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我在唐朝有个家 > 第九十一章:践行

第九十一章:践行

回到梦府,天已经黑了,今天走了将近一整天,可把周青和初夏俩人累坏了。

来到房间,俩人脱下蓑衣和斗笠,换了身衣服,还有一双干净的鞋。

周青直接四脚朝天的躺在了床上,累得一动也不想动,初夏坐在了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水静静的喝着。

“夫君,妾身总以为往昔的生活已经过得够贫寒了,没想到菊花姐姐的日子过得更加不尽人意,她一个女家真够坚强的,独自住在那种地方。

”初夏喝着茶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周青哪里不懂这些,他早已经十分感慨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还记得杜甫那首诗,秋风为茅屋所破歌里的一句话:“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这首歌表达着诗人极高的忧国忧民思想境界,周青也有,虽然现在是所谓的贞观之治,对外嚷着大唐人民富足安乐。

却不知,诸多贫苦人家还游荡在吃不饱穿不暖的边际线上。

想要改变这一切,富可敌国算什么,富可敌国也只不过是一人富裕而已。

就算比国家的钱要多,又能怎么样,能改变千万人民的生活状况吗? 答案是不能的,还记得徐启斌讲过,要想富先修路,修完路后多种树。

还记得邓爷爷说过,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大家一起发家致富。

这些话不是没有道理,待他朝一日大权掌在手,周青一定要按照邓爷爷的指示,重新开辟一场大唐盛世。

想到这些,一股不知名的权力欲望在周青心中发了芽。

想着,忽然间听到有人敲门,是冬儿和王平的孙子,俩人一起来叫周青和初夏去前厅吃饭。

没办法,再累也得填饱肚子啊,晚上时光这么长,不吃饱怎么睡得着呢?周青下床穿上鞋,拉着初夏有一步没一步的打着伞向前厅走去,这雨足足下了一整天,还在没完没了的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刚进屋,梦老爷就笑着招呼着大家过来吃饭。

今晚的伙食还算不错,竟然有鸡鸭在桌上。

这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排场?难倒是梦老爷过生日,还是梦夫人过生日?遭了,也没有提前问问到底是谁过生日,礼物都没买,周青不安的想着。

按说杀鸡宰鸭那肯定是有重大节日或重大事情的,因为平日里像梦府这种人家是很少食用鸡鸭的。

“来来来,子青,快快坐下。

”梦老爷招呼着周青,满脸都是笑容。

不是吧,今天入座的位置竟然还挨着梦老爷,不应该呀! 伴随着疑惑,周青坐了下来。

“岳父,今天是什么日子,是您老过生辰吗?小婿不知道,也没有准备生辰礼物。

”周青有些茫然的说道,毕竟不知之不为过,省得被人挑了毛病。

初夏坐在旁边,碰了一下周青,小声说道:“夫君,今日不是爹爹生辰。

” “难道是岳母?”周青小声的问着初夏。

初夏摇摇头,小声说了句,今日谁也不是谁的生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周青不解的看着梦老爷。

梦老爷看到周青疑惑的样子,便笑着说道:“贤婿啊,不要猜了,这顿饭菜其实是为你和初夏践行的。

” “践行?”周青和初夏异口同声的喊道。

没错,就是饯行的饭菜。

原来,白日里周青和初夏出了门,牛二没多久便来了,而且是带着周老爷书信来的。

周老爷这两日身子有些不舒服,便想让周青回去帮他打点一下生意,看这样子是有意传位继承人。

梦老爷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一旦周青成为周家家业的继承人之后,那就有着花不完的金山银山,自己的女儿自然也就跟着享福了。

梦老爷虽说是教书的,但是并没有丝毫书呆子的样子,他的那些想法可比生意人要精的多。

周青听到梦老爷这么说,便有些心急,心想着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周老爷朗的身体突然就有些不舒服呢,是病了吗? 虽然周青并不是周三公子,但是听到周老爷身子不舒服的消息,心中还是一怔,他有些坐立不安,想急着回去看看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天色已经晚了,加上下着雨,路面十分泥泞。

无奈,只好在不安中度过一晚。

天刚刚亮的时候,周青便起床了。

推开门,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让人很舒爽。

雨停了,可天空依旧被乌云笼罩着,分不清昼夜。

“阿嚏。

” 周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气刺中,打了个喷嚏。

初夏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一件外衣披在了周青的身上,只觉得暖暖的。

周青回头看时,初夏也在身后看着周青。

“夫君,天儿凉,小心着了风寒。

” 初夏关心的说着,周青点了点头将她搂在怀中,俩人静静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对不起夫人,为夫吵醒你了” “没关系的,妾身睡好了,一会儿天大亮了,咱们就去和爹娘告别。

” 看得出来,初夏在娘家住了几日有些舍不得走了,可是她又不想让周青独自回家。

周青嗯了一声,安慰初夏道:“夫人,等为夫回去之后给你专门请个马夫,你只要什么时候想来看岳父岳母,你就直接坐车过来,反正周庄离牛家庄也不是太远。

以后老爷子肯定就不会插手你回家的事情了,你喜欢什么时候来串门,都是可以的。

” 周青啰啰嗦嗦一堆话,因为他看得出来初夏眼神里的不舍。

他不想让夫人难过,更不想让夫人过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封建女子生活。

只要初夏高兴,周青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来换取她的开心,这便是周青发自内心的想法。

听到周青这么说,初夏仰着头,静静看着周青道:“夫君对妾身如此好,妾身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报夫君。

” 说着,眼泪儿齐刷刷的流了下来,初夏就是这么容易感恩,一丁点小事儿她都能痛哭流涕的感动。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