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斗妖灵师 > 第四章

第四章

林麒心生怯意,打算趁着青木犬黑齿抵挡神秘女子与白虎的机会,夺门而出。

可是在他刚刚走到家门口还没等开门,门竟然自己开了!准确的说,是门飞了过来!一下子将林麒压倒在地!门上,赫然留着一个女子的脚印。

地藏菩萨像脱手,掉落到了一旁。

哈士奇模样的黑齿,赶忙跑了过去,护住佛像。

两个人影跨过门,走进屋子。

林石揉着被撞的鼻子,心里暗暗流泪。

家中的门窗、桌椅、沙发没有一处完好的。

难道这是花式拆迁么?你们倒是找我来谈啊,我一定同意搬走!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看着新进来的两人身影,林麒内心狂躁不已,这些人难道是来开派对的吗?怎么没有人通知自己这个主人呢?! 后来的两人一男一女。

男子大约四十多岁,一张国字脸,身穿一套太极服。

女的是个少女,看起来比自己小,十八九岁,样貌清新,美丽却不妖艳,一张瓜子脸,大眼睛炯炯有神,柳月弯眉,樱桃小口,皮肤白皙,脖子更是如玉凝脂。

少女一身运动服,衣领没有拉紧,微微露出锁骨,反而增添一分靓丽。

本来,林麒想要质问两人,为什么大半夜的来砸自己家大门。

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二人看起来,似乎也不是一般人,而且本领应该也不比神秘女子差。

一般人能一脚把入户的防盗门踢飞吗?! 林麒看见这边大叔与美少女的组合,似乎对那神秘少女并不友善。

他们堵在门口,自己无法出去,只能悄悄溜到哈士奇身后,捡起地藏菩萨像,牢牢抱在怀中。

“大慈大悲的地藏菩萨啊,你可要保佑我今夜平安,不然以后就不能给您老人家上香了。

” 后进来的大叔并没有为难林麒,目光一直停留在神秘女子身上。

“老色鬼,身边有这么一个绝世美少女,还要打其他人主意。

呸呸,臭不要脸。

”林麒心里痛快的骂着。

“原来是白金虎,那你一定是斗鬼一脉了。

”大叔神情若定,似乎并不把神秘女子和那白虎放在眼里。

“没错,我确是妖鬼门斗鬼一脉。

阁下又是何人?”即便隔着面具,林麒也感到神秘女子隐隐的冷意。

“你现在无需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比你厉害就可以了。

”说完,中年大叔,右手一挥,一把金钱脱手而出。

等落到地上之时,却正好把白虎围在中间。

中年大叔,掐起手决,一声疾字出口,白虎竟然又变回那只可爱的小白猫。

“喵,喵,喵!”白猫着急的叫着,一下蹦回神秘女子怀中。

“困灵镇!你也是妖鬼门中的人!”神秘女子大吃一惊。

接着又换起那妩媚的声音说道:“不知道前辈是哪一脉的子弟呢,也好让小女子略尽地主之谊。

” “收起你的狐媚之术吧。

斗鬼一脉不学鬼书,却学妖法,画虎不成反类犬。

可笑可笑。

”如果神秘女子没有戴着面具,林麒觉得她一定已经脸红到脖子根儿,尴尬至极。

“喵!” “汪!” 白猫和哈士奇似乎也对中年男子的话不满。

“好。

既然今日有门中前辈相助,我就不便继续献丑了。

不过,小弟.弟你要小心,这个地藏王,我可是势在必得!咱们后会有期!”说完,神秘女子几个跨步,到了另一扇窗户,破窗而去。

尼玛,窗户都坏了,老子晚上还怎么睡觉!林麒恼怒不已。

中年男子终于转过身,看向林麒。

他身旁的美少女,忽然身影一闪,竟直接到了林麒面前。

林麒突然感觉身体一软,瘫在地上,女孩把地藏王菩萨像夺走,递给男子。

“还……给……我……”林麒有气无力,向两人呻吟着。

男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专心观察地藏菩萨像。

许久,他长叹一口气,“唉,果然是他!” “小子,你是不是叫做林麒?”男子突然发问。

“你……认识……我……?”林麒很好奇,自己第一次见这个中年大叔啊? “你爷爷叫做林源,对吧?” “爷爷……”他怎么会知道爷爷的姓名? “你……你到底……是谁?” “你爷爷是我师父,我是你的师叔,我叫白云。

” “你是我师叔?” “是的,林麒。

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刚刚被父母遗弃,却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师叔,爷爷怎么从来没有提起过呢?不可不防。

“这是我妖鬼门独门封印符,你一定见过。

” 眼见林麒满脸怀疑的表情。

中年大叔环视了屋内,笑着掏出一张空白的符,随手拿起笔画了起来。

画好之后,手指轻轻一弹,黄符竟然自行飞到林麒怀里。

林麒接过一看,男子所画之符竟然与之前贴在地藏菩萨像和红盒子上的符一模一样! 难道世间真的有如此狗血的现实! 男子扶起林麒,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

林麒立刻觉得力气恢复,神清气爽。

这人真的是爷爷的徒弟!从此自己就有大腿可以抱了。

“师叔好!”林麒向白云一鞠躬,礼貌的打招呼。

“哎,好!” 林麒眼睛一转,讨好的笑着对那美少女再鞠一躬。

“师叔母好!” 美少女一愣,没有想到林麒称呼自己师叔母,紧接着眼神里喷出火焰,一巴掌扇到林麒脸上。

白云哭笑不得。

“这个是我女儿,你的师妹白霜,以后斗妖一脉就靠你们师兄妹了,绝不能让妖鬼门落入斗鬼一脉的手中。

” 妖鬼门,斗妖,斗鬼,这些都是什么啊。

我是不是在睡觉,这一切都是梦吧。

林麒不管白家父女二人,竟自走回卧室,闭上眼睛躺倒床上。

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我一定在做梦,快点醒来,明天家里一切照旧,父母也能回来了。

” 可是今夜发生这么多事情,怎么可能让他安然入睡。

“轰隆!”客厅传来一阵如同爆炸般的巨响。

尼玛,这是老子的家!林麒小跑出去,看见白家父女二人还站在原地,只不过沙发已经变为两截。

看见林麒怒不可遏的样子,白云笑着说:“有老鼠!” “汪汪汪!”看见变成哈士奇的黑齿,林麒气不打一处来。

“说人话!” “哦,这沙发下边有一个洞,直通一楼。

楼下有一只老鼠精!”黑齿悠然自得的说道。

我去,三声狗叫,竟然能翻译出这么多人语! “你不是犬神么,不是说能救我么,怎么一碰到耗子就钻桌子下边了呢?”提到老鼠,林麒忽然想起刚刚那狗,毫无道义的把自己丢在鼠堆里事情。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黑齿不屑的用后腿挠了挠耳朵。

“什么话?”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