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逐龙殇 > 第四章青柏

第四章青柏

正午时分,阳光穿过云层照下来,地上的积雪闪着洁白的光,有些地方都已经开始融化了。

村里人很快就挖好了一个大坑,程家老大指挥着村民将尸体抬进去,然后填坑封土,总算是让她们娘俩入土为安了。

这冬天“出秧神”的事也就告以段落了。

后来在那片茶叶地里程家老大发现了各家丢失的米,其实说起来这个女人也是苦命的人,在这饥荒年代饿死在山野之中,看情况她应该是带着逃荒来的,可惜走在半路上就饿死了 程老大想到这里心里也觉得有些发堵,不过事已至此谁也无法挽回,所幸的是他总算保住了自己的大衣,这个冬天又能安稳的过下去了。

“出秧神”这种事在农家人眼里就是他们平淡生活中掀起的一朵浪花,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说起,他们还是继续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不知不觉中就是十几年过去了。

时间,人终究是抵不过时间。

今年的天气实在是热的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没到三伏天,这日头就像一块从铁炉子里面拿出的红烙铁,它静静的挂在天边灼烧着大地。

这墙上树上到处都爬满了知了,吵闹的人着实有些烦躁。

程立青拿着小学三年级的教材,他推了推自己那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扯着嗓子喊道: “张小强,你来说说这巴金先生《鸟的天堂》到底指的是什么?” “额…我知道了,天堂一定就是鸟死的时候去的地方” “哈哈哈…”张小强果然又一次不负众望的惹的大家哈哈大笑。

立青此时也只能无奈的叫他坐下来。

只是身为面子还是不能丢的,他叫张小强放学留下来做值日,并把这《鸟的天堂》抄写一遍。

立青是这所乡镇小学的教师,他本身是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因为要照顾自己的奶奶他主动放弃了去市里的机会。

乡镇的学校少,学生也少,立青一个人几乎教了他们班所有的课程,就跟全能战士差不多。

不过时间久了,其实带带这里的还是挺有意思的,这里的学生都很天真,而就是他们了解外界的唯一渠道,所以立青一直兢兢业业的教他们。

立青并不近视,但因为长得白净,所以总会被人误解为一个不大的。

于是他就买了副没有镜片的眼镜,想要以此来增加自己威严的一面,其实们并不吃他这一套,不过对于这个和善的,们都是非常喜欢的。

立青上完了课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几名在办公室里闲聊,头顶上的吊扇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响声慢慢的转动着,虽然没有给立青带来多少的凉爽,却聊胜于无。

可能是心里作用,立青望着外面的爬山虎才感觉到丝丝的凉意涌上心头。

他算了算日子今个儿差不多是大哥要回家的日子,立青的大哥是程家老大的儿子,和立青用同一个辈分,都是立字辈的,程家老大希望自己的像柏树一样正直善良,所以便给他起名叫做程立柏,立青则是程家老二的。

话说这两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但性格却截然相反。

立柏少年时跟在拳师身边学过很长时间的武术,之后就去当了兵,这几年才退伍回到了家乡。

因为从小成长在师父严格的教育下,又去纪律严明的军营里待了几年,所以立柏一直都不多话,有着异于常人的冷静沉稳。

立青却不一样,他就喜欢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尤其喜欢看一些民间野史之内的书,他很喜欢了解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庙里的毕先生见这喜欢读书,便对程家老二说可以让他来庙里看看以前留下来的一些佛经和古代文献。

这可把立青给高兴坏了,少年时大哥每天都跟着师父学武,他就跟在毕先生的后面缠着他说一些乡野怪谈,其实每次立青都被吓得半死,不过他就是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立青确实异常聪明,几年的时间就看完了庙里的所有佛经和古代文献,虽说书中的东西他弄不大明白,不过他是用自己的小脑袋瓜记下来了,毕先生知道后也只能啧啧称奇。

过了几年,立青到了去城镇里读书的年纪,这才从毕先生身边离开,毕先生在立青走的那天送给了立青一枚古玉,看样子那枚玉有些年头了,四周圆滑无比,一看就是被人盘了很多年。

毕先生告诉他,这其实是一枚残玉,不管你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卖了它,它能保你平安。

立青只当这是毕先生的一种寄托,他并不觉得这枚玉能保佑自己平安,不过这毕先生好歹算是自己的半个师父,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所以尽管立青并不觉得这枚玉很重要,但毕先生说的话他还是牢牢的记在心里。

一晃下午四点多了,们陆陆续续的从学校往家里走去。

立青也骑着他自己的那辆二八大杠一路晃晃悠悠的去了汽车站,天色渐渐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从背包里取出来自己刚刚买的馒头就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辆油绿色的汽车从远处慢慢的开了过来,车前两个大灯像极了两只大眼睛,就像是一只绿色的怪兽。

车子靠站了,人们一个一个的从车子上下来。

立青放下手中的馒头,努力的向前张望着。

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那车子上下来。

“哥,在这儿!在这儿!” 听到这声叫喊,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向着这边望了望。

立青的大哥有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单论长相立青其实与大哥还是有几分相似的,不过立青可没有像鹰那个方向长,他顶多是一只小鸡仔。

见到自己唯一的弟弟,立柏也终于是从自己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

他向着车里看了看,等了片刻从车里又下来一个人,这人拿着一个公文包走到了立柏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

立青不解,平时大哥从来没有在外面带人回来过,怎么这次带人回来了?立青见大哥向自己走来,他也立马丢下车迎了上去。

“哥,你这今天也太晚了吧,奶奶还在家等我们呢,你这位朋友是?” “这是我在生意上的朋友,这次回来谈谈合作的事,你就别问了,快回家吧,奶奶还在家等着我们呢!” “哦,好、好…”立青嘴里答应着然后就推着自己的那辆二八大杠和大哥一起向着奶奶家里走去。

半个钟头后,他们走到了路边的一处小平房,橘的灯光下可以看见屋子里面到处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虽然房子不大,但立青的奶奶一直都是一个有洁癖的人,所以在家里看不到有半点凌乱的地方。

立青扯着嗓子喊:“奶,大哥回来了,快出来啊!” 一会儿,奶奶从房间里出来了,她身形略显有几分娇小,脸上的皱纹也是卷成了一朵一朵的。

还记得小时候,程家老大和程家老二那个时候一和媳妇吵架这两个小家伙就往奶奶家跑,奶奶每次从别处得到的好吃的好玩的都舍不得吃,就留给他这两个孙子。

长大之后立柏还好些,立青却是相当的粘奶奶,他放弃了去市里的机会就是想自己在这边能照看一下老人,毕竟老人家年纪大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才是最让人遗憾的事,立青不想让自己有遗憾。

“大孙子回来啦!” 看到立青和立柏回来了,奶奶的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然后走到立青边接过了他在集市上买的酒菜,对于立柏的朋友她也没有多问,只是问候了一声便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奶奶在厨房里忙活着,这三人便在堂间里聊起了天。

因为这立青常年呆在这乡镇之中,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总是有着很多的的好奇,毕竟他还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立柏也明白自己的弟弟好奇心重,所以每次回来都给他买上几本书,或者给他讲讲在外面的奇闻异事。

这一次立柏问立青,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灵魂之说吗?立青摇了摇头,然后立柏就给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立柏在外面做生意时听到过一件稀奇的事。

说有一天一个人准备赶早市,天还蒙蒙亮,四周的行人也是相当的稀少,他走着走着就看到前方的路上有一个身影像极了他的邻居老李,他就喊了一声,可却没人理他,他心里疑惑不过也只当老李没有听见。

他就边走边喊,脚下的步伐也持续加快,可这身影也貌似在逗弄他一样也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就这样这两人保持着一前一后差不多的距离一起向集市的方向走。

在这条路的不远处有一个大的水坑,好像因为之前来修路的人没有弄好,导致道路中央有一个陷下去的大坑。

走着走着这两人就来到了这个大坑附近。

前方的身影像是不知道一样直直的跳了下去,这个赶早市的人吓坏了,他赶紧跑过去准备救人,可他走进一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时他就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了,有一股子寒意爬上了他的后背,他不敢多想,只是快速的离开,想要找个人多的地方缓解自己恐惧的心情。

等到他办完了事,慌忙的一路小跑回到了家,他向媳妇说起早上的怪事,媳妇也很惊讶,不过媳妇接下来的话就更加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了。

媳妇说就在今天早上老李突然倒地不起,听他家里人说好像是中风了,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待着呢,你怕不是冲撞了老李“魂”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