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我在唐朝有个家 > 第九十三章:脉若游丝

第九十三章:脉若游丝

梦老爷是气傲之人,可梦家二女儿却不是省油的灯。

这几日她颇受冷落,不光受到的是家庭的冷落,就连外人,也是对她背后指指点点。

毕竟他的姐姐嫁的这么好,而她作为适龄出嫁的姑娘,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夫君人选。

媒婆上门提亲的倒不少,但是秋霜的性格心高气傲,孤僻中带着几分狠毒。

气傲这一点倒是很随梦老爷,但她却心术不是很正,本来秋霜十分为自己姐姐打抱不平,当年只有十二岁的秋霜亲眼目睹了初夏被周家带走的一幕。

这件事情在她的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影,到现在她都走不出这影。

本来以为报仇的机会来了,却没想到周青诡计如此多端,不但没有报成了仇,反而还让他得到了梦府老小的心。

这让秋霜怎么能忍受得了呢?在她的心里,或许只有报了这个仇才能彻底走出心中的霾。

秋霜不服,她要找机会复仇,不能就这么算了。

暗地里,秋霜的眼神儿变得十分的邪恶,可谁都没有发现这邪恶的眼神儿在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些邻居越是夸赞周青和初夏,她就越恨不得将他们这些人全都灭了。

若是眼神儿能杀人,这里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一路敲锣打鼓的来到了周家庄,这里的人都见过世面,并没有像牛家庄的人一样,围在一起看着热闹。

本来周青就是山西首富的三儿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就是十六人抬的大轿吗?前几日已经见过了,人们也就没有那么稀罕了。

下了轿子,周青一路小跑进了周府,直奔老爷子的屋子去了。

推开门,老爷子躺在床上,虚弱的看着周青。

那干裂的嘴唇,苍白的脸色,说明了周老爷确实是生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

“爹,不孝子周青回来了。

”周青喊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周老爷的床前,周老爷想坐起来将周青拉起,却没有丝毫力气,只好挥着手,用虚弱的声音喊着快快起来。

周青站起身,向一旁的周母询问了周老爷的情况。

原来周老爷前日晚上在书房整理账务一宿没睡,早上起来或许是着凉便发起了烧,看了大夫吃了汤药仍就没有好转,而且越发重了起来。

后又请了镇上的名医,吃了药却都不见好。

周老爷自以为大限将至,慌忙中让牛二去梦府传话,让周青赶紧回来打理家务。

这牛二是如此精明的人,自然猜到周老爷召回周青的意思,便急匆匆来到梦府。

谁知周青前脚儿刚走,牛二后脚儿便来了,两人差阳错的没有碰上面。

无奈,牛二只好在府上等了半日。

看到周青迟迟不归,牛二便向梦老爷点明周家的情况。

梦老爷临危不惧,不但没有让人去找回周青,反而让牛二先行回去。

牛二说了,周老爷得了风寒,虽药石无效,却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性命之忧。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着急,等周青回到梦府再做打算也不迟。

听到周母这么说,周青明白了周老爷病症所在。

他走上前,将手指放在了周老爷的脉结上,不禁一惊。

此脉象虚弱游丝,似有似无,周青瞬间有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按照脉象所言,此脉证皆是大限已至的脉象。

周青有些不信,心想着,即便就是着了凉,受了风寒,也不至于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吧? 可是自己的医术有限,只好骑上快马,向孙老伯那里奔了去。

只有孙老伯这样的神医,或许还能有什么好的方法来医治。

可就是这么不巧,来到孙老伯住的地方,只见大门紧闭,门边的墙洞里放着一块儿布。

周青掏出那块儿布,打开后看到了两行小字:“贫道云游四海,三年后归来。

” 看到这两行小字,周青是彻底傻眼了,只见他腿一软,便瘫坐在地上,心想着难道天意如此。

不,人定胜天,周青不信命。

骑着快马,一溜烟儿的又跑向了牛家庄。

拉着药铺掌柜二话不说便来到周府。

这药铺掌柜先前说过,行医数十年,自有一套不同于寻常的医术。

可他诊断之后,仍就摇了摇头,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大夫一致认为,周老爷大限已至,这脉相说明了一切。

听到这些,周青是彻底的绝望了,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是觉得很乱,很乱。

唐朝的条件,若被大夫诊断成无药可治,那就真的无药可治了。

可是周青不信,他不相信区区风寒就无药可医。

忽然,他想到了长安。

对,没错,长安肯定会有名医,实在不行就去找四皇子李泰,让他找宫里的御医来给周老爷医治。

反正不管想什么办法,周青就是要让他活下去,这是任何人任何事都难以动摇的决心。

想到这里,周青交代周管家准备马车,挑选两个得力的车夫跟随,他们要去长安,今天就出发。

周管家听到周青这么说,先是一怔,便有些为难起来。

原来大娘有交代,周老爷病重,没有她的允许,不能让任何人带他出去。

看样子大娘早就猜到,周青会将周老爷带出去医治。

可她算盘儿打错了,正房怎么样,正房就能眼睁睁看着老爷子死去而无动于衷吗? 周青再次命令着,可周管家毕竟是家里的长辈,虽说周青是一片好心,可是族里岂容他胡闹。

大娘得知消息后,召集了族里有威望的长辈,看热闹的族人也跟了过来,浩浩荡荡的聚集在周家祠堂。

这是要挑衅周青的底线,周青也不是吃素的,他让牛二拿着四皇子给他的金牌去县衙搬来了知县,又请来了镇上威望比较高的管事儿的。

这阵仗,也是少见,一块儿金牌在此,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之所以请来知县和镇上最具威望的管事儿人,那周青完全是要先礼后兵。

管事儿的说不通,只好让知县下达命令,可是这周家根基厚重,知县不敢过于得罪,看在皇子金牌的份儿上,只好两头不得罪,左右迎合。

这可真是气人,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周老爷因为风寒这点儿小病离去。

周青不甘心,可清官难断家务事,知县左右迎合一番后,便找了事由借故离去。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