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游戏 > 苏醒的神明 > 6

6

杰娜和马克一直向着墓地的深处走去,祭祀毕竟是一件挺让人忌讳的事情,更何况小镇中还有不少对吸血鬼们俯首帖耳的胆小鬼,若是让他们看到了这一切,说不定会向吸血鬼们去报告,到时候惹来数不尽的麻烦,所以尽管走在墓地中,让杰娜很是有些慌张,但她依旧选择更深处来举行祭祀。

等杰娜和马克到达约定的地点时,布尔已经提前一段时间到了,此时的他正坐在一座墓碑前,身边放着一个篮子,里面有一刀黄纸,还有一些不知从哪里采摘来的献花,杰娜皱着眉头说道:“布尔,快起来。

” “恩。

”布尔从墓碑上站了起来,见杰娜的神色不渝,布尔说道:“我只是站的有些累了,这里又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坐,所以,你别介意。

” 其实布尔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愧疚的心思,这里的墓碑,大多都已经是几千年前的老人家埋骨之所了,如果跟自己有血缘关系,那也是祖祖祖祖祖祖父母了,看看周围的墓碑,许多都已经残破不堪,甚至只剩下半个边的也多得是,时间太过久远,即便是用金刚石搭建的墓碑,此时也已经在风吹日晒下磨损严重了,至于里面的骸骨,鬼知道还在不在呢。

不过杰娜似乎很在乎这一点,布尔倒也无所谓这一些,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一件庄严的事情,不应该为了那么一点小事而产生矛盾,这个小镇里能够交到知心朋友已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何必因为一件小事,而恶心了朋友呢。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布尔开口说道,一旁的马克高兴的拍了拍手,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和布尔哥哥到底要做什么呢,只是看着他们拿着小刀,将a4纸大小的黄纸裁成一张张很小的纸片,然后在地上又挖了一个小坑,把纸片放在里面燃烧,对于这样的仪式,马克奇怪的问道:“姐姐,我们这是在做什么?” “在思念一个故人?”杰娜轻声的说道,她跟那个姓张的人并不熟,所以此刻情绪还算稳定,而一旁的布尔已经潸然泪下,显然在他的心中,那位张先生,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对于别人的隐私,杰娜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把纸放进火坑里。

“他死了吗?”马克接着问道,他能够从杰娜的话语中感觉到悲伤的气氛,马克虽然还是一个小,但他在感情上有着超然的天赋,杰娜看着他,说道:“不知道,或许还活着吧,不过应该活不长了。

” “他为什么要死呢?是生病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马克奇怪的问道,人有没有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又怎么确定他必定会死呢?好奇怪,而且他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张先生,小镇里也没有姓张的人,这个人到底是谁。

在马克的认知世界里,小镇便是这个世界的一切,他的生活,他的梦想全部在这个不足二十平方公里的地方和这六百个人,现在杰娜和布尔却为了一个其他人在悲伤和哭泣,他有些不太明白。

杰娜想要解释,可她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事到临头,她才发现,这个事实到底有多么的残酷,而马克却太单纯了,她终究还是不愿意毁掉自己弟弟那美好的精神世界。

“因为他要被送进屠宰场,沦为豺狼人的食物。

”布尔冷酷的说道,此时的他虽然流着泪,表情悲伤,但是养殖场更衣室中,那副绝望的表情此刻已然消失无踪,杰娜看着他尤带着泪痕的脸庞,上面写满了坚毅,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口气,这幅神情,他曾经在自己的父母脸上看到过,曾经在布尔的父母脸上看到过,曾经在那被屠杀的小镇居民脸上看到过。

这是反抗者的脸色。

“屠宰场?”马克的声音有些哆嗦,这个词语让他立刻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但是好奇心驱使着他继续发问,而布尔则没有丝毫保留,将整个养殖场,将那被豢养的人类同胞,一口气全部说给了马克听,而一旁的杰娜,没有阻止。

“不,这不是真的,姐姐,布尔哥哥说的是真的吗?我们还有三万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同牲畜一般被屠宰,而我们的祖先背叛了他们,这是真的吗?”马克的双眼之中带着惊恐,这一切的真相都让他惊呆了。

杰娜在一旁苦涩的点着头,真相就是如此直接而又让人无法接受,杰娜想起当年的自己,刚刚进入养殖场工作的时候,整晚整晚的做着噩梦,那是一段十分难熬的日子,挣扎、痛恨、憎恶、反抗,最后全部化为无奈和麻木,看着眼前不敢置信的马克,杰娜心里也是一阵绞痛,在这个世道下,便是连的单纯都要剥夺到一无所有么。

看到自己最信任的姐姐也点头,马克颓然的坐倒在了地上,在他的心中,世界是无比美好的,而现在,漂亮的广告牌被撕去,露出了里面已经锈迹斑斑的铁板,马克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他的潜意识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自己不应该去相信这一切,但是他的理智则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马克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什么也说不出,问问怎么办?显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然人类早就已经挣脱了奴役,要问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自己今年就十六岁了,也要参加工作,提前告诉自己,也好有个心理准备,至于其他的问题,此时的马克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一旁的布尔则说道:“马克,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人类是吸血鬼和豺狼人的粮食这一事实,但我希望你能尽快接受,我们的父母全部死在吸血鬼的手中,这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

” “好了,布尔,现在暂时别说这个了,你今天已经说得够多的了。

”杰娜赶紧阻止了布尔继续说下去,现在的布尔像极了当年那些斗士们,而杰娜则是怕了,当年那一场反抗,规模不可谓不大,可最后的结果呢,吸血鬼一个都没有死,便把上万名人类全部杀死,然后让豺狼人将他们的尸骨全部吃掉,最后活下来的人想要埋葬他们,就只剩下了一些残肢遗骸。

那是杰娜永生难忘的一段记忆,也让她从此以后对于吸血鬼们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心思,那是远远超出人类的强大力量,而现在的布尔,让杰娜感到害怕,反抗意味着死亡,若是布尔想要去死,绝对不能带上马克。

此时的马克有些呆呆的,他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死在吸血鬼的手中,也知道人类是吸血鬼的奴仆,但是吃人这种事情,他是真的没有想过,他以为的奴仆,就是人类帮吸血鬼们做事而已,吸血鬼是老板,而他们则是工人,但事实却是他们只是吸血鬼们的商品而已。

马克的内心矛盾极了,与杰娜的懦弱和布尔的坚毅相比,马克此时的心情无疑是最为复杂的,三观的破碎让他大脑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想要祈祷有一个人能够来救救他,但是人类的神明早已经不存在了,他想要祈祷,但嘴边却没有任何一个神的名字可以说出来。

马克的嘴唇哆嗦着,突然,他的灵魂深处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涌了上来,那是来自土地深处的力量,这股力量从膝盖涌上马克的大脑,他一直在祈祷着,祈祷着,那不知名的神的名字! “耶和华。

” 马克说道,杰娜和布尔则都是一脸的迷惑,布尔说道:“耶和华?是谁啊?” “不知道啊,马克,这是你新认识的朋友么?”但是根据杰娜的记忆,他们小镇最近新出生的里,可没有一个是叫耶和华的啊?而就在此时,马克的祈祷还在继续。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您的名为圣 愿您的国降临 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犹如行在天上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阿门“ 杰娜和布尔刚刚开始听的时候还很是疑惑,但等听到后来双眼之中却满是惊骇,他们虽然没有听过祈祷文,但是具体的形式还是知道的,此时的他们若是还不了解马克是在念着什么东西,他们就真的是蠢货。

“马克,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

“杰娜疑惑的问道,但此时的马克却没有回答他,他已经全身心的沉入在祈祷中,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杰娜想要去触碰马克,却被布尔给阻拦住了。

“你干什么?“杰娜狠狠的瞪了一眼布尔,甩开手就准备去拉马克,这是他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马克若是出现了意外,自己也不想活了,布尔死死的拉着杰娜的手,赶紧说道:”这祈祷文你会吗?我们小镇有人会吗?而现在马克却能念得出来,你觉得这是一件寻常的事么?“ “杰娜,看看周围,你看看周围的墓碑!“布尔焦急的说道,杰娜侧眼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四周所有的墓碑上,那十字架都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那光芒如同萤火虫一样,非常弱小,但却把杰娜三人所在的地方照的特别明亮,而再远处,光芒就更加暗淡,直到彻底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突发的状况让杰娜很是有些无措,她能感觉到眼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具体发生了什么,她根本无法得知,一旁的布尔却像是中了邪一样,大声的尖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是神迹,这是我们的神明!“ “布尔,你在说些什么,神明,我们哪里有什么神明!“杰娜的心底一颤,下意识的否定了布尔,布尔却还接着说道:”那么杰娜,你来告诉我这是什么?看看周围这些墓碑发出来的光,他们是人能够做到的么?除了神明之外,还有谁能够做到?“ 布尔的话,杰娜没法反驳,同时随着马克的祈祷,杰娜的心中也渐渐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有些难以自持,他看着布尔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们跟着马克一起祈祷!“布尔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他走到马克的身边跪下,然后跟着马克一字一句的念着那祈祷文,刚开始的时候布尔还特别的激动,但随之心情却平复下来,渐渐进入到跟马克一样的状态,杰娜见此,也走到了两人的身边跪下,开始念诵祈祷文。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您的名为圣 愿您的国降临 愿您的旨意行在地上,犹如行在天上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阿门“…… 三个人的声音非常微小,周围的光芒也很是暗淡,小镇上的人丝毫不知道墓地的深处到底发生了了什么,马克是最先停下来的那一个,当他停下的时候,三人已经不知不觉念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此时周围的墓碑上,那闪烁着暗淡光芒的十字架已然熄灭了光彩,随着马克的停止,杰娜和布尔也停了下来,他们看着周围,一切已然恢复了原样。

“什么都没发生吗?“布尔失望的说道,他的神情有些颓废,一旁的杰娜也有些失望,刚才念诵祈祷文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涌出了一股平静的力量,那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感觉,这让她也感受到了不平凡的东西正在显现,可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

他想要站起来,去问问马克这篇祈祷文是从哪里找到的,可就在此刻,一个巨大的火球突然出现在杰娜三人距离不远的一颗老树上,火焰熊熊的燃烧着,枯树枝却没有被燃烧的痕迹,此时,一道声音在三人的内心深处响起。

“奉我的名,近前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