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逐龙殇 > 第二章秧神

第二章秧神

在那个年代物质是很匮乏的,人们每天辛苦劳作也只是为了一家人一天的的口粮罢了。

所以对于朴实的农家人来说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那装米的米缸,如果说哪家的米缸被老鼠潜入进去,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在这个年代因为没有口粮而饿死的事情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

话说这一年的寒冬,程家老大家里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平日里程家的米缸都是用铁质的锅盖封的严严实实,四周也用棕榈树的叶子和泥土填起来,再用几块石头压实,可以说是严丝合缝,连一只蚂蚁都爬不进去,而且平日里除了程家老大的媳妇,任何人不得掀开这铁锅盖。

一天夜里,程家老大在睡的半梦半醒之中听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不过这声音就响了一小会儿,程家老大也没有在意,只当是老鼠在搬家,毕竟在自己家里一点米都偷不到还不如尽早搬走算了,想到这里程家老大还有些觉得好笑。

就这样很快夜色慢慢消退,天刚刚蒙蒙亮程家媳妇就起来开始准备做早饭。

“啊!”只听到程家媳妇一嗓子凄厉的尖叫,程家老大便在睡梦中被叫醒,向来有起床气的程家老大被这么突然叫醒心情自然是坏极了。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大声吼道: “吵什么,祖坟被人刨了啊!” 可是没人应答他,只能听见门旮旯里传来了程老大媳妇哭哭啼啼的声音。

程家老大见事不对劲就起身去看看到底咋回事,他裹了件棉袄向着米缸走去,看见媳妇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搪瓷碗浑身颤抖着。

他忙问道: “到底咋回事?” 媳妇这才边哭边说道: “当家的,我...我们米缸里的米都不见了,可这锅盖还盖在上面,咋就没了呢?这可怎么办啊!还有一整个冬天要过,这让我们咋活啊!” 程家老大这一听心里暗道一声不好,难道是昨晚上那群耗子干的?他仔细检查了四处,一点痕迹都没有,四处也没有米粒留下,说是耗子干的也不像。

他把媳妇从地上拉起来说:“你在家等着,米的事我来想办法,我先去老刘家借点米,等过几天我在去集市上把我的这件大衣卖掉,兴许能换来我们这个冬天的粮食。

” 媳妇抬起头说:“那怎么行,这个冬天你就靠着这件大衣过冬了,没有这件衣服你哪也去不了。

” “没事我是一家之主,怎么能让你们娘俩饿着呢?大不了我就在被子里过完这个冬天就完事了。

” 说完程家老大便穿着大衣匆匆忙忙的向着老刘家赶去。

这村里的雪下的真大啊!山连着山一片一片纯纯的白色,景确实是好景,可程家老大哪有心情欣赏这美景呢? 去往老刘家的路刚走到一半,程家老大老远就能听见前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昨晚上我嘱咐了三四遍,叫你把门窗关好,你偏不听,这下好了,饿死我们娘俩算了!” “你个臭婆娘,是老子没关好吗?我昨天明明已经关好了,你看这一点痕迹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人偷得,人偷的哪有这么干净。

” 得!这是吴老二和他老婆吵起来了,不过这话听在程家老大耳里可不一般,这不就是自己家里的情况吗?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村里真的来了个手段高超的贼? 雪一片一片的从天上落下来,像一朵朵银色的云一样,落在地上散落开来。

程家老大来到了吴老二家的院子里,他问道: “老二,咋回事?你家里遭贼了吗?” “是的哟,我媳妇早上一起来就发现米缸里的米都不见了,她非说是我没有看好米缸,真是冤死我了。

老大,咋?听你这口气,你家里也出事了?” “没错,我家里也是这情况,这不准备去老刘家借点粮食好撑过这几天。

” 说到这里,吴老二媳妇差不多也明白了,看来还真不是自己男人没有看好自家的米缸,毕竟连老实稳重的程老大家里都遭了窃贼。

程家老大注意到吴老二媳妇不在吵闹便帮着吴老二劝了几句,看到这夫妻俩重归于好,程家老大才继续向着老刘家赶去。

“老刘头在家吗?你程大兄弟来了。

”很快程老大便来到了老刘家,这老刘是程家老大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感情那是跟亲兄弟差不多。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出来一个精瘦的黑脸汉子,只知道此人姓刘,名字已经没人记得清了,只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都叫他刘老汉,叫是叫老汉,其实年龄也只不过四十出头罢了。

“我当是谁呢,大清早就来我家门前叫魂,原来是你这头老毛驴,快进来吧,我昨天刚打的兔子,过来来喝两口。

” “算了吧,老弟,今天我怕是不能和你一起喝酒了。

”然后程家老大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与这刘老汉说了。

刘老汉听完之后满脸的愤怒,这贼人真是太可恶了,一年到头就这么点粮食还要偷,这简直就是在要老程家的命啊! “唉,算了老程,你就当这点粮食给这些畜生买棺材去了吧,我家灶旁边还有一小缸粮食,你先拿回去用吧,等有了在还我。

” “行,还是你小子够仗义!” 寒暄了几句之后老程就扛着一袋米走上了回家的路,这一路上他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想着怎么把接下来的事情处理好。

就在程家老大左思右想之际打这路前边迎面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程家老大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此人姓毕,是这云台山庙里的添油先生。

他是山那头的人,读了几年书,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叫他毕先生,毕先生自幼身子单薄,且终生未娶,后来跟在庙里的大师傅身边修行了几年,一直到大师傅圆寂之后,便留他一人终日在云台上的庙里与那青灯古佛为伴,平日里帮菩萨添添灯油,遇到来求签的村民就帮着解解签,依靠这几座庙宇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这毕先生也看到了程家老大,于是他走过来便问道: “程老大,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背着这么小的一袋米啊?” “唉!家里遭了贼人,我家的米都被偷了,这不刚从老刘家借回来一些,好过冬。

” “啥?你家的米也被偷了,是不是封好严实的米缸还是被偷了,四周一丝痕迹都没有?庙里的米缸也是这种情况,我也准备去镇子上买些米回来的。

” “什么?庙里的米缸也被偷了?这贼人还真是大胆啊!连佛祖旁边的粮食都敢动!啧啧,不过还是在菩萨旁边的油水多啊!像我们哪有钱买米。

” 毕先生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若有所思的一阵他严肃地说道: “程老大我感觉这不是贼人干的,你想一晚上好几家都被偷了,又没有什么动静,要不然就是这伙人的手段确实高明,要不就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 “什么原因?”程老大好奇的问道。

他知道这毕先生年轻的时候跟在云台山的大师傅一起修行,平日里哪家的冲撞了什么都是请毕先生来解决,尽管程家老大并不是很相信这些鬼神之事,可这次的事确实有些蹊跷,试问哪里能有人可以在一夜之间偷完几处的米而不留下丝毫痕迹的人呢?莫非这次的事或许真不是人干的? “很像‘秧神’呐。

”毕先生说了一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