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言情 > 前夫复婚请排队 > 前夫复婚请排队小说试读 秦郁宁沈牧风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前夫复婚请排队小说试读 秦郁宁沈牧风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前夫复婚请排队 第12章 花园偶遇 免费试读

自从上次检查之后,秦郁宁一直瞒着这个,怎么会被父亲知道?

“还不是你上次晕倒住院,我听那几个小护士说了几句,说是你怀孕了,几个月了?”秦振海笃定的目光落在了秦郁宁身上。

当初秦郁宁要撞沈牧风这堵南墙,他也是二话不说就支持。

但如今沈牧风的所作所为,要是还有个孩子牵扯,那他这个将死之人对秦郁宁才是真的放心不下!

秦郁宁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有心人透露的就好。

“那次就是一个乌龙,人家把我跟另一个名字读音相似的女孩子弄混了!我根本没怀孕。”秦郁宁面带微笑地安抚着。

父亲现在身体不好,秦郁宁并不打算让他知道这些。

见他面有疑色,秦郁宁软声继续哄道:“爸,您放心,我已经和沈牧风离婚了,绝对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牵扯。”

秦振海担心的也无非是这一点,他叹口气,“宁宁啊,现在你也该看清楚沈牧风的真面目了,我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只要你过的好就行。”

“可是…沈牧风不会给你幸福的,宁宁,你听爸爸一句劝。”

秦郁宁注意到秦远如今双鬓已经因为这些事愁得泛白,心里一阵酸楚,“我知道的,爸,您现在就好好养身体,这些事情我自己心里清楚的。我已经犯过一次傻了,就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秦振海叹气,虽然还在怀疑事情真假,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见状,秦郁宁便岔开话题,不想让这些破事扰乱了父亲的心思。

“爸,楼下小花园的花开了,我推着您去看看吧。”

秦振海点头应下,秦郁宁便转身出去找护士那找来轮椅。

拿着轮椅回病房时,秦郁宁在转角处看见你一个有些熟悉的小姑娘飞奔而过,心下疑惑了一秒,那小姑娘也看见了她的目光,扬着头飞快地瞪了她一眼,立即跑开了。

秦郁宁这才看清楚,这孩子就是童谣身边那个小可。

只是,她在这里干什么?

秦郁宁虽然疑惑,到底没多想,径直进了病房。

她推着秦振海下楼,小花园是医院一处给病人散心用的地儿,此时下面还有三三两两的病患和家属,正在聊着什么。

秦郁宁和秦振海话着家常,刚走到小花园一个拐角处时,一个突然冒出的女人急匆匆地撞了上来。

这一下谁都没有注意,那一身白裙的女人猛地摔在了地上,那露出来的半张脸也让秦郁宁一顿。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童谣。

她怎么也在这里?

秦郁宁心下一阵疑惑,刚想上前询问下她有没有事情,沈牧风便从转角处急忙出来,关切地蹲下去:“谣谣!你怎么样了,有伤到哪里吗?”

“没,没事…”童谣柔弱地回应着,声音还有些后怕的颤抖。

沈牧风全然没有注意到脸色铁青的秦远和一旁的秦郁宁。

他冷冽的眸光看向童谣,多了一份焦急。

男人高大的身躯关切地揽着童谣,坚硬冷硬的神情微微松动,声线低沉喑哑:“这里痛吗?”

“不…没事的。”童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沈牧风立刻扶着她。

童谣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脸上担忧的神情我见犹怜,“牧风,你刚刚有找到她吗?小可一个人我好担心她…”

“你先别着急,我已经派人找了,等会就会有。”

话音刚落,沈牧风拥着童谣刚站起来,就看见了秦郁宁和秦振海。

秦郁宁握着轮椅的手微微收紧,片刻之后,嘴角噙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冷眼看着恩爱的两人。

空气里的气氛一瞬间剑拔弩张,两人沉沉地对视着,秦郁宁眼里的嘲弄不言而喻。

她早该放下了,可是感情并非一朝一夕,即便是到了现在,秦郁宁看见沈牧风对童谣呵护备至的样子,心中仍旧微微泛着细密的疼。

以前有次她穿着高跟鞋参加宴会不小心,沈牧风也是这样,细心温柔地对待她,耐心地给她上药。

可惜,那里面究竟有几分真心,秦郁宁一点也参不透。

秦郁宁收起情绪,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到底是沈牧风,他沉着冷静地看向秦远,冷然坚毅的脸上面不改色,“秦总。”

秦远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秦郁宁凉凉的目光落在童谣的身上,那要把她看透的眼神让童谣一阵心惊。

她不想在这里纠缠下去,立即便攀着沈牧风的胳膊,扬起楚楚可怜的小脸,声音也带上了哭腔:“牧风,我们快点去找小可吧!我担心她出事。”

“好。”沈牧风迅速应下。

刚要走,一侧的秦郁宁扬了扬眉,张扬的眉眼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大方和疏离:“童小姐,小可就是上次那个孩子吧?”

秦郁宁脸上甚至还带着点笑,沈牧风警告的眼神投过来,神情冰冷。

“是…”童谣瑟缩地往沈牧风怀里躲了一下,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哦。”秦郁宁根本懒的跟他们整这些千回百转的心思。

刚才她从对话里也知道事情或许有些严重,此时想起来楼梯间看见的那个孩子,秉持着做人的善良,秦郁宁还是开口道:“我好像在五号楼那边楼梯间看见那小孩了,你们可以过去找找。”

话落,童谣一句谢谢也来不及说,慌忙拽着沈牧风走:“我们快去吧!”

秦郁宁往两人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推着轮椅的手转了个方向,去了另一边。

走到半道,秦远便便重重冷哼了一声,开口道:“沈牧风真是越来越没有个样子了,枉我以前还那么信任他,现在倒好!这小子在我面前来了!”

架空了整个秦家,现在又在他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秦郁宁唯有苦笑,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秦远也没揪着这个不放,说完后,他想起来刚才沈牧风身边那个状态亲密的女人,询:“刚才那个人是童谣?”

“嗯。”秦郁宁神色平淡。

闻言,秦远眉头一下皱起来了,“你当初不是说她居心不良,但是答应拿一百万走人吗?怎么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