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沉水龙雀 > 第十三章宋玺敕令

第十三章宋玺敕令

观瀑阁内,苏锦麟咽了口唾沫,久久愣神。

他在心中不断反复道;“娘亲打碎了我的炁府官门……” 宋玺惋惜一声,捻了捻胡须,问道;“现在知道齐仲春为何不让你当一个纯粹的炁修士了吧?” 苏锦麟轻声答道;“若开不了‘官门’,炁修士只能止步下五境,终生无法跻身中五境,成就太有限。

” 宋玺点了点头。

“行了,别胡思乱想了,你爹娘毁了你的官门,事出有因,其中牵涉的东西太多,太玄,说白了是遮蔽气机,你不会太早被某些大人物盯上,说深了是……” 宋玺悬崖勒马,差点说漏天机,他咳嗽一声,“总之你爹娘是为了你好。

” 苏锦麟若有所思,不言不语。

宋玺拂袖起身,走到窗边,凝望着雪白飞瀑,自问自答道;“四脉修士,武运香火相差悬殊。

” “炁修士一家独大,为何独大?原因有三,其一,炁存于万物之间,可谓生生不息。

其二,炁的杀力可观,而且修士往往取之不竭,这也无形间降低了修行门槛。

其三,炁乃生命之源,能很大程度上的延年益寿,这么说吧,只要是中五境之上的炁修士,个个都能活成五六百岁的王八精。

” “兵家武夫奉承武神之道,走纯粹炼体和温养武道真气的路数,大大方方的摒弃炁和长生的诱惑,一板一眼的走出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伤其体肤’的横炼大道。

只是能吃得下这般苦楚的有志之士,天底下终归不多,故近千年来,能排的上号的武道大宗师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人。

” “符箓天师,道走偏锋,炁武双修。

抽丝剥茧,汲取两脉精华,以炁展神通,以武道真气书写传神符箓,且天师本就是道教一脉,无形中有正气萦绕,书写斩妖除晦的符箓事半功倍,杀力不容小觑。

但这脉对修士的天赋要求高的吓人。

” 宋玺顿了一顿,“至于杀力最大最不讲道理的剑修一脉,修的是剑意剑术以及剑气,奉承一剑破万法的剑祖遗志。

这一脉你还是等卢前辈亲自授业吧,我就不误人子弟了。

” 思虑片刻,苏锦麟恍然大悟,他托腮叹气道;“绕了这么一大圈,原来搁这儿等着我呢?老爹老娘,齐先生,老酒鬼,还有宋爷爷你,为了我什么狗屁倒灶的天生体质,为了遮蔽天机,真是下了好大的一盘棋啊!” 其实他自出生起就彻底与炁修宗师分道扬镳,而他爹娘和卢老头儿等人也早已经给他铺了两条路。

第一条,是齐仲春说的,大剑炉里那柄可淬炼魂肉筋骨的雷部神君的符箓锤。

在他爹苏淮南的授意下,他自六岁起,整整十年,每天起码握锤、提锤、击锤,砸锤两个时辰。

而且少年还傻乎乎的担心娘亲在外边打架会被别人欺负去,等他长大了有力气了,一定要去帮娘亲撑腰。

所以他尤为勤奋刻苦,往往是全身衣衫湿透,精疲力竭才会颤颤巍巍的走出剑炉,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十年下来,少年的气血筋骨,肉身神魂,其实蕴藏着极其惊人的爆发力。

换言之,他的身体底子打的十分扎实。

可以走兵家武夫的横炼大路。

第二条路,是宋玺长此以往的教少年认识并精通各种晦涩文字符纹。

少年的字写得极好,颇有宗师风范,可柔可刚、可急促可悠长、可小家碧玉可大气磅礴,可铁画银钩可蜿蜒缠绵,等等。

少年写字时心静如古井,一气呵成,完全具备画就晦涩符箓的先决条件。

可以走符箓天师的下笔有神之道。

苏锦麟想通了这一茬,愤懑道;“我啊,自出生起就浸泡在谎言的大染缸里,浮浮沉沉。

” 宋玺笑而不语,良久,待少年静下心后,他直截了当的问道;“想好了吗?” 苏锦麟面色凝重,犹豫不决,说到底还是他对山上天下认知的太少了。

兵家武夫,符箓天师以及剑修三脉,到底是怎么样仙人之姿,他不曾见识。

他以为在大梦中,那位清秀儒士取一截月色为剑,大袖挥震,月光宝剑如一线江潮斩破云霄的壮阔,就是剑修一脉。

可老酒鬼却摇摇头。

念及此处,少年很惆怅啊。

宋玺看透了少年的心思,笑道;“麟儿,看好了。

” 老人轻轻跺了跺脚,以他为圆心,方圆百丈天地,戛然而止。

湖水静止,飞鸟游鱼,灰尘草芥岿然不动。

就连那道雪白挂瀑都凝滞半空。

苏锦麟缓缓起身,满脸惊骇,这次的震撼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更为猛烈。

不论是老酒鬼的大梦春秋,还是清秀儒士的种种神通,都不及宋玺这轻轻跺脚,开辟而成的一座小天地。

“老夫本是某座道观的小道童,后修成符箓天师,资质境界嘛,马马虎虎,不算太差。

我先前说了,符箓天师道走偏锋,炁武双修,也算半个兵家武夫……” 说话间,宋玺重重跺脚,拔地而起,直直掠向观瀑湖。

与此同时,他周身气机暴涨,全身筋骨咯咯作响,身形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高壮起来。

原本略显消瘦的老人,眨眼间,长成了九尺身躯,壮如牛虎,他的皮肤表面还有一层溪水般的白光流淌,如同穿了一件萤光甲胄。

宋玺飞掠至瀑布底下。

屏息凝神,摆出一个大开大阖的凌厉拳架,他全身拳意流淌如江河入海,淋漓尽致。

他向头顶递出一拳,出拳之快竟有音爆声炸起。

他一拳打得整条瀑布倒悬,逆流而上,三千尺飞瀑如一道白色长虹,直冲云霄! 之后他又轰砸出数拳,拳拳挟罡风凛冽,打得湖水爆裂,山岳震荡。

白眉老人似要打破陆地。

片刻之后,宋玺卸掉拳意,原本逆流横飞的瀑布湖泊又恢复原貌。

宋玺负手而立,缓缓登天,他每踏出一步脚底就有形如云纹的雷电迸溅出来,之后步步生雷云。

待老人走至瀑布顶端时,他用指尖蘸了蘸脚下的雷云电光,犹如毛笔蘸墨。

他长吁一口气,用食指在身前凌空虚画,上转下折,一道不断滋滋炸响的雷电符箓便书就而成。

符箓乃道教法术,字符间的压镇真意无与伦比,宋玺所画的是一张雷箓,字里行间大有玄妙。

一张符箓的组成,凤头为一气呵成的武道真气,中间佐以神相俱现的天书,或是摘取天象云气变幻的形状用来画符,最后则是落款敕令。

落款敕令者的道法越高,符箓的品秩和压镇真意就越高。

传闻道教老祖,曾经为了开辟一座洞天,亲自画了一道雷箓,落款写的是“雷部正神普化天尊敕令!” 那道雷箓简直是定胜真意,一符开天。

而宋玺所书的也是一张雷箓,不过他可写不出道教老祖那样的定胜符箓。

老人自嘲一声,食中二指捏符,索性大笔一挥。

宋玺敕令! 天幕中忽有紫雷轰贯,犹如雨幕倾泻般,倒灌观瀑湖。

刹那间,整座湖泊俨然化为一座浩瀚雷池! 如蛟龙布雨,遍地惊雷。

苏锦麟看得汗毛倒竖,嘴唇颤抖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良久,老人收敛气息,一步踏回阁楼,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以他为中央,方圆三百丈的小天地悄然破碎,完好如初。

游鱼戏水,飞瀑直下三千尺。

“还是那句话,剑修一脉得等卢前辈授业,我就不误人子弟了。

”宋玺又变回那个略显消瘦的古稀老人,满脸和蔼。

没有半分拳意倾泻,符箓雷池的神人之威。

宋玺轻轻笑道;“兵家武夫,符箓天师,想走哪一脉?” 苏锦麟陷入沉思,久久无言。

他忽然想到,远在不知哪座天下的娘亲,是不是成天和宋玺这样的神仙打架,讲道理啊。

想到此处,少年迫不及待的想要长大,顶天立地。

苏锦麟下定决心。

“宋爷爷,你这就是属于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先前你说,符箓天师画符需倚仗武道真气,一气呵成,而只有第三境云起境之上的兵家武夫,才能凝聚武胆和真气。

” “也就是说,我除了兵家武夫,无路可走,只有破开云起境之后,才能辅修符箓天师。

” 苏锦麟起身站定,一板一眼的说道;“我要走武神的横炼大道,以力证天!” 在宋玺眼中,少年如同旭日东升,最最耀眼。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