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历史 > 我在唐朝有个家 > 第四十九章:迂腐

第四十九章:迂腐

“迂腐” 周青大骂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背叛不背叛的。

好了,既然给你地位你不要,甘愿守着王行这种卑鄙小人,那随便。

万货行又不是招不上来人了,只是觉得你合适罢了,你还真把自己当人才了,连个台阶儿都不给下。

周文在一旁,听到王记掌柜这么说,自是有些生气。

没错,就是生气,他们费了多大劲儿,才把他救活。

本以为人家会知恩图报,没想到这般不给面子。

王行连他死活都不顾了,他依然要迂腐的讲什么滴水之恩的大道理。

这个时候让周青想起了隋唐时期的好汉——白衣神箭王伯当。

这货不就跟他一个德行,为了坚守他心里那点儿愚忠,竟然在投降李渊后被李密教唆反唐,最后落得个客死异乡。

“行了大哥,别跟他废话了,我这就去找个马车,把他送回王记得了,以后生死于咱们无关。

”周文有些气恼的说道。

周青看了一眼王记掌柜,道:“好吧,本想留你共创大业,可你为了你的愚忠要走,那本公子也就不拦着你了。

日后若是生意场上再战,你的生死可就跟我没关系了。

你可要想好了,若是你走投无路尽可过来,我万货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这行长的位置非你莫属。

” “谢谢三公子。

” “不用客气,本公子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在下自幼被王家老太爷收留,自家的姓早已不用,一直以来都用的是王家的姓氏,名平,字长生。

” “好,王伯,本公子这就派周文将你送回王记去。

” “谢谢三公子。

” “不用客气,希望咱们日后有缘,你可以心甘情愿来万货行辅佐本公子的生意。

” 周青说完,掌柜王平没有回复,而是惭愧的将头低了下去。

周文找了马车,领了几名伙计将他抬上了车。

掌柜王平还很虚弱,王记虽说离得不是太远,却也没有让人搀扶过去,而是直接动用了马车。

足可以看出周青很重视他,但是却得不到王平的回馈。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不是找不到接替周青的行长,是找个得力的、能挑起万货行重担、让周青放心的行长,太不容易了。

目送王平出了门,周青便吩咐周武加大枕头制造力度。

并且下了命令,只要一次性购买无毒无烟蚊香五盒以上的,均赠送新型枕头一只。

一百种新型枕头样式随便挑选,每一只新型枕头的花样都登记在册,由著名画家来勾勒图画,力求达到九成逼真。

只要进店客户满足条件,那就送送送,免费的,就是要将王记玩儿的破产。

当然,无毒无烟蚊香这种秘方级的新型产品,自然不能把价格定的太低。

但是价格定的太高又担心穷苦人家买不起,毕竟富人只是金字塔上的一个尖。

做蚊香除了赚钱之外,最主要就是要回馈社会,让孙老伯祖传的蚊香秘方流芳万世,造福大唐人民以及子孙后代。

为此,周青只好将无毒无烟蚊香分出三六九等,配方一样,只是便宜的蚊香,包装和做工有些粗糙而已。

这样一来,便由包装和做工来决定蚊香的价格。

周青下令,力争三日之内再将新型驱蚊手环做出来,为的就是守护大唐人民,日夜不受蚊虫叮咬。

这是一项大工程,利国利民,要是孙老伯知道他的秘方被周青这般发扬光大,拯救世间万万人民,做梦估计也会被笑醒的。

周青有些疲惫,便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叮嘱牛二将本次买五赠一的活动大肆宣传。

周青算过一笔账,按照普通四口之家计算,四人分两个房间睡觉,那么一盒蚊香省俭着用,基本可以用两天,买五盒基本就是十天的量。

这样算下来,一个月最少他们可以免费领取三只新型枕头,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对于大户人家来说,周青放宽了赠送条件。

他所谓的放宽并不是你不用按照规则,然后买五盒赠一只枕头的意思。

所谓的放宽只不过是说店里的新型商品你可以随意挑选。

只要要求不过分,万货行都会尽力满足的,毕竟大客户嘛,要拿出对待vip的态度来。

灵活掌握是周青做生意习惯运用的原则,他同时也告诉牛二做生意不能太死板。

不过牛二权利有限,不敢越俎代庖,所以有些赠品以及商品定价方面的,还得由周青亲力亲为。

这也就是为什么周青一直想找个得力行长的缘故,因为每天这样太累了。

再者说,凡是事必躬亲的老板,基本不是被累死就是会被烦死,要不然就是生意越做越小,最后难成气候。

这可不是胡说八道,周青现代老爹打小就教育周青,做老板就要有做老板的样子,要不然花钱雇那么多员工有什么意思。

一旦什么事情都让老板亲力亲为,那他的思想基本上就算是被禁锢了。

因为他没有时间去发掘新的商机,更没有时间去学习,整日就是被员工围得团团转,那样是最没有作为的。

周青牢记这些话,总以为自己手段高明,管理有方,不会成为现代老爹所说的最不作为老板。

可是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上加难。

为啥呢,因为公司缺少顶梁柱,还是那句话: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不是没有人来担任万货行行长,而是周青觉得他们都不太适合。

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万货行目前正处于婴幼儿时期,若是贸然交给不熟悉的人打理,基本就算废了。

“夫人,我回来了!”周青刚进大院,便扯着嗓子喊道。

但他却没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周伟竟然出现在他身后。

“咳咳咳。

”周伟脸色苍白,一顿狂咳。

“三弟啊,想不到这么快能见到二哥吧?”周伟脸色煞白的走了过来。

“呦,我还当谁呢,原来是二哥被放回来了,弟弟这厢有礼了!”周青上前作揖。

“你少装蒜,说,坑了王记多少两银子,如实告知,不然你懂得二哥会怎么做的。

”周伟险的脸上没有半点儿血丝儿。

周青知道,他二哥身上的花柳病是越来越严重了,看他那样子,和当日红楼的头魁姑娘差不了多少。

周青可是打听过,那头魁姑娘过了没多久便上了西天,看样子周伟也快了,只是时间的问题。

“随便!有种你就告官。

”周青说完,哼着小曲就要离去。

只听身后周伟喊到:“好你个周青,既然你不怕,咱们就公堂上见!”

目录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