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玄幻 > 纵妖之主 > 第七章锢妖符

第七章锢妖符

姜良转头看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只蝎状妖灵,通体覆盖着碧绿的壳,其身前两只巨螯在灯光的映衬下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足有其躯干七成大小的粗壮尾巴高高拱起,尾后端的尾针与两只巨螯散发着的诡异光芒相互映照着,令人望之心中陡生一股寒意。

背部中央的一对中眼以及前段两侧的六只复眼死死盯着姜良,八只眼睛透露着凶残之色。

“嘶嘶……” 这声音虽然轻微,却使得姜良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三分。

古枉承看着姜良苍白的脸色,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旋即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在其手中蓦然出现一个酒杯,酒杯中散发着美酒的甘醇。

将指间夹着的利箭折断,伸手捏住姜良的腮帮,将美酒灌了进去。

“最后的晚餐,碧藤酒,好好享受吧!”古枉承脸现狰狞,语气癫狂。

“咕咚咕咚……”被捏着腮帮的姜良无力反抗,随着一杯酒下肚,身上的气息也浑然一变,锻窍决突破至十三层,锻窍圆满。

姜良的眼神此刻却有些黯然,如今锻窍虽然圆满,性命却掌握在了他人手里。

“终于,终于……”古枉承感受到了姜良的突破,哈哈大笑起来。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突然从门外传来。

“谁!”古枉承笑声一顿,一脸惊怒的朝门外望去。

“陈师兄好雅兴,师弟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密室门口站着一名身着红衣的青年,轻抚着手掌,一脸揶揄之色。

听到“陈师兄”这个称呼,姜良脑海中思绪电转,再看看身旁的蝎状妖灵,转眼间明白了一切。

眼前之人,并不是什么古枉承,而是被金光洞所通缉的陈旺故! “钱金生,你是奉师门之命前来取我性命的吗?”陈旺故将姜良丢到一边,一脸郑重的盯着门外站着的红衣青年。

“哼!你还有脸提师门!红提师妹平日里对你那般仰慕,你竟也下得去手!”钱金生一脸愤恨之色,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听到钱金生提起“红提师妹”,陈旺故一愣,眼中也浮现出些许遗憾之色。

就在陈旺故一愣神的功夫,钱金生身后飞出一只半丈大的赤红色蝙蝠状妖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到了陈旺故身前,锐利的尖牙带着灼热的火焰气息,猝然咬向陈旺故的脖颈。

就在钱金生脸现惊喜之色时,“咚!!”的一声巨响,蝙蝠状妖灵被一条蝎尾瞬间抽飞,倒在密室的角落里,浑身抽搐着,生死未知。

“嘶嘶……” 青螯蝎站在陈旺故身前,看向钱金生的八只眼睛透露出残暴之色,倒挂在其躯体上方的蝎尾左右摇晃着,散发出惨绿色的光芒。

“不可能!妖侍境青螯蝎!你已得业期了?!你上个月去天堑秘境前才刚晋升的修业后期啊!”钱金生感受到青螯蝎猝然爆发出来的强悍气息,满脸骇然之色的惊呼道。

陈旺故看着钱金生的惊骇表情,眼神玩味,一步一步朝着他走去:“钱师弟,没什么不可能的,师兄这便送你去与红提师妹作伴。

” “是了,你定然是在天堑秘境有所奇遇!”钱金生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陈旺故,脸色难看,一咬牙之下竟从怀中掏出一张淡符箓。

陈旺故看到那张淡符箓,瞳孔猛的一阵收缩,眼中的玩味之色尽散,连忙后退,惊呼道:“黄品锢妖符?!” “去死吧!”钱金生脸现狰狞之色,将手中的淡符箓朝着陈旺故扔去。

符箓在密室中绽放出一片强烈的金光,显化出一只巨大的虎爪虚影,虚影散发出来的强悍气息令青螯蝎这只妖侍境妖灵都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随着隐隐传来的一声虎啸,巨大的虎爪便朝着陈旺故和青螯蝎拍去。

“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密室尘灰飞扬,陈旺故和青螯蝎被虎爪虚影的巨力直接拍飞,嵌入墙体中。

随着这一爪拍完,虎爪虚影逐渐淡化,转眼间便再次化作一张淡符箓,只是此时符箓上的光芒较之不久前黯淡了许多。

钱金生捡起符箓,看着符箓上的黯淡光芒,一脸肉痛之色。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钱金生脸色一变。

只见尘灰中颤巍巍地走出一道身影,陈旺故的白服沾满了鲜血和尘灰,原本戴着的高帽也早已不见踪影,整个脸已经被虎爪巨力拍得变了形,但是配合他此刻的神情,却显得狰狞异常。

“钱……咳咳呵呵呵,钱师弟,你的锢妖符还能再用吗?”陈旺故的嘶哑声音如同深渊中爬出的恶鬼,令人听之遍体生寒。

原本一脸警惕的钱金生看着陈旺故此时的狼狈模样,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嗤笑一声,面上流露出些许的贪婪之色:“就算锢妖符暂时不能用了,此时的你拿什么和我斗?待你死后,你晋升得业期的秘密便是我的了。

” 陈旺故闻言却哈哈大笑起来,如同夜枭般的嘶哑笑声,在密室中不断回响。

钱金生看着陈旺故这般模样,眉头皱了起来,片刻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阵剧变。

就在此时,一只毛绒绒的猿掌从他胸前穿透出来。

钱金生愕然的低下头看了看胸前沾满鲜血的猿掌,随即缓慢扭动脖颈朝身后望去,一只赤红色的半丈高猿猴人立在他身后,硕大的鼻孔中喷出些许的火苗。

“第……第二妖灵。

”最后一句话说完,钱金生的眸子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赤火猿将钱金生的尸体甩飞,慢慢走到陈旺故的身前,看着已然重伤的陈旺故,脸现犹豫之色。

四目对视之下,碍于往日对于陈旺故的畏惧,赤火猿最终还是放弃了弑主的动作,身形一跃便消失在了密室中。

陈旺故松了一口气,这只赤火猿驯服不久,且猿类妖灵性子本就桀骜不驯,此时没有动手杀他,都是碍于往日自身建立起的威严。

“哼!等我养好伤,抓住这只猴子再好好炮制它。

”陈旺故一脸愤恨,自身妖灵的叛逃让他觉得难堪。

“哈哈哈,你怕是没有机会了。

”尘土中传来一阵笑声,笑声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陈旺故眼睛微眯,看着尘灰中逐渐显露的人形身影,脸上浮现出讥诮之色。

“就凭你,呃……”陈旺故话还没说完,从身后来的利箭便洞穿了他的眉心,陈旺故不敢置信的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姜良,又转过头看着前方尘灰消散后浮现出的猿类妖灵尸体,“咚”的一声仰面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姜良放下手中的袖箭,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