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逐龙殇 > 第一章程家

第一章程家

又是一阵袅袅的炊烟缓缓的从灰黑色的瓦片上飘起,在田间地头劳作的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往家里走去。

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小村落,它位于安徽偏南的一个小小县城。

不太发达的交通导致这里的信息闭塞和物质匮乏,不过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早已经习以为常。

村里的人一直生活在自给自足的日子里,每日与作物和花鸟鱼虫为伴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幸福,所以即便是在贫穷的年代,村里人每天还是过得清闲自在。

进村只有一条小路,从两座大山的中间横穿出来。

顺着这条路往前走村口的第一户人家姓程,这程家在以前还是颇有些来历的。

国民党时期,程家有一远方表亲在党内是一名高级官员,当时苦于发迹无路的程老太爷一直想要去中央谋份差事,几番周折之下程老太爷搭上了这条线,想着借此来飞黄腾达,光宗耀祖。

这名高官便让他来到自己的地界准备给他一些机会,见面之后高官问老太爷识不识字,老太爷想都没想拿过一张纸就写到:“淡泊名利,宁静致远。

”笔法苍劲有力,着实有大家风范,本以为这颇具古风的书法能给自己在这官员的面前加一些分,可谁知正在老太爷洋洋自喜时高官却板着个脸说:“你这字写的确实好,不过你怎么把纸的角对着自己的心窝,你连写字都是歪的,心还能正的了吗?” 就这样程老太爷只得回到这乡下,从此不在做光宗耀祖的白日梦,所以程家的这一脉分支便一直呆在这个小乡村里。

不过程老太爷这一趟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那名高官在他临走时给了他一张黑白老照片,说以后只认照片不认人,再有人来找他帮忙只需要拿出照片就行了。

不过后来文革时期,红卫兵除四旧时来到这里,他们不仅砸了程家的祠堂,还烧了程家的家谱,那张照片当然也不能幸免,不过这都是题外话咱们可以暂且不表。

话说程老太爷回来后终日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四十几岁便驾鹤西去了。

他留下来三个儿子,因为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们程家在中央上有人,所以即使程老太爷死的早,也没有人来欺辱他们母子四人。

而那程家老大在平时对待乡里乡亲和自己的朋友又比较仗义,过了几年后便俨然成了这村子里主心骨的人物。

程家老大这一辈子杀过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情人,不过在我们这个年代叫做情人,在那个年代应该叫“妾”。

那个时候有能力的男人可以有一个老婆和几个情人,程家老大就有一个情人。

话说程家老大的这个情人是村子里的一个寡妇,而且生的颇有些俊俏。

不过那个时候一个寡妇想要生存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本来贫瘠的土地就长不出来什么,何况是一个女子去劳作。

而且当时很多男人都想占这寡妇的便宜,万般无奈之下寡妇只好选择了最有声望的程家老大,想要通过程家老大来赶走那些来骚扰的男人。

程家老大一直是一个本分人,他哪里知道这寡妇的小算盘,只当这俏娘子是真的看上了自己,可就算这样他们还是相安无事的过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程家老大做完工准备回家时突然转向去了寡妇的家,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是因为什么念头,反正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进去了。

就这一次,寡妇偷汉子的事情被程家老大撞见了,在那个时候这种事情可是极其恶劣的,也是最让程家老大脸上无光的事。

虽然不像电视上放的那样要浸猪笼,不过寡妇这条命算是栽了,她被程家老大亲手淹死在村口的堰塘里,这也是死在程家老大手里的第一条人命。

而这第二个人就有点不一样了,话说这程家三个兄弟并不是每一个都是踏踏实实的农家人。

程家的老三就是一个喜欢小偷小摸的人,乡里乡亲几乎都被偷过,但碍于程家老大的面子也就没有多和他计较。

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有一天一个老乡被偷了将要去街市上买粮食的钱,那可是一家人的口粮,他有些气不过就跑去找了正在做农活的程老大,当着程老大的面把他家老三干过的事好一阵数落。

直把这程家老大听的火冒三丈,平日里他只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有些懒惰,谁知道他在外面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情,但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只怪平日里自己没有对这个弟弟严加看管。

程家老大对这个弟弟一直都是比较关心的,毕竟是自己家里最小的一个,就算知道他好吃懒做,程家老大也一直没有嫌弃他,自己多做一点,就当养着弟弟,长兄如父吗。

他只想着以后给弟弟找个泼辣一点的媳妇好看管着老三,让他不要那么混吃等死就行了,可没想到他在村里人的眼里已经如此不堪,现在的他有些懊悔了,不该这样惯着他。

可惜这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吃,再怎么懊悔也来不及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要给村里人一个交代。

他安抚了一阵老乡,并保证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一天程家老三还是像往常一样从自己的床上醒来,他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程家老大早早的便来到了老三的家,见弟弟醒了就让他赶紧洗漱一下一会儿陪自己去山上抓野猪。

老三这一听便来了兴致,他问老大哪来的野猪,老大说昨晚上我挖的陷阱里面抓住了一头,看起来能有百十来斤重,必须找个人和我一起去抓。

程家老三心里一喜,在农村年把年都不一定能看的见一点荤腥,这一次岂不是能吃个够本? 洗漱一番后他跟在老大的后面往山上走去,绕过了几条小路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大坑边,程家老三快步走到陷阱边四处张望,愣是没看见野猪在哪里,他回过头准备问大哥野猪是不是跑了,刚一转身程家老大一脚便将他踢进了陷阱里面。

在空中短暂飞了一会儿程家老三便四仰八叉的躺在陷阱里,他捂着胸口好一阵揉,边揉边冲着程家老大破口大骂。

老大只站在陷阱边静静的望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了一句:“都出来吧!”于是那些早在山里藏好的老乡便一个个的带着铁锹从树后走出。

程家老三一看这场面就知道不对劲了,他慌了神一样快速的跪在地下向着自己的哥哥苦苦哀求,老大看到自己的弟弟这样求饶,心里也是一软,两行热泪从脸颊流到了嘴唇上。

许久,程家老大朝着自己父母的墓的方向跪拜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大喊了一句 “埋!” 十来个村民听到这一句才动起手来,在老三的痛骂声和求饶声中一锹一锹的把土填进了坑里。

填到一半的时候还能看到土向上翻动的痕迹,等到太阳来到了天空的中央,这坑里也安静了下来。

程家老大也知道自己的弟弟再也回不来了,可道义在天,在这乡村犯了众怒的人都是这个下场,何况程家老大一向自诩为清白之人,就更不可能包庇这程家老三。

所以说这清白实属于这世间无法承受之重,亦是这世间无法把握之轻。

再来说说这程家老二,话说在程老太爷离世的时候单独把程家老二叫到自己的床前,他叫程家老二去自己的床底下掀开最里面的一块青石板砖,砖下有一本书,可能是年代太久远,书名已经模糊到看不清了。

程家老二翻开看了看却发现书中所写的内容都是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他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给自己这本书。

程老太爷只是说“你是我三个儿子中唯一一个读书的,你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命一样好好保存它,这本书如若能流传下来对我程家的子孙后辈都有大用。

”说完这句话程老太爷便咽了气。

程家老二的性格在三个兄弟之中是最温和的,也可以说有些软懦。

因为常年四处求学,所以程家老大活埋了自己的弟弟这件事他也不知道。

等到他回来后也只是默默的在弟弟死去的地方烧了一夜的黄纸,对于事情的原因他一概不问,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由于这样的性格他在外面没少受欺负,程家老大便在他读完了书之后让他去不远的学堂成了一名教书先生。

有一次程家老二与人喝酒时无意中和别人谈到自己父亲给的那本书,他说这么多年自己都没弄懂这本书到底是干啥的。

可能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

在桌上有一个隔壁村的人,此人在这十里八乡耍无赖的功夫是出了名的,为人处事圆滑,喜欢拍这些知识分子的马屁,所以这些个也总带着他一起。

酒席散罢,这个无赖就去找了程家老二想要借一下这本书手抄一份来研究研究,程家老二这才自知自己酒多失言,不过就他那样的性格拒绝这种事他也实在做不出来,而且他想这人平日里见多识广,一些偏门的东西他都略知一二,可能让他研究研究就能知晓这书中的秘密也说不定。

可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他借给这个无赖书之后,这个无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程家老二还以为他在家中抄着书,毕竟这本书文字众多,而且有些地方都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肯定需要些时日才能抄写完毕。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程家老二左等右等都不见这个无赖的出现,他这个时候才有些慌了神,自知可能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于是挑了个无事的日子他来到了这个无赖的家,只见这人家里房门紧锁,门前杂草丛生,实在不像有人居住之地。

程家老二便向周围的人家打听这个无赖的事才知道很早之前这个人就张罗着搬家,程家老二算了算日子几乎是拿到书的第二天此人就搬走了。

程家老二这才明白自己是上了当了,可是再怎么捶胸顿足也没有办法,书也再也要不回来了,好就好在程家老二并不是那种认死理的人,再加上唯唯诺诺的性格,过了几年这件事便被他给忘了,毕竟这本书自己也弄不明白,留着也没啥用,丢了就丢了吧!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