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阿斗的别样人生 > 长大

长大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斗也慢慢到了十岁,知道历史的阿斗自然不会碌碌无为的混吃等死,而是从小便随着赵云一同习武强身,这幅身体也和常人不同,成长的比常人更快,十岁便已经是普通人20岁的样子了。

使得阿斗十岁之龄便可与赵云相斗数个回合不败,当然赵云是放了水的,但是也算在武道一途有所成就。

武道有所成就,文上面自然也不会差了,在刘备的安排下,随同诸葛亮学习,加上前世的知识所在有时候说出的话语让诸葛亮也能有所感悟。

这时整个天下三足鼎立,明面上的确如此,但是曹魏势力庞大,吴蜀私下隐隐有联合抗魏的势头。

按照记忆中的历史,吴蜀两家的关系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谐,其中暗流涌动,更是在两年后吴国谋害了关羽而成为了死敌。

虽然这些年二叔对自己挺严厉的,但是阿斗能感觉出来那份严厉里对自己的关心。

“那么,就让我来改变这一切吧,现在的年龄说话也不会被忽视了。

” 抱着这样的想法,阿斗朝着自己老爹所在的大殿走去,但是走着走着,却发现自己仿佛没有动过一般,脑子里告知历史走向的想法一改变,自己又能动了。

“果然,虽然自己熟知历史,但是却不能够告诉他人历史的走向。

” 来到大殿,正巧信使前来传信。

报禀告州牧,张将军在宕渠山前设立大寨,每日只是饮酒。

刘备一听,虽然知道自己这三弟不是这等不知轻重之人,但是心中还是不由得担忧起来,阿斗一听,便知道张飞这不过是诱敌之计罢了,这正是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啊,不证明自己的能力如何让人信服自己,又怎么改变历史呢。

“爹爹,三叔可不是如此鲁莽的人,爹爹和三叔这么多年的兄弟,难道还不了解三叔的为人吗,三叔虽然表面看着是个粗狂的汉子,但是心里可细着呢。

” “哦,那你说说你三叔此举是为了什么。

” “三叔和那张郃已经僵持了五十多天了,每日饮酒之后便在阵前叫骂,此举乃是让张郃掉以轻心之举,三叔正在等着这张郃上钩呢。

” “丞相以为如何。

” 刘备听了听阿斗的话,还是问了问身旁的诸葛亮。

“回主公,公子所言甚是,张将军心里可精着呢,主公可再送与张将军五十坛好酒,让张将军喝个痛快。

” “父亲,孩儿愿意给三叔前去送酒。

” “你一个,这不是胡闹吗,这事你别管了。

” “父亲,孩儿已随云叔练武多年,早以练就一身本事,父亲大可不必担心孩儿的安危,一直待在父亲的羽翼之下,孩儿又怎么能够成长呢。

” “主公,公子所言甚是,公子不愧是主公之子,有这等雄心壮志,实乃我大汉之福啊。

” 刘备听诸葛亮也这么说,也放松了口气,同意了阿斗的请求。

“那你便押送五十坛美酒送与你三叔吧,到了之后可莫要托大。

” “孩儿定当不负父亲所望。

” 阿斗拜了拜刘备之后,出门领兵押解着美酒朝着张飞寨子之中送去。

张飞见自己侄子给自己送来了美酒,拉着阿斗就进了营帐谈话。

“大哥怎么放心得下让你前来,你一个到这两军交战之地来胡闹什么,要是你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岔子你让我如何向大哥交代。

” “三叔,既然父亲和军师同意我来这里,自然是有自保的能力,不信三叔我们试一试如何。

” 张飞一听,沉思了一下,也没做搭话,然后突然一掌推向了阿斗,阿斗差点躲不过去,但是还是一个侧身躲开了张飞的这一下试探。

“小子,还行啊,和子龙这些年没有才学,再来” 说罢,握拳攻向了阿斗,阿斗侧身再闪开,变拳为掌朝着阿斗肩膀一抓,奈何阿斗像条泥鳅一样,向后一滑,张飞这一抓抓了个空。

“好小子,别跑,和三叔打一架。

” 阿斗此时哪儿会继续和张飞交手,见得张飞切磋得兴奋起来,连忙停了下来。

“三叔,小侄哪儿是你的对手,饶了小侄吧” “罢了罢了,侄儿你得身手也算不错,就留在军中长长见识吧。

” 阿斗见状,赶紧谢过张飞,然后走了出去。

“唉,这小子虽然有几分本事,但是这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年轻人又是心高气傲,还是让他好好待在营中,待某败了那张郃再一同回去向大哥复命吧。

” 都知张飞鲁莽,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他鲁莽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慎重的心。

而这边阿斗回到帐中,心里也想到 “三叔虽然答应了我留在军中,但是定然不会让我涉嫌,这次埋伏张郃也没有和我说出,怕我知道了伤了自尊心,还好这次押运美酒带了些人,这次,定然让父亲他们认识的我的能力,才会听进去我的话,从这一点一滴做起,日后才能改变二叔他们的大势下的结局。

” 想到这儿,唤来了随着自己押送美酒的军官,让他下去叫手底下人准备准备,今晚定让这张郃有去无回,到时候这魏国的五子良将可就要变成四子良将了。

到了午夜时分,今晚的四周,异常安静,月色朦胧下隐隐有着人影蹿动着。

夜色之下只听见一声大喊 “张飞受死。

” 随着这声大喊,四周响起了阵阵战鼓声,打破了这夜色的宁静。

只见那张郃率军竟然偷偷的潜入了寨子里,想来定是认为今日张飞又是喝的酩酊大醉,无力反抗。

待得潜入中军大帐,见得一人坐在桌子前,酒坛子散落一地,认定此人便是张飞,挺枪便往这人心口扎去。

长枪刺入这人心窝,张郃就知道不对劲了,这哪儿是活生生的人,分明就是一个稻草人坐在这儿。

“不好,中计了,快撤。

” “哈哈哈,张郃匹夫,某已经等你许久了,这下看你往哪儿逃。

” 只见四周灯火大盛,一魁梧黑脸大将带着兵马堵在了退路上,赫然便是那张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