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血玉有鬼 > 第十八章:鬼屋惊魂之油炸头颅

第十八章:鬼屋惊魂之油炸头颅

“有事吗?” 溟玄冰静静看了许久,怕是想要记住温雪容颜吧!温雪相貌平平,个子也不高,就是身材还可以。

“本王要回去了!” 思索半天,溟玄冰最终还是没有提出成亲之事。

“还回来吗?” 温雪冷淡询问,溟玄冰要回去,她真的没什么感觉。

“不会,保护好本王的玉佩!” “哦!行!你放心走吧!” 温雪洒脱冷淡,溟玄冰冷血无情,分开也不会有一丝丝不舍。

溟玄冰走后,温雪疲惫倒床就睡,梦中再无血玉空间,温雪有些伤感悲凉。

醒来的时候,发现房内没有一个人,平时那些小鬼也都不见了!走出房间,刺眼阳光是那般温热。

“爸,你干啥呢?” 温雪发现胡幺鸡解开小瓮盖子将梦魇鬼放出来,梦魇鬼遇到太阳开始自燃,立马往小瓮里钻。

胡幺鸡反复逗着梦魇鬼,听到温雪呼唤,盖上盖子。

“帮你报仇!” “爸,你蛮厉害的嘛!你能不能让它为我所用呢?” 梦魇鬼的厉害我可是亲自见证过的,若是能让梦魇鬼跟着自己,那可是强力帮手! 温雪这样想着,目光灼灼盯着小瓮。

“问问你身边的那位前辈,她或许有法!” “哦!” 回房子去找奶奶兰英,找了一圈,终于在地上车库找到奶奶与其他小鬼,对了,还有痴痴傻傻的妈妈。

“奶奶,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让梦魇鬼为我所用呢!” 温雪上去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起兰英。

“控鬼可是邪魔歪道!我温家可不要这般的能力!” 温雪内心呵呵哒,奶奶你别说那么死板正经,所谓的传承还不是溟玄冰给的,奶奶不是也供养着溟玄冰吗? “奶奶,大人不是也是鬼吗?你这也算破了规矩吧!” “你。

罢了,罢了,我教你便是!” 兰英气愤要骂,想想温雪与大人的关系,还是无奈教给温雪控鬼术。

温雪全场鄙夷望着兰英,很明显控鬼术才是王道,很怀疑之前是不是只是想打自己呢! 控鬼术,主要以灵魂力碾压来使鬼魂屈服来达到签订契约的目的,对自己高阶的鬼魂无法做到,除非灵魂力强悍。

控鬼术不需要咒语,但需要手法,练了几遍,温雪成功将梦魇鬼收为鬼仆。

“喂!温雪吗?” 温雪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是王安君,声音却不是王安君。

“嗯!你是?” “我是会长,鬼屋历险来不来?听说吓死不少人哦!” “好啊!我家住在。

你们来接我吧!” 温雪应下,将紫晶石交给胡幺鸡,坐等会长他们过来。

结果却只有会长一人,其他人都没有来。

“他们不来吗?” “我只邀请你一人前往!” “好吧!” 温雪无奈上了车,路上开车开了四五个小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此时气也是最重的时候,一股不寻常的气充满整个鬼屋,让鬼屋变得十分森可怖。

会长拿出一把古老又生锈的钥匙,温雪这才注意到古色大门之上挂着一把古代方形锁。

周围窸窸窣窣,草木晃动,在两人心里拢上一丝紧张与压迫。

“吧唧~” 方形锁打开,会长推开沉重的大门,嘎吱嘎吱响着,为这个凌晨增加几分神秘色彩。

走进鬼屋,温雪没有看到一只鬼,心里淡定许多。

会长去打开灯,按了半天都没有反应,两人摸黑拿出手机来照明。

摸索前进,温雪始终没有看到一个鬼影子。

“今日新闻报道!一名男子一个月时间杀害了数十名女子,甚至将女子身上器官泡在福尔马林中收藏!今日男子死在自己家中,死像极为血腥,躯干被分别放入福尔马林中浸泡!唯有头颅放在沙发上,盯着电视!” 客厅电视突然响起,温雪心脏砰砰跳了起来,呼吸开始急促。

“我擦!果然如传言那般,男子的怨念附在电视里!” 随着会长话音刚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七窍流血,惊恐死去的模样出现在电视里,镜头一步步放大放大。

头颅竟然。

头颅竟然飘了出来,呜呜发出悲鸣之声,似乎是在找寻躯干。

“呃呃呃。

会长,你上,我怕!” 温雪毕竟是个女孩,遇到鬼怪还是没有男生心理承受能力高。

“诶诶诶~哥也怂!快跑!” 会长手上也是冒起冷汗,扯着温雪漫无目的跑走。

两人跑进厨房,从里面锁上门,头颅在厨房外不要命的撞击着,两人急促呼吸着。

刀切在案板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会长与温雪同时抬头看向案板。

案板上放在一条粗壮手臂,菜刀有节奏的剁着,水龙头在此刻流出涓涓细流,却是血水,同时灶台上自动打起火,一口锈迹斑斑铁锅冒出白烟。

灶台边上放在一罐油,打开瞬间,香气冲霄,不油不腻,温雪都忍不住想去尝上一口。

温雪身体前倾向着油走去,会长扯回温雪,眉头紧皱“别去,那是尸油有毒!” 温雪听到尸油,瞬间明白了什么是尸油,胃里一阵难受,连连干呕起来! 尸油,顾名思义,从死去的身体上练出来的油,基本都含有尸毒,好闻又吸引人,吃了尸油之人渐渐会变成活死人,也就是传说中的僵尸,成为赶尸人的控之物。

尸油倒入铁锅,香味浓度瞬间高了几度,喷溅出尸油,噼里啪啦响着。

心肝脾肺在锅里翻炒,汩汩冒着血液,手臂也被加入其中翻炒,别提多渗人了! 会长也忍不住扭头干呕起来,最让温雪觉得惊悚的是,她的阳眼下没有看到鬼。

“啊~” 温雪尖叫出声,慌里慌张打开门销,门外头颅对着温雪扑来。

“啊~” 瞳孔渐渐放大,温雪满脸惧色,惊慌失措下,温雪瘫坐在地上。

下一秒,她无比庆幸她自己被吓瘫了。

头颅飞过温雪,掉入锅里,想出来都出不来,被铁锅油炸着,脸上冒出油白油白沫子,哗啦哗啦往铁锅里掉着。

温雪挣扎的往外爬,此时的她已经腿软。

会长也好不到哪里去,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往外挪。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