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百阅读书 > 仙侠 > 沉水龙雀 > 第十章烧窑成器(下)

第十章烧窑成器(下)

少年如此禅定至深夜。

终于在某个神魂清明的刹那,他找到了那缕如蛟龙出海,暴若惊雷的剑气。

剑气如一缕金色麦穗,盘踞在少年眉心的印堂之中,纹丝不动。

苏锦麟咽了口唾沫,陷入沉思,他在想,如果唤醒了麦穗剑气,这缕剑气会不会又和大梦中一般,在他身体里肆意搅动,翻江倒海。

其实很疼的,要命的疼。

一番天人交战之后,苏锦麟痛定思痛,深谙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道理,长吁一口气。

他心念所至,不断在印堂室外,挑逗或者是挑衅麦穗剑气,可每每刚感应到剑气的存在,他就慌慌张张的缩了回去,如此反复,百次之数。

最后许是他的精气神力竭了,那股神魂出窍的气,挑衅了麦穗剑气后没有第一时间全身而退。

于是,麦穗剑气颤动苏醒,如醒狮醒龙。

那缕剑气翻涌的瞬间就散发出灼热气浪,宛如火龙游云,热度急剧扩散,刹那间,苏锦麟全身遍布澎湃热息,好似汹涌沸水倒灌。

缕缕雾气从他毛孔中蒸腾出来,不消片刻,少年周围已是白雾弥漫,他整个人盘坐其中,生出一丝出尘飘渺的意境。

苏锦麟的身上传出紧绷之声,似是血肉紧绷,骨骼收缩,全身毛孔中有点点腥臭,污秽渗出,玄妙的是,这些体内的污秽渗出的瞬间就被灼热白气冲击得散落开来,随着雾气飘荡出去,点滴不留。

少年白衣飘飘,汗湿满衫。

苏锦麟拼了命的牵引那缕麦穗剑气在他体内缓缓游弋,却仅仅维持了三四个呼吸,之后,金色麦穗又如铁骑摧城般,在少年体内横冲直撞,气势如虹。

苏锦麟抵着牙,苦苦支撑,只等那缕麦穗剑气偃旗息鼓。

期间,宋玺目不转睛的专研棋局,只是少年经由金色剑气霸道的淘泥,辟经拓脉,生筋健骨的同时,宋玺嘴角的笑意愈来愈浓。

因为在老人的观象里,少年已经能和这缕卢前辈的本命剑气,在商言商,虚与委蛇了。

要知道,这缕剑气若是置于少年以外的任何人体内,恐就是呼啸长扬,从内而外,直接斩毁肉身根本,千疮百孔。

毕竟少年的天生体质,万年间不过出了一手之数,已经不能用简简单单的天才来形容。

所以,才有了先前很不合规矩却最合时宜的大梦春秋。

原是某位爱喝酒的老大剑仙,想退位让贤啊,把那柄镇天下定四洲的仙剑,托付与少年。

再深层的意思,他不敢想下去了。

宋玺轻轻笑着,这些已经是山巅最见不得人的秘闻,他知道,毕竟他是宋玺,下棋很厉害的宋玺。

自八千年前,那人平息九妖乱世之后,一副广袤无边,牵涉无数的棋盘早已经悄然落子。

四圣和某些隐世大擎是下棋人,芸芸众生皆为棋子。

他宋玺百年前脱离道观,离经叛道之后,从棋子里跳了出来,他没资格掌棋却也成了局外人。

无拘无束。

想到了下棋,宋玺似乎有些懊恼,想到了甲子以前和某位满身庙堂气的老人手谈十局,十局皆兵败如山倒,输得一塌糊涂,他碎碎念道;“噫,你张玄龄不过区区十一境的神仙,我宋玺一张锁仙符箓就能砸得你大气不敢出,可你这棋艺怎能高若十五?莫非……” 宋玺顿了顿,即使是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他也不敢随意念叨,他自嘲一声,又忽然记起少年神魂深处的某些碎片,他止不住的摇头叹息,略微道破天机的说,“千万别活成那个人啊,他啊,活得太累太累……” 良久之后,苏锦麟吐出一口浊气,神清气爽,睁开眼,他的眸子如星辰闪耀。

“虽然只能驾驭那缕剑气三四个呼吸,但我感觉其实还好,我觉得下一次我能坚持的更久,终有一天,我能驾驭剑气走遍全身。

” 苏锦麟苦笑一声,终于忍不住骂骂咧咧道;“真他娘的疼啊,简直是抽筋扒皮!” 宋玺确认苏锦麟无碍之后,直截了当的说;“你既然明白了‘神魂出窍’,那就勤加练习,脚踏实地的炼化卢前辈的本命剑气,这对你今后的修行大有裨益。

尤其是破境第四境观湖境后,‘神魂出窍’可就有趣多了,大有文章……” 宋玺转念一想,哈哈道;“糊涂糊涂,忘了和你说修士的十五境了。

” 苏锦麟精神萎靡,还未从麦穗剑气的淘泥,辟谷中缓过神来,他想了一想便嗡嗡道;“宋爷爷,你就着重说说下五境吧,至于中五境和上五境,太高了,多说无益。

” 宋玺放下棋谱,点了点头,娓娓道来。

下五境从低至高,依次划分为辟谷境、凝露境、云起境,心湖境和无间境。

五境之间,一境之差皆如云泥之别。

其中辟谷境和凝露境都是洗涤,淬炼肉身神魂的根基境,随着境界不断夯实稳定,修士的肉身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渐渐升华成能盛放驾驭炁和武道真气的容器。

宛如一件泉水盈盈的瓷瓶。

第三境云起境,那就是修士第一道分水岭,是汲取并驾驭天地之炁的神通境,若是武夫,那就是凝聚武胆和真气的门槛境界。

如果把辟谷境和凝露境归纳总结成“养”字,那么云起境就是“引”字。

此境界讲究一个苦尽甘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 入了云起境,那就是正儿八经的仙人。

第四境观湖境,神魂出窍,坐望心湖,内观丹田天象,此境门门道道颇多,是道家内术,炼的是先天三宝,元精,元气,元神。

此境主要砥砺修士精神气,以叩开盘踞在心湖之中,因人而异的炁府官门。

严格来说,观湖境是一个承上启下的砥柱境,上下无界限。

同时,因为炁府官门的缘故,观湖境也是修士能否跻身中五境的关隘境,至关重要。

第五境无间境,修的是一个心境,修的是道心。

道心的完美无瑕或是遍布裂纹,皆决定修士之后的成就与高度。

无间境破境的证道契机因人而异,破境的异象可能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生气、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意境、飞瀑直下三千尺的壮阔,我花开后百花杀的凌厉,或是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的神人之姿,等等。

此境曾被某位诗仙落笔道,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宋玺絮絮叨叨的讲解了下五境之后,把苏锦麟带来的蜜柚浆兑了些茶水,小抿一口,只觉浑身舒畅。

“麟儿,你可别嫌我啰里啰嗦,十五境的玄妙太复杂,我说了半天也只能算是笼统而粗略的概括。

” “不夸张的说,纵是文圣亲自开坛授业,拆解十五境的含义,那顶破了天也只能是说道七七八八的真意,不可能十全十美。

” 苏锦麟恢复了些精神气,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他咧嘴一笑,“嘿嘿,我只听懂了一点点,就小拇指指甲盖那么点。

” 宋玺早就料到少年会这么说,怒其不争的赏了他一个板栗。

“罢了,多说无益,恐会拔苗助长。

你只要记得,下五境的一和四境界至关重要,尤其是第四境观湖境。

” 苏锦麟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忐忑问道;“宋爷爷,在大梦里,齐先生说我不能成为炁修士,是真的吗。

既然不能修炁,那我还是入了辟谷境,为什么?” 宋玺叹了口气,眼神略微黯淡了下去,不可置否的说道;“在这天地间,炁乃三界本源,炁生万物,而修行之道,则始于人体,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盘踞在心湖中的炁府。

” “除了特殊情况,一般的人,能否修炼,在初生时,就会渐渐的显露出来,而这个时候,只有随着年岁增长,不借助外力打开炁府之门‘官门’才能真正的登堂修炼。

” “打开炁府官门就如同俗世秀才考取了状元郎般,有了一块入朝为官,仕途坦荡的敲门砖,而修士则能源源不断的吞纳天地之炁,这才有了跻身中五境甚至是上五境的资本。

” 简单来说,炁是修炼之人的力量源泉,炁府就是储存和释放炁的容器,官门是枢纽,只有打开枢纽,炁府才能容纳百川。

老人指了指少年眉心,接下来的话如一道春雷在少年耳畔炸裂。

“眉心之处,即为心湖,湖中屹立着炁府,而你的官门,自你出生起,就被你娘亲打碎了。

” 苏锦麟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

…… 晚风拂尘,皎月银晖落满枝头,也拂亮了位于囚龙剑庄中央的百丈石剑,但见石剑的底部基座有一副以剑气纵横刻下的字,凌厉无匹。

剑气冲斗牛。

苏淮南在剑庄某处地下河流里,仔细拿捏打量水质的阳清浊之后,就独自一人走到石剑不远处的八角白玉亭里。

他负手而立,遥望近日玉砚山经常震荡的某处山脉,再反观百丈石剑剑身,那些只有以术法才能看见的裂纹,忧心忡忡,良久无言。

忽然,一道缥缈如烟的剑气瞬间即至。

剑气化作紫色长虹四下飞散,渐渐凝聚成一位身着青衫,腰佩酒葫芦的老人。

“淮南啊,再过段时间就是惊蛰了”老人说话间望向那柄百丈石剑,打趣道;“这柄半仙剑,灵蕴将尽,剑中孕育出的剑灵早已经远遁千万里之外。

” “不出所料的话,除非石剑彻底破碎,露出本体,否则这小剑灵打死都不会回来。

” 苏淮南身穿素衣黑袍,他转身对着老人毕恭毕敬的俯首作揖,然后望着百丈石剑,盖棺定论道;“卢前辈,这回真的镇不住了。

” 老人打了个哈欠,“不就是条死了八千年,尸身不灭的臭虫嘛,无妨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苏淮南一笑置之。

八千年前,战国如日中天。

如今被奉作神话典籍的《山海禁言录》中,排名最靠前,除却榜首外的九只大妖神灵,全部现身于世,以无敌姿态横扫三座天下,生灵涂炭。

山上史称九妖乱世。

九妖强行撕裂四圣联袂打造的位面封印,短暂的开启分割春秋,战国两座天下的酆都轮生门,一时间,魑魅魍魉踏鬼关,地动山摇,振聋发聩。

九妖各自为政,只为夺取人间的洞天福地,妄图鸠占鹊巢。

因此,九重天帝君浮黎,亲率百万仙修支援春秋天下,刹那间,无数白衣仙人御剑乘空而来,浩浩汤汤,如雨落人间。

战火绵延百年。

时值人间修士刚刚开窍,实在势单力薄,难以自保,仙庭修士亦是强弩之末,正当四海存亡岌岌可危之际。

某座小剑观里走出一位儒生模样的男子,他凌波微步逍遥踏空,大喝一声剑来,千里借剑沉水龙雀。

驭九龙,碎凌霄,一剑如虹扶摇直上九万里,满天皆剑气! 他凭通神剑术,掣肘魔界,以战止戈,以浩荡剑威镇妖伏魔。

之后他破开天幕,魂归星海。

三界尊称其剑祖。

听老人酒后的碎碎念中说,其实剑祖和仙剑曾约法三章。

而今大限将至。

苏淮南感慨道;“卢前辈,如今正好八千年,又正好是某个一万年,真是造化弄人。

” 老人摘下酒葫芦,仰头猛灌一口,笑道;“所以我才说,如果苏锦麟不练剑,山上山下两座天下会很无趣啊!” 老人笑到兴起时,忽然用手指在身前轻轻划出一道雪白光线,从左至右,只有寸许长。

与此同时,不知几千里外的一处荒山,被如瀑布倾泻的剑气碾为齑粉……

网友评论