戚,不.能.自.保。

故.臣.谓.小.人.无.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他这时念出来的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喷,而脚步就压着吐出来的字跑着,这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

他越是跑就越是轻松,吐出来的字也就越发大声了,陈静雅在一边竟也不知不觉的跑得轻盈起来,只感觉一身的疲惫在慢慢地消散,脚步再也没有那么沉重了,她并不知道她的呼吸竟然就这样给赵龙文带动到了同步的频率上。

赵龙文和陈静雅跑到学校时,东边的太阳正好完全地跳出了群山的围堵,红彤彤的太阳照耀在二人身上,让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健康活泼。

学校的大门已经完全打开,一些起得早的学生陆续走进了校门,还有一些就在学校门口的小吃摊上吃着各种小吃。

赵龙文走过时就有一些相熟的学生和他相互打着招呼,更有班上的二个坐在陈静雅后面的男生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吃,赵龙文就笑着摇头,说是要回去洗个澡先。

陈静雅跟在后面素淡的运动服因为出了汗的原因,变得更是贴身了,这让少女正在发育的身材完美地体现了出来。

陈静雅就扯着赵龙文加快脚步进了学校,后面相熟的同学就互相讪笑起来,更有些眼谗地低声议论着娃娃亲和小媳妇什么的。

赵龙文自然不知道后面的话题,这时的他已经跟在陈静雅后面走进了她的家。

陈静雅的家在教师宿舍区一号楼的三楼,是一个二房一厅的结构,房子不大,显得有点老旧,这是陈静雅父亲还是时分的房子,当了副校长后,因为在这边的人就是他们父女二,也就懒得调整了,陈民生老家是在阳江县白沙镇的农村,陈静雅的母亲一直在农村照顾着双方的父母,没有跟着上来,陈静雅的哥哥读完初中后就回了农村也很少来学校这边,所以陈静雅父女二就一直住在这里十多年都没有搬家的打算。

因为时间的关系,一进屋二人都挤进了洗漱间,互相看了看,陈静雅就害羞地说:“要不你先出去,我洗完你再洗。

” 赵龙文毫不再意地说:“没时间了呀,一会就要早读了,一起洗吧,又不是没一起洗过。

” 陈静雅就呸了一声,羞红着脸,犹豫不决起来心里还在想着小时二人一起洗澡的事,那边赵龙文三二下就脱了衣服,拿起喷头,先把陈静雅全身打湿了这才不管不顾地自己洗了起来,陈静雅就呀地一声叫了下,有点羞愤地狠盯了赵龙文一眼,见他坦然微笑的样子,一咬牙也脱下了衣服。

十三岁的少女发肓得还是不差的,修长的双腿,平坦的小腹,微微隆起的胸脯,洁白如玉的皮肤,给淋湿了的秀发打散着披在肩上,如同一座美丽的雕塑,赵龙文就惊讶地上下打量了几眼说:“这才多久没见呀,你的胸口就变大好多了呀。

”说完还用手摸了几下,一副很是羡慕的样子,少女又呀地叫了一声,一巴掌打掉赵龙文的手说:“聋聋,我跟你说,我们女的胸部是不能乱看的,更不能摸。

知道不。

” 赵龙文不以为意地随手拿了块香皂,先帮陈静雅擦了几下,然后再给自己擦着问:“为什么呀,我们小时候不能经常这样吗。

” “那是小时候,现在我们长大了,不能这样子的。

”陈静雅也开始坦然地面对着赵龙文,任由赵龙文拿着喷头在二人的身上洒来洒去。

赵龙文一副懵懂的样子,继续问:“为什么呀,为什么我们长大了就不能这样了。

” 陈静雅就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我们女和你们不同的,身体是不能给男人乱碰到的。

不是自己的男人是不能摸的。

” 赵龙文本来想帮陈静雅擦洗的手这时候犹豫不决地举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了,陈静雅看了看赵龙文的样子,感到有点好笑,就咬了咬嘴唇,拉着赵龙文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说:“你是我男人,只有你能摸的,别的男人想也别想。

”说着也帮赵龙文擦洗着身体。

二人就这样互相坦然地洗着澡,陈静雅看着赵龙文无邪的双眼边洗边对少年说:“还有呀,龙文,你要记得,除了我,你不能碰别的女孩,更不能对别人这样。

”指着赵龙文正在帮她擦着胸部的手说。

这时候的她因为赵龙文的手正在她的身上游走,心情一直是激荡的。

“好,我不碰别的女人,不过为什么呀?”少年一脸懵懂样。

“你只是我的男人呢,我也只是你的女人,长大后我们会成为夫妻的,只有你能碰我,她们的自然有她们的男人,除非你也想成为她们的男人。

”陈静雅说这话时候眼睛就直直地瞪着赵龙文,一点没有羞耻和脸红的感觉,年轻的少女为了悍卫自己的地位,早早地给少年套上了缰绳。

“行,你不让我碰,我就不碰。

”赵龙文很是憨直地说。

“我是问你,你想有别的女人吗?”陈静雅追问。

“不想” “真不想吗?” “真不想” “好啦,不想就不想,我和你说呀,只要你对我好,我是绝对对你好好的,我也不想有别的男人来碰我,我们要一辈子的好才行。

还有呀,你不能在有人的时候这样摸我,知道不。

”陈静雅羞涩地拉着赵龙文的手说,香滑的泡沫在二人的手上和肌肤上流转,赵龙文的感觉就是滑滑的,柔柔的,软软的,很是舒服的样子,陈静雅的心情则复杂多了,她是即想着这样的抚摸,又不希望就这样沉迷。

少女心情现在是复杂的,昨晚上赵龙文和她说的话让她几乎一晚上没睡好,总感觉不久要出大事一样。

从小和赵龙文一起长大,在她心里早就把自己算做少年的媳妇了,只是听了昨晚赵龙文的话后,她生怕少年从此会与众不同,于是才有了早早给他套上个笼头的想法。

压着激荡的心情,快速的帮赵龙文冲洗干净后,就让他抱着他的衣服,把他给赶了出去。

赵龙文穿好衣服后,陈静雅也擦洗完了,裹着一条大毛巾一溜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赵龙文就笑着穿上鞋子,进了小小的厨房 厨房的灶台上已经放着二杯牛奶,五个馒头还有二个水煮鸡蛋,按照惯例,这些早餐以前都是陈静雅去食堂打来,等着赵龙文跑步回来后二人一起吃的,今天陈静雅一起去晨跑了,这些东西想来应该是赵龙文的准丈人陈民生帮弄好的了。

赵龙文洗了下手后熟练地铺开一块抹布,把二个鸡蛋往抹布上一磕,搓着滚动了几下,鸡蛋壳就分了出来,用手把二个鸡蛋上还沾着的碎壳摘掉,就一直拿在手上,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吃着馒头,一边等着陈静雅。

陈静雅进来时,还在用发夹扎着头发,赵龙文已经吃完了三个馒头,喝完了一杯牛奶,看到陈静雅进来后,就把手上的鸡蛋剥开,把蛋白自己吃了,蛋黄喂进了陈静雅张着的嘴里,看着陈静雅二三口把牛奶喝完,这才拿起二个馒头和陈静雅出了厨房,等陈静雅背好书包,关上房门后,分了一个馒头给她,二人一边吃着一边下楼向初中部走去。

陈静雅一边嚼着馒头一边小声地对赵龙文说:“龙文,今天我们一起洗澡的事不准说出去,知道不。

赵龙文就嗯了一声。

早熟的少女开始给懵懂的少年套上了一个紧箍咒,心情好了很多,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少年郑重地点了点头,很是肯定地说道:“我们一定要努力学习,上个好大学,再找一个好工作,然后···然后就开开心心···,一起生活,你说好不好!” “好”少年简单的一个字,就立下了一生的承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