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灵异 > 血玉有鬼 > 第二章:校园传说

第二章:校园传说

我叫温雪,现在十二岁,我现在从小到现在都有一个烦恼,我的眼睛好像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几乎在是处处都有,比如吃馍馍总会发现有不干净的东西对面吃我的馒头。

做饭总是做出来没有任何味道,就是上个厕所还能遇见几个,走路有,上课有,吃饭有,他们丧心病狂的连梦中都不放过,天天有个看不清面貌又让我觉得很妖媚的男人勾引着我,气的我一顿踹,本姑娘一没钱二没身材,但本姑娘也是人好吗?你丫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鬼天天诱惑我,看着就烦的要死,就不能让我做点其他梦吗? “啊啊啊~我要疯了,求救啊!吃饭的那个,你能不能不吃了,我供不起你,你找别家行不行?客厅那个,天天跟我抢电视看,我要看明道,明道懂不懂?卫生间那个,天天转我家洗衣机,楼下都来投诉了,你们吃我的住我的,房租呢?电费水费不要钱吗?天天败我的,不给钱都给我滚蛋!” 我是真没想到这些鬼会听懂这些话,更没想到这些鬼还真的有钱,不过这钱,实在让我哭笑不得,冥币,无语望天,林正英来收了他们这些小鬼吧! 气归气,小鬼还是一样不会走,从小我就看到这些鬼跟着自己,走哪跟到哪!败他们所赐,我至今都没有一个朋友。

说来也是奇怪,从小我就是一个人,听院长是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被孤儿院收养,院长给她上来户口,取名叫温雪。

在我三岁的时候的时候,孤儿院发生大火,所有包括们都死在大火之中,唯独当时贪玩跑出去玩的我活了下来。

辗转来到第二家孤儿院,又是不到三年,孤儿院再次出现意外,地震发生,又再一次带着所有人性命,依旧只有我活了下来,到了第三家,们都说着我是个不祥的,说我是扫把星,我只待了一个月,就被人收养了。

唉~命运多舛,收养我的爸爸,常年在外做生意,几乎很少回家,没人疼没人爱,只有金钱才能稍稍抚慰一下心灵了! 爸爸平时打个钱过来,打个电话问几句,完全没提过要回来的事情,好吧,一个人就一个人吧!这样似乎对自己是最好的吧!谁让本姑娘天天见到鬼呢? 上了学校还算好点,但平时我还尽量少接触同学,避免万一那个跟自己相处好的或不好的被自己倒霉气息沾染死了! 这几年也算平安过来了,也习惯了吃饭没味道,卫生间一直转的洗衣机,客厅里永远看日漫,每天为了吃和电视明争暗斗,真的很辛苦的!对了,还忘了梦中还有一只鬼。

终于上了初中,周围都是各种攀比炫富的同学,学霸永远只会跟学霸玩,学渣也是一样,穷富在班级上有着明显跨不过的鸿沟,至于我嘛,只能抱着mp3自娱自乐。

墨菲定律说:你越是害怕的事物,就越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怕什么,来什么。

我最怕别人找上门,事情果然就发生了,一个成绩中等的同学找过来“温雪,今天有个活动,一起参加吧!平时你从不参加活动,这次可不能不来哦!” 哎呀,我最烦这种事情了,参加活动什么的最讨厌了,尤其是别人亲自跑来告诉这个消息,我都不好意思去拒绝! “哦!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放学我们一起去!” 同学见我同意,也就不打扰我听歌走了。

活动什么,还真是让我有些忐忑不安。

放学来临,五男六女,有五位都是学习顶尖的存在,我几乎都知道他们的名字。

郑晓明:是全班公选出来的班长。

柳美:英语课代表。

张娇娇:语文课代表。

林寒:初中部排行前十名。

刘浩然:数学课代表。

校园有座废弃教学楼,此行目的地就是这座废弃教学楼,也不知他们哪里拿到的钥匙,打开了门。

一行人来到一楼,打开房间只有一架三角钢琴摆在角落,课桌都摆着十分整齐,就是灰尘太多。

一人拿出纸来擦干净几张桌子,所有人围在一起。

郑晓明开始说起关于这间教室的事情。

“听说,这间音乐教室是曾经一位美女经常上课的地方,她十分喜欢在这里弹钢琴!爱极了这架钢琴!” 郑晓明拉动着所有人的情绪,忽高忽低再一下顿住不说,让所有人紧张起来。

突然情绪高涨起来“那一天,向来脾气好的美女伤痕累累出现在班级,披头散发,脸色惨白,嘴角恻恻笑着,对着学生就打,打了之后就一直弹琴弹琴,疯狂的弹琴弹琴,你们猜最后怎么了?” 郑晓明故作神秘调动着所有人的情绪。

“撞死在钢琴上了!” 我冷漠打破气氛,周围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女鬼! “是的,听说美女弹魔障了,其他来扯的时候,怎么也拉不走,按理说,撞钢琴键盘根本不会撞死人,可偏偏美女就撞死了!” 郑晓明继续调气氛,越说越气氛凝重。

“之后这架钢琴每晚都会弹着忏魂曲,值班打开音乐教室门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人,后来校方将钢琴砸烂丢掉,可是就在这天晚上,砸烂的钢琴还是出现了,依旧在这里弹琴忏魂曲!之后出现不少学生莫名其妙不受控来弹琴,弹完就像之前的磕死在钢琴上!最后校方不得不封印教学楼!禁止所有学生入内!” 郑晓明终于讲完了故事,所有人心颤不已,望着教室,感觉寒又诡异。

“哎哎哎,太可怕,我们走吧!感觉真的有些不太舒服!” 有人提议要走。

“走什么走?我们今天就是来验证传说是真是假的!都不许走!” 刘浩然一副根本不怕的样子,厉喝着,不让所有人走。

我站起身体,转身对门外跑去,还没到门口,教室门轰隆一声猛然关上。

“啊~鬼!鬼!鬼!” 某女尖叫声划过天际,众人纷纷回头看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