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游戏 > 苏醒的神明 > 4

4

“杰娜….”布尔语带啜泣抬起头说道,双眼之中满是血丝,看上去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的模样,一张小脸十分的苍白,原本就枯黄的头发此时更像是残枝败叶一般,光是布尔的手中就有好几根,杰娜看着他的模样,心里不由疼了起来,布尔虽然比自己的弟弟大两岁,但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长的很小,看上去跟十五六岁没有什么差别,这激发了杰娜潜藏的母爱。

他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着布尔的脑袋,看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问道:”我们的小布尔,你这是怎么了?“ 布尔看着杰娜,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张哥哥今天没有来。

“话还没说完,布尔的双眼便再一次留下了泪珠,他口中的张哥哥,是一个有着东方长相的男人,黄皮肤,黑头发,杰娜也曾经跟他见过几面,平日里是一个十分乐观的小伙子,虽然被当做牲畜一样豢养着,但他自己却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牲畜,甚至在这暗无天日的养殖场里,还自创了一套文字系统,用来书写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情。

这在养殖场是严格禁止的事情,在这里,任何人都不能在吸血鬼不允许的情况下传播知识,即便是自己创造文字也不行,但张哥哥非常的聪明,他通过自己的小办法,隐蔽在人群中传播着自己的文字,其中有身边的故事,也有一些诗歌,杰娜曾经看过他写的诗,那诗并不复杂,总共只有三句话,用他们自己的语言翻译出来,大意是。

“老人说,天空是蓝色的,上面有白色的云。

老人说,海洋是蓝色的,下面有黑色的水。

我真想亲眼看看,天空的蓝与海洋的蓝,到底有什么不同?“ 这就是那位张哥哥曾经写下的诗,非常简单易懂,甚至都算不上诗,但是许多人看到这首诗的时候,却情不自禁的哭了,杰娜也是其中之一,天空的蓝色,和海洋的蓝色,对于杰娜等人来说,还能够看到,但对于养殖场的人们来说,他们一辈子都住在养殖场,天空被黑色的穹顶所遮盖,大海则在遥远的万里之外,这首诗篇最后提出的问题,他们永远也无法自己找到答案了。

这是一个神奇的人,他的名字在养殖场中小心翼翼的传扬着,许多人都喜欢他,即便是那些恐惧吸血鬼的顺从者们,也会不经意间照顾起这位张姓男子,但是今天,是他28岁的生日,这对于一个养殖场的人来说,便意味着死亡。

布尔的话让杰娜陷入沉默,来到养殖场工作,看着这些同胞不停的消失,更新换代,就像是牲畜一样被养大,然后屠宰,这几乎是每一个场外人类都要经历的事情,曾经的杰娜也伤心欲绝,甚至出现过短暂的心理问题,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就算是现在,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突然消失在眼前,她也会非常难过,只不过常年的工作,让她压下了自己心头澎湃的热血而已,但对于布尔来说,这一切都太残酷了。

杰娜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陪伴在布尔的身边,聆听着他的哭声,用手轻轻的拍打着的肩膀,布尔在杰娜的安慰下逐渐平静下来,屋子里只剩下布尔的喘息声和杰娜的拍打声,过了良久,布尔轻声说道:“杰娜,我们在那些吸血鬼的眼里到底是什么?” “布尔!他们是血族!”布尔的声音虽轻,却差点把杰娜给吓死,吸血鬼这个称呼,是人类私底下对血族的称呼,是一种蔑称,吸血鬼本人是非常讨厌这个称呼的,他们更加喜欢称呼自己为血族,是血的族裔,这里可是养殖场,虽然没有吸血鬼存在,但是鸡人可是吸血鬼的佣仆,若是被告密,自己和布尔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血族?呵,在他们的眼里,我们只是食物而已,人类,呼,人类只不过是食物而已。

”布尔摇着头,眼神之中满是绝望,他从小便被教育,人类必须无条件服从吸血鬼的命令,甚至是献出生命,也应该毫不犹豫,但是随着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布尔心中对于这一切慢慢的就开始产生了许多疑问。

直到五年前的那场大屠杀,布尔的父母和杰娜的父母一样,作为暴乱的参与者而被处决,从此之后,那些陈规教条便被布尔遗弃在了脑后,他开始不停的搜集有关人类的一切讯息,而知道的越多,对于眼下人类的处境便越是失望,而他口中的张哥哥,则是那失望之中唯一的绝望。

他就像那些古老书本中刻画的贤者、圣者一样,聪明、勇敢,并且善于思考,自己创造文字的同时,还学会了用隐蔽的方法去传播这种文字,这是只有古代的大贤者们才能做到的事情,在记载中,那些大贤者们总是待在思想的巨塔之中,思考着有关于人类和世界的未来,万物的起源,他们是智慧的代表,在布尔的眼中,张哥哥便是这样一个人。

而如今,希望的火种破灭,这对于布尔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听到布尔的这番话,杰娜也有些无法冷静了,刚才她一直在强压着自己心中的痛苦,但看着眼前的布尔,那双略微还带着童真的双眼,此时满是仇恨的样子,杰娜被感染了,她压抑着自己的怒火,用嘶哑的嗓子说道:“别忘了五年前的一切,布尔,我们现在没有力量对抗那些可恶的吸血鬼,我们只能忍耐!” “忍耐,要忍到什么时候?忍到我们这些想要反抗的人也逐渐屈服于吸血鬼的时候么?”布尔反驳道,在他的眼前,人类的未来是一片黑暗,忍耐只会让这黑暗之中的光点越来越少,到那时,或许也不用忍耐了,因为人类已经彻底被驯服了。

听到布尔的这番话,饶是杰娜这样性格坚毅的女性,也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是啊,忍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她看着布尔,很是悲伤的说道:“忍耐到神明来拯救我们的时候吧。

”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人类被奴役几近万年,若是真的有神明,人类何苦在这痛苦的泥沼中深陷如此之久的时间呢,杰娜这么说,也是为了不让自己绝望的欺骗谎言罢了,骗的只是那颗不能再受伤的,自己的心而已。

“神明….”布尔笑着说道,语气中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笑意,若不是他还记得这里是更衣室,是养殖场的内部,或许他会大笑出来也不一定,一旁的杰娜看着他,说道:“布尔,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活下去,这是最关键的,若是我们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那还谈什么复兴人类,摆脱奴役?布尔,我们一定要活下去,不然连神明这个笑话,我们都不如? 如果真的有神明,当他发现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类都已经习惯了奴役,那么即便有神明,我们也彻底完蛋了,布尔,你知道吗?“杰娜的这番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布尔听的,但她却知道,自从上次暴乱以后,像他们这样的场外人类,即所谓自由人,许多都因为再也看不到希望而自杀了,杰娜不希望布尔成为下一个。

布尔是这一代自由人中,最聪明的一个,今年才刚刚十八岁,便获得了堪培拉战争学院的入学通知书,那里是整个堪培拉行省所有物种的骑士就读学院,专门负责培养超高战斗力的士兵为主,只要是在这片土地上的物种,就都能够享有报名的机会。

而作为对他们这些自由人恭顺的奖励,吸血鬼们每年都会有一个名额给人类,让他们自行选择一个人前往战争学院就读,这是吸血鬼们对人类的施恩,当然,按照人类在堪培拉的比例,其实他们可以有六个名额,而吸血鬼却只给了一个,剩下的五个则是给了吸血鬼们自己,而今年,这个名额落在了布尔的头上。

毫无疑问,布尔是这一代人类的希望,杰娜作为人类的一份子,绝对不希望他出任何的事情,她看着布尔,轻声的说出了一句古书上的箴言. “神救自救者。

“ “神救自救者….”布尔念道,这让他已然绝望的双眸中重新出现了一丝丝的希望,杰娜心头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如今的布尔状态依旧不好,但总算看上去不像是会再做傻事的人了,等过了良久,布尔说道:“杰娜姐姐,我今天晚上想要给张哥哥烧一些纸钱,听说那是东方人的传统,你能陪陪我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