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穿越 > 农家丈夫不好撩 > 农家丈夫不好撩李无忌石晓晓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农家丈夫不好撩李无忌石晓晓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农家丈夫不好撩 第十章 果然害人 免费试读

李无忌看着石晓晓的动作,很不明白为何她要对二婆子的家事那般关系,只是心里想:自己要早去早回,不然母亲又该责骂了。

今日并不逢集,街上的不多,不一会就走到了那家铺子,刚巧伙计把门打开了,李无忌竞直走了进去,却没见到老掌柜。

“这位先生,这铺子的掌柜呢?”

“掌柜啊,年纪大了,一般会来的晚一点,这位小哥所有什么事,和我说也一样,我是这家铺子的账房。”站在货柜前盘帐的中年男子说。

“那我在这等一会,行么,七日之前,我家内子与老掌柜约好,让我今日来取一样东西。”李无忌和账房先生说道,也没说约的什么。

“那客官,自便就可,那边有座椅。”又招呼身后的伙计给李无忌上茶,说完账房先生也就不再管李无忌,只是时而拿探究的目光打量着李无忌。

李无忌坐到椅子上,四处打量,也没看见那天出言不逊的伙计,估摸着是被辞退了吧。

也就没有多想,静静的等着老掌柜来铺子,大约两柱香的时间,老掌柜才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那里的李无忌。

“公子是来取那位夫人的口脂吧,老朽已经弄好了,包括使用方法。”老掌柜特意在使用方法上加重了语气。

李无忌虽然平日里不愿意特意去想什么,但也并不是个蠢人,自然明白了老掌柜的意思。心里纳闷,为什么老掌柜一定要避着别人说呢?

虽是不解,却也知道不是合适的询问时间。

接过了口脂盒子,也就转身告辞了,却也忘记了,自家娘子早上千叮万嘱的把帕子钱给老掌柜的话了。

李无忌往家里走,离得很远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跪在屋后,来来往往的村民指指点点.

李无忌心里很不舒服,他们在不好也是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可是她们却想害死自己的妻儿。

心里的纠结让李无忌十分不舒服。

扭过头去,就看着自家娘子在窗户边站着和自己笑,也就把这不舒服忘到了一边.

回到屋里,把口脂盒子递给了自家娘子,转身就想出去,拿锄头去地里做农活.

地里的农活二叔自己干不完,总不能自己一直多懒。

石晓晓一把拉住了李无忌的手,放到了自己肚子上,“夫君,他在动,这么调皮,肯定是个男孩吧。”

这是李无忌的孩子,他应该去感受孩子每次的胎动,前世的早教书上说这样子对孩子好。

李无忌感受着手掌下的起伏,想到再有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到孩子了,就由着石晓晓拉进了屋里。

孩子是像自己多一点还是晓晓多一点呢?

这么调皮应该是个男孩吧。

随即李无忌露出了傻笑,自家就剩自己一个,如果是个男孩最好了,这个孩子就能让祖母和母亲安心。

石晓晓将李无忌拉进了屋子里,倚坐在床上,看着老掌柜给的口脂,发现并没有什么书信,就抬头问,“老掌柜可曾托你带来书信一类的,还是和你说了什么?”

石晓晓一脸疑惑的问李无忌,心里也有很大的期待。

“没有啊,只有这两个口脂盒子。”李无忌突然惊醒,发现是石晓晓在问自己就回答道。

“不会吧,什么都没给,改什么都没说?”石晓晓紧锁着眉头,难不成是老掌柜也不知到这口脂有什么问题?

打开了其中一个,发现是老掌柜给自己的,只是上面少了一点。

又打开了另一个,发现里头的口脂没了,变成了一张叠好的字条,石晓晓随即将字条取了出来,又打开看,上面写。

毒,混于脂蜜,至孕妇一尸两命,我已取走,小心。

二婆子的儿媳,果真因这口脂而死,只是二婆子是真不知道呢,还是只是怀疑什么呢?

如果她在怀疑什么又为什么要将这个东西送给自己?

石晓晓一肚子的疑问,却不知道该问谁,手指在在口脂盒子上无意识的摩擦着花纹。

石晓晓的目光落在自家丈夫身上,“相公,你知道,二婆子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了吗?”

一个村子的人,不会不知道吧?石晓晓在内心吐槽,唉,算啦希望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吧。

“你怎么又想起问这个了?等你平安生出孩子了,我在和你说。”李无忌无奈的皱了皱眉。

怀孕的时候老是说这些晦气的事情,会坏了孩子的运气的,却不知道为何自家媳妇儿突然对这些事感兴趣。

见此神色,石晓晓突然有些别扭。

上辈子自己心大,对感情不太看着,觉得身边有人陪自己玩就行了,可现在穿越过来以后,突然有了丈夫,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包子。

李无忌的无奈大概是对另一个人吧,应该是原本的石晓晓,来了这么久也没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过来,都说别人穿越都是世家贵女,皇亲国戚,到自己这里农妇。

也不知这前身是个怎么样子的人,看李无忌无奈的皱眉头,动作很是熟练,估计是少年老成老是为别人操心。

想到这里石晓晓不禁摇了摇头,叹息道,“造化弄人啊!”

或许自己上辈子一直遇不到合适的人就是为,遇到李无忌吧。

“娘子,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李无忌面色沉重的问着。

听到李无忌的话,石晓晓才反应过来自己把话说了出来,急忙解释说,“我在想二婆子家的事呢?她一个应该不容易,原本丈夫儿子荣归故里,应该是家庭和睦幸福的,现在就剩她自己了。”

虽然是拿这件事当做借口,但是石晓晓对二婆子的家的惋惜是实打实的。

“晓晓,我和你说过你现在肚子里有孩子不可以说这些晦气的事情的。”李无忌一本正经的批评起了石晓晓,却又不忍心说重话。

关心的话语也冲淡了石晓晓心里的悲伤,她在心里默默许诺,一定要好好的,经营好自己的小日子,最起码要把自己儿子养好,不用李无忌每天去田里干活。

石晓晓暂时放下了二婆子家的事,每天安心养胎,日子说不出的清淡。

白日里自己坐在屋子里给孩子做小衣服,偶尔二婶子杨氏会过来看看自己,陪自己说说话。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