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逐龙殇 > 第六章徐三多

第六章徐三多

夏天的月亮攀爬地很快,天上的星星也越来越明亮。

立青有些疲倦了,拿着抹布的手好几次擦到了自己的脸上,奶奶见状让他赶紧到屋里休息,他点点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未洒到这大地上,奶奶便已经起床为他们做好了早饭。

立青这次起的也很早,可能是昨晚上大哥和正武兄的故事把他吓到了,反正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好。

立青拿着牙刷在门前刷着牙,这时,从路边老远过来一个人,这人边走边喊: “立青,快过来迎接你家徐哥,听说老大也回来了是吧,走一起去我家吃饭去。

” 循着这声音立青定睛一看,便知道这人是谁了。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名字叫做徐义,家中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姐姐,因为他爹就他这一个儿子,所以小时候特别宠他。

不过这个哥们就是一个记吃不记打的主,在家里被宠的没形了,在学校这家伙也没少惹是生非,那个时候出了事都是立柏和立青帮他摆平,所以徐义一直把这两兄弟当做自己的亲兄弟。

过了几年出现了一部挺火的电视剧,叫《士兵突击》,里面有一个人叫许三多,立青就给徐义也起了个绰号叫“徐三多”,先是立青立柏两兄弟这样叫,久而久之大家都跟着叫,连他爹都默认了,这小子后来也就习惯了这个绰号。

“我说三多你最近是不是皮又痒痒了,老大还在睡觉,你要是吵醒了他少不了又是一顿胖揍。

” “得了吧,你少拿老大来吓唬我,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他好意思揍我吗?” “那可说不准,就你这吊儿郎当的模样,谁看了都忍不住来个两拳。

” 这两人闹腾了一阵,立柏和汪先生也从房间出来了,老大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他说: “是小三过来了啊,最近怎么样?” 三多看了看立青,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满脸堆笑的冲着立柏说到: “老大,我挺好的,你说你回来咋也不给家里头来个电话,我好来接你啊!这不我爹知道你回家了,一大早就把我踹过来让我接你去吃饭。

” 立青看到这一幕暗自觉得好笑,这徐三多就知道在老大面前装大尾巴狼,平时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看来这世界上也只有老大才能治得住他。

“昨晚上回来的晚,就没有回电话给我爸了,徐叔叔太客气了。

” “哪能啊!我爹和你爹现在还在家里等着你们呢!走,赶快和我一起回家去,省的这老哥俩着急。

” 话说这程家老大和徐三多的父亲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因为各自家的儿子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他们两个老兄弟总在一起讨论育儿经。

而程家老二退休以后便跟着妻子回到了娘家,立清则留在这里和奶奶生活在一起。

简单洗漱一番,立柏、立青和汪正武就跟着徐三多一起往老家赶去,徐三多开着他爹的三轮车,这车后面加了一个斗,也就是马达。

骑在这乡间的小路上别提有多带劲了。

徐三多在前面开着车,这厮开到兴起时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大声吼着老歌: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 “得得得!三多啊!算你爹我求你了,能别唱了吗?”立青拍了拍三多的肩膀无奈的说道。

“你个小娘皮懂个屁,老子这可是正宗的帕瓦罗蒂唱法,要不是我爹不让我去学音乐,说不定我就是一代歌王了。

你知道这里的人都叫我什么吗?‘溪口吴彦祖’了解一下!” “你要是溪口吴彦祖,那我铁定就是‘新田陈冠希’了,你就慢慢找妹妹吧!老子不搭理你了。

” 徐三多一路上自顾自的唱着歌,立清也懒得搭理他。

他悠闲的坐在三轮车里望向远处的田野,夏日里到处都是一片绿色,让人觉得好不惬意。

这几年村子里通了水泥路,进村的那条小路现在也成了足有两米宽的大路。

徐三多开着小三轮穿过一片竹林便来到了村子里。

他们来到一处小洋楼前,徐三多这才熄了火。

听见外面的动静这房子里也出来了两个人。

“大伯!爹!” 看到这两个人,立青立柏和徐三多赶紧跳下了车喊到。

看到自己的儿子和侄子回来了,程家老大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正武兄也下了车喊了两声叔叔。

在屋外寒暄了几句,徐三多的爹便把这群小伙子请进了家准备吃午饭。

虽然生长在南方,但这屋中的几个人差不多都是豪爽的汉子,只见到一大碗一大碗的酒和肉消失在桌面上,每个人吃的脸上都是红彤彤的。

酒足饭饱之后,程家老大和徐三多的爹也不多停留,只是嘱咐了几句便出门打牌去了。

徐爸叫徐三多好好陪陪立青立柏这两兄弟,说他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定要带他们玩好了,要不然回来饶不了他。

徐三多自然是满口应下,他拍了拍胸脯说保证做到。

“哎!老大,咱们待会儿去龙洞里怎么样?我昨晚上在那里下了一个网,估计今晚上取回来能弄好几碗小鱼,这可是土特产,你们这几年在外面跑生意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家乡正宗的小鱼了吧!” 这龙洞又叫做龙窟,是这个乡村里最具有标志性的地方了。

刚出这村口你就能看到一座山,山中间隆起,像一个倒扣在地上的碗,在山的左边又有一个比较小的起伏,导致这座山整体看起来就像一直大乌龟一样,村里人就给这座山起了个名字,唤作“龟背山,”龟背山的头部几乎全是黑色的岩石,石头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在接近地面的地方,岩石就像被人用刀切割过一样,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洞,洞内的岩石非常圆滑,还有有一处岩石非常像动物或人的脊梁。

村里人认为这岩石脊梁是神龙在这里打磨身子留下的,所以就叫这个洞为龙洞,久而久之这个名字也就传遍了这周边的几个村子。

这个洞不知道延伸向哪里,立青只记得儿时奶奶总会和一群妇女在这洞口洗衣服,这洞中的水非常清凉,水上总有一层白白的雾气,就像一个天然的空调一样。

夏天的时候立青就喜欢跟着奶奶来这里乘凉,后来出去读书后,村里的人们都安装了自来水龙头,这龙洞才开始变得无人问津。

在高中立青学了物理之后,他才明白这洞中为什么老有一层白白的雾气,白雾是因为冷空气比热空气重,所以空气中的水蒸气在下方凝结成一个个小水珠,看起来就是一层层的白雾。

但那个年代村里人不知道,他们一直都说这白雾是龙王爷睡觉的时候呼出来的气,所以儿时的立青一直对这个洞有几分敬畏。

他小时候听奶奶说,这龙洞里面以前有三尊泥塑的菩萨像,以前他们每年在农耕的时候都会进入龙洞里摆上些祭品,向菩萨祈求这一年可以风调雨顺,能有一个大丰收。

抗日战争的时候,有一队八路军正好路过了这里,恰逢村里人进入龙洞祭祀。

这场景被带队的将领看了个正着,话说这人是一个留过几天洋的学生,家国有难便回到了祖国参加战斗。

看到这些封建活动自然是有些排斥的,而且村民拿出的还是自己都不怎么多的粮食,所以在祭祀活动结束之后,他指挥着战士们把村民召集起来,然后告诉他们这种祭祀是没有用的,美好的幸福需要自己去创造。

在当时这略显超前的思想听在村民的耳里自然是没有用的,理解的人都很少,更别说相信了。

但那个时候民都怕兵,所以也没有人反驳他。

八路军将领看这情况也深知老乡们一时半会是不会信的,没有办法,为了打消老乡们的念头他只得采取一些强的方法。

他带领一个排的战士,还有前不久在战场上缴获来的土炮,对准了龙洞就开了几炮,接着就带着战士们去龙洞深处把那三个泥塑的菩萨像捣毁了。

说来也奇怪,当天跟在后面的村民里有人声称看到了三股青烟从龙洞上方冒出来,在天上形成了三尊菩萨像,而且个个都是喜笑颜开的,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下方的村民。

有些村民吓得大哭了起来: “你们这是瞎搞啊!得罪了菩萨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无法改变什么,就这样,龙洞之后也就再也没有人祭祀了,八路军将领也在捣毁泥菩萨之后带着自己的士兵上了战场。

因为这些神奇的故事,所以立青自小就对这龙洞有着好奇,不过当时年纪小,自己不敢进去,后来长大了又没了机会,正好可以趁这次取网好好看看这洞里到底有什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