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血玉有鬼 > 第十三章:鬼要渡劫?

第十三章:鬼要渡劫?

一条长鞭挥来,温雪瞬间倒地,天雷符离手,温雪目光看去,美女手中拿着一根长鞭,冷寒望向温雪“今天谁也休想阻止我进阶?去死吧!” 长鞭挥下,温雪暗叫惨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王安君的声音传进来“天火降世,焚尽万物,诛杀妖魔!” 火光从窗户外飞进来,鬼怕火,莫恋学姐此时已经重伤,立马躲避向教室外退去。

“正道又如何?我说了,今天谁都不能进阶!都化作我的忏魂曲吧!我是薛美美!” 钢琴飞舞起,自动弹奏着,美女站在天火中,丝毫没有一丝畏惧,任天火焚烧,她越发疯狂弹琴! “打断她,她想借天火激发怨念来晋级!” 温雪忍痛爬起来,脸上满是凝重之色,她知道如果不阻止薛美美,在这里的所有学生都会死,捉鬼道第一个守则:能救就救,不能救就杀,第二守则:遇鬼就杀。

现在救不了,那么只有杀了,该如何杀呢?她似乎不怕天雷,不怕天火,一个鬼魂怎么能做到不怕这些? “鬼也会升级懂吗?鬼也是有装备武器的,在人类世界生存随随便便的事情!” 回想起溟玄冰说过,鬼也可以装备武器,难道薛美美穿了防御性的装备,那就难对付了,最起码自己还不会! “手机可化作对付鬼魂的武器,上吧!皮卡丘!” 溟玄冰欠扁的来了一句这个,温雪再次抓狂,拿出通用版手机,选择冥界,选择长剑,手机拉长,渐渐化作剑形,对着薛美美挥砍过去。

“找死!” 薛美美再次挥起长鞭对着温雪打来。

“啊啊啊~本姑娘要灭了你!” 温雪暴走,嚎叫着,不要命对薛美美冲去,好似被什么事情刺激到了! “我每天都在你睡着后出来,小血血身上真香!” 溟玄冰一句话将温雪刺激的直接暴走开来。

长鞭对长剑,温雪明显吃亏很多,身上都是被长鞭打过的痕迹,薛美美也好不到哪里去,温雪不要命打法,薛美美被刺了几剑,身形薄弱不少。

钢琴还在空中自己弹奏,薛美美受伤了,也被温雪动不动就冒出来的手段激怒,身上抓住一个学生,轻轻一捏,鲜血喷溅在众人脸上,薛美美再次如那夜吃起人肉,吃了人肉,血气再次暴涨。

“可恶!”天雷符再次打过去却是被薛美美一手握住直接捏碎,薛美美一手抓一个,又是两条人命。

血气瞬间又高了一个层次,嘴角流着血液,扭曲着身体桀桀笑着对温雪飘来。

“你妹!这是又要打我的注意!” 温雪意识到危机,转身逃跑,薛美美在后面穷追不舍,转眼下了一楼,来到大门口。

“薛美美,你疯了,我也不放过!” 温雪回头看去一眼,薛美美停下脚步,血红瞳子盯向之前受伤逃跑的莫恋。

莫恋大骂着,率先对薛美美出了手,两鬼打了起来。

温雪出了教学楼,特种兵全部都力竭喘息着,王安君更惨,倒在地上,面色惨白,昏死过去。

“他有没有事?赶紧撤!” 温雪自知无法对付,特种兵现在也不能用了,只能是撤退。

“会长正在赶来中,会长一来,她的末日就到了!” 一人有气无力说道。

“呵呵,她吃人吃鬼!不怕火不怕雷!我可不觉得所谓的会长是他的对手,赶紧先撤退!” 温雪劝说着特种兵撤退的功夫,已经错过最佳逃跑机会,薛美美已经解决莫恋跑出来。

身形比之前凝实很多,速度也快了许多,温雪飞步符甩出,一下冲出几十米,而薛美美更快,比温雪还快,直接用长鞭缠住温雪。

几个跳跃,薛美美带着温雪来到天台上。

天空灰蒙渐渐被血色取代,血色天空中雷声阵阵。

“小丫头,你自己送上来,那么就替我承受天劫吧!你是鬼胎,天劫是你的克命之物,小丫头再见!” 天劫将至,天劫无法判断谁是要渡劫者,渡劫者周围若是有人都会被判定是帮助渡劫者,天劫会成倍增长。

温雪都不明白什么情况,天劫好似锁定了她。

薛美美盘膝而坐开始进阶,天劫凶猛劈下,温雪想躲都躲不了,生生被劈了一击。

血玉红光闪烁,溟玄冰打着一把黑色雨伞出现,为温雪遮挡。

“血血不怕,有本王在!” 有了黑色雨伞遮挡,天劫找不到目标,稍稍停顿后对薛美美劈去。

薛美美千算万算,没算到温雪身上那块血玉有一位厉害的鬼。

第一击,薛美美抗过去,第二击开始,薛美美对温雪开始攻击,怎么也要拉上温雪渡天劫。

黑色雨伞伸长挡住所有攻击,伞内,溟玄冰与温雪对望,相视不语。

薛美美抗了十击,衣服破碎,她的依靠没了,她不得不去躲天劫。

就在此时,特种兵口中会长终于赶到。

一个箭步冲到薛美美面前,似乎是很兴奋战斗的样子,手中什么武器都没有,赤手空拳与薛美美打起来。

薛美美承受着天劫,还有会长攻击,很快力不从心,被会长抓住,暴力手撕薛美美。

像在玩布偶娃娃,随意摆弄,玩腻了,一张符纸贴上“炎爆!” 爆炸过,这个世界上再也薛美美爱钢琴的美女,钢琴似乎在悲鸣,依旧弹着那首忏魂曲。

会长上去,贴张炎爆符,钢琴爆裂开来。

过了许久,天劫渐渐退去,溟玄冰原地消失在温雪眼前。

“妹子,有空来开个会,资源比市面上好很多!” “好!” 温雪应下。

天空渐渐放晴,温雪惆怅,溟玄冰消失前说了一句话“本王无心,不知爱是什么感觉!本王想保护你!从第一次见面,我想你对本王来说是特殊的!” 特殊的吗?你丫,这是告白吗?为何我会那么想哭呢?不行,不能被感动了,他是鬼,我是人,我可不想上演一部新人鬼情未了。

解救剩下的同学,每个让都被吓的胆寒,走路都是颤抖的,边走边哭,显然被吓坏了!从未见过那么血腥一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