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游戏 > 苏醒的神明 > 5

5

堪培拉人类聚居小镇,这里深处广袤大陆的腹地,在小镇的南部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森林,上面吊着人类,鸡人,还有其他种族的尸骨,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白茫茫的骨头山,有的时候人们会走到这里,捡走一些骨头,拿回自己家里用来打造成一些饰品戴在身上,其中尤以狻猊的骨头最为让人喜爱,那是一种泛着黑红色金属光泽的骨头,在夜晚则会发出暗红色的光芒。

据说狻猊的骨头中寄托着狻猊临死之前所有的恨意,而狻猊在人类的故事中,有辟邪的作用,往往这些带有恨意的狻猊骨头会让携带者免受一些古怪事务的骚扰,这听起来好像挺迷信的,但堪培拉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疑,杰娜的脖子上就带着一截狻猊的指骨,垂挂在胸前,或许是打磨的好,骨头并没有发出让人冷冽的光彩,而是如同一块玉石一般温润。

这座人类小镇,是整个堪培拉唯一的一座人类小镇,人口六百多人,规模并不大,地方也非常的偏僻,整个小镇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养殖场,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余的道路了,小镇的科技水平大约在现代十七世纪左右,没有电,也没有蒸汽机,大多数的劳动都是通过人力或者畜力来进行,十分的原始。

小镇的绝大多数建筑物都是由茅草和石头搭建出来而来,虽然材料非常简单,但只要有东西,人类总是能够创造出一些奇迹,就比如小镇里的这些房子,单纯依靠石头和茅草,他们便利用自己灵巧的双手搭出了结实的房子,外观看上去有点像是蘑菇屋,屋顶有一个烟囱,搭建房屋的石头都经过处理,类似于砖头一块块累积搭建起来,小镇中的道路是泥路,下雨天的时候非常难走,但杰娜等人早就习惯了。

从养殖场下班出来,便一路搭乘着养殖场安排的马车回到小镇,这里所有对外的车辆全部由豺狼人所掌握,以避免人类驾驶马车自行离开,至于在豺狼人的眼皮底下妄图反抗,或者逃跑,这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这些豺狼人平均身高在两米左右,全身上下全部都是肌肉,嘴巴的咬合力面对一头野猪都能轻松的啃断他的脊椎。

而这个时代的人类因为营养缺失的原因,男性只有一米六左右,而女性则更是只有一米五左右,像布尔这样身高达到一米八的简直就是人类之中的怪胎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被长老看重,成为了进入学院的人类,靠的就是这在人类之中无可比拟的身高优势。

除此之外,豺狼人的鼻子与狗头人相差无几,任何人只要逃跑,凭借着自己的鼻子,豺狼人很快就能找到他们,在这些豺狼人面前,人类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几千年的时间,人类在被屠杀的过程中,也学会了应该如何才行在这个危险的世界生活下去,一路无话,回到堪培拉人类小镇,众人脸上的神情大多是麻木。

当然也有一路说说笑笑的人,这些人大多都已经自我催眠到把养殖场的人算作是另外一个物种了,而对于这些人,杰娜是敬而远之的,因为这些人现在看上去跟寻常人没什么两样,可指不定哪天突然醒悟之后,就会被巨大的罪恶感直接逼到发疯,杰娜就看过好几起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的人,只是在求死而已。

直视谎言,即便那真相非常残忍,但总好过躲避,因为现实总有一天会找到你,而等到那时候,人就会像是被拉伸到极致的弹簧一样,再也缩不回去了。

杰娜下了马车,遇到相熟的人便打了一个招呼,随即便匆匆回了家,杰娜的家在小镇的中心偏东北的地方,这一栋两层楼高的房子,上面是杰娜和弟弟马克一起住的地方,下面则养着两条狗和十几只鸡,这些狗和鸡都是没有高级智慧的生物,与狗头人和鸡人有着本质的差别,被人类豢养用来维持自身的营养。

此时马克正拿着麦壳喂鸡,小托德和小乔尔(两只狗的名字)则是围着马克转,见到杰娜回来,小托德立刻向着杰娜的方向跑了过来,跑到杰娜裤管旁边蹭了蹭,然后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女主人,双眼之中带着依赖,杰娜摸了摸小托德的头,然后对此时望向自己的马克说道:“我回来了。

” “欢迎回家。

”马克笑着说道,相比起参与工作的杰娜来说,马克要单纯许多,他还没有亲手从自己的同胞血管中抽出过血,他也没有亲眼见识过一个活生生的人从此再也看不见的恐慌,除了没有父母,他跟正常的没有什么两样,单纯,善良,略微有些调皮,但又很懂事。

杰娜笑着走到马克的身边,摸摸他的脑袋,马克的头发有些长,看来得找个时间带他去劳尔那里剪个头发了,杰娜在心里想到,马克最讨厌的事情便是剪头发,看来自己得找一个好理由,杰娜一边想着一边往屋子里走,准备去洗一个澡,虽然身上换了一套服装,但杰娜总觉得这套衣服上沾染了养殖场的血腥味儿,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她得在吃饭之前再换一套衣服,以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与自己的弟弟共进午餐。

走上楼梯,进入二层,映入眼帘的便是厨房,不,与其说是厨房,倒不如说是一个火坑,坑洞大概有三十厘米左右的深度,此时里面正放着柴火燃烧着,在火坑的上面则悬挂着一只大锅,里面此时正煮着土豆浓汤,这是他们今天的晚餐,在火坑的正上方,则是烟囱的出口,所有的烟都会从烟囱飞到外面去。

在火坑的周围,则是整洁的木质地板,一直延伸到里面的房间,这个火坑,即是他们的厨房,也是他们的会客室,大厅,算是多功能房间了,杰娜绕过火坑,走到里面的房间,其中两间各自是杰娜和马克的房间,而还有一间则是洗澡的地方。

不过虽然是洗澡的地方,可里面的设备却非常的简陋,只有一个木制的水桶,此时里面已经被马克放满了温度适中的热水,旁边则是洗澡用的毛巾和皂角,非常的简单,但对于杰娜来说,这是一天中仅次于吃饭的快乐时光,当整个身体蜷缩在木桶中,被热水泡的暖洋洋的时候,杰娜可以忘记掉一切的烦恼,全身心的投入在虚无的世界中。

但这仅仅只是片刻而已,水很快就开始凉了,再美好的时光也终将有结束的那一刻,从木桶里出来,擦干自己的身体,换了一件舒适的丝麻衣服,把湿漉漉的头发用皮筋打了一个结便向着屋子外头走去,此时马克也已经上了二楼,正在拿着铁勺,搅拌着那一锅土豆炖汤。

“姐,我们可以吃了。

“马克拿着碗筷放好,先给杰娜盛了一碗,然后再给自己盛了一碗,杰娜拿了一个垫子直接坐在上面,在锅子旁边则是一个小篮子,里面放着几根面包棍,杰娜掰下一块,拿起碗沾了沾土豆炖汤便塞进嘴里,土豆炖汤的味道十分不错,两个人也不说话,等吃完眼前的食物,杰娜才开口说道: “我等会儿要去你布尔哥哥家一趟,你自己早点睡知道吗?明天还得去上学呢。

“ “布尔哥哥?姐,你跟他?“马克双眼之中带着狭促的笑意,杰娜愣了愣,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弟弟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随手拿起手边的毛巾便扔在了马克的脸上,说道:”小鬼,想的真多,我跟他真的有事。

“ 见姐姐一脸的认真严肃,马克便也不再开玩笑,但他还是十分好奇两个人到底要干什么,他走到杰娜的身边坐下,带着些试探的口吻问道:“姐,那我能去吗?“ 不行,杰娜几乎是下意识便想把这两个字说出来,对于马克,杰娜保护的非常好,就是为了让他尽量晚一点接触那些残酷的现实,自己这一次去是为了和布尔祭奠那位张先生的,若是让马克知道了其中的缘由,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杰娜最后还是没有把这两个字说出来,因为在这一刻,她犹豫了。

马克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再过两年不到的时间,他就将跟自己一样,进入养殖场工作,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马克会接受得了这么残酷的现实吗?杰娜很是怀疑,他看过太多人在第一天工作的时候就疯掉的,还有许多性情大变的,而眼下,通过自己和布尔的描述,可以让马克慢慢了解一些养殖场的工作,也好给马克一个心理准备。

这样一来,虽然是让马克提前长大,这让杰娜很是不舍,但为了马克的未来着想,杰娜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那你跟我一起去吧,晚上八点出发,你要不要现在先去准备一下。

“ “不用,我洗完碗就出发。

“马克高兴的跳了起来,跟姐姐一起去见布尔哥哥,这让马克很有一种探索到秘密的兴奋感,这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儿来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姐弟两个人稍微整理了一番,便离开了家门。

临走之前,杰娜突然记起东方的古老传统是给逝去的人烧一些黄纸,以此来寄托哀思,他们家当然也有黄纸,只不过是用来上厕所用的,她从厕所里拿了一刀,心里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那上厕所的纸烧给张先生,怎么看也有点变扭,但还好,这个时代的人类也没有功夫去讲究这些东西,能有纸就不错了。

姐弟两个人出门便向着小镇的北方走去,那里是荒无人烟的滩涂地,也是小镇的墓地所在,埋葬着数千年来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墓地非常的大,光是墓碑便又数十万座,甚至你根本无法去判断他的数量,从一个山隘到另一个山隘,全部都是十字架高高耸立,夜晚来到这里,顿时会感到全身都凉飕飕的,杰娜不由在心里责怪起布尔来,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地方,简直瘆的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