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玄幻 > 纵妖之主 > 第三章赤火猿

第三章赤火猿

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是不存在理智的,特别是恼羞成怒之下,看着姜良的淡定目光,邹浩明觉得这是一种嘲弄,身边之人嘲笑他也就算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物,论实力,论背景,他一个都惹不起,但是眼前这个同样穿着十二中校服却见都没曾见过的瘪三,也敢羞辱自己? “你找死!”邹浩明在怒吼声中挥舞拳头冲了过来,姜良看着这副情景,脸色还是那般淡然,心中却不禁苦笑起来,这算什么?祸从天降?姜良叹了一口气,暗自催发已至十二层的锻窍决,十二层的锻窍决在高中生中已经属于佼佼者的行列,他自然是不惧这个找茬的小子的。

可就在此时,一道赤芒陡然出现在姜良眼前,强烈的光芒促使姜良忍不住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后,眼前的场景却令他愕然。

只见一只约莫半丈高的猿猴人立在他身前,蒲扇般的猿掌轻描淡的捏住了邹浩明挥舞过来的拳头,背部的赤色毛发微微炸起,一阵阵威胁似的低吼声从它口中传出。

被猿猴捏住拳头的邹浩明一脸扭曲的痛苦之色,眼角隐隐渗出泪水,张大着嘴,剧烈的疼痛令他连惨叫声都发不出。

“本店规矩,不可在店内打架斗殴,打坏了东西谁赔?你们要打,上外头打去。

”此时一阵懒洋洋的声音从前台传来。

众人的目光忍不住的探过去,一名胡须拉茬的青年半躺在前台的座椅上,微微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打了个哈欠后,站起身来,走到猿猴面前,拍了拍猿猴的肩膀。

“赤火猿,我跟你说了多少遍,对付凡人,差不多就行了,回头打坏了指不定还得赔多少钱呢。

”青年对着猿猴埋怨道。

猿猴却只是瞥了瞥身边的青年,硕大的鼻子冷哼一声,竟从中喷出些许火苗。

青年看着猿猴这般桀骜模样,脸色逐渐沉下来,手指如穿花蝴蝶般掐了一个法诀。

赤火猿随着青年手中的法诀催动,痛吼一声,松开了猿掌,望向青年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畏惧。

失去了赤火猿的支撑,邹浩明整个人直接昏死在地上,他的右手被巨力揉捏得变了形,隐隐可见手背还有着些许烧伤的痕迹。

众人被这场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原本与邹浩明一桌的少男少女们更是脸色苍白,面露惊骇。

“愣着干嘛?还不送他去治疗,回头死在我店里,赔钱就算了还影响我生意,你们担当得起吗?”青年看着一脸呆呆的少男少女们,刚才因为猿猴引起的不快顿时有了发泄的地方,对着他们怒吼起来。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扶起邹浩明的身体,踉踉跄跄的往门外走去,走时一名少女还因为紧张不小心撞碎了摆在门口的瓷瓶。

“喂!你们……”还没等青年的咆哮声刚刚传出,那伙少男少女们一个激灵,脚底如同抹了油,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呸!真是晦气!”青年啐了一口,手指间又掐了一个法诀,身边的赤火猿便化作一道赤芒窜入他的左手大拇指,消失不见。

此时众人才缓过神来,愣愣的盯着赤火猿消失的地方。

“你,打碎的瓷瓶,一万三千块,赔钱。

”青年一个深呼吸后,指着姜良的鼻子,语气恢复了之前的懒散。

“……”姜良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青年。

身边的蔡逸云一脸愕然,猛的站起身来,对着青年大声道:“喂!你这个人讲不讲道理啊,他们打碎的东西,凭什……” 还没等蔡逸云说完,一旁的姜良挥了挥手,打断了他。

“我赔,只是我现在没这么多钱,能否宽限几日。

”姜良深吸一口气,盯着青年的眼睛,语气平和。

“良子,你……”蔡逸云忍不住还想多说两句,却被身边的舒予拉了拉衣角,舒予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他才一脸不甘的坐回座位。

青年看了看脸色平静的姜良,脸现一丝有趣之色。

“宽限几日嘛,倒也不是不行,但是你我并不熟识,回头你跑了我上哪儿找你要钱去?”青年不依不饶。

“你小子不要太过分!”正坐着生闷气的蔡逸云再也忍不住了,一拍桌子再次站起身来,虎目直瞪着眼前青年,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青年眼中寒芒一闪,冷冷的视线直勾勾的盯住蔡逸云。

姜良一个跨步挡在蔡逸云的身前,此时他看向青年的目光也有些冷冽,寒声道:“那你说怎么办,就按你说的来。

” 青年这才收回了视线,对着姜良微微一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可比这个胖子强得多,我这个店里,正缺一个打杂的,明天开始,你过来帮忙,直到债务还清。

” “好。

”姜良一口答应。

“哦?你不问问薪水?我如果说日薪一块钱,那你岂不是要白白给我干三十余年?”青年的笑容越发扩大。

蔡逸云和舒予听到青年这般无赖的话语,神色皆是一阵大变,扭头朝姜良看去。

姜良却微微一笑,淡淡道:“我相信尊贵的妖师大人,不会这样为难我们普通人的。

” “好!”青年忍不住的拍了拍手掌,看向姜良的神色愈发满意:“我古枉承也不刁难你,看你的穿着应该是古澜十二中的学生吧,十二层的锻窍决在你这个年纪虽算不得什么天才之流,但也比一般人强些,勉强达到了我的要求。

明日起,你只需每日放学后过来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一周后,我们之间的账便算结清了,到时候就算你想赖着不走,我也会把你赶跑的。

” 姜良瞳孔一缩,自身的锻窍决修为瞬间被人看破,让他有一种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的感觉,片刻后艰难开口:“我明日会过来的。

” 说完便朝着店门口走了过去,蔡逸云和舒予也随之跟上,一行人消失在小店门前。

…… 夜晚,那弯诡异的钩月早已不知不觉的把自己藏进云层里,仿佛在恐惧着什么,惨白的光立即变成了无底的暗。

“蔡逸云,怎么回事?闷闷不乐的。

”从老饕出来后,已经将舒予送回家的姜良和蔡逸云,并排走在街道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