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六章香飘万里传佳讯

第六章香飘万里传佳讯

电影开始了,一束光打在大银幕上,接着就是一行字出现在上面: 谨以此片献给我的母亲,导演方正。

电影的开头就是一片南方的院落,从远处逐渐的拉近,典型的南方建筑,典型的南方作物和典型的南方农民,在银幕上逐一晃过,一切显得就是那么的和谐,安详。

就在这时一阵大炮的轰鸣,和零乱的枪声响起,火光闪烁起来,痛苦的叫声,恐怖的哭声,混乱地夹在一起,赵龙文知道战争来临了。

开头的几分钟时间,全是乱跑的人,受伤倒地的人,燃烧的房屋,散落一地的物品和一些明显是穿着外国军服的洋人,手中拿着插着刺刀的步枪,刀刃上还滴着血,背上更是背着用一些粗布包着的包裹。

狞笑地样子让赵龙文看着牙痒痒的。

随着电影的开展,赵龙文看到一个还暂时显得安静的庄园,镜头拉进,一幅古老的牌匾出现在庄园的大门:龙家大院,四个字跳了出来。

赵龙文呀一叫了一声,同样也有一个低低的惊呼,赵龙文从声音听出是他的姐姐慧妍。

镜头快速穿过层层院子,在一个明显是女性的闺房里停了下来,一个漂亮,端庄的女青年正端坐在绣花凳上安静的看着书。

赵龙文看过她的海报,知道这是帝国著名演员刘海棠,也看过她演的好几部电影,少年现在不会也不懂评价她的演技如何,但并不妨碍赵龙文看她电影时跟着哭过,也跟着笑过。

赵龙文一边琢磨着这个应该姓龙的女主和电影中那一根隐约的线,一边看着慢慢展开的剧情。

惊慌着跑进来的丫鬟...... 紧急集合起来的家人...... 沉着冷静的老太爷....... 快速分着钱财的少年和少女..... 抱着一大堆枪进来的家丁..... 沉默却坚毅地走上去领枪的青年男女。

看到这里赵龙文再也坐不住了,悄悄地站起身来,把龙仙交给陈静雅说:“我出去一下,你抱好仙儿。

”躬着腰,挤过排坐着的同学和妹妹,一直到了姐姐那边:“姐,你怎么看?”他问得很轻,也很突兀。

赵慧妍回复很快:“是不大对,你是要去叫妈和爷爷他们来看。

” “嗯。

”赵龙文知道了姐姐的回答后,应了一声,钻出过道,快速地跑出了电影院。

······ “妈,妈,爷爷,奶奶。

”还没进中门,赵龙文就高声喊了起来。

“喊什么喊,你是不是又闯祸了,打人了,伤到人了吗。

”母亲龙秀萍在陪父母看着电视,闻声急忙站了起来。

赵龙文跑进客厅,对着母亲说:“不是,我在看电影呢,这个电影不对,,不是我没打人呀,我是说,这个电影有问题。

”赵龙文语无伦次的说。

“啧”母亲笑了:“你厉害呀,电影有问题你都能看出来了,你还通天了。

” “你听我说呀,妈......”赵龙文急得脸都红了。

“好,你说。

”母亲就认真地看着他。

赵龙文想了想说:“这个电影是讲一个女的打战的事,,那个女的姓龙,是个大地主家的小姐,还讲到了分家产,分家产的都是那个小姐的弟弟妹妹。

”他说得可谓是乱七八糟的,想到哪就说到哪。

母亲龙秀萍和爷爷龙德源以及奶奶杨珍却是一下子就听懂了,三个大人互相望了下,爷爷都八十多岁的人了,却是蹭地站了起来,脚步轻快地就要走,龙秀萍一把扶住父亲说:“爸,你慢点呀,电影就在那,跑不了,龙文,扶好你奶奶。

” 赵龙文就要去扶奶奶却说:“不用,奶奶还没老得走不动,走吧,我们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 于是一家人连电视都没关就走出了家,关了大门后,全家朝电影院走去。

龙秀萍看着《战火玫瑰》的海报,研究了好一会后说:“爸,看不出什么,简介上也只是介绍了导演叫方正,刘海棠主演一个叫龙玫的,从内容上看只是有点像罢了,不过这部电影应该是方正导演拍来献给他母亲的礼物。

”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已经黑完,电影院的灯光打在海报上,眼力不好的人要凑得足够近才能看清上面的字。

爷爷和奶奶自然不会凑上去看字,二老只是仔细打量着刘海棠的模样,看了半天说:“不像,不像。

” 赵龙文这时买了票过来,听到了就笑:“爷爷,这个只是主演,导演应该还没本事去找个一模一样的人来演吧。

” 爷爷就敲了下他的头说:“你知道什么,你妈年轻时就和你姑奶奶像。

” “别说了,先进去看看,还不知道是不是呢,那时候呀,好多家庭都是我们这样的,说不定那个导演只是胡乱取了个名字。

再说名字也不对,你姑奶奶叫龙雅韵。

”奶奶说。

电影院的工作人员看到电影都差不多放到一半了,还有人来,虽然好奇,但也敬业地验过票,打开手上的电筒,帮大家照着脚下的路,一边小声地说:“龙叔叔,你慢点,怎么今天想起来看电影了。

” 电影院搬过来后,雇用了一些街上的街坊来做工作人员,加上赵龙文家就在电影院旁边,大家也都是互相认识的。

爷爷就笑了笑说:“听龙文说这电影讲的是我们年轻那会的事,就忍不住过来看看,麻烦你了。

” “不麻烦,不麻烦,你老能来,这是给我们大伙增加收入了呀,还要多谢你呢,你老坐好,慢慢看。

”工作人员看到二老坐下后就关了手电,退了出去。

赵龙文也就不上去找自己原来的座位了,就陪妈妈坐在一起。

电影已经放了一半,这时主演刘海棠已经穿着正规的军装,在一片战场上打着仗,完全看不出让二老有什么感触和熟悉的地方。

龙秀萍就皱着眉看了好一会,想了想对儿子说:“你去买三张下一场的票,让爷爷他们看下片头才行,这样看不出什么的。

” 赵龙文一想也是,就要起身,却又坐了下来:“妈,我钱不够了,差钱呢。

” 母亲就很是大方地摸出几张纸币也不看,递给赵龙文,他这才又跑了出去。

等到赵龙文买了三张第二场的票进来时,电影差不多都要结束了,一片新的战场上,刘海棠明显地负了伤,但还是英勇地顶着敌人的强大火力,指挥着战斗。

接着,镜头拉高,从高空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帝国军队从四面八方向这片战场冲来,接着就是冲锋的号角响起,无数的帝国军从战壕中跳了出来,每一个方向都有如同刘海棠这样装束的指挥官指挥着手下向敌人冲锋。

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修罗地狱般的战场,随着雄壮高昂的帝国军军歌响起电影院里许多人都跟着唱了起来,这一切让赵龙文也激动起来,随着许许多多的观众站了起来,银幕中胜利的帝国军队挥舞漫山遍野的军旗,一排字幕打了出来: 本片取材取材于一九一七年湘水保卫战,一九二一年tj血战,一九二四年仁川登陆战,一九三零年名古屋大决战。

谨以此片献给那些在战争中英勇无畏的英雄们,帝国军旗由你们帜就,将由我们高高举起,永不坠落! 龙玫于一九四五年受封帝国少将军衔,享伯爵,号玫瑰,复本名雅韵。

是时四十六岁。

第二行字很小,只是一晃而过,赵龙文和母亲眼尖,都是呀地一声叫了起来。

这时电影院的灯光都打开了,观众开始陆续退场,母子二的叫声在这时并不显眼,只有奶奶杨玉贞坐在旁边听了个清楚。

母亲龙秀萍这时反倒不急了,先和奶奶低声说了句,转头对赵龙文盯嘱:“你和姐姐他们先回去,我和你爷爷在看一下,回去别乱说话。

”这时赵慧妍刚好和一群女们随着人流走到这边,看到母亲和爷爷都坐在这里,就先后打起了招呼,龙秀萍一一回应了后,看到龙云,龙仙二姐妹,就对赵慧妍说:“你送小云和仙儿回去,龙文送小雅回去,我和你奶奶他们再看半场就回。

” 二姐弟各自应了,赵龙文把第二场的票和用剩的钱一起交给母亲就和姐妹一起退出了电影院。

人群中,姐姐一直不好和赵龙文说话,也就老拿眼瞅他,赵龙文看到姐姐这样子,心中好笑,本不想理她,可自己也实在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尤其时看到最后时那个才从奶奶口中知道的名字,和银幕上名字重合时,他差点激动得要跳起来,要不是母亲当时拉了他一下,他都不知道他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于是他心领神会的对着姐姐点了点头,姐姐就笑了,姐弟俩就这样在人群中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家门口,赵龙文就和姐姐商量说:“我从码头那边陪小雅回去,可以顺路送仙儿她们,你和妹妹在家等爷爷他们回来吧。

” 赵慧妍想了想同意了弟弟的方案,拉着妹妹雪妍进了屋。

赵龙文就抱起龙仙带着龙云跟在几个女孩的后面向街里走去。

女们还在热闹地讨论着电影的情节,丝毫没有因为看了一场血淋淋的战争而露出半点害怕的感觉,近四十年的不崛战争,代代相传的铁血教育,让帝国的女孩在这方面也有了一颗尚武的心。

陈静雅和三个女孩在路口分了手,在往前几步右转就是码头了,赵龙文的小姨就住在街角处,看着龙云带着妹妹推开虚掩的门,赵龙文就叫了二声:“九奶,小姨。

”听到里面传来的呼应后就对着屋里说:“龙云和仙儿回来了,我先走了啊。

”又她们把门拉上,这才和陈静雅一起向码头走去。

阳江镇座落在清澈如镜,秀美逸人的阳jx岸,背靠一座如花苞待放,似春蕾初展的山峰,白天如果站在阳江下游配合着阳江水观看,这山宛如水中莲花初绽,青翠欲滴。

因此得名碧莲峰,沿码头依水而下,山脚处建了一座寺庙,庙名鉴山寺,所以这座山也叫鉴山,庙门口的一幅对联,原先的字已经模糊得难以看清,庙门都塌了半边,因为没有僧人在里面活动,连佛堂里的坐佛都不知给谁弄断了一只左手,晃得残破,老旧,赵龙文小时经常和一帮小子跑到这边玩耍,还比赛对着断掉在地上的佛手撤尿,说是帮给压在五指山下的齐天大圣报仇。

后来给信佛的奶奶知道了,狠心揍了几次,就再也不来了。

不过一个月前来了一个挂禅的老和尚带着一个小沙弥,在县里的相关部门报备后住了下来,扫佛堂,建庙门,收信金,立佛像,短短一个月来竟把一个破败的寺庙建成了一个美伦美奂,金碧辉煌的新寺庙。

由于阳江镇在山的北面,而陈静雅住在阳江中学却是山的南面那边,赵龙文要走这边送陈静雅回阳江镇中学,(现在应该叫县中学了)就必须穿过寺庙的正门,依着寺院的围墙走过一座临江而立的风景楼,走一条半临江水半依山的崖壁小道,横穿整个碧莲峰过到山南才行。

要走到寺庙的大门时,庙里就依稀传来了令人心情为之一静的木鱼敲击声。

邦,邦,邦的声音传来,赵龙文原本看电影时引发的激动心情就莫名的平静了下来,他抬起头看时就见庙门紧闭,二盏红色的灯笼装着发亮的小灯映照着大门,能清楚地看到大门二边的对联: 亦镜亦菩提,照混沌寰宇,英雄豪杰俱伏首, 一花一世界,鉴古往今来,青山绿水不回头。

赵龙文就对着大门拱了拱手,沿着边上的小道走了过去。

陈静雅就静静地跟着他走,时不时地望他一眼,一直没有说话。

寂静的山道,黑暗的夜除了草丛中的小虫鸣叫,以及二人脚步的踏踏声外,实在安静的可怕。

赵龙文自然胆大,可是陈静雅现在就有点胆小了,她紧走二步,拉了拉赵龙文的衣裳,最后还是紧张地拉住了赵龙文的手。

赵龙文显然误会了陈静雅的意思,以为她是想问看电影时的事,就吐出一口长气,紧了紧陈静雅的小手说:“本来妈妈不让我说的,可我实在忍不住了。

一会我说的事,你这段时间千万记得不要说出去,过段时间再说应该就没事了。

” 陈静雅就嗯了一声,心里竟如小鹿乱撞,总感觉有不一样的大事要发生了。

“电影里那个龙玫很可能是我姑奶奶。

”赵龙文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感觉。

“呀”陈静雅惊讶地张大了嘴,又下意识的用手把嘴盖着,只是拿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赵龙文张口问:“你是说电影里演的是真的。

” “后面我不知道,前面讲的好多是以前爷爷告诉过我们了的,你以前听爷爷讲古的时候也应该听过的。

” “那时爷爷和奶奶他们讲了好多呀,都以为是讲古呢,谁记得那些是真的呀,差不多都忘了。

”陈静雅就嘟着嘴说。

小学时,陈静雅上下学都要从中学那边走过碧莲峰,再穿过小街,才能到小学上学,不安全又远,因为和赵龙文是娃娃亲的关系,龙秀萍干脆就让陈静雅住到了家里,而赵龙文爷爷奶奶经常在他们晚上做完作业后,带他们在天井里纳凉的时候讲一些他们年轻时候的故事,赵龙文性子虽然野,但特喜欢听那些打仗,逃难,冒险的事,所以记得牢,而小女孩天生对战争不大感兴趣,听过就忘。

“爷爷说的分家后,带着奶奶跑出来就是真的,而且奶奶刚才才在电影院那说,姑奶奶的名字叫雅韵,结果电影一结束那名字就出来了。

” 陈静雅脑海中就跳出电影最后的文字,不自觉就念了出来:“龙玫封少将,伯爵,复本名雅韵,龙雅韵。

天呀,龙文,龙文。

” “行了,知道就行了,还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呢,再说......再说她是她,我们是我们,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赵龙文扯住雀跃的陈静雅,不大自然地说。

“可是,可是,龙文,要是是真的,你就有个帝国伯爵的亲人了,你说,你那个姑奶奶会不会派人来找你们,然后,让你们到大城市去住,哇,想想就好好呀,然后.....然后你会不会就不认.识.我.了”少女开始还很是替赵龙文高兴,一时间天马行空地想了很多,可是想到后来,说话都没力了。

赵龙文就很是讶异地看着陈静雅说:“你真会想,我怎么会不认识你,我又不是那种人。

”突然间明白过来,用力的揉了下一走抓着的小手,非常肯定地说:“你放心呀,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一直都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这样的,没错,永远。

”少年说这话时候很平静,但是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味道,两颗年轻的心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山盟海誓,但此刻少年说出的话却让少女感受到了一种那怕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眼前的少年也会一直像现在这样,拉着她的手,直到永远的感觉。

陈静雅的心就突地融了,拉了拉赵龙文的手,黑暗中面红耳赤地说:“背我” 赵龙文惊讶地看了看陈静雅,想也不想地一躬背:“上来” 陈静雅就伏到赵龙文地背上,双手圈住赵龙文地脖子,赵龙文就双手向后一扣,托着少女纤瘦的大腿,十指紧紧地反握着,稳稳的站起来说了句:“坐好了。

”迈开步子,穿出黑暗的山道,向着远远可见的灯光闪烁地学校走去。

陈静雅就紧紧地贴着赵龙文,呼吸着少年散发出来的清纯气息,一直不安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呢喃着说了句:“真好,这样子,真好。

赵龙文不明白她说话的意思,下意思地问:“什么真好?” 陈静雅突然不明所以地说:“聋聋,听说帝国伯爵能讨好多个老婆呢,你要是当了伯爵会不会也这样呀。

” “不会,讨那么多干什么,吵架呀。

再说不光是伯爵,只要有钱就能讨呢。

” “有钱讨的叫小老婆,比不上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陈静雅就嘀嘀咕咕地说。

“你说什么,反下我不会呀,乱说什么呢,再说伯爵是哪么好当的吗,别乱想。

”赵龙文就用力地勒了下陈静雅的腿。

陈静雅就嗯了一声,心里不知转着什么念头,就自己笑了起来,隔了一会又问:“聋聋,要是那个不是你姑奶奶呢?” “不是就不是呗,反正我又不求她们。

”赵龙文很是豪气地说。

“要是是真的呢?”少女还是不死心。

“管她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不求她们。

”赵龙文大声地说道,心里却突然间地涌起一股豪情,是呀,她是姑奶奶也好,不是也好,关我赵龙文屁事,我就做好我自己,我有小书包,我有陈静雅,我还有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姐姐妹妹,我的爷爷奶奶呢,我们只会更好的,我们不求人。

少女就突然间真正的放心了:“是呀,我们不求人,我们就过我们自己的就行了。

”说完,少女就默默地闭上眼,紧紧地搂着赵龙文,静静地呼吸着让她沉醉地气息。

少年不再说话,有力的双脚,坚定而踏实地向着逐渐灯火辉煌的学校走去。

······ 赵龙文回到家时,三个长辈就坐在客厅的木沙发上,爷爷沉默地抽着烟,赤着脚踩在木桶地边沿,显然是刚泡完脚,在等着脚自然干呢。

奶奶的脚踩在另一个木桶里,看到赵龙文进来就说:“文仔,去帮我拿条毛巾来。

” 赵龙文就看了母亲一眼,见母亲的脸色很是平静,也就放下了一路激昂的心情,走到楼梯口的小阁间,拿了条奶奶用来洗脚的毛巾,经过洗漱间时候,听到里面的水声就顺手拍了拍门。

“干嘛”里面姐姐的声音传出。

“你快点,我也要洗澡呢。

”赵龙文大声地说。

“你上楼洗,反正你洗的是冷水。

” “那我也要在下面洗,这边宽。

”赵龙文就继续撩拨着姐姐。

“滚蛋,懒得理你。

” 母亲龙秀萍很是惊讶着赵龙文平和的心情:“得了,少去惹你姐。

” “嗯,谁叫她今天抢我钱了。

”赵龙文就嘟噜着说。

“你很有钱吗,你的钱还不是我们给的呀。

”母亲怒了。

赵龙文就傻笑着过来,把毛巾递给奶奶,还很狗腿地讨好他奶奶说:“奶奶我帮你擦脚。

” “一边去,奶奶还没老得动不了。

”奶奶就笑着敲了下他脑门。

“龙文”母亲又叫道,她难得想谁真地和儿子说几句话,谁知这老是在插科打浑。

大人们只是看了半场电影就出来了,出来后经过一番细致地分析,一致做出了一番决定,本来不想把这决定和赵龙文说的,可是事情的经过赵龙文一清二楚,以他的机灵,肯定猜出来了,家里想了想还是决定和他说一下,省得他疑神疑鬼,影响了学习。

赵龙文就举起了手,就像在课堂上要求发言的样子:“妈,我先说呀,你们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反正她是她,我是我,是真的我们也就多个亲戚,多个姑奶奶,不是也没什么损失,我们应该也不会求她什么,反正我就好好学习,读我的书,上我的学,别的你们负责就行了,我就跟着。

”说完就认真地看着妈妈。

“啪”爷爷一巴掌拍在沙发上说:“好,就是这个理儿,秀萍呀,你过二天就写封信,把事情说一下,找个带得上话的人,让人把信托给那个导演,是就是,不是也没什么。

再说人家那么大个导演,理不理我们都不一定呢,就这么定了。

”说完很是欣慰地看着赵龙文。

其实老人的心里还是很有些念想的,只是多年的风风雨雨,很多事情在老人的心里都淡了。

姐姐要是活着就替她高兴吧,要是没了那就替她好好活着,一如那二个牺牲了的儿子。

老人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平淡而又真实。

龙秀萍就更是欣喜地看着儿子,一肚子的话说出来时候就只有一句了:“好儿子,你真长大了。

” 赵龙文就嘿嘿地傻笑了下,一溜烟地串上了楼:“我洗澡去了。

” 大人们看着跑掉的赵龙文都欣慰地笑了起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