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沉水龙雀 > 第一章临仙锦麟

第一章临仙锦麟

立春以后,坐落于庆国最南边的临仙城已是一派褪去春寒料峭的鸟语花香之景。

临仙城依山傍水,风调雨顺,是当之无愧的江南富庶之地,城中鳞次栉比的白墙灰瓦房,酒肆楼坊林立,滟滟逐香。

时值二月开春,应当是万里无云,春光潋滟的好气象,可最近,以临仙城为中央的上空,方圆百里,始终漂浮着一片无边无际的白云,白云翻涌如大潮拍岸,因此,阳光总是照不进繁华市井。

偶有几缕春光洒落,竟然无一例外的拂亮了城南角屹立着的一座老旧学塾。

今日的学塾并无蒙童求学,书声琅琅,格外冷清,只是有一大一小两人,在院落里侃侃而谈。

靠近木廊处,有位身着广袖锦袍的俊俏少年正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躺在院落的一片小草地上,闭目养神,病恹恹道;“齐先生,我家的玉砚山里是不是有豺狼虎豹啊,成天叫唤,吵死了,还有啊,自从天上那片云海出现后,整座山头经常地震,我都怀疑我家的剑庄要塌了。

” 少年话音刚落,忽然间,临仙城周边的山脉轰然一震,某座高山底下,传来一声声大如雷鸣的嘶吼,似乎有庞然大物被山岳镇压,可不消片刻,嘶吼声又沉寂下去。

如此往复,已有数月,近日山脉震动尤为频繁。

少年身侧站着一位约莫而立之年的清秀儒士,儒士面如冠玉,束发绾正,头戴木簪,他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白色长衫,温文尔雅。

清秀儒士俯下身子,赏了自己口无遮拦的弟子一个板栗,笑道;“你就不能念点自家的好?” 如蛟蟒翻腾的云海之下,锦袍少年粲然一笑。

少年姓苏,名锦麟,生于豪阀世家,他爹苏淮南凭着登峰造极的开炉铸剑之术,名扬天下,并一手创立了与庆国兵部相辅相成的囚龙铸剑山庄,家大业大,富可敌国。

他呢,生相俊美,从小到大鲜衣伴怒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识字念书,所以他爹早早地就把他丢给了老旧学塾里的齐先生。

至于他爹为何不把儿子送去城中央的礼乐书院甚至是京城里的儒家学宫里念圣贤书,而是把儿子安置到这座老旧学塾来。

天知道其中的缘由。

山脉又起震动,此起彼伏。

清秀儒士收敛笑意,转身抬头凝望某座高山,他以儒家圣人神通感应此方天地山河的气数变化,他摇了摇头,明明忧心忡忡,却依笑容可掬的说道;“事已至此……苏锦麟,为师有一问,你想好了想明白了再回答。

” 锦袍少年鲜有的正襟危坐,“先生但说无妨。

” “你想见识更为广袤的天下吗?嗯,大抵就是有仙人御剑,妖魔搬山,枯骨艳鬼,江河精魅之类的另一座天下。

”清秀儒士说得很轻,却格外认真,“那座天下很大,无处不在。

” 苏锦麟翻了个白眼,故作没听明白,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疑惑道;“先生?” 又是一记板栗,不轻不重。

“罢了,你先说说你眼中的天下。

” 苏锦麟摸了摸后脑勺,思绪万千,他谄媚道;“在先生面前显摆学问,那就是关帝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嘛!” 清秀儒士盘膝而坐,大袖一震,鼓鼓荡荡,如云落枝头,他依旧温和道;“少贫嘴,敞开了说就是。

” 苏锦麟从来不是扭扭捏捏的性子,当即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挺直了腰杆,站在清秀儒士面前,轻轻作揖,朗声说道;“好吧,弟子也不再矫情拘泥,那就破罐子破摔,当着齐先生的面,说说这天下百态。

” 苏锦麟沉思片刻,把十六年的所识所见如走马观花般在心底回想了一遍,然后他挑拣了几件十分有趣又无伤大雅的见闻,准备倾囊而出。

清秀儒士闭目养神,温和道;“洗耳恭听。

” “当今天下啊,共有四大洲土,我们所处的雁妆洲,不大不小,种种独好。

细碎麻婆小事儿咱不提,咱就往大局谈。

嗯,不是学生我夸大其词,现今天下,大庆王朝麾下坐拥重甲铁骑,步旅戟师,雄兵百万!庆帝仅仅用了一甲子光,就横扫一洲六国,统御雁妆洲,牛气!” “雁妆洲独有的三十六座儒家学宫和坐镇其中的君子贤士更是享誉天下,因为这些略显迂腐酸气的正道儒生,才让雁妆洲缓缓铺开太平画卷,百家争鸣!齐先生,你不是老说嘛,读书人修身治国平天下,这是大实话。

”苏锦麟竖起大拇指,对着清秀儒士高高举起。

“再者呢,雁妆洲有四洲之中最为精彩纷呈,快意恩仇的逍遥江湖,甚至是朝廷礼部颁布了天下最权威的文武两榜和绝色一评。

分别是风雪文胆榜,金玉武侯榜和十里红妆评。

” 苏锦麟敞开了话匣子,孜孜不倦,丝毫不在意清秀儒士的轻笑,傲气说道;“当然了,还有我爹和几个老打铁匠一起撰写订立的顶级兵剑谱,《抚刀悍剑谱》,虽然我不大明白这些榜评的真实分量,可光光听这些名字就觉得很牛气!” “雁妆洲中部地域特产的剪春烧酒,极其醉人,五湖四海的爱酒之人无不一奉其为琼浆玉液,坊间流传,半斤玉液剪春烧,胜过女子胸脯二两肉!” 苏锦麟咽了口唾沫,似乎也很想喝酒,他稍稍停顿后,又开口说道;“嗯,小时候,中秋佳节,我骑在我爹肩头上遥望圆月,他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说,雁妆洲最南边,庆国的属地之外,有一条盛满金水的涤剑大渎,无边无际,贯穿南北,壮观无匹!” “我还在《四洲正岳彩绘册》上,看见咱们雁妆洲的北岳高山之上,屹立着一座巍峨入云的紫漆雄楼,有趣的是,另外三洲则是对应东,南,西三座大岳,分别也屹立着一座雄楼,真是怪哉!” “嘿嘿,我还听家里的老酒鬼神神叨叨的说,很久以前,咱雁妆洲曾经有三条真龙游云走海,真龙一个鼻息就把整座山峰夷为平地,他还说我们家玉砚山里,那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就是庞大的龙躯游走之后,才开辟而成的……”苏锦麟有点得意忘形,把家中老酒鬼的酒后胡言也搬上台面来,喋喋不休,可说到此时,他下意识的斜眼暼了一眼清秀儒士,见着先生轻皱眉头,他立马话锋一转,骂骂咧咧道;“呸!这他娘的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还真龙,我看就是条臭虫!学生我始终秉持先生的敦敦教诲,绝不去盲目信奉牛鬼蛇神!” 清秀儒士笑而不语,轻轻扬了扬下巴,示意少年继续说下去。

苏锦麟半晌无言,羞愧道;“齐先生,大局……说完了,要不咱再说说街坊邻里?” 清秀儒士微笑着摇了摇头。

苏锦麟本来想着,再说些老酒鬼胡说八道的奇人异事,虽说都是些子虚乌有的故事,可老酒鬼却说的滔滔不绝,煞有其事,反正说出来和自家先生唠唠家常也无妨。

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说的不错,就是太小家子气”清秀儒士闭目养神,双手掐诀,垂放双膝之上,柔声道;“苏锦麟,如果有一天,我或者是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你爹苏淮南,把你现在所认知的四洲天下,全盘否定,全盘推翻,你会怎么办?” “齐先生,你这问题太玄乎了,难道我刚才说的世事,有何不妥吗?” “不是不妥,是……差了很多很多东西,你以后终归是要见识另一座天下的。

”清秀儒士说完这句话,心中犹豫不决,始终没有下文。

是啊,两座天下之差,简直犹如阳相隔,云泥之别。

苏锦麟终于察觉到今日的先生与往常有所不同,先生素日里待人处事皆是笑容可掬,滴水不漏,可今日的先生虽说面带笑意,可眉宇之间竟有愁眉不展,他轻声唤道;“齐先生?” 清秀儒士回过神来,似乎下定了决心,正要说出那些凡夫俗子穷极一生也未曾见识过的山顶风光,说出一个崭新的玄妙天下。

可话到嘴边,他又是说不出口。

忽然,一阵急促的扣门声和咒骂声,打断了清秀儒士的思绪。

“齐小子,开门!苏锦麟是不是躲里边了?娘的,这小王八蛋趁老夫喝醉,竟然用千年墨在老夫额间画了一只大王八!奇耻大辱!” 清秀儒士闻言先是一愣,然后长吁一口气,心情放松了许多,低声自嘲道;“先生和师弟说的没错,我果真太婆婆妈妈,这事儿,最后还得靠卢前辈出马。

” 清秀儒士说完便起身走出院落,打开了木门。

门外站着一位满身酒气的老人,老人蓬头垢面,不修边幅,因此也看不出确切的年纪,老人穿着一身不算破烂但绝对算不上体面的粗麻布衣,左手提着一枚装满浊酒的青色木葫芦,晃晃悠悠的靠在门边上,满脸愤懑。

老人额间,有一只由墨水画成的王八,尤为显眼。

“齐仲春见过卢前辈。

”清秀儒士规规矩矩的冲着老人拱手作揖,并且是儒家大礼,双袖飘摇,一揖到底。

清秀儒士起身后,面带愧疚,“最后还是劳烦前辈了。

” 老人侧过身避开清秀儒士的大礼,随即摆了摆手,没好气道;“你堂堂一个儒家圣人,还需向我这么个糟老头子作大礼?你可真出息,读书读到牛角尖里去了!” 清秀儒士依旧面带微笑。

齐仲春有一股子从内而外透露出来的儒生文气,他给人的感觉,既不鹤立鸡群也不随波逐流,各方各面都是恰到好处。

换言之,规矩方圆,不逾半分。

那些坦然接受清秀儒士拜礼作揖的将相公卿,贩夫走卒都是这座天下里看不透真相的可怜人。

可若是身处另一座“天下”的兵家武夫,炁修宗师,抑或者是山精鬼魅,大妖魔物之属,没有一人胆敢坦然接受清秀儒士的一揖大礼。

此时此刻,老人正要继续埋汰几句清秀儒士,猛然间,两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同时转身凝望某座高山,不一会儿,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清秀儒士莫名其妙的抖擞了一下袖口,然后冲着老人点了点头,缓声道;“卢前辈但说无妨。

” 在寻常人看来,清秀儒士只是抖了抖袖口,可在老人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九天之上的一株婆娑玉树,随着清秀儒士的震袖,旋即飘落下一片大如山岳的翠绿叶子,无形之间笼罩了整座学塾。

树荫底下不仅好乘凉,还好说些不想让别人听去的悄悄话。

老人回过神来,又是一派酒鬼姿态,他并没有着急进门,只是狠狠的剜了一眼在院落里捧腹大笑的苏锦麟,直到见着齐仲春以神通隔绝了外界对学塾的感应,这才说出了些事关另一座天下的惊天秘闻。

毕竟两人接下来的谈话若是被旁人听了去,就只会觉着清秀儒士果真是个误人子弟的庸师,而不修边幅的老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酒疯子。

“齐仲春,既然那畜牲的尸骨由你和悬瀑山的魏姓小子镇压,想来就算这孽畜即将苏醒,也折腾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老人用手指敲了敲门扉, “况且那畜牲的尸骨,和魔尊姜渐离有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因果关系,届时尸骨复苏,魔尊定会破开八荒桎梏,来到人间。

”老人依旧站在门外,看着锦袍少年幸灾乐祸的模样,突然奸诈道;“总而言之,我和苏淮南在商言商,做了一笔买卖,以此畜牲尸骨的苏醒为契机,让苏锦麟去往另一座天下。

” 腰间别着青色酒葫芦的老人,摸了摸额间的那只“大王八”,气极反笑道;“我非得让那小王八蛋吓破了胆,尿湿了裤裆!” 齐仲春双手负后,略作思量。

老人摘下酒葫芦喝了一口雪烧酿,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入学塾,他和齐仲春擦肩而过之时,低声吩咐道;“读书人就是婆婆妈妈,去去去,把那副山水画取来,我先给苏小子讲讲门道。

” 清秀儒士闻言,神色肃穆,犹豫不决。

“苏锦麟是我选中的弟子,画中之剑,就当是做师父的赠给弟子的见面礼,我都不心疼,你一个头顶礼冠,两袖清风的读书人,心疼个屁!”老人看透了清秀儒士的心思,推了推清秀儒士的肩膀,“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 齐仲春面对老人的恶言相向,一笑置之,仍是一动不动,破天荒反驳了老人,说道;“卢前辈,这份见面礼,是不是太大了?” 云海翻涌不息,数道白曦倒泻在老人布满皱纹的沧桑脸庞上,老人微微眯起眼,细若蚊蝇的说,“老夫传授剑道真意,何尝不是嫁闺女儿?既然如此,老夫就要教这‘山上山下’两座天下,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嫁妆!” 清秀儒士心神为之一震,默不作声,他转身走出学塾,仅仅踏出一步,身形便如春风摇曳,转瞬即逝。

老人叹了口气,优哉游哉地走近已经笑得直不起腰的锦袍少年,突然嚷嚷道;“苏小子,倘若我有闺女,一定把她下嫁给你,嫁妆啊,管够儿!” 锦袍少年看着老人额间的“大王八”忍俊不禁,边笑边骂;“滚滚滚,倒贴门小爷都不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