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重生 > 重生之嫡女归位 > 重生之嫡女归位小说 风雨柔花无月小说叫什么

重生之嫡女归位小说 风雨柔花无月小说叫什么

之嫡女归位 第12章 无赖之道 免费试读

但很快,风雨柔便将这种情绪压下了,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风雨柔了,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了。

她知道花无月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人,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他愿意帮助自己也一定是有他的目的的,她切不可以轻易被感动了去。

花无月看着那女孩眼中变动的情绪,突然很好奇这个女孩儿到底经历过什么?一个十四岁岁的女孩子眼中为何会透露出那般复杂的情绪,似有感动又有克制似乎最后还带了一丝疏离。

花无月突然对这个女孩的经历充满了探知欲。他想了解关于她的一切,想要知道她所经历过的每一件事情。

这样的念头冒出来,花无月也是愣了一下神,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会对他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

就在这时,风雨柔开口了:

“有劳花老板惦念了,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去解决就可以了。我还是更习惯依靠自己,我并不习惯依靠别人,也不愿意去依靠别人。”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

“如果花老板真的想要相帮我一二的话,那便请花老板以后不要再这般深夜闯入我的闺房了,一个女子的清誉有多么重要,相信花老板比我更加清楚。”

万没有想到她会这帮果断的拒绝他,听到这番话花无月瞬间就一些愣神,他竟不知该如何去回答她。

花无月瞬间有些懊恼,他突悔自己为什么要这般问她,她这样的语气让他不忍心拒绝她,可是让他以后不要再来,好像自己也有些做不到。

思索良久之后,花无月决定拿出自己的绝招耍无赖,直接无视了风雨柔刚刚的一番话。

他径自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品了起来,品完之后还特别享受的砸了砸嘴说道“二小姐这茶泡的当真是不错。”

见他直接无视了自己的话,又将话题扯开,风雨柔突然顿觉一阵无力,这男人怎可如此无赖?上一秒明明是他那般正经的询问自己,自己据实相答,他却又开始耍无赖。

风雨柔知道,既然他选择避而不答自己说什么也是无用的,只好问到“敢问花老板今晚还有何事吗?若无要事便请离开吧,时辰不早了花老板该回去歇息了。”

见对方竟然下了逐客令了,花无月顿生心生不快,怎地这么着急,他这才来了多久便急着赶他走了。

正想再耍一波无赖,却见风雨柔已经径直走到了窗边“贴心”的帮他打开了窗户,花无月撇了撇嘴只好认命的往窗边走去。

起身的瞬间又从袖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长方形小木盒,放于桌上撇嘴说到“这是给你礼物,不许拿去当掉!”

那表情看起来颇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媳妇,这个念头一出风雨柔心下大惊,自己怎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此时花无月已经走到了窗前,纵身一跃随即便消失在茫茫月色中了。

望着窗外消失的身影,风雨柔竟愣神了片刻,不由得感叹到这男人功夫是真的好,这般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手怕是整个景朝都没有几个对手。

风雨柔缓步走回房中,看到了桌子上花无月留下来的木盒子,心下不由生出了好奇,便拿起打开来看里面到底是何物。

只见那锦盒中躺着一只金丝勾边的簪子,中间是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周边还有一圈水滴状的小块环绕。

那勾丝的技艺也是极其精巧的,金丝千回百转勾勒出一朵牡丹的轮廓,那花瓣的层层叠叠也尽然勾勒出来。

看到这簪子风雨柔心中已是讶然,要知道可是异常难得的,它的形成极其不易,且风雨柔若是没记错的话景朝是不产的。

每年只有海外的吐氏国会有少量岁贡,因为它的开采也是极难的,即便是吐氏国本国每年可以得到的数量也是极其有限的,所以一般能见到的地方也就只有宫中了。

上一世轩辕墨曾赠与她一对的耳坠,说是耳坠上面镶嵌的只有小小的一块,甚至还没有这簪子上外围的大。

就那么一小块颜色还并不是纯正的血红色,内里也还含有许多杂质。

即便如此,当时她还是高兴坏了,再加上当时身边的香莲各种哄骗,让她傻傻的以为轩辕墨是如何看中她,这般珍贵的耳坠都赠与了她,简直是可笑至极。

再看这簪子上中央那块鸽子蛋大小的颜色是纯正的血红色,质地也是异常纯净毫无杂质,就连周围哪些小块的每一块一样都是颜色纯正,毫无杂质。

这般成色的簪子即便是宫中估计也是没有的,这花无月可当真是好大的手笔,这簪子若说是价值连城也毫不为过的,他就这样送给了她,他到底是有何目的?

想要利用她吗?只是这给的好处未免太大了,不对,花无月可不是普通的商人,可能这在普通人眼里价值连城的簪子在他眼里并无那般稀奇吧。

风雨柔觉得自己的分析毫无问题,既然是有目的的,那便等他提出他的要求,既是躲不开,那便不再躲了。

这般思索着,风雨柔觉得心情也突然豁然开朗了,不再纠结于花无月究竟为何这般作为,便安安心心的去梳洗睡觉了。

那边花无月回府之后径直入了书房,面色冷峻,哪里还有在风雨柔面前时那般泼皮无赖的样子。

在书桌跟前坐定思索片刻,沉声开口“严真,风府二小姐生平,全部。”

“是”本该只有花无月一人的书房中却响起了一道冷漠的男声。

第二日起身梳洗时,叶子看到了那支簪子,不禁心下吃惊便口问到“小姐何时有这般好看的簪子?”

风雨柔淡淡一瞥,说到“一个不相干的人送的,你拿去收起来吧。”

“这般好看的簪子小姐为何要收起来呀,戴着岂不更好?”叶子还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东西被拿去压箱底实在是可惜。

“是好看,如今却不是戴它的时候。”

听自己小姐这般说法,叶子想到了如今的处境,这般被豺狼虎豹包围的境遇着实不适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