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逐龙殇 > 第五章两个鬼故事

第五章两个鬼故事

在农村一直有撞魂的说法,说是有些人无意中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就叫做撞魂,这个时候家里人就会找来一些神婆之类的人来帮这些人收黑,在立青的这个乡镇其实不算是什么特别难见到的事,只不过有很多都是假的,可能只是突发一场感冒,或者有些头晕,都可能会被那些不理解的家庭看做是撞魂了。

而大多数的神婆也确实是“神婆,”就是一些会骗钱的人罢了。

“魂” 自古以来就有对魂的记载,古时候指离开人体而存在的精神,道家语,其称人之魂魄由“三魂七魄”组成,目前科学尚无法证明宗教所言魂魄可离体或轮回,以及魂魄组成是否正确。

不过可知几多年前科学在神学面前亦是被称作迷信,所以单纯的以科学无法证明其实并不能否认这世界上某些东西的存在。

这道家谓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

儒家谓人有魂魄《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心之精爽,是为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昭公七年》:“人生始化曰魄,即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

”孔颖达疏:“魂魄,神灵之名,本从形气而有;形气既殊,魂魄各异。

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也。

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耳目心识、手足运动、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所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

” 七魄:道家谓人有七魄,各有名曰。

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

所以后来想一想这个赶早市的人极有可能是撞破了他邻居老李的离魂。

因为在追赶之中这缕魂魄受到了惊吓,所以最后无法顺利的回到他邻居的体内。

而现实中的老李也在医院躺了没几天就去世了,或许在别人看来就是猝死,但在这个赶早市的人看来也有可能是魂魄无法顺利归位所致。

立青听完这个故事,心中不免有一些发紧,他望着外面黑漆漆的灌木丛,的白炽灯也仿佛暗淡了下来。

有一股渗人的感觉环绕在立青四周。

“哥,你说这世界上真的有灵魂鬼怪之说吗?” 立柏看弟弟这个样子,心中其实是有点觉得好笑的,不过在他的脸上却半点都没有表示。

“很多时候,你不知道的事物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只是你自己从来都没有发现罢了,可能它们正在某个角落默默的注视着你。

这世界太大了,你、我、乃至世人都只是看见冰山一角,慢慢的用心去发现吧!” 立青点点头,可能现在这个他所看到的世界就是他喜欢的世界,他也不需要去追求什么,只在自己的一隅天地过得开心就行了,至于更多其他的精彩并不是他所追求的,所以大哥说的这番话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有时候你所生活的安宁是多么的难得,立青很多年以后才明白这个道理。

因为有些时候不是你想安稳的过完这一生就行的,人有生老病死,不管哪一样都有可能将你原来的生活击的粉碎。

小桥流水人家,立青的奶奶住在桥边,几棵柳树在河边静静的矗立着,在月光下可以看见柳条在夜晚的微风中摇曳着,很快四周不知名的虫儿也开始了歌唱。

这次和大哥一起回来的人姓汪,名字叫正武。

他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身材略微有一些胖,脸上却总是挂着几丝笑意,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就是一副小老板的派头。

立青觉得这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和善。

而且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来二去立青也就和这个人混熟了,汪正武对立青说以后就叫他正武兄就行了。

他和立柏是在一起做生意的,因为立柏平时做事一丝不苟,待人也很真诚,所以一般有活儿汪正武都愿意交给立柏来做,一来二去之下这二人就成了及其要好的朋友。

立青他们三人在堂间说着话,听到奶奶吆喝了一句吃饭了,这三人才开始搬桌子,端菜忙的不亦乐乎。

奶奶的手艺很好,虽然这乡镇之中没有什么特别好的食材,但奶奶做的饭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这三人抬出一张桌子,拉出了几条板凳就开始喝了起来,老人家没有喝酒的习惯,她只端着碗饭夹了些菜便到里屋看电视去了。

在这夜色下,袅娜的风吹在每个人脸上给他们带来丝丝凉意,酒过三巡之后大家都有些微醺,正武兄借着这股酒劲一时兴起也说了一个故事。

在正武兄上大学的时候,他第一天要赶去去食堂报道。

因为在路上有些耽搁,所以他是最后一个去的,显然大家都把好位置的宿舍全部分完了,他只能住在最后一间宿舍里角落里的一个床铺,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哪个地方不能睡人呢? 舍友第一次见面肯定是去外面一起吃个饭,回到宿舍后每个人都是倒头就睡,正武兄也不例外。

不过他不习惯不洗漱就去睡觉,所以在其他人都上床的情况下一个人去水房里洗了把脸。

回来时他打着个手电筒找到自己的床铺准备舒舒服服的睡下。

这时借着手电筒的光,他看到自己枕头靠墙的一侧有一副用粉笔画的画,这画在床与墙的缝隙之中,如果不是他掀起枕头还真的难以发现,只见这画中画了一个女手里拿着一截绳子在放风筝,一副翩翩起舞的样子。

不过正武兄也没多想,只当这是上一届的人留下来的,可能是某个抠脚大汉在意和女朋友一起放风筝的场景吧。

他随手取过来一块抹布就开始擦了起来,忙活了好一阵终于把那画擦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几个室友都是有些昏昏沉沉的,正武兄却觉得自己还是挺精神的,去洗漱的时候正武兄发现自己的脖子下面有一圈淡淡的勒痕,他只当是自己睡觉有不老实了自己抓的,所以也没有太关注这件事。

大学的生活其实还是挺无聊的,没有了升学的压力,这帮年轻人几乎天天都出去疯玩,每天都会到很晚才回来。

第二天他们依然疯到很晚才回来,汪先生这天又是最后一个上床的,去洗漱的时候他发现脖子上的勒痕越来越明显,而且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就像被人勒住了脖子一样,这感觉直逼得他满心烦躁无法入眠。

不过庆幸的是正武兄祖上有人对这鬼神之事颇有研究,从小在耳濡目染之下他也学会了几分。

在镜子他打量了一会儿自己,心中有了几分明白。

随后他从水房出来,打开了手电筒掀开了自己的枕头,想要检查检查这幅画到底有什么蹊跷。

枕头一掀开他就讶异了,昨天明明被他擦掉的画又一次出现了,且在画上丝毫没有被擦拭的痕迹。

汪先生这才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听家里的人说这种情况应该属于地缚灵的一种,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地缚灵就是束缚在大地的精灵的意思,不过束缚也有保护的意思,换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受到大地保护的灵的意思。

”人、植物、动物甚至是没有生命的物质,可能因为生前有很大的心愿没有实现,或者是有很大的仇怨解不开,就会形成这样一种特殊生命体。

正武兄看了看那幅画,这才发现那幅画上面女孩可能根本放的就不是风筝,这明明是一个人头啊… 这寝室他可不敢在住下去了,过了几天便申请调换寝室,去那门卫室拿申请的时候明显看到了老大爷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大爷说: “这次分寝室的人是新来的吧,这个床铺好多年都没有人睡过了!” 汪先生一听果然有些猫腻,但好在他也不是一个喜欢深究的人,所以这件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只是听说那个寝室的人后来都搬了出去,门卫老大爷还给门上挂了一把大大的锁。

又是一个故事讲罢,三个人也喝的有些差不多了。

大哥带着正武兄去了房间睡觉去了,留下立青和奶奶两个人收拾桌子。

受了十几年科学主义熏陶的立青也不好说这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他倒是想起来几年前的自己在高中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那时候立青读的是半封闭式的高中,学校的学生每天晚上都要上很晚的自习才能离开,离学校远的学生只能睡在学校分配的宿舍里。

有一天晚上,有一个女学生因为身体不舒服,来上晚自习的就批准她可以早点回家。

女生宿舍边上有一个池塘,池塘边有许多的柳树,看起来着实有几分森。

等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立青他们才被批准回寝室,去男寝的路上也要经过那个池塘,立青走到半道上就看到有很多人围在女生寝室门口,有也有食堂的大爷大妈。

立青没管这么多,晚自习上的他头昏脑涨的,谁有闲心管这些破事,他只想回寝室好好的睡一觉。

谁知第二天一件诡异的事就开始在学校里面流传起来,立青生性好奇心重,很快他便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果然和昨天们在女生宿舍有关。

事情发生在女孩独自一人回寝室的路上,经过池塘边时女孩看见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到的东西,但到如今都没有人知道女孩看见了什么,而且到了后来女孩自己也说不清。

只是听说学校这边的一名女去寝室看女孩,女进入宿舍之后发现女孩一直躲在宿舍的门口瑟瑟发抖,口中不断地念叨: “鬼,有鬼!” 说完就扑在女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也有些懵,不过那个时候大家都认为女孩只是感冒发烧出现了幻觉,学校也在广播里警告同学们不要四处传播,所以这件事大家只能当做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没有人关注后续的发展。

后来立青毕业之后的几年,有一次老同学在立青所在的乡镇做事,立青便邀请他来一起喝酒,在酒桌上老同学告诉他这几年老学校有过一次大扫除,负责清扫水池的工人在池子底捞起来一具尸体,没人知道这具尸体是何年何月何日在这池子里的,也没人知道这具尸体的身份。

难道当初的女孩确实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立青想到这里也只能苦笑了一下,就像大哥说的一样,这个世界自己确实只是了解冰山一角,何必考虑那么多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