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都市 > 寻龙问鼎 > 第四章家和万事兴

第四章家和万事兴

赵龙文和陈静雅回到家时,已经时晚上六点了,租门面的陆阿姨早就摆放好了新进的货物,正在和送饭来的老公二人倚在柜台边吃着饭,二人甜甜地打了声招呼,就钻进了中门。

陆阿姨的丈夫叫陆顺,负责在外面进货,很少到店里来,对他来说这还是第二次看到赵龙文,更是第一次见到陈静雅,看着二人进去的背影就问:“赵龙文后面那个女孩就是你说的他的那个小媳妇呀。

” “什么叫我说的,本来就是,那是他们家长帮定的,还不错吧,不对,不能说是家长定的,明明是赵龙文自己定的。

”陆阿姨说起这事就笑。

“怎么回事,你给说说。

”陆老板很是八卦地问。

陆阿姨就把这段时间听街坊听来的赵龙文小时候如何看到陈静雅就死活不走了呀,如何赖在陈静雅身边的事添油加醋地一说,陆老板就啧啧称赞,很是感慨地说:“也得亏我们帝国的法律没有在婚姻法中强行禁止娃娃亲呀,父母之命之类的封建思想。

要不这个小赵可就找不到这样的媳妇儿了。

” “那是,听说前几年还在讨论要强行禁止这种封建思想,可是讨论来讨论去最后面还是不了了之,只是把自由恋爱和婚姻自由强化到了法律保护的程度。

”不得不说做生意的人多少是懂法的,也能抓住一些时事要闻。

“你说,他小小年纪就给自己找了个媳妇儿,天长日久会不会厌倦了又重新找个呢。

”陆老板天马行空地想着。

陆阿姨就白了丈夫一眼:“你和我也天长日久了,你厌了没,要不要再给你找个,专门来伺候伺候你啊。

” “不敢,不敢再说我也没说厌倦你呀,你可是我的贤内助,缺谁都不能缺你呀。

”陆老板讨好地说。

“哟哟,看来还是想的呀,行,赶明儿我就托人给你找个小的,伺候伺候你,反正帝国的法律允许你们这些臭男人讨几个都行,看看一个够不,要不多找二个。

”陆老板娘就开始冷笑了。

陆老板吓得脸都白了,连忙一通告饶,连连打了自己好几个嘴巴,许诺了一大堆不平等条约,这才让老婆放过了自己,这一番打岔,二人最初谈的话题就自然地跳开了。

要知道帝国从二十世纪初期断断续续打了差不多四十多年的的仗,生生打残了二代人,虽然打出了一个全新的帝国,但也是把近六亿人打没了,其中近五亿全是男人。

所以帝国新立后,虽然建立建全了许多的法律法规,并从国外偷师了一些法律过来,甚至不惜给现在的皇族设置了许多的条条框框,但有一条法律一直没改,并大大的建立更加全面的规范,那就是婚姻法的设立。

新帝国成立后,做了一次大略的人口普查,发现国内男性只有不到二亿的基数了,而帝国的女性却有差不多三亿人口,男女的不平衡,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最后还是通过了这样一条法律:凡帝国内男性公民,在妻子的同意之下可以纳妾,但纳妾须遵循特定条约。

比如丈夫为妾与结发之首妻和离者,如女方无错失,妻可无条件分走丈夫一半的财产,排第二位的妾如要和离,可再分丈夫手中的另一半财产,第三个妾在同样情况下,再分余下的一半。

以此类推。

还有其他一些限制性的法律法规,极大的保护了妇女的生存权利和婚姻底线。

这条法律在立国之初极大地鼓励了国内的生育状况,短短二十多年就让帝国的人口恢复到了十亿之多,但这对帝国广达一千四百多万的领土来说还远远不够,虽然到了现在帝国人口也有了十二亿了,一些高知人士和远见卓识者早早提出了这条法律的局限性,想法设法的更改和废除这条法律,可是能够有条件纳妾的都是一些上层阶级,废法行为总是进行不下去,所以这条法律也就一直没有取消,延续至今。

············ 赵龙文和陈静雅进屋时,爷爷照例坐在天井的废旧处摆弄着他放在那里的一堆自行车零件,大厅里正一片咯咯咯咯地笑声妹妹赵雪妍在和小姨的二个女儿六岁的龙云,三岁的龙仙排排坐在沙发上看着黑白电视上的动画片,搞笑的小动物也惹得坐在一旁的姐姐笑个不停,陈静雅惊喜地跑进去和姐妹们挤在一起看起了动画片。

赵龙文向来对电视里的动画片不感兴趣,放好吉他和书包就蹲在爷爷跟前,帮爷爷做着递递帮手,找些零件的小事。

他的爷爷和奶奶原先在家里开门面时,一个做的是修理和组装自行车的手工活计,一个是车衣工,靠着这二门手艺养活了二个舅舅和他的母亲,可惜的是二个舅舅在成年后,先后脚参军去了,没几年就在边境的局部战争中牺牲了。

坚强和勇敢的爷爷奶奶并没有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乐观地生活着,并且在赵龙文看来是越活越年轻了。

“爷爷,我的自行车啥时候能做好呀。

”赵龙文心痒痒地说。

“呵呵,不急呢,你妈妈说要我在等一个月才能给你做。

”爷爷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要等一个月,姐姐的自行车一说要,你就给她做了。

” “你妈妈刚才说的,你的学习成绩要是能象现在一样保持一个月不掉队,就奖给你一辆自行车。

” “卡我呀,我现在在班里是二十七名,爷爷我向你保证,一个月后面绝对不会低于二十五名,爷爷,你就给我做了吧,你直接做好了,妈妈就不会说了的,爷--爷。

”赵龙文开始磨叽着爷爷。

爷爷就笑呵呵地继续着校正手中的自行车轮胎钢圈,不搭理在一旁挤眉弄眼的宝贝孙子,赵龙文磨叽了好一会,没法子了,只好低眉顺眼地做着小帮手。

爷爷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好笑地说:“就是帮你做好了,你也没什么机会骑呀,早上你都是跑步去学校的,中午又在小雅家吃饭和休息,晚上又要学习和做作业,除了礼拜天,你那有时间骑车。

” 赵龙文更垂头丧气了,嘟着嘴不说话。

爷爷就安慰他说:“龙文呀,署假前爷爷一定给你弄一辆自行车出来,到时候随你骑着玩。

” “不对呀,爷爷,署假是7月开始,现在在都是5月了,妈又让你扣我一个月,那就是6月后了,又要上课,那有时间骑,这样一算,真要到署假才能有车了呢。

”赵龙文气呼呼地嘟哝。

“你就放心吧,爷爷保证帮你装一个全县最好的自行车出来,我看电视上有一种二个座位的自行车,还能变换速度呢,爷爷正琢磨着如何把它给弄出来。

” “啊,爷爷,你真厉害,你在哪个台看到的,我怎么没看到,是什么样子的?”赵龙文顿时开心起来。

“前二天,你爸爸回来,在看帝国五台的体育节目时,是国外的一个自行车赛节目,爷爷跟着看到的,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等爷爷起心想把它记起来时,就过去了,不过爷爷把它大致的样子记下来了,一个月后面应该能做出来的。

”爷爷很是肯定的说。

“嗯嗯,爷爷最厉害了,我相信爷爷一定能弄出来的。

”赵龙文更加讨好起来,殷勤地打着下手。

不过他的帮忙是经常性地帮着倒忙,爷爷也不管他,见他做错了就低声告诉他要如何如何才行,爷孙俩一时其乐融融地做着忙着。

爷孙俩一直忙到姐姐赵慧妍来叫他们吃饭了才收拾好东西进去。

宽敞的厨房中间摆放着一张大大的圆桌,赵龙文和爷爷洗了手进来时,妈妈正在帮着奶奶从锅里盛菜,姐姐赵慧妍在和陈静雅盛饭,摆着碗筷。

三个妹妹正襟围坐在一起,等着长辈们上坐。

“咦,小姨呢?”赵龙文没看到小姨龙玉萍。

“妈妈没来,她和奶奶在一起吃呢,就让我带妹妹过来。

”龙云看着堂哥赵龙文说,她有点怕这个哥哥,好几次看到哥哥在街上和人打架,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打架的都不是好,所以她和哥哥说话时,声音总是怯怯懦懦的。

姐姐赵慧妍忙接口说:“我叫了好几次,九奶和小姨就是不来,只好拉着他们二姐妹过来了。

” “不来就不来吧,我们开吃。

”母亲龙秀萍等二个老人坐下后也坐了下来。

赵龙文家吃饭历来有食不言的规矩,小是不能在吃饭时讲话的,用奶奶的话就是,吃饭讲话要招天打雷公劈的,赵龙文调皮自然是不信邪的,偏要讲话,雷公没劈过,却给一向宠他的奶奶很是用力的打了几次,对他说了一些食不言,寝不语,笑莫露齿,话莫高声的古训。

久而久之,赵龙文也给奶奶培养出了食不言的习惯。

经常来家吃饭的三个女孩都是知道这习惯的,因此餐桌上基本没人大声说话,几个大人有话讲时也都是小小声的讨论一些家事。

“这碗肉饼的药性和分量都很足呀,小雪服完这次后,应该就好得差不多了,过几天他爸回来,我请个假,带她去市里大医院重新做个检查,看看恢复得怎么样了?”母亲龙秀萍看到一大碗配了石虫和药材的肉饼时高兴地说。

“是小慧和文仔的功劳,要不是姐弟俩一大早过河去挖来,也弄不到这么多石虫,石虫不够,配再多药材都不行。

”奶奶说,说时还挟了一筷子肉饼给赵龙文,赵龙文却是反手就转给了妹妹雪妍低声说了句:“给妹妹多吃点。

” 龙秀萍欣慰地看了一眼赵龙文,挟了几筷子肉依次放进几个女孩的碗里说:“他不吃,你们多吃点,他不缺钙,反而是钙多了,你们几个正在长身体,多吃点。

” 一连串谢谢大姨,谢谢阿姨的声音,赵龙文就偏了偏嘴角,眼珠子一转,挟了一筷子肉谢放进爷爷碗里说:“爷爷,你也补补钙。

” 爷爷就笑眯眯的喝了一大口酒,挟了粒花生米丢进嘴里:“秀呀,我今天去城关镇后山一组那里要了二亩地,明天你抽个空和我去把过户手续给办了,趁着立夏还有二天,我好种点花生和毛豆,再种点青菜,就当我们退休后的业余活动了。

” “怎么跑去要地了,爸你和妈二人年纪也大了,家里又不差那点钱,好好在家享点福行不,跑去种什么地呀,累出个好歹来,总要差人伺候呀......”龙秀萍还想再说,看到母亲杨玉贞瞪了一眼,生生把要说出嘴的话给咽进了肚子,改口道:“行吧,我明天上班后,请个假,陪你去一下。

” 其实她本意是想说一下父亲龙德源不要老拿二个哥哥的抚恤金来做这种事的,二十年前她二个兄长先后在战场上牺牲时,她才上大学刚要毕业,听到这个睛天霹雳般的恶耗时,她自己都哭晕了几次,更不要说骨肉相连的父母亲了,可是她赶回家时看到的是父母亲坚强和刚毅的面容,反到是父母亲回过头来安慰着她。

工作后她就发誓要让父母亲享受到哪怕只有女儿也如同儿子在一样的幸福,这也是赵龙文父亲敬重他母亲和二老的地方,虽然是娶了他的母亲却如同上门女婿一样的住在一起。

十多年来,经过他们的努力,全家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特别是赵龙文父亲承包汽车后,凭着赵龙文父亲披星戴月,呕心沥血,起早贪黑的工作,让整个家庭成为了全县最早富裕起来的一批人之一。

龙秀萍看到家里开始变好的生活后,就想让父母安逸地享受生活,坚决地让二个老人不要在干活了,这才有了把家里门面出租出去的事。

谁想二月份时父亲告诉她:原本二老一直留着的俩个兄长的抚恤金,原准备在最困难时才用的,现在看到生活越来越好了,也就不用留着了。

正好隔壁张家人口众多,四世同堂,又没有分家,十多口人挤在不大的房子里,又要拿出临街的二个房间当门面房,早引起家里的矛盾,三天二头地吵架,几个妯娌都互相看不顺眼,撺掇着自家男人向张老太爷要求分家,张老太爷不堪其扰,只好把镇边的田地分了,让三个孙子带着们去外面自立门户,自己和儿子媳妇暂时住在了镇上的老宅,等大孙子的房子起好了才搬过去,只是张家几辈子都是农民,口袋里实在没有什么余钱,哪能一下子就建成三套房子起来,只好把镇上的房子给卖了,龙秀萍的父亲就是这样悄悄地把隔壁张家的房子给卖了下来,等张家在外面的房子起好后才搬出去,转给他们。

龙秀萍一问这才知道,兄长牺牲后部队来慰问时给了整整五千元的抚恤金,要知道依小镇的生活水平,人均月收入才不过四十元,月消费也不到二十多元的时候,五千元的抚恤金足够像他们这样的七口之家用上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了。

龙秀萍就挡着父母亲让他们不要乱花钱,可是给父亲反教育了一通说钱要用起来才能算钱,放着就是一堆纸,二老人也没别的追求了,现在的生活水平也足够他们享受的,再说不是还有出租店铺的租金在吗,加上赵龙文父亲是个能挣钱的,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了,钱留着就是纸,不挡用的。

有这钱不如拿来帮几个小孩打下点以后生活的基础,反正现在买这种房子也不贵,才花了不到三千元,他还想把另一边的唐家也买下来呢。

只是唐家暂时没出手的打算这才作罢。

过得十几年,等赵慧妍二姐妹长大,这就是嫁妆呀。

一番说词,竟让龙秀萍无言以对。

这才过不久呢,老人就跑去买了二亩田地回来了,龙秀萍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父母亲说了。

“没事的,我和你爸也就早上去翻翻地,天气不好时就不去,又不指望着它吃饭,你爸他又不爱打牌,去武馆吧,年轻时还行,现在呀,别把那老胳膊老腿给折了就不错了,这点地呀就当活动活动身体了。

”奶奶杨玉贞接过话说。

“是这个理。

”爷爷话不多,但说出的话基本属于一锤定音型的。

龙秀萍看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转过话题,问起了几个小孩有关作业,学校的一些鸡毛蒜皮小事,姐妹们都是问一句就回答一句,也不主动插话多话,只有问到赵龙文时,赵龙文回答特爽快:“作业呀,做完了的,我还多做了好多呢......”一副表现欲特强的嘴脸,二只调皮的眼睛眨呀眨的望着母亲,就差说出:来考我呀,来考我呀了 龙秀萍不为所动,继续问他学校的事,赵龙文顿时垂头丧气了,有气无力的说:“问这个呀,哑哑比我还清楚呢,让她说。

” ······ “哦,那个呀,当时我姐刚好路过,你问我姐,我可没有打他。

” 母亲龙秀萍问的是赵龙文上外语课时把吓哭的事和另一件在球场上和高中部学生争抢篮球场的事,刚好这二件事发生的时间是前天礼拜五,赵龙文因为和姐姐商量好了,今天去弄石虫,在家做了一天的作业,表现特乖,母亲也就没发现什么,要不是今天和亲家一起回来,听亲家说了这事,搞不好还要过二天才知道呢。

其实说到在课堂上吓哭这事还真怪不到赵龙文头上: 前面说过初中的课程是以修学分来看成绩的,语文,数学是主修学科,要从初一学习到初三,体育虽然是主修,但不计入毕业学分的。

当然如果是特长生另算。

学生在初一时除了要学习上面的三种课程外,还必须学习,基础物理,美术,地理知识,这三门,一个学生能在初一时把这后三门课修够学分,到了初二以后就可以不用去学习了,如果没有修够,对不起你在要学习初二的课程以外还必须自己想办法把初一拉下的课补回来,而初二除了二门主修课外又会增加另外三门课程,分别是基础化学,音乐,基础外语,而这其中的基础外语会在初三时转为外语精修,初三要学的就是外语精修,历史,生物常识,以及自己的主科了,你可以在除了语文,数学二科以外选定其他的科目做为主要毕业科目,学校会根据你选择的科目合理安排上课时间,只要你把主修科目修够毕业学分,你就能够毕业,从而进入一些职校,体校,艺术类的学校进行深造,甚至可以直接去参加工作了 如果你要读大学,那么请进入地狱般的高中吧,那将在后面章节的介绍了。

赵龙文的初一就是这样跌跌撞撞过来的,初二后他除了表现出喜欢音乐外,其他的基础化学和外语可以说是一塌糊涂,而他的外语只是一个刚从大学毕业就来教他们的年轻女孩,姓吴叫吴小芳,论年纪不过大他们七八岁,因为刚实际参加工作的关系,教学经验还是有些欠缺的。

赵龙文和班上一些调皮的学生特爱欺负这个刚参加工作的,各种淘气捣蛋的事这几个月来做了不少,直到现在吴上他们班的课时者还有心理影,特注意这些爱搞小动作的学生。

赵龙文自从发现小书包的存在后,这一个月来专注入研究它的用途逐渐开始喜欢读书了,也就减少了在课堂上的恶作剧,也是事有凑巧,礼拜五的外语课前,陈静雅和几个女同学上厕所回来,匆匆告诉赵龙文,说她们女厕所外面的路边有一条蛇,青色的样子,好可怕呀,差点咬到她们。

赵龙文一听就想到了爷爷泡的蛇酒上去,想着能抓回去给爷爷泡酒多好呀,这小子胆特大,就急匆匆地跑了过去,一到那儿才发现那蛇并没有多大,只是没用的小蛇一条,本来想打死了事的,后来一想养大了再泡酒也行呀,也不管有毒没毒就给抓了回来,小蛇估计还没长牙,竟也没咬他,就这样给他带回了教室。

刚好这时要上课了,赵龙文一时找不到东西来装这条小蛇,就随手给丢进了课桌的翻盖的抽屉里,小蛇有盖子一样的桌面压着自然是出不来的,毕竟小蛇是活的自然不会安分地呆在里面,就在抽屉里爬来爬去,很是闹出了一些声响,赵龙文担心它会咬坏放在里面的书,就时不时地偷看俩眼,这小动作自然给特注意他的吴发现了,就冲到他的课桌前要检查他的书桌,赵龙文哪敢让看呀,就百般抵挡,可是越争执越是要看,结果就是当吴掀开书桌时给一条青绿色的小蛇直直瞪着,这个大城市长大,在大城市学习生活的女大学生哪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就给吓得哭着跑出了教室。

这事造成的影响不是一般的大,赵龙文当场就给闻信赶来的班主任白一通狠批,白才批完,紧接而来的未来丈人陈副校长也到了,都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俩巴掌打得他老老实实地跑去外语组给吴赔礼道歉才算了事。

后来还是陈静雅看到事情闹大发了,才拉着几个女同学去向们解释了一番后,们这才最终释然。

小蛇最后上交给了生物,皮厚的赵龙文自然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下午就跑去打篮球去了,又发生了差点和人打架的事。

说起来也是外语课事件的延续,只是他不知道内幕罢了。

他们的外语吴小芳是个二十一二岁的姑娘,才走出社会的大学生,长得虽然不高却更显得娇小可爱,模样也是不错的,在他们这群十三四岁的少年眼中只是一个大姐姐样的人物,还只是一些朦朦胧胧的小情感,然而在高中部的学生看来却是一个梦中情人般的美女,外语课发生的事件,不知怎么就传到了高中的一些同学耳中,一些荷尔蒙过于发达的同学自然非常不爽了,敢欺负我们的梦中情人,哪会给赵龙文好过,趁赵龙文在打篮球时就故意去找茬,准备找机会揍赵龙文一顿,好给吴出气呢。

赵龙文脾气多臭呀,自然不服这帮子高中生无缘无故地来找麻烦,二句话不合,就动了手,前面说过,帝国的教育是文武并重的,好多学生都能打上一些套路拳法,懂一点实战搏击,敢来找赵龙文打架的自然是练过的。

六七个高中生和几个初中生打架,那架势一拉开,就把球场上的人全惊动了,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赵龙文打小在他五爷爷,八爷爷的武馆里混,那些个套路拳法自然是会的,不过他打起架来从来不按套路走,如同坦克一样总是仗着自己皮糙肉厚,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别人打上他五六拳来他不痛不痒,屁事没有,他打上别人一拳可以说是伤筋动骨得狠了的。

他这里领着自己的伙伴打得是兴高采烈,大呼小叫,早有认识的去高中部把他姐姐赵慧妍给喊了出来。

姐姐赵慧妍,听到是自家弟弟在打架,二话不说喊来了几个相熟的高中生跑来给拉开了,那几个高中生都是和他们姐弟一样在街上长大的小镇子弟,在高中部也是风云人物,没人敢不给面子,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赵龙文到了晚上和姐姐嘀嘀咕咕时才知道,那几个找他麻烦的高中生都是附近乡镇进来寄读的农村子弟,平时的生活重点都在学校,一直很少在街上走动,自然不知道赵龙文在街上的疯子外号,他们商量着去找赵龙文麻烦时,刚好给姐姐的同学听到了,就偷偷告诉了赵慧妍,这架才没有打多久。

还好也是在学校没怎么伤到人。

因此到今天母亲问起这事,他自然全推给陈静雅和姐姐去解释了。

母亲是从亲家那知道这事的,感觉很片面,这才问了起来,本着家里食不言的规矩,陈静雅和赵慧妍只是三言二语交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母亲这才释然,放过了赵龙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